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乌鸦校尉作品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微信ID:CaptainWuya自1959年8月21日夏威夷成为美国第50个州以来,人们已经熟悉了50星的美国国旗。然而最近,美国可能要有第51个州了!而且还不是美国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自1959年8月21日夏威夷成为美国第50个州以来,人们已经熟悉了50星的美国国旗。

然而最近,美国可能要有第51个州了!而且还不是美国对外扩展获得的新地盘,而是“内部挖潜”,从美国建国时最初的领土中成立一个“新州”。

4月2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近日以微弱多数通过一项法案,内容是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成为美国第51个州。

这事其实不是谁心血来潮,而是贯穿了几乎整个美国史的一笔“旧账”,而且,还是一笔糊涂账。

1

早在1950时代,支持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立州的人士就开始奔走游说,希望让特区成为美国的一个州。

为了加深立州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车牌上印着那句著名的口号“无代表不纳税”。除非车牌申请人另外交一笔费用,以华盛顿特区政府网站的网址代替这句口号。

没错,华盛顿特区独立的最大一面旗帜,就是这个“税”字,至于为什么,这里先卖个关子

因为美国总统在华盛顿特区办公,所以总统的车牌也需要由特区开出,车牌上也得有这句话。

克林顿的车牌印口号的第一个字──“Taxation….”(税),但小布什就任后,就把这个给取消了。等到奥巴马上台,这车牌就又换了回来,还印了全部口号上去;不过风水轮流转,特朗普入住白宫后表示,没人比他更懂车牌,于是这句话又没了……

从这种变化痕迹,聪明的你应该已经能发现一些微妙的规律了。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华盛顿立州运动曾差一点儿在上世纪80年代获得成功。1978年美国国会通过宪法《哥伦比亚特区投票权修正案》。1980年华盛顿特区召开制宪会议,并于1982年通过《新哥伦比亚州宪法》。但特区立州之路在1985年被终止,因为1978年的修正案无法在7年内获得美国全国四分之三的州议会通过和确认。

折腾了一大圈一下就回到原点,华盛顿人表示: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按理说,美国从建国时的13个州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了50个州,加入一个新成员并非大逆不道的事情,但为什么华盛顿特区想当个州这么难呢?

前面说到的历任总统的表现已经暗示,这首先就是两党政治斗争的问题。反对特区立州的人,几乎全部都是共和党、保守派政客;而支持的人则大部分是民主党、自由派人士。

这个道理非常简单,在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华盛顿特区超过百分之90的选民将票投给了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可以想见,如果特区成功立州,它将拥有一个众议院席位,两个参议院席位,这三个议席毫无疑问将属于民主党。

也许一个众议员席位无关痛痒,但两个新参议院铁杆席位归属民主党,是共和党绝对无法接受的结果。参议院目前只有100个席位,50个州不论大小一州两席,任何立法程序、预算、人事任命都要经过参议院批准,参议员可谓位高权重。

2020年大选之后,民主党已经拿下了参议院的微弱多数,2022年中期选举改选的又大多是共和党议员的议席。再加上民主党基本盘优势逐渐扩大的客观现实(本世纪的6次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候选人5次赢得普选票胜利),共和党及其支持者对于己方政治版图的任何收缩都十分敏感,将之视为影响本党生死存亡的大事,不容丝毫退让。

当然,美国毕竟是一个“讼棍治国”的国家,举凡遇到政治争拗一定要从法律角度找出理据,共和党反对特区立州当然也不会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反对就是因为华盛顿特区支持民主党!”相反,他们找出的法理依据乍一看还相当有说服力。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美国宪法第一条里就有这么一款:国会在由某些州让与合众国、经国会接受而成为合众国政府所在地的地区内,在任何情况下都行使排他性的立法权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说在联邦政府所在地,也就是美国的首都,美国国会拥有的立法权是独一无二的,不受干扰的。这块地方不能有其他的立法机关,对美国国会的立法进行掣肘。

于是共和党人就抓住这点,对华盛顿特区立州进行质疑:“宪法规定了,国会在首都有排他性的立法权,你们要变成州了,是不是得有自己的州议会,这不就和国会的立法权冲突了吗?这不就违反宪法了吗?”

