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为人称道的书刊广告

给书刊做广告不是今天才有的事。当年,鲁迅先生就曾操刀此类广告,例如1936年为三闲书店出版《死灵魂百图》写的广告,先介绍原作的特色和印本之 “纸墨皆良”,接下来又说,“读者于读译本时,并翻此册,则果戈理时代的俄国中流社会情状,历历如在目前,介绍名作兼及如此多数的插图,在中国实为空前之举。

鲁迅为人称道的书刊广告

    给书刊做广告不是今天才有的事。当年,鲁迅先生就曾操刀此类广告,例如1936年为三闲书店出版《死灵魂百图》写的广告,先介绍原作的特色和印本之 “纸墨皆良”,接下来又说,“读者于读译本时,并翻此册,则果戈理时代的俄国中流社会情状,历历如在目前,介绍名作兼及如此多数的插图,在中国实为空前之举。但只印一千本,且难再版,主意非在贸利,定价竭力从廉。精装本所用纸张极佳,故贵至一倍,且只有一百五十本发售,是特供图书馆和佳本爱好者庋藏的,定购似乎尤应从速也。”全部文字有一说一,推介精到,为读者了解该书内容、装帧、定价、印数等多方面信息提供了客观参考。

    再如,登在《京报副刊》上的《苦闷的象征》广告文字,鲁迅如是写道:“这其实是一部文艺论,共分四章。现经我以照例拙涩的文章译出。并无删节,也不至于很有误译的地方。印成一本,插图五幅,实价五角。鲁迅告白。”文中不见丝毫渲染,暗藏了谦虚与自信,彰显的则是对读者负责的诚实精神。

    可见,鲁迅对书刊广告秉持的是实事求是态度,绝不自吹自擂、夸大其词。他严格约束自己的行为,同时,对于别人所作的与己相关的书刊广告,但凡有不实之处即刻站出来予以指正。像针对1931年现代书局编印的苏联作家短篇小说集《果树园》,广告宣称为鲁迅编译,鲁迅见后很快撰文说明原委,坚称“这一部书是别人选的。特此声明,以免掠美”。高长虹在《新女性》上刊登《狂飙社广告》,其中对鲁迅冠以“思想界先驱者”名头,鲁迅随即写了《所谓“思想界先驱者”鲁迅启事》,不留情面地揭谬广告,拒绝接受耀眼桂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