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荣为何拒绝当汉奸:不能对不起子孙和蒋介石

十九世纪中叶,英国人约翰·亨生发明了一种名为亨生的马车,这种在车后座驾驶的双轮小马车在进入上海之后,被人们称为是亨斯美马车,这种车除了外观特别时髦之外速度也很快,但是它的造价奇高。一辆这样的马车当时售价竟然高大十多万两白银,所以说凡是能买得起这种车的人无一不是上海滩最有钱有势的人。

黄金荣为何拒绝当汉奸:不能对不起子孙和蒋介石

  陈晓楠: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大视野》。十九世纪中叶,英国人约翰·亨生发明了一种名为亨生的马车,这种在车后座驾驶的双轮小马车在进入上海之后,被人们称为是亨斯美马车,这种车除了外观特别时髦之外速度也很快,但是它的造价奇高。一辆这样的马车当时售价竟然高大十多万两白银,所以说凡是能买得起这种车的人无一不是上海滩最有钱有势的人。

  因为这个马车的缘故,老百姓就送这样的人一个外号叫大亨,大亨后来就演变成了一个很流行的词了,用来形容商界精英政界名人等等。可是在二十世纪初期的上海滩,真正地大亨并不是那些正当行业那种的佼佼者,而是另外一种大亨,人们背地里称呼他们为流氓大亨,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上海滩的第一大帮会青帮当中的三位大亨。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

  解说:倒在枪下的人正是国民党党魁宋教仁,这场暗杀震惊整个中国,案发之后全国民众要求缉拿凶手,查明真相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各方面马上开始缉拿真凶。

  陈其国(文史学者作家):当时黄金荣在半夜里睡觉,梦中被叫醒,梦中被叫醒就是有他的青帮兄弟,青帮手下打电话给他,英租界被抓以后,当时他躲是躲在法租界,应桂馨的一个助手里面的。那么在这么一种情况下黄金荣马上就半夜起身,连夜到应桂馨住宅,为武士英安排的住宅那里去抓武士英了,就是抓那个杀手了。那么在这么一种情况下他把杀手抓到了。

  解说:短短三天,两个主要的嫌疑人武士英和应桂馨相继被抓获,一场惊天大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告破获,着实令人惊讶。可更让人顿感意外的是,其中应桂馨更是青帮之中赫赫有名的人物。

  陈其国:应桂馨是一个比较有分量的人,他是一个很严格意义上的一个青帮头目了,因为他这个青帮头目和当时的,比如说其他的一些,包括像黄金荣他们那一拨,那时候所谓的青帮中人,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后者的政治意识,那个时候还没有很严格意义上的纳入进来,进入这个体系的,或者原先就在这个体系中的就是应桂馨是的。所以后来在上海策划暗杀宋教仁那是1913年的事,实际他一手策划组织。

  解说:凶手应桂馨是青帮大佬,而抓捕他的巡捕黄金荣也是青帮中人,其中关系之复杂实在令人费解,帮派之中内部不进行保护,反倒缉捕抓人,由此可见原本铁板一块的严密帮会也随着帮众的不断增加,其内部也早已出现各种不同的派系。然后这与那个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代是极度吻合的。

  在抓获不久,刺杀宋教仁的嫌疑人应桂馨和武士英都被暗杀灭口,这个案子成了无头公案,人们至今仍在讨论是谁刺杀了宋教仁,是袁世凯还是陈其美,史学界难有定论。然而我们能确定的是,一举破获了如此大案的黄金荣,踩着同帮中人的尸首一举成为法租界巡捕房的督察长,成为了上海滩显赫一时的人物。

  秦宝琦(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他本来不是青帮的人,他也不懂青帮的规矩,但是他为了开堂收徒弟,控制青帮的这些人他必须加入青帮,按照青帮的规矩,他必须拜一个师傅,拜一个师傅拜谁呢?当时最大的就是张镜湖,就是张仁奎,他是大字辈,后来别人劝他,说你去拜大字辈的张镜湖,然后他就拿了一些钱就拜张镜湖为师傅,他就是通字辈,那在上海当时辈分已经比较高的了。