要知道,美国作为一个联邦制的国家,各州的权力相当大,只要是本州事务,美国国会、总统都无权进行干涉。华盛顿特区如果立州,国会排他性的立法权就会受到挑战。

那么宪法中的这条看来根本是给自己“添乱”的规定,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这得从200多年前的一场叛乱说起。

2

美国独立战争,打了八年。战争结束后,国内百废待兴,权贵忙着瓜分胜利果实,流血流汗的老兵食不果腹,社会矛盾非常尖锐。

1783年6月20日,多达400名美国大陆军士兵吹起雄壮的军乐,浩浩荡荡地走向宾夕法尼亚州议会大厦,他们的目的是向正在里面开会的大陆会议(相当于后来的美国国会,以下简称“国会”)美国国会讨薪!

而当时的美国人也许不会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州议会”与“国会”汇在一处。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宾夕法尼亚州议会大厦

打了8年仗的民兵想要得到报酬是人之常情,但打了8年,耗费甚巨,北美十三州百废待兴,这笔款项对于国会来说根本就是天文数字。

而且,当时国会里面的各州代表在干什么呢?他们在为各州大地主、大奴隶主的利益分割吵架,在为南方与北方的分歧争执……士兵福利?哪有工夫管你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1783年6月17日,大陆军士兵的代表正式向国会请愿,要求支付酬劳。

国会表示这事儿你别找我,我没钱,你去找宾夕法尼亚州议会,他们有钱。宾州议会则说,你为美国打的独立战争,和我宾州有什么关系?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被踢了皮球的士兵很愤怒,后果很严重。1783年6月19日晚,一共500名士兵控制了军火库,武装事变已是箭在弦上。

6月20日,40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进入了宾州议会大厦,面对来复枪和刺刀,国会老爷们不敢再说没钱了,他们派出老兵出身的汉密尔顿议员,让他和各位“老战友”好好托付托付,有问题咱们就解决问题,别直接动手啊。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但“老兵”已不是从前的老兵,后来被印在十美元上的汉密尔顿,这时已经具备了一个美国政治家的最基本素质,那就是“当人一套,背人一套”,表面上老汉和士兵们拍着胸脯表示战友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一定替大家讨回血汗钱;背地里却偷偷联系宾州议会,要求他们出兵镇压叛乱……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结果宾州州议会表示,这会儿不是你们国会往我们身上甩锅的时候了?镇压叛乱?我们没看见哪儿叛乱了啊,这不就是几百个士兵代表去立法机关抗议一下吗?没有威胁任何人的安全,和平示威啊,这就是我们宾夕法尼亚“最美的风景线”,好好欣赏一下吧。

得亏大陆军总司令乔治·华盛顿得知了叛乱的消息,派出一支军队直取费城,解了国会之围,不然这笑话可闹大了……

被暴乱士兵吓破了胆,被宾州议会气歪了鼻子,于是,国会老爷们为了不再受地方州议会的窝囊气,就在制宪会议中为美国宪法写下了“在首都拥有排他性的立法权”这一条款。

另外,受了刺激的议员们认为这宾州的风景线太美,不太适合每天都看,万一哪次华盛顿身体不好、精神不济、镇暴不及时,咱们的老命怕不是要交代了。所以,咱们别把费城(宾州最大城市)这种是非之地当首都了,换个地方吧!

几经辗转,美国最终定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但这一下,可是苦了首都的人民。

3

因为美国国会在华盛顿特区拥有“排他性的立法权”,所以国会可以对特区议会的决定进行干预,哪怕在华盛顿特区拥有压倒性民意支持的法案,国会也可以予以否决。

另外,华盛顿特区是一个在社会议题上非常“进步”的城市,对于同性婚姻、死刑废除、女权等问题的看法十分开放,但却没有充分权力在这些问题上立法。因为国会中的保守派不需要考虑华盛顿选民的意见,他们只需要讨好自己的选民……

