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老左致敬:一个在商业领域的人文主义思考者与践行者

 

 
兔主席 20210521
 
 
今天下午惊闻左晖先生去世。十分震惊,感慨万千,极为难过!
 
天妒英才。一颗巨星的陨落。他离开了我们。这不仅仅是业界的损失,也是中国的损失,世界的损失(很多人可能需要在以后才能体会到这其中的意义)。
 
震惊之中,仍然坚持开完了几个会。把李翔《详谈左晖——做难而正确的事》拿回家,晚上又再读了一遍。这本书刚出,我就买回来,请团队每个人都认真读一读。我相信这会是对他们宝贵的价值观熏陶与洗礼。
 
有幸见过左晖先生几次。上过几次有他参与的电话会。最后一次见他,是在贝壳的上市典礼。最后一次微信交流,是我在4月22日给他发了《2021美国战略竞争法案》的翻译。他的朋友圈则定格在4与23日,写在贝壳创立三周年之际。
 
向老左致敬:一个在商业领域的人文主义思考者与践行者
 
听他耐心地讲解行业,介绍一直以来,从链家到贝壳,从自如到愿景,他在坚持做的事情。侃侃而谈,一个问题能回答二十分钟,但言语谦逊、诚恳、朴实,没有一点点的架子。他所讲的,既有对行业、社会、世界、人的深刻洞察,也有对细节与技术的严谨与认真。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他对格局和细节的把握,而是时刻所能感知到的他的真挚、厚重的价值观。他的价值情怀如此的饱满,无时无刻不在溢出,感染着他身边的人。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企业家。
 
左晖先生首先是个企业家,但早已脱离了一般意义的企业家。他是一个商业践行者、思考者,一个有情怀和热爱的人,一个人本主义者。
 
随手翻看李翔《详谈左晖——做难而正确的事》一书,很多的小细节处值得品味,都可见左晖先生的人格。
 
 
 
一个有社会学家视角的人本主义者
(以下摘自李翔《详谈左晖——做难而正确的事》)
 
李翔:我之前听你讲过一件事情,你们的一个店长碰到有人到店里闹,就给他跪下了。然后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而你听说后很生气。
 
左晖:我当时不是生气,而是觉得这是让我非常惊讶的一种处理方式,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状况。之前我知道每个人的生活环境不太一样,但是从那件事之后,我更清楚地知道,我们的服务者群体可能是比我想得要更复杂的一个群体。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比较有同理心的人,虽然我自己的生活环境比较单纯,是中国通常序列的成长环境,但我知道中国人各种各样复杂的情况都有,我也能够理解各种各样的人。但这件事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我就想,服务者在组织里能够得到什么呢?
 
       ……我想,可能当时通过跪下,那个经纪人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但是5年、10年之后,他回想起这段经历,心里肯定不是很舒服。如果组织能够有更多的责任,能够帮助大家学会跟这个社会相处,员工就可以过得更好一些。
 
李翔:之后你有刻意做什么工作来推动这个事情么?就是让他们不要再做这样的举动。
 
左晖:没有。因为我们觉得当组织大了之后,你看到一件事情时,要知道一定还有成千上万的,一百件、一千件、一万件类似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就是大家的尊严感不够。第一,他的自尊不够;第二,他得到的自尊也不够。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话,只是从表现形式上说你不许干这个事情,不许干那个事情,没有意义。
 
 
以上这段对话,我的读后:
 
一、左晖非常的抽离,他会马上跳出来从一个更远更高的角度看这个事情。这个跳出框的能力是很少人能够具备的。大多人会被带入到那个场景和情绪里面。(书中还有若干类似的对话,左晖先生不觉得他是企业家,没有“主场意识”,有意识地觉得自己需要保持客观性,等等)
 
二、他的角度非常独特:他在观察员工在这样的情景所面临的选择。他在尝试通过他们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去理解他们的行为,把他们的行为语境化(contextualize)。最后,他的判断是,他低估了员工所处环境的复杂性:他还不够了解他们,这个观察角度是社会学的(sociological)。我们说,这应该是一个有人文情怀的知识分子该有的角度。
 
三、他有巨大的同理心——他非常同情这个店长的处境,甚至会想到店长5年、10年后回忆这个场景时的感觉。一般人是不会做这种思考的。这已经不能简单的用同理心或谁的责任去概括了:左晖先生身上的是一种巨大的人文关怀,一种人文精神。他尊重、热爱在这个行业里拼搏奋斗的人们。他希望他们过得更好,能够在辛苦之余,更有尊严地从事自己的职业。
 
四、他有很强的自省心与责任心:他马上就想到:组织应该做什么?能够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能够做什么?如何去改善员工的境遇?如何改变他们与消费者/客户及社会的关系?这不仅仅是造福客户、造福员工、造福企业,造福行业,也是造福社会,甚至造福国家。
 
