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羽箭张清的人生教训:一技之长不足傍身

没羽箭张清,这是一个绰号发音有歧义的名字。这个“没”字到底是念mei(第二声)还是念mo(第四声)?一般人大约都会念“梅”音,因为很显然,张清的武器,手中一杆梨花枪,囊中无数石子。

没羽箭张清的人生教训:一技之长不足傍身

没羽箭张清,这是一个绰号发音有歧义的名字。这个“没”字到底是念mei(第二声)还是念mo(第四声)?

一般人大约都会念“梅”音,因为很显然,张清的武器,手中一杆梨花枪,囊中无数石子。《水浒》中赞他的“水调歌”有云:

头巾掩映茜红缨,狼腰猿臂体彪形。锦衣绣袄,袍中微露透深青;雕鞍侧坐,青骢玉勒马轻迎。葵花宝镫,振响熟铜铃;倒拖雉尾,飞走四蹄轻。

金环摇动,飘飘玉蟒撒朱缨;锦袋石子,轻轻飞动似流星。不用强弓硬弩,何须打弹飞铃,但着处命须倾。东昌马骑将,没羽箭张清。

由此看来,这位骑兵出身的河南安阳彰德府好汉,论体型,恐怕堪比名模胡兵,所谓“人靠服装马靠鞍”,这一身惊艳打扮,绝不在号称“英勇双枪将,风流万户侯”的董平之下。

从词中我们可以看出,张清是绝对不使用弓箭的,他趁手的兵器,除了长枪就是石头。

然而若念做“末”音,也解释得通。《史记》中记载飞

将军

李广夜猎时,见到草丛中的一块虎形巨石,一时看花了眼,急忙射箭自保,这一箭用尽全力,箭支竟然深深地插进石头里面!李广等天亮时再次射箭,却再也射不进去了。根据这个典故,唐代诗人卢纶有感而发,慨然作了《塞下曲》,其中千古传诵的诗句“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就是描述这一经典场景。也就是说,当一个人膂力和意志力到了极至,便可以产生极大的破坏力,好比圣斗士的小宇宙瞬间燃烧,能量不可小视!能够没羽而入!

宋江和卢俊义抓阄攻打东平、东昌二府,张清用飞石绝技先后打伤金枪手徐宁、锦毛虎燕顺、百胜将韩滔、天目将彭�^、双鞭呼延灼、赤发鬼刘唐、青面兽杨志、美髯公朱仝、插翅虎雷横、大刀关胜等十五员战将,成为梁山上“男子单打”成绩最好的选手。最为有趣的是丑郡马宣赞,刚刚阵前夸下海口:“你近得我么?”话音刚落就被张清一石子打在嘴边,翻身落马,可谓报应不爽。(从此以后宣赞上阵再也没说过满话,不知道是否受了教训)

没羽箭连败水浒好汉一十五条是英雄排座次前最后一次高潮,我们看见,不论是善使奇门兵器的徐宁,还是有祖传绝学的呼延灼、杨志、关胜,不论是号称“万夫不当之勇”的董平索超,还是以二敌一的郓城刑警大队正副队长朱仝雷横。张清同志都是毫不畏惧,独力进行车轮战,以近乎完胜的骄人战绩班师。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及另一个重要出场人物:双枪将董平。

卢俊义活捉史文恭,满足了晁盖的临终遗言,但是难以捍动势力已经根深蒂固的宋江的宝座,宋江装模作样推辞,卢俊义无论如何不受,军师吴用就出了个鬼点子:两人抓阄攻打东平、东昌二府,谁先打破城池,谁就是老大。结果宋江分组抽签得到东平,卢俊义得到东昌。

东平府文官是太守程万里,武将就是兵马都监董平。董平战斗力相当惊人:两军从早晨四更开始交战,一直杀到下午申牌以后,双枪将董平好像赵子龙长坂坡七进七出,一个人在梁山大军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最终也顺利突围,安全返回基地。

