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铁人杨传广首获奥运奖牌

刚刚结束的伦敦奥运会上,中华台北队仅获得一银一铜两块奖牌,岛内对这份“答卷”并不满意,不少人不约而同地回忆起最早的“台湾之光”、有“亚洲铁人”之称的田径运动员杨传广。据说蒋介石非常期待杨传广从1960年的奥运会上带回一块金牌,并曾七次召见他,但杨传广与金牌擦肩而过,最终收获了一块银牌。

亚洲铁人杨传广首获奥运奖牌

  成绩骄人卷入体育政治 言行不羁引发众多批评

  “亚洲铁人”杨传广七见蒋介石 

  刚刚结束的伦敦奥运会上,中华台北队仅获得一银一铜两块奖牌,岛内对这份“答卷”并不满意,不少人不约而同地回忆起最早的“台湾之光”、有“亚洲铁人”之称的田径运动员杨传广。据说蒋介石非常期待杨传广从1960年的奥运会上带回一块金牌,并曾七次召见他,但杨传广与金牌擦肩而过,最终收获了一块银牌。

  体育天才得蒋介石厚爱

  1949年国民党政权迁至台湾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台湾在国际上以正统自居,并以“中华民国”的名义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但由于体型与训练的关系,整个亚洲的田径水平远远落后欧美,唯一可以与欧美选手媲美的只有台湾十项运动的天才选手杨传广,他也是1960年罗马奥运备受国际瞩目的唯一亚洲选手。

  1933年出生的杨传广是台湾阿美族原住民,早期是棒球选手,后来因擅长跳高、跳远而踏入体坛,逐渐崭露运动天分,成为十项运动“中华民国”代表队选手。杨初次被国际间重视是在1954年的马尼拉亚运会上,当时他以5454分击败日本选手夺金,被国际媒体冠以“亚洲铁人”称号。1958年东京亚运会,他又以7010分夺得十项全能金牌,成为国际体坛的明星。

  虽然杨传广当时的成绩已经是世界级水平,但台湾方面认为想要以那种成绩获得奥运奖牌还不够,于是决定送他到美国受训。当时台湾各方面的条件都还很缺乏,财政困窘,国民年所得才162美元,但台湾仍然动员一切资源,将杨传广送到美国,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念书,拜在著名田径教练德瑞克门下,与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的银牌得主拉弗·约翰逊一起练习。当时台湾可以说寄全部希望于杨传广一身,平常很少接见一般民众的蒋介石,为了鼓励杨传广“为国增光”,甚至七次接见他,这是蒋介石一生都很少有的纪录。

  蒋介石、宋美龄联袂召见杨传广三次,蒋个人召见他四次,若不是杨传广在美国秘密结婚,蒋介石一度希望为他做媒、证婚,可见杨之受宠。杨传广本人也对蒋介石的“厚爱”极为感激,1958年获得亚运金牌后蒋介石立刻召见他。杨传广回忆说:“蒋‘总统’在百忙之中,特地单独接见了我,恭喜我为‘国’争了光,又勉励我继续练习,在下届世界运动会或亚洲运动会上再为‘国’争光。”

  罗马“失金”,东京“丢牌”

  1960年罗马奥运会是杨传广与奥运金牌最近的一次,当年他被认为夺金希望最大,而且当时比赛两天,在比到最后一项时,杨传广与他的师弟兼好友约翰逊成绩不相上下。前九项杨传广赢了六项,但在铅球项目上输得比较多。当时,经过两天10项田径项目的比赛,所有选手几乎都精疲力竭,杨传广与约翰逊抵达最后一项1500米比赛的终点后,约翰逊累倒在杨传广身上。两人相互搀扶的场景,成为媒体捕捉的焦点。最终,杨传广拿了8334分,输给约翰逊58分,获得银牌。

  虽然这种崇高的运动精神令人感动,但也有人怀疑,以杨传广的实力,其实可以轻易赢过约翰逊,所以很可能是美国“幕后操纵”,杨传广“让”掉了这块金牌,当然这没有任何证据。尤其是后来,杨传广十项运动的成绩越来越好,1963年,杨传广在美国举行的一场运动会上,创下9121分的十项运动纪录,成为人类运动史上第一位突破9000分大关的选手。正因为此,许多人期待杨传广在1964年的东京奥运上,为台湾夺下“迟来四年的金牌”。但结果是,被认为“没有对手”的杨传广比赛时极度“失常”,最终名列第五。

  当时有很多传言,台湾内部也极为质疑,杨传广到底是感冒、被下毒、心理因素,还是年龄过大?有关下毒的传言,后来被杨本人所“证实”:1978年,杨传广接受台湾“体育总会秘书长”的宴请,在席间回忆说,是代表团里的射击选手马晴山给他下药,导致他出现感冒症状。马晴山在奥运期间和台湾奥运考察团团员陈觉等人,在别人的帮助下投奔大陆。据说,台湾情报单位暗中侦查,也认为杨传广被人下了毒。

  东京奥运结束,杨传广虽然成绩不够完美,但蒋介石仍召见了他,要他在运动方面继续努力。殊不知,杨传广从东京奥运结束后就宣布退休,台湾的“奥运田径金牌梦”就此宣告破灭。

  充满争议的“台湾之光”

  有关杨传广罗马奥运“失金”、东京奥运“丢牌”的经历其实还有别的说法,并涉及到杨传广的个人品行。台湾旅美民间史家林博文综合各方资料讲述了一段内幕。

  林博文在文章中称,1960年,台湾《中央日报》驻欧洲特派员龚选舞负责采访罗马奥运会,他亲眼目睹了杨传广的自大傲慢、目中无人和自我毁灭的私生活。“当蒋介石和台湾朝野日夜等候时,几乎到手的金牌就在杨传广毫无个人与‘国家’荣誉观念的任性胡为之下飞走了”。

  文章说,蒋介石曾嘱咐随从,如有佳音从罗马传来,即使台北时间半夜,也要把他叫醒。此外,蒋介石当局在各种国际场合一向坚持一个中国(“中华民国”),反对“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但由于杨传广获金牌机会极大,蒋忍辱负重,秘密允准“中华民国奥运代表团”以“台湾”名义与会。但当开幕典礼代表团进入会场时,台湾领队在主席台前掏出一个写有英文“抗议”的布条。

  龚选舞回忆说:“不幸的是传广既以‘国士’自居,居然眼高于顶,见了同侪总是一概傲然不理,偶然在有人好意相向之际,还会面露不耐地蹦出一两个含混不清、自以为高不可攀的英语来。”杨传广拒绝台湾记者采访,“最后还是劳动出钱送他赴美留学的关颂声先生亲自出马安排,他才勉强和我们见了一面,爱理不理地随便回答了几个问题”。当时,台湾代表团对杨传广极尽礼遇,甚至把团长房间让给他使用。但杨传广却在邂逅一名漂亮的意大利女郎后,每天和她外出游玩,代表团无人敢出面告诫他。

  林博文在文中称,鉴于杨传广的个人品行,对于东京投毒案,大部分人也都认为是他胡言乱语,找借口下台。据台湾媒体报道,当时随行采访的记者苏玉珍也驳斥下药之说。杨传广后来的经历有目共睹:以国民党党员身份当选原住民“立委”,任期届满后未再获提名,改投民进党竞选台东县长落选;杨还曾做庙祝和乩童多年。2007年,杨传广病逝于美国。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