五、他还有极具穿透性的诊断力——一切都关乎尊严,关乎具备创造价值的能力。只有创造了价值,才能获得尊重。也只有真正遵循长期主义导向的价值观,才能获得客户的尊重。
 
要改变这一切,就需要“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
 
有了这样的抽离,社会学家的精神,这样的热情与人文关怀,这样以社会价值(而非短期商业利润)为导向的价值观,以及这样准确的研判与诊断,然后才有了后面链家与贝壳的一切:为经纪人赋能,为客户创造价值,用ACN解决行业里最复杂最困难的机制问题,用产业互联网重塑行业,在做通平台后将能力赋能予全社会。
 
左晖先生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人。接触过他、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与平常的企业家或商人是完全不同的。大家称他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甚至可能没有“之一”)。而之所以具备这样的能力,正是因为他有着与商人/企业家完全不同的气质、性格、追求、趣味、情怀。
 
所以,左晖先生早已经超越了企业家的定义。
 
他是一个在商业领域,富有人文主义知识分子情怀与洞察力的思想者与践行者。
 
 
理念的传播
 
 
人们说,左晖以一己之力,改造了一个行业(以及正在改造若干个企业行业,譬如个人家装行业)。但他对社会更有价值的是,理念与价值观的传播。他带来的不仅仅是对服务理念与商业模式的颠覆性思考(尽管今天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讲“垂直到平台”、BPaaS、产业互联网、“贝壳化”),而是对商业伦理乃至社会哲学、为人哲学更深层次的思考。
 
中国正在从速度发展、规模发展迈向质量发展。在未来,价值观将变得日趋重要。无论政府、企业、机构还是个人,只有尊重价值观、践行价值观,才能受到尊重,才能行稳致远。左晖先生正是这时代变局里新一代价值观的代表。他说出、做到了我们憧憬但做不到的事情。
 
他是一个先行者。他所倡导与践行的长期主义——“做难而正确的事”,在一开始,肯定是超前时代的,不为人们所理解。人们即便愿意相信,也不敢实践,因为没有勇气:潜在的代价太大。然而,在他离我们而去的2021年,对长期主义的信仰与奉行,正在变成我们的共识和正确。
 
这正是左晖先生与团队多年努力的成果。他几乎凭一己之力,替我们做了我们一直希冀、憧憬、梦想但不敢亲身实践的事情——难而正确的事情。
 
现代商业社会是非常务实的。人们一方面崇尚价值观,但另一方面,也希望看到价值观能够带来商业成功。左晖先生/贝壳所获得的巨大的商业成功(以及未登陆资本市场的自如与愿景获得的成绩),让人们看到了长期主义的力量,让人们相信这种价值观确实能够带来成功。这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正向激励,驱动人们更坚定地去追求、践行这样的价值观。
 
毛泽东说:“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
 
引领一个社会与国家的发展,其实可能就需要一小批(几百个)这样的思想领袖,分布在各个领域,以“涓滴效应”的方式传播他们的思想理念。
 
我们设想,如果中国有一、两百个左晖先生这样的企业家,那么社会会不会变得更好?国家会不会变得更好?劳动者是否更有尊严?消费者和用户是否能够更进一步的提高自己的福祉?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
 
所以,左晖先生对社会最大的价值,早已不在对房产经纪行业的改变。而是一种具有强烈价值观导向、强烈人文情怀的商业理念与做事方式的传播:长期主义致胜,价值观致胜。
 
我们都为左晖先生英年早逝感到惋惜和痛心。他对中国的居住行业还有很多的憧憬和梦想,有如此之多未尽的事业。贝壳还只是开端,“还太小”,激荡的行业未来,他是永远也看不见了。
 
然而,在高光时刻离去,也会有某种意想不到的结果。他“出圈了”,脱离了地产行业和资本圈,得到了更广泛社会与人群的关注,甚而有可能成为新一代的商业偶像(“中国的乔布斯”)。这将帮助他的商业理念与价值观得到更广泛的传播。左晖先生提出的理念与价值观能够成为未来我们商业伦理教育的重要素材。
 
左晖先生和贝壳等企业的成功,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成功;左晖和贝壳等创业企业的故事,更不仅仅是几个企业的故事。这是十多年房地产经纪与有情怀的企业领导人重塑改造行业、推动社会发展的故事:这是二十一世纪中国故事的一个插曲。我们也希望,左晖先生这样的商业精神与价值观能够有广泛的推广,带动更多行业的发展,提高劳动者的尊严,提高消费者的福祉,推动社会的发展,成为推动中国不断向好的宝贵力量,成为新一代中国故事的书写者。
 
向左晖先生致敬!
 
(结束)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tuzhuxi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