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马永贞蔑视天下练武人 因债务纠纷被打死

马永贞,山东临清人,回族,精于武术,力大无比。学艺成功后经常欺负自己的妹妹马素贞,因为这个原因马素贞练武练得更勤奋了。马永贞因为不愿意在家种田,想漫游天下开阔眼界,而他妹妹素贞不愿意让他哥哥离开家乡,极力劝阻他,马永贞听了不以为然,居然在半夜里偷偷爬起来离家出走了。

真实的马永贞蔑视天下练武人 因债务纠纷被打死

  怀绝技常常夸海口

  马永贞,山东临清人,回族,精于武术,力大无比。学艺成功后经常欺负自己的妹妹马素贞,因为这个原因马素贞练武练得更勤奋了。马永贞因为不愿意在家种田,想漫游天下开阔眼界,而他妹妹素贞不愿意让他哥哥离开家乡,极力劝阻他,马永贞听了不以为然,居然在半夜里偷偷爬起来离家出走了。

  马永贞的功夫,在江湖上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只是这人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太骄傲。马永贞离家以后,不懂得待人接物、礼让他人,到处设摆擂台,张贴对联对自己自吹自擂,上联:“拳打南北二京”,下联:“脚踢五湖四海”,别人谁也没这么大口气的。马永贞的站桩功夫,虽然比不上他妹妹素贞的“泰山之稳,九鼎之重”的境界,但是比起近代一般的武术家,则强上百倍。马永贞路过浙江时,有一位嘉兴的老人慕名拜访他,这位老人精通少林七十二绝技里的“玉带功”,能抱千斤的重物。马永贞对老人招待得很好,喝酒喝过几巡以后,起来换衣服,身上穿上鸡皮扎袖英雄袄,脚上穿青缎快靴,脑袋上戴了一顶青色的毛帽子,请老人到室外较量武艺。老人出来以后,马永贞找了一根大约三丈长、两百斤重的铁链,铁链两头各有一个大铁环,永贞把大拇指翘起来,套在了铁环里,然后请老人也照他这么做,俩人再面对面站桩,互相拖拽。老人不甘示弱,依话照办,互相拖了大概半个小时,虽然老人能力抱千斤,可是毕竟年老力衰了,腿部稍微有点松懈,被马永贞拖过来了,老人很羞愧的走了。

  遇高人不思谦与让

  后来,马永贞到了扬州摆设擂台,比武三天,扬州的武术家没有一个能打败他的,结果马永贞年轻气盛自夸说:“我是‘打遍扬州无敌手’”,结果这句话惹怒了隐居在扬州的一个叫“仓耳子”的隐士。仓耳子这个人,是个奇人,身怀绝技,因为马永贞实在是太狂妄了,为了惩戒一下他,让他知道韬光养晦的道理,就先跑去镇江等他。马永贞见自己自夸完三天了还是没有对手,得意到了极点,抵达了镇江。到了镇江以后,有一个老人看见他,向他问道:“您就是打遍扬州无敌手的山东马永贞吧?”马永贞很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我就是啊,你是谁啊?”,老人答道:“我是扬州的仓耳子,想和您比划比划,您愿意吗?”马永贞说:“当然可以了。”仓耳子就请马永贞牵河里的货船,马永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抬头看了一下货船,大概装载了约十万斤的货物,船的缆绳都是铁链的,离岸大概还有三丈的距离。马永贞觉得这算什么啊,于是弯腰就把缆绳抓住了,使足了劲拽,船纹丝没动,马永贞非常羞愧。仓耳子顺手接过缆绳,反手拽它,船随着水的波纹前进了,马永贞大惊失色,非常惶恐的渡江跑了。后来马永贞到了上海,把以前的这点事都忘干净了,又忘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依旧蔑视天下人。

遭算计命丧“一洞天”

据《上海民族志》武术名家轶事记载:清咸丰元年(1851年)上海出现跑马厅之后,最早来沪传授武术的是山东回民马永贞,他精谙回族拳术的查拳、弹腿等套路,曾多次从蒙古、热河、察哈尔一带贩马来沪,在沪定居后曾任清朝松江府正营武备教官。在河南、江苏省一带曾多次比武打擂显绝技;在沪期间也曾以查拳击败洋人拳击家。咸丰十一年秋季马会,马永贞战胜两届赛马冠军洋人史蒂夫。他能在奔跑如飞的马背上作“海底捞月”(拾起银元或铜板)、“鸽子翻身”倒骑、“大鹏展翅”单腿于马镫等惊险、优美动作。据当年申报载,光绪五年三月二十二日(1879年4月13日)下午4时,他与马贩子顾忠溪、马连等因发生债务纠纷,在南京东路“一洞天”茶楼吃讲茶。登楼后,群相延坐,马永贞方入座,便有石灰包迎面飞来,致迷双目,他急掣防身铁尺相击,不中,即被刀刺伤头角,欲挣扎,又被利刀砍右脚踝,复又被砍左脚骨。倒地,又有人两砍其臂。马永贞取板凳向顾掷去,中其头颅,血流不止,又欲掷,顾惧跃楼窗而逸,后巡捕至,遂将顾、马两人悉送体仁医院。当时巡捕还捕获马连,当夜马永贞因伤重而亡。马永贞的胞妹马素贞,闻其兄被害,决意为兄报仇,愤然携家传匕首,只身来上海,手刃仇人而回。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