明刀明枪不能降伏董平,宋江就使阴谋诡计!宋江仗着自己人多势众,竟然加班不休息,打持久战,连夜继续进行攻城。董平无法,只能再次披挂上阵,结果体能严重透支的他一时不慎被绊马索翻倒,成为梁山的战俘。

要说宋江的运气,确实比卢俊义好的多!宋江面对的,只有董平一人;而卢俊义面对的,却是张清、龚旺、丁得孙三人!张清善使飞石暗器,而作为他副手的两员“虎”将:“花项虎”龚旺与“中箭虎”丁得孙,竟然“近朱者赤”,将暗器和武器合二为一!一个长枪能破空,一个飞叉能袭人,只是他们的看家本领跟张清相比,威力固不如之,偷袭的准确度也相差不止一个数量级。

正应证了一句话:“一技傍身,吃喝不愁”,张清虽然飞石打人有偷袭的嫌疑,但是以几乎一人之力对抗一百多强盗,这份勇气和胆魄也算难能可贵了。有趣的是,往往冲锋陷阵排第一的马军大将林冲却没有上前交手(我个人也不希望他们两人分出胜负,或者是林冲英雄相惜,不肯伤害未来的兄弟感情),施老先生的“春秋”笔法,满足了我等凡夫俗子的愿望。而能和呼延灼斗个不分上下的一丈青扈三娘,恐怕也是被其夫矮脚虎王英死死拉住不让出场(王英真正害怕的恐怕是一丈青“喜欢”上这个“一身青”的张清,一家之言)

张清的车轮战,打伤梁山好汉一十五人,其中有个细节相当有意思,那就是董平战张清,值得大书特书!

梁山好汉喜欢的是长枪大戟马上交锋,不喜欢这种偷袭性质的暗算勾当。卢俊义打东昌打不下来,宋江前来“好意支援”,率先出马的徐宁、燕顺、韩滔、彭�^全部是宋江麾下。当他们全部折戟沉沙后,卢俊义下属脸上挂不住了,纷纷主动请缨,但是结局也如出一辙。刀头舔血的汉子,被砍掉一手一足,未必能哼哼一声,但是脸上“啪”地被打了个乌青淤肿,人前人后的实在难看。正是这种患得患失的心理,导致了梁山好汉上阵后犹豫不决,状态全无,十分注意力,倒有九分在提心吊胆,不知道那神出鬼没的该死石头从哪里飞来,战斗力焉能不大打折扣?

董平人如其名,掉枪花、两面派是把好手,眼见得梁山大军丢尽脸面,心中快意莫名。且看他的表演:

双枪将董平见了,心中暗忖:“我今新降宋江,若不显我些武艺,上山去必无光彩。”手提双枪,飞马出阵。张清看见,大骂董平:“我和你邻近州府,唇齿之邦,共同灭贼,正当其理。你今缘何反背朝廷,岂不自羞?”董平大怒,直取张清,两马相交,军器并举。两条枪阵上交加,四双臂环中撩乱。约斗五七合,张清拨马便走,董平道:“别人中你石子,怎近得我!”张清带住枪杆,去锦袋中摸出一个石子。手起处真似流星掣电,石子来吓得鬼哭神惊。董平眼明手快,拨过了石子。张清见打不着,再取第二个石子,又打将去,董平又闪过了。两个石子打不着,张清却早心慌。那马尾相衔,张清走到阵门左侧,董平望后心刺一枪来,张清一闪,镫里藏身,董平却搠了空。那条枪却搠将过来,董平的马和张清的马两厮并着。张清便撇了枪,双手把董平和枪连臂膊只一拖,却拖不动,两个搅做一块。

宋江阵上索超望见,抡动大斧,便来解救。对阵龚旺、丁得孙两骑马齐出,截住索超厮杀。张清、董平又分拆不开,索超、龚旺、丁得孙三匹马搅做一团。林冲、花荣、吕方、郭盛,四将一齐尽出,两条枪,两枝戟,来助董平、索超。张清见不是头,弃了董平,跑马入阵。董平不舍,直撞入去,却忘了提备石子。张清见董平追来,暗藏石子在手,待他马近,喝声道:“着!”董平急躲,那石子抹耳根上擦过去了。董平便回。索超撇了龚旺、丁得孙,也赶入阵来。张清停住枪,轻取石子,望索超打来,索超急躲不迭,打在脸上,鲜血迸流,提斧回阵。

