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领导人更迭:戈尔巴乔夫出山是众望所归

勃列日涅夫执政18年。他废除了赫鲁晓夫的限制干部任期的制度,许多高级干部一直连任下去而不挪窝。勃列日涅夫本人后期长期患病,实际上已经无力视事,他本人也曾有退意。1979年4月勃列日涅夫召集政治局委员开会,宣布他非常累了,打算退休。全体政治局委员都友好地表示反对,并保证要为总书记创造适当的工作条件,以便“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能够继续富有成果地为苏联人民和全体进步人类工作&

苏联领导人更迭:戈尔巴乔夫出山是众望所归

  安德罗波夫接班是暗箱操作的结果

  勃列日涅夫执政18年。他废除了赫鲁晓夫的限制干部任期的制度,许多高级干部一直连任下去而不挪窝。勃列日涅夫本人后期长期患病,实际上已经无力视事,他本人也曾有退意。1979年4月勃列日涅夫召集政治局委员开会,宣布他非常累了,打算退休。全体政治局委员都友好地表示反对,并保证要为总书记创造适当的工作条件,以便“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能够继续富有成果地为苏联人民和全体进步人类工作”。亲信们坚持由他主政,硬要这个病人支撑着出头露面,因为这个病人代表他们的利益,只要他不倒,党内争权的斗争就可以被压住,大家都团结在总书记周围。并且政治局委员们也没有忘记斯大林的花招——斯大林多次宣布辞去全部党政职务,然后看看谁敢表示赞同。谁能保证勃列日涅夫不是玩同样的花招呢?没有人敢冒险!

  勃列日涅夫确实也考虑过后继者的问题。法国总统德斯坦在回忆录中说,1976年间勃列日涅夫非常看好列宁格勒党组织的领导人格里戈里·罗曼诺夫,认为此人是整个中央委员会中最有才干的干部,如果他再多学一点,完全可以坐上总书记的交椅。但此后有传言说,他为女儿结婚动用了收藏在埃尔米塔施博物馆的沙皇家庭餐具,而其客人偏偏又打碎了其中一件。罗曼诺夫的官运就此结束。1980年5月,勃列日涅夫赏识的已经是有经验的党的机关工作者契尔年科。

  乌克兰共产党首脑谢尔比茨基是勃列日涅夫的心腹之一。有一次他向勃列日涅夫汇报乌克兰的成绩,博得勃列日涅夫欢心,于是勃列日涅夫指着自己的圈椅说:“沃洛佳,我走后你就来坐这个位置。”(《戈尔巴乔夫回忆录》上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228页。)这个说法得到主管党的干部的伊万·卡皮托诺夫的证实。勃列日涅夫去世前夕,曾同他谈过话,谈话过程中勃列日涅夫指着自己的坐椅说:看到这张坐椅了吗?过几个月谢尔比茨基将坐在上面。所有的干部问题都要据此安排。

  想登上总书记宝座的大有人在。苏斯洛夫去世后,葛罗米柯就想接替苏斯洛夫登上第二把手的宝座,一旦成功,接班就有望了。但戈尔巴乔夫、乌斯季诺夫都认为应当由安德罗波夫来担任第二把手。

  安德罗波夫也为此苦心经营多年。勃列日涅夫通过政变上台后,需要巩固和加强自己的地位。时任中央国际部部长的安德罗波夫是最早表示效忠的人员之一,所以他在1967年获得重要任命,当上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要职。安利用这个位置逐步扩展自己的权力,据说曾多次策划针对勃列日涅夫的阴谋。

  当时,契尔年科同安德罗波夫竞争得非常激烈,以至于中央全会决定安德罗波夫担任第二把手之后,契尔年科继续主持政治局会议而不撒手,直到有一天安德罗波夫搞了一场“内部政变”,径直坐到会议主席位置上才算扭转了这个不正常局面。

  1982年11月勃列日涅夫去世,党内元老乌斯季诺夫、葛罗米柯、吉洪诺夫在“小圈子”内碰过了头,决定让安德罗波夫担任中央总书记,政治局会议根据吉洪诺夫的提议,同意安德罗波夫为中央总书记的候选人,然后由中央全会正式表决通过。

  安德罗波夫在勃列日涅夫生前担任了中央书记,这也为他后来担任总书记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但是最后还是幕后的“小圈子”拍板决定安德罗波夫的命运。这是一种暗箱操作,一千多万苏共党员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即使中央委员们也没有发言权,摆在政治局委员们面前的是一个不容异议的现成方案,他们的任务仅仅是举手同意而已。这从一年后安德罗波夫去世后接班人的最后敲定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元老选择了又一个病夫契尔年科