  梅毅(作家):但是加入这个之后,黄金荣实际上那时候,你想他在洋人的庇护之下,实际上也不太买青帮大佬这个账,你张老爷算个屁,因此他对外一声称,说您什么辈的,他说我天字辈的,你想比大上面还多一横,可以所见出当时黄金荣他的狂妄。

  解说:天字辈的黄金荣可谓是青帮大佬中的大佬,他原本的势力再加上青帮的数万帮众,可以说如虎添翼。再加上其人做事圆滑且面面俱到,迅速得到了多方势力的认可,一时间黄金荣可谓黑白通吃。为了进一步扩充自己的势力,他开始广收门徒。

  这天,上海商界名人虞洽卿带着一位年轻人来到黄金荣家里,他希望黄金荣能收下这位年轻人作为门生,而这位年轻人名叫蒋志清,又名蒋介石。

  梅毅:于是蒋介石就在虞洽卿的引见下见了黄金荣,怎么办?也得拜门生啊,携带了一张红帖子,内写黄老夫子台前,受业门生蒋志清,蒋介石那时候叫蒋志清。然后蒋介石就拜黄金荣位师,黄金荣一般人收徒他肯定得收钱的,但你想蒋介石一看少年英俊,又是虞洽卿,挺有名的一个人这么引见来的,因此他还挺卖面子,所以说黄金荣这个人嗅觉也很灵敏,当时就收蒋介石为徒。

  解说:此时的蒋介石远没有后来的风光,拜黄金荣为师也许更多是为了寻求保护,而习惯收徒以敛财的黄金荣似乎对蒋介石这样的年轻革命党也有着自己的判断。

  秦宝琦:有一年正好遇着经济风暴,用现在说是经济危机,他把钱一下子都让套住了,没办法,欠了一屁股债,这时候他就不想干了,不想干想上哪儿呢?他想到广州去投靠孙中山,因为当时北方还是北洋军阀的势力,广东有个军政府孙中山在那里,但是他欠了一屁股债以后,债主也不让他走,他也没路费,因为事先黄金荣知道,蒋志清有来头,而且虞洽卿他本人是上海商会的会长,在上海这商界很有地位,他也买他面子,另外在蒋介石身上也赌一把,万一将来蒋介石发迹了以后,他不是也好吗,所以就没计较什么礼这些,就写了一个条子,也没搞三拜九叩,就把他收为徒弟了。

  收为徒弟以后虞洽卿呢,因为他欠了很多债,他就把蒋介石的那些债主都请来了,大家来吃饭,吃饭的时候黄金荣就对大家说,现在志清已经是我的徒弟了,以后有得罪的话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如果他欠了哪位的债你们后来同我要好了。因为他是在上海流氓头子,谁也不敢惹呀,谁敢去向他要债呀。

  解说:不管是街边混混还是革命党人,只要有意拜在黄金荣门下,他都来者不拒,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谁也不能预料时代未来的走向。在黄金荣看来一切皆有可能。

  广纳门徒也意味着任何一笔投资在未来都有可能得到回报。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短短数年之后,蒋介石这个门生竟如火箭般蹿升,升到了一个他不得不小心翼翼仰视的程度。

  陈晓楠:后来当上了蒋总司令的蒋介石回到了上海,第一时间就是想来看望曾经帮过自己大忙的黄金荣,而此时的黄金荣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却高兴不起来还失眠了,因为一个堂堂的总司令竟然是一个帮会头头的门生,这个关系是很也可能给他带来杀身之祸的,于是黄金荣就找来了当初介绍蒋介石过来的虞洽卿,求他出个点子,一定要把这个事给解决好。后来解说蒋介石真的来到了黄金荣府上,黄金荣一见面就称,总司令光临,不胜容幸,只字不提师徒二字,还找到了当初蒋介石拜门生的帖子交还给了蒋介石,说过去拜师的事情就不提了。蒋介石客气之后收下了帖子,而这个事就算是平安过去了。