董平和张清是邻居,平时睦邻关系相当友好,没事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在

战争

岁月结下深厚的友谊。张清打败梁山“十三太保”,正得意呢,忽然间来了个老朋友:董平。

张清一见董平投降了,心中非常气愤,又无比恐惧:董平综合实力远比张清强!董平号称“董一撞”,有万夫不当之勇,一个人闹得梁山大军鸡犬不宁;张清擅长的,只是马战加暗器,假如步斗,实力很弱(张清最终就是死在马下步战)。如果两人动手,明刀明枪张清一定要吃亏。

董平擅长心理战啊!他知道自己上了梁山后,心腹是一个也没有,这张清可是自己的铁杆好兄弟,加之他还有两个小弟,一定要争取过来!于是最终压轴来出场!他一出场,等于给了以前死守东昌的张清一个投降暗号:我都过来了,说明这个团体还是相当不错的,你还顽抗到底啥?我既不属于宋派,也不属于卢派,咱们在梁山上,依旧是好朋友、好兄弟!

张清虽然气愤,但是思维很清晰,竟然看出董平要求“打假球”的企图:两人表演了五七合,董平说话了:“喂,你该扔石子啦!”张请很配合,果然扔了一块——“正好”被董平的枪杆拨开了,再次投掷,依旧没有命中目标。张清撒腿就跑,董平紧追不舍,等到远离宋江视线的时候,两人最终都抛下武器,名义上是在肉搏角力,实际上是击掌相庆:我们“苦肉计”

成功

啦!

索超是个大笨蛋!他只是个有勇无谋的匹夫,竟然看不出其中的猫腻,又想占人多打人少的便宜,挥着大斧就上了。张清的两名副手一看苗头不好,上前夹击索超,而宋江阵前的将士眼见得敌人三打二,先坏了“公平竞争”的规矩,于是“林冲、花荣、吕方、郭盛,四将一齐尽出”,形成群殴的场面。张清董平一看假戏闹大了,连忙继续一追一跑,张清也顾不得自己的副手生死,心中大骂:“董平你没事老追我干嘛?!”于是给他个教训:石子擦耳而过。董平也顿时心领神会过来,拨马回转不提。倒是索超,还没看出其中关窍,硬是策马来追,张清和他又没交情,当下毫不客气,甩手一块石头,将他打了个满脸花。

可以说,张清对抗众强盗,就像世乒赛,突然一员外国选手横空出世,以怪拍手将中国军团打得目瞪口呆。窃以为这对国球整体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同样,张清的出场,给宋江敲响了警钟:光靠蛮力不用巧劲是不可能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的。

同样心领神会的吴用,设计让鲁智深押送粮草,引张清上钩,再用水军八杰,在水中将张清捆得像一枚粽子。(论阴谋诡计,张清自然远不是吴用对手,而吴用既然有此“妙计”,为何不早早帮卢俊义支招?答案

真相

大白!)

张清终于上了梁山,原因有三。一是只要是梁山看上的人,从来没有逃脱过。二是董平的朋友关系,三则是小说中有一段非常人性化的语句:(东昌)太守平日清廉,饶了不杀。

张清的上司是《水浒》中难得的好官、清官,但我对此持怀疑态度。宋江一改以往作风,不杀太守是有原因的,一来在自己投降之前向朝廷传递友好信号,二来便是收买张清的人心。假若杀了太守一家,性格刚烈的张清说不准就会脖子一挺“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至于什么“天罡星义气相合”,自然是施老先生满口胡柴。

张清上了山后,唯一的功劳就是引荐兽医皇甫端,从而凑满一百零八人之数。可以说,作为最后的天罡星和地煞星,他们两个没有任何犯罪前科,身份应该是完全清白无辜的。作为战俘,张清完全可以获得大宋政府的宽容;而兽医皇甫端更是冤枉——我一个医生能和你们一大群强盗死掐么?——这天下又不是只有一个兽医。有意思的是,这皇甫兽医长得碧眼黄须,貌若番人,国籍也是辽国幽州人,可见宋江只要需要,别说当时的中国人,就算是外国人,要他效力也不敢不从。

