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马木留克王朝:艾因贾鲁之战击溃蒙古铁骑

马木留克是阿拉伯语“奴隶”的意思。从公元九世纪起,阿巴斯帝国的哈里发就开始从亚细亚和高加索地区购买奴隶,在加以严格训练以后,组建成骑兵部队,成为哈里发直接指挥的一支精锐部队。后来这种做法被阿拉伯其它各国的苏丹所效仿,纷纷组建自己的马木留克部队,使之成为国王直接指挥的精锐禁卫军。

埃及马木留克王朝:艾因贾鲁之战击溃蒙古铁骑 

    马木留克骑兵

    马木留克是阿拉伯语“奴隶”的意思。从公元九世纪起,阿巴斯帝国的哈里发就开始从亚细亚和高加索地区购买奴隶,在加以严格训练以后,组建成骑兵部队,成为哈里发直接指挥的一支精锐部队。后来这种做法被阿拉伯其它各国的苏丹所效仿,纷纷组建自己的马木留克部队,使之成为国王直接指挥的精锐禁卫军。马木留克士兵虽然是奴隶身份,但由于深得主人的器重,不仅待遇优厚,收入颇丰;而且马木留克将领还往往能够进入政界的高层担任职务。萨拉丁组建的马木留克军队是当时阿拉伯世界中一支战力颇强的雄师。但萨拉丁的子孙们却一代不如一代,到十三世纪初埃及已沦为阿巴斯帝国的附庸。1250年,阿尤布王朝苏丹萨利赫病逝,突厥籍马木留克将领阿依巴克趁机杀掉了年幼的继承人,并娶了萨利赫的遗孀为妻,在埃及创建了马木留克政权。他不仅脱离了阿巴斯帝国的控制,还公开于之分庭抗礼。1258年蒙古西征大军消灭了阿巴斯帝国后,埃及的马木留克王朝就成为了当时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中心。

    马木留克军队的战力颇强,原因在于兵源和训练。每年阿拉伯人贩子从高加索地区和中亚草原诱拐或绑架数以万计的孩童,把他们送到巴格达、大马士革、和开罗的奴隶市场贩卖,而阿拉伯各国的苏丹们要挑选素质最好的孩子,买下来编入军事学校,使之成为未来的马木留克战士。最受欢迎的马木留克”原材料”来自高加索的格鲁吉亚和中亚突厥部落,据历史文献记载,这个时期格鲁吉亚每年被拐走卖掉的孩童多达两万人。高加索山民和中亚突厥人具有粗壮强健的体魄,和好勇斗狠的性格,是培养马木留克的上佳材料。埃及的马木留克王朝从建立以后的五百年间,他的马木留克战士的来源几乎全出自高加索地区。

    马木留克军事学校有非常严格的训练体制,学校先让孩子们学习阿拉伯语和伊斯兰教义,并灌输其对主人的忠诚;并接受系统化的身体和军事技能训练,包括熟练使用弯刀、长矛和弓箭等武器,以及基本骑术。箭法尤其受到高度重视,学员们先练习站在地上射箭,然后学习马上射箭,最后掌握策马飞驰时的射术。基本军事技能精熟后,便开始接受战术训练,演练实战中进退迂回的各种队形和互相策应的基本战术。

    马木留克骑兵全部是重骑兵,头戴精钢打造的头盔,身披钢丝密织而成的锁子甲。马木留克骑兵的盔甲比欧洲骑士的全套行头轻便很多,但防护效果并不差。武器装备包括一张强弓,一支长矛,一柄锋利的大马士革弯刀和一面盾牌。马木留克的强弓射程远,穿透力强;而坐骑均是世界闻名的阿拉伯纯种马,身高腿长,冲刺速度极其惊人。

    马木留克军队的战术很奇特,打仗时通常是采用先守后攻策略。骑兵们排成整齐的队形,用强弓一波接一波地齐射进攻的敌军(他们的箭术都很高超,能够在相当远的距离上准确射中敌人);待敌人被弓箭齐射大量消减阵形开始散乱后,马木留克骑兵才发起攻击。这时的马木留克骑兵会以严整的队形冲向敌阵,在接近敌人时再施放一拨弓箭,然后才冲入敌阵,以长矛或马刀与敌人格斗。马木留克骑兵的刀法也极其出色,他们可以在策马狂奔时挥刀劈中悬挂在空中的一枚沙果,而阿拉伯特有的弯刀更让马木留克骑兵在近战中勇不可挡。
 