  解说:黄金荣的一生收过多少门徒,也许他自己都记不清了,而青帮三大亨中,最有名的另一位大亨杜月笙也是出自黄金荣门下一个不起眼的小跟班。

  苏智良(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杜月笙一生的第一个转折点是进入黄公馆,这黄公馆的时候黄金荣对这个小兄弟也不怎么样,差不多比他小一倍,杜月笙长得很瘦,瘦长,流氓世界是要靠拳头,这个拳头不行,所以他发配杜月笙给他的夫人去拎包做做跟班,但他的这个夫人林桂生是非常有智谋的一个女流氓,看看这个小伙子尽管弱不禁风,但是很有智谋,就着力培养他。

  解说:一个拎包的小跟班,是如何与黄金荣平起平坐?甚至一度取代黄金荣,成为上海滩第一的帮会大佬的呢?这与杜月笙的性格有关。一个黄府的跟班,想要得到主人的赏识,必须首先做出几件展示其能力的事情,而杜月笙出手便惊人。

  苏智良:据说第一次派杜月笙去收赌台的保护费,就想考验他,那个时候也没什么介绍信,杜月笙不可能拿着黄金荣或者林桂生的介绍信,就是走到了一个赌台说,奉黄老板,林老板之命来收保护费,对方一看是个新人,又很瘦弱的一个人,说没这回事走吧,据说杜月笙拔出一把匕首,二话不说就往自己的大腿上扎了一刀,然后拔出鲜血直流,扔给对方,说你看看我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假的你也扎一刀。对方一看狠家伙,一个凶狠的尽管是很小年龄,很弱小,乖乖地把保护费给他,这个故事一传他要收保护费很方便了。林桂生一看,这小子了得。

  解说:就这样成为了黄金荣左膀右臂的杜月笙,开始在上海滩左右逢源,个人的势力开始逐渐壮大起来,不久之后,他和黄金荣之间的由师徒之称变成了兄弟之称,加上青帮另外一大势力张啸林一起,三人逐渐形成了称霸上海滩之势。

  陈其国:包括它的名字的命名是杜月笙起的,三鑫公司,三就代表他们三个人,鑫就是三个金,杜月笙就说我们三个人组成了这个三鑫公司,三个金就代表我们日进斗金,就是以后财源滚滚,所以当三鑫公司成立以后,实际上就是使原本在地下做的那套鸦片买卖交易,就渐渐地在阳光下进行了,而且随着三鑫公司的声势越来越大,影响越来越大,后来就是上海滩三大亨就这样形成了。

  苏智良:所以这一个贩毒的集团,和军阀、租界、鸦片商人等合作,租界垄断了上海的贩毒,而上海又是当年世界上的一个毒品之都,这样的话呢它每年的利润非常非常高,到了二十年代初的时候,它的利润已经达到了北洋政府一年的收入的三分之一,所以富可敌国,就是靠这个鸦片利润建立了一个黑帮的世界。

  解说: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并不能给这些帮会大哥带来十足的安全感。在那个时局动荡的年代,拥有钱财和权力越多,面对的选择似乎也会更多,一次错误的选择很可能会葬送一生的努力。不得罪任何一方势力,不管出什么状况都能全身而退,这也许是杜月笙和黄金荣他们一直追求的,可是在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镇压共产党人的事件中,他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上海青帮成为这次事件的主要执行力。

  秦宝琦:当时三大亨拿不定主义,当时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黄金荣说现在还不知道将来谁胜谁负,因为当时共产党在上海的工人里面有好几千人的队伍,工人纠察队,杜月笙就说了,他说我们还是投靠蒋介石,他说如果共产党得势了,意思说你我都是流氓打手,没有好果子吃,国民党得胜了呢,那我们还可以继续跟国民党合作,我们将来还有前途,说三大亨考虑最后,决定还是倒向国民党。

  所以蒋介石来到上海以后,当时有个26军,当时就开始欺骗工人纠察队,很多流氓打手就穿着工人纠察队的服装就跟真正工人纠察队互相打斗,26军就借口说工人起内讧了,我们来用这个办法就把工人纠察队武装给解除了,后来工人纠察队就组织人游行抗议,他们就又机枪扫射,结果导致了四一二的大屠杀,这样就屠杀了很多共产党人,工人领袖也被杀掉了。

