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医到音乐

从一本书上读到这样一段话:“现代生物学注意到,很多野生动物有自愈伤口的本能,当其受伤之后,很快能从丛林中找到合用的植物,用来堵塞伤口,而且药效颇佳。”野生动物不会因这种野草生在楚国,那种野草已逾汉界而弃置不用,它们知道,治伤要紧。

从中医到音乐

 

    从一本书上读到这样一段话:“现代生物学注意到,很多野生动物有自愈伤口的本能,当其受伤之后,很快能从丛林中找到合用的植物,用来堵塞伤口,而且药效颇佳。”野生动物不会因这种野草生在楚国,那种野草已逾汉界而弃置不用,它们知道,治伤要紧。

    人类也有这种本事。如果说神农尝百草还属传说,那么以李时珍《本草纲目》为代表的中国古代药典,却大都跟舌头有关系。有人说,中医未曾中断,所留资料甚多,这在中国众多科技领域中也是不多见的现象。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秦始皇焚书坑儒不焚医书不坑医生,春秋战国时的各路诸侯也不拒绝别国的医生给他们看病,中国人在保命上是比谁都聪明的。

    在相当长的历史中,中国的阴阳五行像一只鞋,什么样的东西都可以塞进这只鞋里。但是,理论可以削足,客观事实却不能都割而适履,心肝脾胃肾之外,人类不得不还得有肺,还得有在数字上超出于“五”的其它脏器。这就像音乐,大五音之外,不得不还得有第六音、第七音,没了它们,就不会有更多更美妙的乐曲,我们的古人知道,在身体健康的基础上,耳朵也是不能受委屈的。

 

从中医到音乐

 

    在古代,中国人是很有自信的,这自信使中国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有点像现在的美国,不管这世上有什么东西,只要是好的,就都拿过来,为我所用。向遥远的历史深外看去,汉族人除了钟鼓以外,几乎少有几件像样的属于自己的乐器。以“八音”为统称的民族乐器中,有很多原都并不属于汉族,箫是从羌中传来的,所以又叫“羌笛”,琵琶是从胡人那里传来的,所以又叫“胡琶”,凡是带“胡”字的乐器,二胡、京胡、板胡、四胡,大多来自异域,而中国民间喜怒哀乐总不能离的唢呐、腰鼓和钹等,也分别来自波斯、龟兹等地。

    翻遍“二十四史”,似乎找不到古人开过哪次会议,专门讨论该引进哪些乐器,也找不到哪篇文章,专门讨论中原的乐器怎样的好,外来的乐器怎样的不如中原乐器。

    相比之下,耳朵似乎是最讲科学的,它不会因为老祖宗早已有了乐器而把后来的乐器全都砸碎,它也不会听到祖宗的乐器就骄傲而听到外来的乐器就愤怒就自卑,它知道,它要的只是音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6年7月11日 00:18
下一篇 2016年7月13日 21: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