    两大骑兵的碰撞:艾因贾鲁之战

    1260年8月的一天,埃及马木留克苏丹忽都思率领十二万大军从开罗出发,前往叙利亚去同蒙古军队决战。这几年来蒙古的西征大军在旭烈兀的统帅下,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席卷波斯和两河流域。两年前巴格达陷落,阿巴斯哈里发帝国的末代君主、伊斯兰世界的精神领袖穆斯塔西姆被蒙古大军生擒处死,阿巴斯帝国灭亡;仅仅七个月前,阿拉伯人在亚洲最后的重镇大马士革陷落,至此埃及马木留克政权成为伊斯兰世界硕果仅存的一支武装力量。忽都思知道整个伊斯兰世界现在正站在悬崖边上,而力挽狂澜的重任落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生死存亡系于此战,倘若失败,则这个世界上的伊斯兰政权将不复存在。

    此次东征时机选择的相当好,几个月前,蒙古大汗蒙哥在中国死于钓鱼城下,旭烈兀的哥哥忽必烈和阿不里哥为争夺汗位而发动内战,而旭烈兀率领十几万大军东归以助其兄一臂之力,只留下部将怯的不花率领两万军队镇守大马士革。忽都思得到消息,明白这正是决战的天赐良机,于是立刻将蒙古使臣斩首示众,然后征发举国之兵,准备前往叙利亚同怯的不花决一死战。出征之前,忽都思派信使去联络十字军在巴勒斯坦的据点,建议抛弃前嫌,合力抗击蒙古入侵。十字军骑士们因为刚刚被怯的不花击败,已经丧失斗志,拒绝了忽都思的提议,但也保证不会阻拦马木留克大军借道巴勒斯坦北上。

    马木留克骑兵全部是重骑兵,头戴精钢打造的头盔,身披锁子甲。马木留克骑兵的盔甲比欧洲骑士的全套行头轻便很多,但防护效果并不差。武器装备包括一张强弓,一支长矛,一柄锋利的大马士革弯刀和一面盾牌。马木留克强弓的尺寸比蒙古强弓还要大,射程远,穿透力强,不足点是射速稍慢。坐骑是世界闻名的阿拉伯纯种马,身高腿长,冲刺速度惊人,耐力也不错。但是,马木留克骑兵基本上是一人一马,因而机动性远远不如蒙古骑兵。

    马木留克军队的战术和蒙古军队也差异明显。马木留克军队打仗时通常先采取守势,骑兵们排成整齐的队形,用强弓一波接一波地齐射打击进攻的敌军。马木留克骑兵箭术高超,能够在相当远的距离上准确射中敌人。等到敌人被弓箭齐射大量消减,阵形散乱以后,马木留克骑兵才发起攻击。这时马木留克骑兵会以严整的队形冲向敌阵,接近敌人时先施放一拨弓箭,然后冲入敌阵,以长矛或马刀与敌人格斗。马木留克骑兵的刀法相当出色,而享誉世界的大马士革弯刀更让马木留克骑兵如虎添翼,在近距离格斗中势不可当。

    决战的地点在艾因贾鲁附近有一个大约六公里宽的山谷。虽然忽都思手下的马木留克骑兵不足五万,他以伊斯兰圣战的名义召集北非所有穆斯林部队,最后组成一支十二万人的大军。这些应召而来的轻骑兵来自埃及腹地和利比亚沙漠的游牧民族,他们由於消息闭塞,对蒙古人的军威一无所知,因而士气反倒比马木留克军队高昂。忽都思大军借道十字军控制的加沙地区,向叙利亚进发。怯的不花此时的可用之兵包括两个万人队的蒙古骑兵,和一些叙利亚地方部队。亚美尼亚国王海屯此时已经回国,但留下两千铁甲骑兵助阵。这样艾因贾鲁战役中参战的蒙古军队约为二万五千人。

    蒙古军队经过数十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已经患上了“胜利病” ,其症状就是骄横狂妄,轻敌冒进。蒙古军队的野战能力威名远扬,旭烈兀西征大军一路势如破竹,阿拉伯人被蒙古军威所镇摄,不约而同地选择固守坚城,避免野战,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蒙古军队大大低估了阿拉伯军队,特别是马木留克骑兵的野战能力。怯的不花是旭烈兀麾下的头号悍将,在艾因贾鲁战役开局显得盲目自信。他领军仓促上阵,并率先发动进攻。