  解说:也许在当时青帮的三大亨看来,中国的未来一定是国民党的天下,自己是肯定要站在最强大的一方,可是世事难料,谁又能预见未来呢。

  陈晓楠:四一二镇压共产党人事件之后,蒋介石给了这三大亨每个人一个少将军衔,这三位就一下子从青帮头目变成了党国要人了,不过其实在蒋介石眼里,这三大亨当中杜月笙行事机敏,更堪重用,所以从此之后作为帮会老大,政界精英,商界巨头,还有国民党要员的杜月笙就俨然是一个完美的形象出现在了上海滩上,反观此时黄金荣年事已高,逐渐开始退出前台了,而作为青帮老大哥的张啸林,看看比他自己年轻的小字辈杜月笙这么风生水起,心里的滋味肯定有点不好受。

  就在这个时候日本人开始了侵略中国,而面对外来势力,青帮这几位大佬们再一次面临选择。

  苏智良:九一八以后,中国开始遭受到日本的侵略,这个时候杜月笙是深明大义。一二八时候他参与了很多抗日活动,到了1937年,上海发生了八一三事变,日本第二次进攻上海,他又参加了很多活动,著名的四行孤军,当时杜月笙听说里面八百壮士,实际上只有三百多人缺粮食,他就号召下面的人就把大饼摊的大饼全部收集来送过去,他出钱,当时八路军驻上海办事处主任潘汉年,跟他们联络,就是八路军在山西作战急需要防毒面具,而八路军造不出,杜月笙说闲话一句,这句化是上海话,叫闲话一句,买了一千具荷兰进口的防毒面具送给八路军。

  解说:杜月笙开始了为抗日出钱出力,而此时上海已经沦陷,杜月笙明白,如果留下来因为其在上海滩的势力,日本人必定会来争取,当汉奸对于杜月笙来说不是个好的选择,于是他选择去香港避一笔,而黄金荣此时年事已高行动不便,所以只能选择留在了上海。

  秦宝琦:黄金荣就是我刚才讲了,他觉得日本人将来终归还要走,不可能把上海背到日本去,不能当汉奸,不能给日本人干事,这样对不起子孙后代,所以他就软磨硬泡的办法,当时日本人想让他当上海市市长,他就说了,他说你看我大字都不识,不认得字我怎么当市长啊,而且那天日本人来的时候他故意先注射一针冬眠灵,昏昏欲睡的样子,而且大夏天身上盖了一个黄毯子,说你看这么热的天我还得盖毯子,我实在步都走不了,那个日本人说,只要你黄老板答应一切事不用你操心我们全帮你办了,但是他还是不肯干,他说这个事情太大容我再考虑考虑,就把日本人应付走了。

  黄金荣就用这个办法,软磨硬泡的办法没有答应当汉奸,但是帮会的头子都是所谓刀切豆腐两面光,他顾虑着将来对不起子孙,另外他说蒋志清在重庆呢,我将来对不起我徒弟,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惹不起日本人,也不敢硬抗,另外把他的很多徒弟去给日本人当汉奸,所以用这个办法使他能够在上海能站得住脚。

  解说:而另外一位青帮大亨张啸林却没有像杜月笙、黄金荣一样选择逃离或敷衍日本人,在他看来,自己一直不受国民党重用,在帮会里的势力也开始被杜月笙压制,而此时日本人的出现可能是一个全新的机会。

  秦宝琦:杜月笙当然离开了以后,那么唯一的就是张啸林,张啸林果然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日本人也深明深深明了这一点,后来当他在莫干山他自己的别墅区度假的时候,日本人土肥原就找上他了,找上他以后许以他利益,许以他职场以后的高官厚禄,所以在这种种的引诱下,张啸林马上就觉得如果我走出这一步,我所得到的远远比我做一个所谓的三大亨之首更要丰厚得多,所以真正的就是利令智昏,在这么一种情况下他就下水做了汉奸。

  在这方面应该他内心也是有着一个纠结的,也是有个纠结的,因为他觉得无论做什么事也好,包括他后来自己的能量也好,他觉得自己在很大层面上面并不甘心于三大亨之末,尤其是他觉得在很大程度上面他的能耐并不输给黄金荣,尤其是在年轻层面上身体条件上面,所以在这个上面他实际上也有很多埋怨。

