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最早单干村:困难时期有余粮没饿死一人

新中国最早单干村:困难时期有余粮没饿死一人

  在“大跃进”时期,全国上下都搞农业集体化,湖南隆回县羊古坳乡雷锋七队却一直在秘密分田单干,比号称最早开始实行单干的安徽凤阳小岗村早了17年。

  冒批斗危险秘密单干

  1958年初,全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农业生产“大跃进”运动,不久国家号召大办公共食堂。隆回县所有的村民都加入了人民公社,进了公共食堂。可好景不长,不到一个月就坐吃山空了。到1960年冬,隆回县羊古坳乡雷锋七队的公共食堂已无米下锅,全队社员饿得几乎丧失了劳动力。这让从部队转业回乡的刘湘庭特别痛心,他苦苦思索解决办法,认为要想走出眼前困境,只有端掉“大锅饭”。

  1961年春,刘湘庭约了几个负责人召开秘密会议,准备分田到户。这在全国都是破天荒的一件大事,万一暴露,就会受到批斗,甚至有坐牢的危险。他们一家家登门逐个做工作,刘湘庭表态:“大家不要怕,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承担。”社员们吃下定心丸,全都同意分田到户,并推选刘湘庭当生产队长。

  户户有余粮没露半点破绽

  分田到户后,大家都是给自己干活,群众的积极性空前高涨。为了应付公社、大队的检查,雷锋七队有自己的套路:一是有时也集体出工,互帮互助;二是收获季节,统一收割;三是照样决算报表;四是征粮统购,率先完成。唯一与以前不同的,大家白天把自己的谷物放进集体仓库,晚上又各自挑回自家。刘湘庭的这些谋划,恰到好处,没有露出半点分田单干的破绽。由于全队最早完成了征粮统购任务,还受到了大队和公社的表扬。

  当时,全国各地因为饥饿而死了不少人,可雷锋七队却户户有余粮,社员们的亲戚都拖儿带女上门借粮。这一消息传出,连外地讨米度日的人都朝这里涌来。社员们走亲戚都不拿其它礼物,只拿几升米、几斗薯米或包谷,亲戚们喜笑颜开。

  被告发后成功过关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邻队一个“红眼病”人到公社密告雷锋七队搞分田单干,于是公社、大队派干部驻队调查。社队干部组织了10多个干部到七队“帮助”收割,想捣乱七队的单干。刘湘庭就把当天收割的稻谷总量,按稻草捆数平均计算,当晚又分到户。过两天,公社干部又组织劳力到七队搞突然袭击,把当天打下的稻谷全部集中放在晒谷坪里。刘湘庭就布置得力社员用塑料把各户的稻谷隔开。社队干部查问为什么要隔开,刘湘庭说:“送来的谷子有迟有早,干湿不一样,为了便于储藏,必须隔开。”干部们一走,各户的稻谷又各归原主,没有半点差错。

  就这样,雷锋七队的秘密分田单干,一直持续到了全国统一联产承包责任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3月29日 03:47
下一篇 2021年3月29日 15: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