    拜巴尔军团的任务就是佯装退却,将蒙古军队引诱进忽都思设下的陷阱。这一万马木留克骑兵稍作抵抗,就向山谷内撤退,而蒙古军队紧追不放,冲进山谷。如果怯的不花细心的话,他应该能发现后撤的马木留克骑兵秩序井然,根本不象是战败的模样。可惜怯的不花和他手下的蒙古将士一样,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毫不起疑地闯进忽都思的包围圈。拜巴尔军团迅速回归本阵,这样马木留克阵营的全貌展现在怯的不花眼前。五万马木留克骑兵排成六公里长的阵线,中间厚两边薄,呈内凹的新月形,目的是充分发挥弓箭的密集火力。忽都思在中央指挥全局,拜巴尔统领右翼。部署在两侧群山里的七万北非轻骑兵这时也冲了出来,形成对蒙古军队的三面包围。
 
    发现自己被包围以后,蒙古军队出现了短暂的慌乱,仆从的叙利亚部队更是逃离了战场。怯的不花不愧是久经沙场的宿将,他迅速判断战场上的形势,立刻命令蒙古军队的两个万人队以亚美尼亚铁甲骑兵为先锋,向马木留克阵营薄弱而突出的两翼突击。怯的不花亲率一个万人队,向马木留克阵营的左翼猛扑过来。冲锋的蒙古军队遭到来自前方和侧面遮天蔽日的弓箭齐射,损失惨重,蒙古士兵体现出高度的战术纪律,不顾伤亡向前冲击。马木留克阵营两翼的士兵看到蒙古骑兵舍生忘死,迎着一波又一波的弓箭齐射冲了过来,有些蒙古兵身中数箭依然狂呼向前,不禁胆战心惊。眨眼间蒙古军队就冲到跟前,亚美尼亚铁骑组成的前锋以楔形突进马木留克阵营两翼,而蒙古轻骑兵跟在后面飞快地放箭,重骑兵则拔出马刀左劈右砍。本来就缺乏信心的马木留克骑兵逐渐丧失斗志。拜巴尔统领的右翼还能勉强支撑,而左翼面对怯的不花亲率的蒙古骑兵,受到极大的压力,已经开始溃散。两翼士兵战斗意志的动摇象传染病一样扩散到中央,整个马木留克阵营都开始后退,局势危在旦夕。

    忽都思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大军已经接近崩溃。千钧一发时,忽都思气急败坏地将头盔掼到地下,亲自冲进蒙古军阵中,挥舞着大马士革弯刀大力砍杀,所向披靡,至少有十几个蒙古兵丧生在他的刀下。忽都思孤注一掷的英雄行为唤起了马木留克骑兵的勇气,他们只犹豫了片刻,就狂呼着冲了上去,用弯刀同蒙古骑兵进行激烈搏斗。事实证明,马木留克军队先前的败退纯粹是怯战的心理在作怪,一旦他们恢复了自信心,立刻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蒙古轻骑兵实在不擅长于近距离格斗,和马木留克骑兵较量刀法时占不到任何便宜。

    这一场混战从清晨打到下午,马木留克大军的人数优势渐渐发挥了作用,蒙古军队伤亡渐增,开始现出败象。怯的不花的随从劝他撤退,但他妄图扭转战局。怯的不花亲率自己的卫队发动反冲锋,结果身中数箭而亡。失去主帅的蒙古军队军心涣散,开始夺路而逃。马木留克骑兵追出十二公里,在一个叫贝珊的地方将蒙古残军团团围住。蒙古士兵全部下马,用盾牌组成环行防线,以强弓精准地射击敌人,给马木留克军队造成相当大的伤亡。蒙古士兵弓箭用尽以后,被马木留克骑兵冲破了盾牌防线,全部力战而死。

    怯的不花大军覆灭的消息传到大马士革,留守的蒙古将士马上逃之夭夭。没过几天忽都思就率领大军胜利开进大马士革。城里的穆斯林立刻反攻倒算,大肆扑杀基督徒和犹太人,搞得大马士革一片腥风血雨。可怜伊斯兰世界的救星忽都思还没能享受几天胜利果实,就被他的得力干将拜巴尔暗杀,这样拜巴尔就成为埃及马木留克王朝的新苏丹。