  那么另外一方面,他最看不得的就是国民党不器重他,没有把他纳入他本人觉得应有的视线之中,那么在这么一种情况下面,而日本人反而把他抬到一个相应的位置,甚至于让他出来要掌控上海这种伪职,所以在这么一个情况下面,他马上就忘乎所以了。后来他不单为日本人做一般性的事情了,甚至出面为日本人筹措军用物资。

  解说:帮助日本人筹措军用物资,这可以说是严重的卖国行为了,这也是蒋介石不能容忍的。随即他便派戴笠来除掉了张啸林这个叛徒,同时蒋介石也开始发现,这些所谓的江湖势力远比革命人士难控制得多,他们没有信仰,不坚定,随时都有可能脱离他的掌控。由此一来,如何处理这些帮会势力成为了蒋介石的心病。

  抗战胜利之后杜月笙回到上海,恰逢此时蒋介石正在挑选上海市第一任市长,这让杜月笙心中暗喜,因为自己在上海滩的影响力,以及曾多次帮助蒋介石,一时间他认为,上海市长这个位置应该非自己莫属了。

  陈其国:他那个时候最觉得自信的就是自己有可能成为抗战胜利以后上海的第一任的市长,所以他当时抱着这么一个心态,那个时候对杜月笙来说他也有点踌躇满志的,他觉得自己也应该也一个比较稳定的一个常态出现了,不要再这么一会儿在上海,一会儿要到香港了,他觉得也是一种颠沛,所以他也想恒定地落下来了。当时就是在这么一个过程当中,蒋介石实际上也考虑到像他们这一种人,毕竟上从青帮一路上过来的,还是缺少一种比较严格意义上面的,上面说的就是政治中人的这种头脑也好,想法也好,包括这种志同道合的那种默契也好,所以结果这个位置给了钱大钧,没有给杜月笙。

  而且杜月笙到了上海以后,他觉得既然仅仅给了他一个参事,就是没有什么大权的,所以在这么一种情况下他已经感到心里已经很有点不满了,那么心里很有点不满,我们想他肯定也有所表露,再怎么样内敛,内向总会也有所表露的,那么这一点表露甚至连他的手下对他都看出来了,因为都看到了蒋介石觉得对青帮的利用几乎已经走到尽头了,也没有什么大的利用价值了,所以对他们的那种取舍也好,包括对他们的那种看待也好,已经是可有可无,至少是无足轻重。

  解说:1949年内战结束后,蒋介石退到了台湾,临走之时还没有忘记杜月笙和黄金荣这两位青帮大佬,希望能把他们带到台湾,但年事已高的黄金荣觉得,自己已经时日无多,离不开这个熟悉的地方,而已经不得蒋介石重用的杜月笙则选择了能进能退的香港,终日郁郁寡欢的他于1951年在香港病逝。

  而年纪更大的黄金荣仍然住在上海滩自己的家里,新政府兑现了他的承诺,不会难为他,只不过他不再是什么帮会大亨了,而是新中国一位普通的劳动人民。解放四年后,1953年黄金荣病逝在自己家中。

  陈晓楠:乱世出流民,中国的帮会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部流民史,人民因为生计所迫,背井离乡,又因为势单力薄要把自己寄居在某个庞大的组织结构之下,就好像是个堡垒,一些穷苦的百姓们为了生计,为了在乱世求得保护,大家得聚在一起。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帮会越来的越庞大,影响力也无限渗透,直到上海滩十里洋场的那些帮派大亨们,他们已经能够主宰一个大的城市,甚至影响一个国家了。

  但是在一个稳定健康的社会机制之下,人们好像不再需要帮派,江湖也就自动退位给了个体正常而富足的生活。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使得流民的历史得以终结,人们在各自的岗位上为了国家,也为了自己生活和工作。

  上世纪80年代一部名叫《上海滩》的香港电视剧风靡了大陆,剧中描写的那些旧上海的帮会大佬们让人们看得如痴如醉,然而这只不过是杜月笙、黄金荣这些真正的青帮大亨们一次时光的穿越罢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