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邹衍忆红军四渡赤水:路过茅台镇时喝酒提神

邹衍,江西省兴国县人,1915年生,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曾任沈阳军区装甲兵政委,50军政委,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副政委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少将邹衍忆红军四渡赤水:路过茅台镇时喝酒提神

茅台镇渡口

    人物小传:邹衍,江西省兴国县人,1915年生,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曾任沈阳军区装甲兵政委,50军政委,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副政委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34年10月,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被迫进行长征。那时,我在中央红军总政治部任通信班长。

    随中央红军四渡赤水的征程中,在茅台镇品酒的趣事令我终生难忘。

    三渡赤水之前,我们在离茅台镇不远的地方,突然遇到敌人的飞机。部队立即组织对空射击。一阵密集枪声之后,敌机拖着长长的黑尾巴坠落到大山的背面。我们中央和军委纵队机关随即进驻茅台镇。

    茅台小镇,地处仁怀县城西10多公里的赤水河东岸。这里群山环抱,状若盆地,一条小河从镇中缓缓流过。在镇里一个老字号的酒坊里,摆着几口大缸,里面装满了香味四溢的茅台酒。听说酒能治病和解乏,指挥员在酒坊里放了一些银元,让我们从酒缸里舀了一些酒带走。在战友的劝说下,滴酒不沾的我喝了几口,想品尝一下茅台酒到底是什么味道。不一会,就觉得口干舌燥。虽然白天行军十分疲劳,却怎么也难以入睡,我只后悔不该逞能喝酒。

    贵州民间有“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之说。第二天行军时,果然天降大雨。部队爬到半山腰时,我们又冷又渴。此时,有人将酒拿了出来,我们每个人喝了几口,顿时忘记了疲劳……那会我又想,这酒有时也能派上用场。

    1949年10月1日,北京举行开国大典,我作为中央公安纵队政委兼公安1师政委参加了欢庆宴会,又一次品尝了久违的茅台酒。此时此刻,我回想起长征途中的那次饮酒经历,不禁感慨万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