  从勃列日涅夫后期起,苏联是一个老人治国、病夫治国的国家。

  安德罗波夫虽然能干,并且想有所作为,改变国家的面貌。可惜他上台的时候身体已经不行,天不假以时日,执政一年多就离开了人世。

  安德罗波夫生前是属意戈尔巴乔夫接替他的。1983年6月苏共中央召开讨论意识形态问题的中央全会,安德罗波夫对主管意识形态的契尔年科的报告不满意,休息后直接让戈尔巴乔夫主持全会。据说,安德罗波夫曾准备另一个在1983年底中央全会上的讲话,讲话中有一段话说:

  “鉴于自己身患重病,从国家利益出发并力求保证对党和国家的领导不致中断,总书记建议授权戈尔巴乔夫主持政治局工作。”(《戈尔巴乔夫回忆录》上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280页。)

  这段话在分发给会议参加者的文件中不见了。但不管怎么说,出现这样的插曲,不会事出无因的。

  安德罗波夫去世后,有几个人有可能接班:契尔年科,乌斯季诺夫,戈尔巴乔夫。戈尔巴乔夫认为75岁的乌斯季诺夫最为合适。而安德罗波夫曾属意戈尔巴乔夫,乌斯季诺夫也认为戈尔巴乔夫最合适。然而总书记刚刚逝世,党内元老葛罗米柯、乌斯季诺夫、吉洪诺夫和契尔年科便在“小圈子”内碰头商量。这是没有记录的会商,商量的情况如何,外人不得而知,连当时的中央书记戈尔巴乔夫也不知道。不过碰头后,耳背的吉洪诺夫在走廊上大嗓门的话却让许多人听到了:

  “我认为咱们总算做对了。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引者注)还年轻。也拿不准他在这个位置上会怎么干。科斯佳(契尔年科——引者注)嘛,正好合适。”

  接着的选举就是例行公事了。契尔年科宣布开会,吉洪诺夫先谈形势和党的任务,最后提议选举契尔年科担任总书记。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接替安德罗波夫管理这个大党大国的,又是一个弱不禁风、呼吸困难、气喘吁吁的病夫!

  总书记的葬礼完毕后,戈尔巴乔夫的夫人赖莎去看望安德罗波夫的夫人,后者高声哭诉说:“为什么要选举契尔年科呀?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干?尤拉(安德罗波夫——引者注)希望的可是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引者注)啊。”(《戈尔巴乔夫回忆录》上册,第284页。)

  由此可见,前任总书记并没有,而且也无法指定自己的接班人,即使他有自己属意的人。这一次又是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小圈子”的暗箱操作起了决定性作用。各种权力平衡的结果是抬出一个老朽的领袖来。

  1984年2月14日在安德罗波夫的追悼大会上,契尔年科以新的身份讲话,正式接任了第一把手的职务,但到年底就已经彻底失去了工作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作出正式决定由谁来主持政治局会议,都是临到要开会了,通知说总书记不能来了,由戈尔巴乔夫代为主持会议。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1985年3月10日契尔年科去世。

  戈尔巴乔夫出山是“众望所归”

  契尔年科生前没有指定接班人。他逝世后,有人建议戈尔巴乔夫直接担任治丧委员会主席,从而顺理成章地接任总书记。因为这时候已经形成一种惯例,由治丧委员会主席担任未来的总书记。但是戈尔巴乔夫要求按照正常的程序来决定问题,实际上他需要赢得多数的支持,这样他才有可能大展宏图。尽管还有人觊觎总书记的职位,但是接连死去三位总书记的可悲现实,使得高层认识到再也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这一次戈尔巴乔夫在政治局得到一致的支持。葛罗米柯率先提议戈尔巴乔夫为候选人,其他政治局委员也都表示同意。在接着召开的中央全会上,葛罗米柯受政治局的委托提议戈尔巴乔夫为中央总书记的候选人,这个建议得到全会的表决通过。十来年的老人、病夫治国,3年死去3位党和国家领导人,这时出现一个普遍的声音:“不能再这样过下去了”,苏联共产党和国家需要新的血液,需要一个“年轻力壮”的领导人,54岁的戈尔巴乔夫应运出山。顺便说一下,列宁正是在54岁逝世的!

  戈尔巴乔夫本人评论说:我们国家没有一个权力更迭的正常民主机制。体制在这方面迄无规定,体制按照自己的规律在运转,于是一个病入膏肓,甚至智力欠缺的人也能高踞权力金字塔的顶峰。(《戈尔巴乔夫回忆录》上册,第302页。)

  从上述历史不难看出,苏联共产党执政74年,但是并没有形成一个规范、民主、有序的正常的最高权力交接班制度,其接班人选是在上一届领导人身后或者经过残酷的党内斗争,或者由少数元老通过暗箱操作来决定,有时甚至是通过党内政变解决的。无论是哪种方式,广大党员群众是没有发言权、参与权和决定权的!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