1930年代,来自密西西比州的参议员西奥多·比尔博被任命为国会参议院华盛顿特区事务委员会主席,成了华盛顿民众的太上皇。

作为一个密西西比(美国红脖大本营之一)选出的政客,这位老哥自然是一个绝对的种族主义者,可华盛顿特区却是一个黑人人口占比很高的城市。

对于这样的国会议员,自己的选区才是“衣食父母”,至于“属地人民”那完全就是路人。因此,在种族问题上,比尔博的选择当然是要让自己的密西西比老乡满意。于是他利用自己的职权,大大加强了华盛顿当地的种族隔离制度。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西奥多·比尔博

经济发展也是让华盛顿民众苦恼的问题之一。特区为了发展本地经济的一些立法,却要被千里之外的选民选出的政客所左右,但这些议员老爷们在华盛顿的生活有的是两点一线(国会——家),有的干脆只有一条线(这些人压根不住在华盛顿),指望他们了解特区经济的问题,那不是缘木求鱼吗。

但是这不会影响他们投票干预特区事务的热情,“什么?要增加预算?这不是寅吃卯粮吗?你们懂不懂什么叫财政纪律啊?这个预算否决了!”可能这位议员昨天刚刚批准了美国耗资巨大的军费开支,当时他肯定是把财政纪律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是华盛顿人又能拿他怎么办呢?

而且,华盛顿特区没有资格选举自己的国会议员,所以在美国国会里华盛顿人也没有自己的代表。

说起来,美国建国原则之一就是“无代表不纳税”(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华盛顿人在国会里没有代表,是不是就不需要纳税了呢?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华盛顿人不但要纳税,税交得还很多!美国国税局2019年统计数据显示,华盛顿特区民众人均联邦纳税额超过任何一个州,总纳税额则超过了21个州。

好家伙,立州违宪,不立又违“祖训”,就一直僵持了这么多年,这确实很美国。

共和党一方将阻挠华盛顿立州视为生死存亡大事,那么民主党这边支持华盛顿立州的决心有多大呢?

非常大。在特朗普执政的4年后,不仅共和党保守派提出“懂王不连任共和党今后恐怕再不能胜选”,民主党方面同样很有危机感,民主党进步派领袖伯尼·桑德斯甚至在2020年大选之前放话,如果特朗普成功连任,那么美国就是一个法西斯国家了。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能让一个美国政治家亲口说出这话,可见他们也是真急了。如今民主党自由派已经拿下大选,一朝权在手,当然是杀尽天下狗便把令来行,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巩固自己的优势地位,赶紧对共和党进行彻底打击,万一再来一个懂王,这谁死谁活可还说不好呢。

当两派政治势力都将眼下的斗争视作影响本党存续的关键,那么合作与妥协就变成了不可能的选项。党内推动议题的决心一下,无人敢做仗马之鸣。共和党内的建制派如罗姆尼等人根本无法影响本党的投票策略,何况在华盛顿立州的问题上,他也并不支持。民主党内的保守派也只有乔·曼辛还能对类似问题发表反对意见,但他立刻被进步派支持者冠以叛徒、内奸的名号。

开弓没有回头箭,手握执政大权和两院多数的民主党必将动员全部力量投入这场战斗中。但是,民主党这次能成功吗?

为了搞出第51个州,美国又上演《纸牌屋》了

还是很难。目前在众议院议案已经获得通过,但是没有任何一名共和党众议员支持。当法案被送到参议院后,参议员们可以采取冗长辩论的策略拖延法案表决,而要结束冗长辩论,需要60名参议员的支持,但目前民主党只有50个席位。

也就是说如果共和党想要拖延这一议案的表决,而没有十名共和党议员反水支持华盛顿立州的话,这一立法程序刚出生就将面对必死的命运。

不只是华盛顿特区,美国的属地波多黎各其实也因为一模一样的原因被挡在成为一个美国州的大门之外。而两党恶斗的局面不能结束的话这个问题也很难看到解决的曙光。

不管最终上演的是哪个大结局,从如今的政治环境来看,这出烂戏肯定还要演很长很长的时间。

参考资料:

新华网:两党角力,华盛顿特区会否成为美国第51个州?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立州网:为什么哥伦比亚特区要立州?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华盛顿特区立州对民主有益,还是对民主党有益? 

《纽约时报》:众议院批准华盛顿特区建州,但参议院障碍依然存在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