    马木留克王朝(1250-1517)

    1249年11月,艾优卜王朝撒列哈逝世。次年子突兰沙继位,旋被其后母舍哲尔·杜尔遣人暗杀。舍哲尔本为突厥或亚美尼亚女奴,曾侍巴格达哈里发穆斯台耳绥木,后侍撒列哈。立幼主艾什赖弗·穆萨,僭称埃及女王。八十天后,嫁与各艾米尔推选的素丹伊兹丁·艾伊贝克,马木留克王朝建立(1250-1517)。旋废艾什赖弗,艾优卜王朝亡。

    所谓马木留克人,就是各族奴隶出身的军人。马木留克王朝各个素丹,有父子相承者,亦有军人篡权者,军人亦皆出于奴隶。奴隶而为禁军而为将军以擅朝政,是中世纪阿拉伯各国经常发生之事。

    艾伊贝克在位时,平定了叙利亚的艾优卜王朝残余势力。

    1259年,穆扎法尔·赛福丁·古突兹废艾伊贝克之子、幼主曼苏尔·阿里,篡位。1260年,蒙古旭烈兀灭巴格达阿拔斯王朝二年后,以古突兹杀使,遣大将怯的不花来伐。古突兹和大将麦列克·扎希尔·拜伯尔斯败蒙古军于阿因·扎卢特,杀怯的不花。叙利亚又并于埃及。10月24日,拜伯尔斯袭杀古突兹,篡位。
 
    拜伯尔斯在位时(1260-1277年),马木留克王朝开始强盛,攻十字军诸城。1263年,拜伯尔斯占领了卡拉克,毁拿撒勒教堂。1265年,取恺撒里亚。1266年7月23日,萨法德圣殿骑士团两千名骑士以许以不杀而降,而拜伯尔斯终屠之。1268年取雅法,5月21日降安条克,屠守军一万六千人,另十万军队,与妇婴尽于埃及卖为奴。焚毁城堡及教堂。安条克本为罗马古城,至此废。1271年3月24日到4月8日围降希斯尼·艾克拉德,此处是慈善院骑士团主要的避难所。阿萨辛人在此的残余据点也被攻破。安塔尔突斯的圣殿骑士团和麦尔盖卜的慈善院骑士团求和,订10年休战协定。

    拜伯尔斯之时,埃及重建海军,建驿站,修清真寺,任命法官。与蒙古钦察汗国盟,而与伊尔汗国为敌。与西西里、阿拉贡、塞维利亚(二者在西班牙)订贸易条约。迎阿拔斯王朝之宗族于开罗,以延其祀。这些哈里发傀儡的世系一直延续到土耳其来攻。

    1277年,拜伯尔斯死,其陵在今大马士革的扎希里叶图书馆。1279年,麦列克·曼苏尔·赛福丁·盖拉温废拜伯尔斯之幼子赛拉米什,篡位(1279-1290年在位)。盖拉温与拜伯尔斯均为钦察汗国的突厥奴隶出身。

    1280年,伊儿汗国第二位大汗、旭烈兀之子阿八哈攻叙利亚,败之于霍姆斯。

    盖拉温在位时继续攻占十字军诸城。1282年和1285年与安塔尔突斯的圣殿骑士团和贝鲁特的提尔公主订停战条约。1285年5月25日围降麦尔盖卜。1289年4月占黎巴嫩的的黎波里。

    盖拉温在位时,与钦察汗国、东罗马、热那亚共和国、法兰西、卡斯提尔(西班牙未统一前的基督教小国)、西西里均有友好关系。修缮阿勒颇、巴勒贝克和大马士革的城堡,在开罗建大医院。

    1290年,盖拉温去世,子艾什赖弗继位(1290-1293年),继续进攻十字军。此时十字军要地唯阿卡一城。以弩炮九十二攻阿卡壁垒,1291年5月陷之,对圣殿骑士团许以不杀,终屠之。其后十字军所余诸城提尔、西顿、贝鲁特、安塔尔突斯和阿斯里斯,数月内均降,十字军战争遂告结束。

