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国时期,最杰出的中医大师是谁呀(在民国时期,最杰出的中医大师是谁画的)

作者:民国史学者、专栏作家王凯

民国时期有京城四大名医之说,此四人为萧龙友、施今墨、孔伯华和汪逢春,其中又以萧龙友医术医德最佳。

在民国时期,最杰出的中医大师是谁呀(在民国时期,最杰出的中医大师是谁画的)

萧龙友是四川人,1897年考中拔贡,后来分到山东候补,先后担任过嘉祥、济阳和巨野等县知县。进入民国后,萧龙友到北京政府任职,先后担任过财政部秘书和国务院参事等职。萧龙友虽在官场,对中医却很有研究,那个时代的士大夫一般都懂医术。北洋政府灭亡后,萧龙友公开挂牌行医,很快便名声鹊起,段祺瑞、孙中山、蒋介石、吴佩孚、徐世昌、靳云鹏、马占山、梁启超等名流要员都曾找他看过病。

萧龙友生性恬静,不苟言笑,有一天看病归来突然哑然失笑,家人问其故,他说:“有时面临绝症,也能逼出办法来。前几天有一英国老太太,,我诊断为食嗝(食道癌)。我想她进食都不行,岂能服药?思之再三,既然无法服药,何不改用鼻子闻药?这个老太太遵照我嘱用药后,现在已经好转,进餐如常。今天想起此事,不禁莞尔。”

自此以后,视中医为草芥的西方大医院对萧龙友也是刮目相看,遇到疑难病症,也屡屡邀请萧先生前往会诊。当看到萧龙友用两三服中药即可治愈沉疴后,那些大医院的医学专家也不禁目瞪口呆。

梁启超与萧龙友是好友,1920年代末期,梁启超感到腰部不适,于是到协和医院检查。协和用X线照视,显示梁启超左肾有黑斑一处,建议手术摘除。手术以前,梁启超又找萧龙友诊断,萧龙友说肾脏绝对无病,劝梁启超慎重从事。但梁启超素信西医,手术后发现肾脏完全健康,而他却溘然长逝了。

萧龙友建国后被评为中科院学部委员(院士),直到1960年90岁高龄才驾鹤西归。

先不说“近代中医大师谁最好”,说实话,也不用赘述,既然是大师,就是公认的好中医,都是疗效显著,只是大师们研究侧重面不一样,难分伯仲!现谈谈眼下中医现状。我学中医,也是“执业医师”资深考官。谈谈我的看法。当今“真正中医”又有几人?先从源头说,中医“启蒙”就是“中医学院”教育出了问题,中医专业学生相对语文水平比较好的,开始学习《医古文》《中医基础理论》《内径》……等基础课程,遗憾的是,同时开始学习西医理论——三理一剖,接着学习内外妇儿各科,在三到四年的理论学习中,基本上中西并重,甚至连中医还没有完全搞懂、搞精,又稀里糊涂学习西医。平心而论,中医专业的西医理论哪能相提并论?所以现代就业压力情况下,可想而知了!再说,毕业后又有几人从事中医,受西医影响,大都从事西医临床,有的就业压力大,干脆考了“西医研究生”!看看现在“中医专业研究生”又有几个是单纯研究中医的?又有几个认识中药的?最后,说实话,国家政策侧重于“中医药,中医疗法”,为啥?看到中医的“萎缩”!政策上“拯救”中医!可惜从源头上中药的种植、采集、炮炙……哪个环节“尊循古法”!处方怎么能出疗效?所以,我给乡村中医授课时,让他们多侧重于针灸、按摩等疗法的研究!因为穴位不假,只要取穴准确,针法正确,疗效就显著!现在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也重视的针灸内容!现在好多“养生”骗子,打着中医招牌,欺骗老百姓,同时降低了国人对中医的信任度!在当今物欲横流的时期,发展中医任重而道远!

民国时期自然是张锡纯

张锡纯是真正从临床走出来的大师

和现在只会分析辩证的教授不一样

比如,他提出,脉数不可下不可汗,若一息六七至而有宜汗下之症,当须先治其脉数(这一点张仲景都没有提到)

提出阴虚痰盛不可用陈皮,只能用半夏

提出茯苓得松柏之气,极难煎透,使用要切片或者先煎

提出代赭石一系列方剂并应用临床

张锡纯人称张石膏张大气,其实张锡纯对于活血化瘀的应用配伍更有极大的创新,且绝非空言理论纸上谈兵。其有的医案熔升气降气补气补肾化瘀于一炉,绝非柱鼓胶瑟者能望其项背

与张锡纯往来的同侪称赞他说:吾道长城,巍然在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