董平张清上了梁山,地位非常尊崇:董平是五虎之一,梁山好汉中官衔最高的武将之一;张清稍逊一筹,名列马军八骠骑之一,一直从事探路先锋任务,虽不如董平显赫,但那也是相当不错的职位了。董平由于其出色的战斗力给自己谋取一个好位置,而张清,配合默契,也给自己戴上美丽的花环。两人作为最后的天罡星,收获远远大于付出。

张清无疑是幸福的,他的放暗器绝招是江湖上独一无二本领,哪怕是善射的小李广花荣、浪子燕青,也不能与之匹敌。张清是最接近武侠小说人物的好汉,我甚至怀疑金庸《书剑恩仇录》中的千手如来赵半山、古龙《小李飞刀》中的李寻欢就是以张清作为原型参照。

张清无疑是快乐的,一旦打仗,公明哥哥都是把他放在前线上:著名的“九宫八卦阵”破童贯,张清就闪亮登场了,十万正规军楞是不敢与其交锋!(而童贯面对后续的李逵项充野蛮军团,就毫不客气,大军一挥,赤膊军团望风而逃);征大辽俘获第一个敌将阿里奇的,是他;将敌人檀州“太守”洞仙侍郎耳朵皮擦破的,是他;打败皇侄耶律

国宝

的,还是他。

张清无疑是无辜的,他之所以总是被宋江推向最前线,并非源于他的“绝学”,宋老大的心腹花荣,卢老二的心腹燕青,是不会身冒矢石冲在最前线的。正如电影台词: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在任何一个团体中,千万不要得罪太多人。你连打十五大将,让大伙的面子往哪里搁?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自然让你去干。

张清无疑是感性的,张清后来在随军征讨田虎时,与“精灵女射手”琼英结下的一段传奇的“网络

爱情

”——两人在梦中相识,在现实中结成夫妻,最终夫妻联袂合作,亲手捉住了田虎,张清从此达到了人生的最高峰,事业爱情双丰收!

在征讨方腊时,当董平左手重伤初愈,又放弃自己所长——马上枪术,采用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的策略,步行向天隘独松关发起攻击的时候,张清看着这个自己昔日的同僚,今日的战友,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安的光芒:“兄弟,兹体事大,卢先锋却不知道,只怕……”

“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张清终于死在“义气”二字上,张清死了,名震大江南北的没羽箭死了,他死在自己的弱项上,正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将军虎风,千载之下读来,兀自满心钦佩!

张清戎马一生,轰轰烈烈,“无情未必真豪杰”,张清跟琼英的那一段爱情故事,大约可以算是《水浒》中最完美无缺的婚姻了。他们在演武厅上对掷而出的鹅卵石,刹那间四处溅射的火花,像璀璨的烟火,映亮了张清英俊的面庞,打动了琼英少女的芳心。

张清虽然死了,但留下了自己的遗腹子,琼英怀胎十月,产下一个面方耳大、像足张清的儿子,取名张节。次后闻得丈夫被贼将厉天闰杀死于独松关,琼英哀恸昏绝,随即亲自到独松关,扶柩到张清故乡彰德府安葬。以后苦守孤儿,将其抚养成人。张节长大后,传承父风,精忠报国,大败金兀术,杀得金兵望风而逃。得封官爵后,归家养母,以终天年。张清虽然牺牲了,但是他的英雄故事得以子子孙孙永远流传下去,算是个不错的结局。

……

两百年后,襄阳城外,蒙古侵略军在大汗蒙哥的率领下,向南宋边陲重镇襄阳发起最后的总攻,宋军在大侠郭靖的统领下,虽然拼死护卫,却眼见得要城破人亡。神雕侠杨过横空出世,使用飞石击毙敌酋。那一刻倘若张清泉下有知,也当瞑目:这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