    1293年,艾什赖弗死,弟纳绥尔九岁继位(其在位三次:1293-1294年,1298-1308年,1309-1340年)。1299年,伊儿汗国第七位大汗合赞汗·麦哈茂德以十万军来伐,12月23日败埃及军队于希姆斯。1300年年初大马士革陷,洗劫叙利亚北部其余的城市。3月,蒙古军退,埃及人重新占领了叙利亚全境。三年之后合赞汗又来攻,败于大马士革南边的素斐尔草原。此后伊尔汗国不再来进攻。

    蒙古人从大马士革撤出后不久,纳绥尔开始迫害黎巴嫩德鲁兹人,因为德鲁兹人曾经袭击埃及撤退中的军队。北部黎巴嫩的马龙派基督教徒被消灭殆尽。1302年起,屡次进攻亚美尼亚(今土耳其东南)。

    纳绥尔极奢侈,虽然有公共设施的修建和工艺发展,然而赋税沉重。他去世之后,国内发生了内战、饥荒和瘟疫。1348年到1349年蹂躏欧洲的“黑死病”,曾在埃及持续七年,死人无算。

    纳绥尔死后,盖拉温家族的世系延续到1390年。其后马木留克素丹主要是塞加西亚人。这些素丹多数不是世袭,且多数贪婪暴虐。此时赋税沉重,对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迫害加剧。埃及-叙利亚进入最黑暗时期。到王朝晚期,1498年,葡萄牙人达迦玛发现了绕道好望角的新航道。此后印度洋的穆斯林船只经常遭受葡萄牙和其他欧洲舰队的攻击,香料贸易也逐渐不经过叙利亚和埃及。马木留克王朝失去了国家岁入的一个主要来源,而且埃及和叙利亚的地理地位也降低了。

    1390年,塞加西亚人贝尔孤格废纳绥尔的重孙撒列哈·哈只·伊本·舍耳班(1381-1382年,1389-1390年两度在位),篡位。当其末年(1399年),处死帖木儿派遣的亲善使团。次年,法赖吉在位,帖木儿袭击叙利亚北部,大掠阿勒颇城三天。以居民二万多人头骨筑成小山,高十骨尺,周围二十骨尺,脸面一律向外。许多学校和清真寺被夷为平地。埃及军队先头部队被击溃。1401年2月,大马士革陷。此城劫掠之际,火灾爆发。帖木儿强迫伊斯兰教的宗教学者们发表声明,承认他的行为合乎教律。倭马亚清真寺被焚毁。学者和工匠被掳到帖木儿首都撒马尔罕。

    1422-1438年,白尔斯贝在位,瘟疫再次流行,白尔斯贝认为是人民作恶多端,招致天谴,下令禁止妇女走出门外,命令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缴纳新的苛捐杂税,以赎罪戾。他还下令把非穆斯林的公务人员一律开除,而且要他们穿上特殊服装。白尔斯贝为消灭海盗,于1424-1426年攻占塞浦路斯岛,俘基督教国王贾纳斯。经过威尼斯领事调停,贾纳斯以二十万第纳尔赎金重登宝座,且保证以后每年缴纳两万第纳尔的贡税。
 
    此后奥斯曼突厥兴起,已灭东罗马,以君士坦丁堡为都(伊斯坦布尔)。奥斯曼突厥和萨菲波斯同为强国,两国开始长期战争。1515年奥斯曼土耳其占领波斯首都大不里士、美索不达米亚和亚美尼亚的一部分。次年春,马木留克王朝素丹干骚借口调停交战双方,进兵阿勒颇,阴图助波斯。但是土耳其素丹赛里木使谍察其情,剃掉来使胡须,处死随员,让来使乘骡带回宣战通牒。

    1516年8月24日,两军相遇于阿勒颇北边的达比格草原,土耳其军队采用枪炮火器,打败马木留克军队。干骚坠马中风而死。赛里木进阿勒颇城。10月中旬,赛里木进大马士革,叙利亚遂归土耳其。

    1517年1月22日,土耳其军进至开罗郊区,时突曼贝已就任素丹。土耳其军队不久攻下开罗,杀城内所有俘获的马木留克人。突曼贝死,马木留克王朝灭亡,埃及并入土耳其。麦加和麦地那随之而成为土耳其版图的一部分。这年秋天,赛里木把阿拔斯朝哈里发穆台瓦基勒带到伊斯坦布尔(君士坦丁堡),投入监狱。赛里木儿子苏莱曼登基后,遣之还。他于1543年死于开罗,阿拔斯哈里发之祀遂绝。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