凶狠残忍的黑帮老大宋江犯下的七宗罪

宋江是《水浒传》中的第一男主角,施耐庵在他身上倾注了无数心血,可以说,宋江的传奇故事,就是施耐庵的人生理想,施耐庵将自己没有完成的任务,尽数交托在宋江这个虚拟的替身身上。

凶狠残忍的黑帮老大宋江犯下的七宗罪

宋江是《水浒传》中的第一男主角,施耐庵在他身上倾注了无数心血,可以说,宋江的传奇故事,就是施耐庵的人生理想,施耐庵将自己没有完成的任务,尽数交托在宋江这个虚拟的替身身上。

施耐庵自幼聪明好学,元延�v元年(公元1314年)考中秀才,泰定元年(公元1324年)中举人,至顺二年(公元1331年)施耐庵三十六岁登进士。元顺帝至正十三年(公元1353年),大丰白驹场盐民张士诚率广大灶丁起义反元。张士诚再三邀请施耐庵做他的军幕,施耐庵抱着建造“王道乐所”的宏愿欣然前往,后遭张冷落,遂离张。此后,施耐庵浪迹江湖,替人医病解难。后经友人帮助,在白驹镇修建了房屋,从此在这里隐居不出,专心撰写《江湖豪客传》。书成后,施耐庵感到书名太浅露,依据《诗经》“古公禀公,朝来走马,率西水浒,至于歧下”诗句,更名为《水浒传》。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施耐庵与世长辞,享年74岁。

施耐庵的一生,虽有小成,但终究未达成风云际会之势。施耐庵做过两年政府小官,任钱塘县尹,但只当了两年,便因与当道权贵不合,愤然悬印回到苏州。张士诚农民起义队伍占据苏州以后,施耐庵投笔从戎,为张士诚的幕僚,这使他熟悉了农民起义军的军营生活和许多起义军首领。后发现张士诚等首领日益骄逸,料日后必败,随后离开张士诚部,根据数十年的所见所闻,潜心创作不朽巨著《水浒传》。(引自施耐庵生平资料)

施耐庵由于在官场和起义军中都得到深刻的亲身体会,亲眼目睹了黑暗的官僚主义和盲目的造反团体,所以他创作小说相当流畅顺手,而宋江这个人物,也是同样混迹在官场和起义军之中,一生为了理想忙忙碌碌,可以说,宋江正是施耐庵的影子体现。

施耐庵写这个人物,出于时代的局限性,他不可能料到几百年后人们对宋江的评价,施耐庵所处的那个年代,正是战乱频繁民不聊生的动荡社会,施耐庵渴望一个和平安定的大同世界,因此他既憎恨暴元的残酷统治,也反对张士诚等目光短浅的农民起义军首领的革命不彻底性。所以他希望双方能够和平相处,实现一个理想的乌托邦社会,我们看到,宋江投降后,立马刀锋一转,对外抵抗侵略者,对内扫除同盟军,最终鸟尽弓藏,四海升平,施耐庵的人生愿望,不就是如此么?

宋江这个人,争议颇多。赞美者说他为了国家,为了兄弟的未来殚精竭虑,死而后已;反对者说他凶狠残忍,用兄弟的鲜血给自己铺设了一条金光闪闪的飞黄腾达之路,但是最终依旧死在更凶狠残忍的统治阶级手中。

我是比较赞同后者的,个人总结起来,宋江大约犯了七宗罪。

一、利欲熏心

关于这一点,最容易招人口舌的就是对待招安这件事情。宋江的出发点并没有错。宋代是个相当注重礼法的朝代,一切都以“三纲五常”作为行为准则,长辈教导子弟甚严,据史书记载常见的训导家法是:“上可以取科第致富贵,次可以开门教授,以受束�之奉……如不能为儒,则巫、医、道、僧、农圃、商贾、技术,凡可以 养生 而不至于辱先者,皆可为也。子弟之流荡,至于为乞丐、盗窃,此最辱先之甚。”

这条训导家法,浅显易懂,一目了然。人生最好的工作是当官,其次分别是做教书先生、学者、医生、出家人、农民、商人、手工业者等等,只要能够养活一家人而不侮辱祖先的声誉,都是可以从事的,但是沦落到乞丐、强盗、小偷,则是最对不起列祖列宗的行为。

梁山好汉,主动要求上山当强盗的只有李铁牛一人,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有过抵触情绪,最明显的就是史进。他们也顾忌“人言可畏”这一点,所以不到迫不得已,是没有人愿意欢欣鼓舞地上山落草为寇的。

宋江杀了人,四处逃窜,最终也上了梁山。宋江人虽然上了梁山,但是心依旧受大宋舆论的左右,他是个文化人,不像大多数的好汉,几乎就是个文盲,他不愿意自己的后半生成为人人鄙视的狗强盗,也不愿意弟兄们和他一起背负千古的骂名。能够摆脱强盗职称,并且一步登天成为大官的终南捷径,只有受国家招安。

