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者关注“无人区”:称比三光政策残忍

日本学者关注“无人区”:称比三光政策残忍

碑文上记载着“人圈”血泪

  记者深入河北省兴隆县蘑菇峪村采访时了解到,前不久,刚有一批日本教育界人士来到这里,实地探访了“人圈”和杀人坑遗址。

  村民们告诉记者,自1997年开始,每年都会有日本人来到这座山村,2000年,一些日本教育界人士还出资修建了蘑菇峪中学,作为对当年侵华日军所犯滔天罪行的深深忏悔。

  无独有偶,在北京市密云县白马关,也有当年侵华的日军士兵前来对自己的罪行进行忏悔。

  密云县原外经委干部王家富告诉记者:“1991年,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上级的电话,说有个日本侵华老兵要到白马关去,让我和外事办的宗政祥同志陪同前往。”

  长城白马关,就是当年日军制造的一个“人圈”的所在地。

  王家富回忆,当天来的日本人,年纪大约有70多岁。宗政祥曾在日本工作过,懂一点日语,就当起了翻译。去白马关的路上,日本老兵说,他曾是一名侵华日军士兵,当年就驻扎在白马关,是个班长,杀过中国的军民,现在感到很内疚,所以特意到他犯过罪的地方忏悔。

  到了白马关,日本老兵还清楚地记得当年的街巷。走访了几处遗址后,他来到城墙下,突然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嘴里还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宗政祥说,他在谢罪,向中国人民谢罪……

  密云县原党史办主任林振洪告诉记者,近四十年间,来到密云县各地谢罪忏悔的日本人,几乎每年都有。

  日本作家:

  实地走访 上百次谢罪

  出生于1926年的日本教育家仁木富美子女士1989年退休后,任日本援助中国山地教育会理事、日本宋庆龄基金会副理事长。她于1994年10月至1995年4月间,4次亲临兴隆县,考察访问 “无人区”,走访了十几个乡镇的50多个村庄,采访70多岁以上的老人100多人次,撰写了《无人区·长城线上的大屠杀——兴隆惨案》一书。

  仁木富美子女士在书中写道:可以说,我在调查兴隆惨案的过程中就已明确感到,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那场战争确实是一场非正义之战……那些为不义之战而死去的人果真就获得名誉了吗?他们死得其所吗?正因为他们死得毫无价值,所以活着的人们才想方设法地去弄清当年那场战争的真相。当然也有人会认为,死者至少是为国家献身的。然而,如果人们知道当年那场战争,完全是因为国家与军队的疯狂行为而引发的不义之战的话,那么人们必定会大声疾呼:“是谁把我的孩子、我的丈夫、父亲、兄弟,我的亲人、亲爱的朋友,送上战场让他们卷入那场非正义之战呢?是谁让他们去杀害那些无辜的人们的呢?为了这样的战争而战死,果然得到了荣誉么?是否是白白送死呢?”

  言及60多年前日军在兴隆县一带野蛮制造无人区,仁木富美子说:“我愿意代表兴隆人,把他们所遭受的灾难,转告给日本人民。我既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什么战史研究人员,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日本人,我感到自己有责任,应努力理清这段历史。”

  为写作此书,仁木富美子在无人区走访了许多当年的亲历者。她是个注重事实的学者,走访过程中,替日军几十次上百次地谢罪。1995年之后,每年8月间她都带领日本山地教育支援会到兴隆,除帮助12处中小学兴建了校舍,他们还实地听证人证言,察看肉丘坟、“人圈”等无人区遗址。

  日本学者:

  “无人区”比“三光”政策还残忍

  关注长城沿线“无人区”的并不只有中国学者,这场史无前例的劫难同样也引起了日本学者的高度关注。在日本,第一个介绍“无人区”的是东京中央大学教授姬田光义,他与原中国河北省唐山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陈平合作,于1989年在日本出版了一本书,书名是《又一个“三光”作战》。

  这本书关于“无人区”的描述比较客观和全面:“无人区化”政策……把祖祖辈辈居住在那里的中国老百姓强行驱赶进“人圈”,并实行集中军事管制。这是有意识地摧残生命和荒芜耕地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比“七三一部队”的活体试验规模更大,地域更广泛。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无人区化”政策完全超越了“三光”政策。从制定计划之始,它追求的就是一场拓展地域、扩大空间及时间的连续性的大屠杀,是另一个“三光”作战……总之,日军实施的“无人区化”政策,是一个有计划、有体系、有目的的将“南京大屠杀”、“七三一部队”、“三光”政策等综合为一体的集大成之“杰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