梁山的受招安,即便没有宋江做领导,那也是迟早的事。试想梁山领导一百零八人,士兵近十万,天天大鱼大肉开party,又不种地养猪搞生产建设,所有物资全部都是靠抢劫而来,建山数年,周围的富裕城市全部被抢了一遍,诸如青州、高唐州、东平东昌两府、祝家庄,哪怕是远点的城市,只要富裕,比如北京大名府、陕西华州、凌州曾头市,也在所难免。要是梁山再不受招安,估计好汉们在饥寒交迫下,攻打首都东京汴梁城的可能性很大,如此便实现了李逵的人生最高理想“杀上东京,夺了鸟位”。

宋江的目的没有错,但是他的动机相当不纯。宋江本身就是因为阴谋被戳穿而杀人灭口的,不管在哪个朝代,这都是不可饶恕的故意杀人罪!而梁山好汉中,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被逼上梁山的,最出名的就是林冲。宋江依托在这些无辜者头上,实现自己无罪开脱的险恶居心,可谓用心良苦!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选择,最终顺利做了大官,从而一俊遮百丑,麻雀变凤凰。

如果宋江仅仅因为博个出身也就算了,最不可饶恕的是他在征方腊途中,看见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逐渐凋零,不仅没有什么愧疚之心,反而只是担心能否顺利拿下方腊,其凶狠残忍的本性,表露无余。

二、徇私枉法

宋江上梁山前的工作是郓城县初级法院的书记员,一个低级的国家小公务员,宋朝像他这样的小吏,由于“冗官”因素高达数十万之众。但是宋江本事很大,能够通吃黑白两道,金银像流水一样花之不尽,送给武松李逵的见面礼,一出手就是十两,以罪犯身份赏给江湖汉子薛永的赏钱,也高达五两之多。此外,给予郓城孤寡老人失学儿童的资助,也数不胜数,自己包的二奶,能够买下一座二层小楼金屋藏娇,二奶浑身上下珠光宝气,要说宋江没钱,我死都不相信。但是宋代下级官员的俸禄就那么一点,小吏更是收入微薄,他宋江哪来的这么钱?《水浒传》不比金庸小说,主角从来不为生计发愁,梁山好汉个个都很现实,打仗结束都记得把金银等战利品打包带走,连李逵这等粗鲁的莽夫,在杀了李鬼后,竟然弯下腰,从李鬼尸体怀中把先前的恩赐银子再取回来!(李逵一辈子就精细了这么一次!)由此可见宋江的财务问题很成问题。

宋江唯一能够值得称道的壮举,不是杀老婆,而是私放晁天王。但是出于封建统治考虑,国家给予你这么多的补助,难道是叫你吃里扒外的么?可见没有徇私舞弊,宋江绝对没有那么多的外快可捞,以至于刘唐带给他的梁山一百两金子感谢费,宋江竟然毫不在意,象征性地取了其中一条而已。

即便在梁山上,宋江也没有改变他这一恶习。他最喜欢的人是李逵,因此不管李逵做了什么事,无论好坏他都包庇护短。我们看到,李逵杀了小衙内,朱仝要和他拼命,但是宋江此时就完全放弃了正义一说,舍弃自己的恩人,一力维护杀人犯,谁叫李逵的利用价值远大于朱仝呢?

三、虚伪狡猾

宋江最出色的“功绩”,无非杀了弱女子阎婆惜。宋江杀惜能够成为他炫耀的“文治武功”,成为对外交流的窗口,宋江的借口是阎小姐红杏出墙,但是不要忘记,导致阎小姐一命呜乎的真正理由,不是作风问题,而是撞见宋老大的阴私。只要影响、破坏宋老大前途的人,不论是侧室还是正室,统统都该死,恰好阎小姐自己立身也不正,所以宋老大能够堂而皇之地用“合法”的理由消灭这个枕边的敌人,从而成为名动江湖的“英雄”。宋老大的虚伪,手段高超!

再比如宋江看上的人,想方设法也要搞到手,用冒名顶替的办法栽赃秦明、唆使陷害二把手卢俊义便是其中的经典案例。宋江为求目的不择手段,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只要吸纳人才安然无恙,他的家属是死是活全不相干,大不了拆东墙补西墙变相补偿他。

在他的这一影响下,他的身边迅速围绕了一批同样虚伪的家伙,比如吴用、董平,前者青出于蓝技高一筹,后者卖身投靠转面无恩。试想他的周围都是这么一些人物,主人品行如何,可见一斑。

四、阴险狡诈

宋江上了梁山,第一件事就是将新旧头领人为分成两边,晁系旧将一边,自己的人马一边,开始了他抢班夺权的勃勃野心。

宋江一上了梁山,顿时声势浩大,将晁盖压制其下,而后续的连续征战过程中,更是像海绵一样不停招贤纳士,一直到晁盖觉得自己快被架空了,这才不听“劝告”执意去打曾头市,结果由于过度轻敌和不解敌情,最终一命归西。晁盖一死,宋江立马将“聚义厅”改成“忠义堂”,正式向外界表示了投降的信号。

卢俊义实现了晁天王的遗嘱,但是宋江照样玩弄手段,既获得自己的切身利益,也堵上了大家的嘴。宋江的阴险,梁山上无人能出其右。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