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杀过中国船员:揭秘当今世界海盗王

眼下,威胁最大的索马里海盗,正是在2008年11月13日晚上劫持中国渔船“天裕8”号的那一伙人。他们以埃尔村为老巢,能对距海岸600公里水域内航行的各种船舶发动袭击。2008年以来,他们已经靠劫持过往船只勒索到了3000万美元的赎金。

曾杀过中国船员:揭秘当今世界海盗王

手下有个“海军陆战队”

眼下,威胁最大的索马里海盗,正是在2008年11月13日晚上劫持中国渔船“天裕8”号的那一伙人。他们以埃尔村为老巢,能对距海岸600公里水域内航行的各种船舶发动袭击。2008年以来,他们已经靠劫持过往船只勒索到了3000万美元的赎金。

带领这批海盗的阿巴迪·埃弗亚,对外号称“索马里海军陆战队司令”。他是娃娃兵出身,从小就心狠手辣。

1991 年,索马里的西亚德政权被推翻,全国陷入军阀混战的乱局。当时,年仅12岁的埃弗亚被家乡邦特兰省的军阀抓去当兵,并很快以勇猛、毒辣而在军营里站稳了脚跟。一个熟悉埃弗亚的索马里记者说:“有一次,埃弗亚随军阀头目杀回他出生的村子,当发现父母早已因贫困病死后,他一把火烧了整个村子。那一年他才15 岁!”

埃弗亚这次的“勇猛表现”,令军阀头目当即对他刮目相看,很快就让他当上了排长,并在两年内将其提升为分队司令。然而,这并不能让贪婪的埃弗亚感到满足。21岁那年,他率亲信将一手提携他的军阀头目乱枪打死,自立为王,抢得邦特兰省头号军阀的交椅。

占山头拉队伍的埃弗亚,很快就体会到了“当家不易”。由于索马里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埃弗亚再怎么烧杀抢掠,也难以养活近千人的武装。如何弄钱维持目前的状况,成了他最头疼的问题。

他很快把眼光投向海洋——向每年在索马里附近海域过往的大约48万艘国际船只“讨钱”。但他首先得有个基地。埃尔村随即进入埃弗亚的视线。这里曾是一个捕鱼基地,有很好的港口设施,作为海盗的隐身场所最理想不过了。

在索马里近海,一些穷困潦倒的渔民已开始靠抢夺过往小渔船上的海货为生。但一心想发大财的埃弗亚,决定以

军事

组织结构与黑手党手腕相结合的方式,打造一支全新的海盗队伍。没花多长时间,他就靠手中的武装将附近的小海盗们统统收编旗下,队伍的规模迅速膨胀到1000人左右。接着,他设立了“舰队大帅”、“少帅 ”和“财政官”等职位,对海盗们实行严格管理,对外自称“索马里海军陆战队”。

按所劫船只价值确定赎金

埃弗亚的“部队”一出动,就跑到距离海岸线数百公里的水域。他强征当地仅有的几艘可出海的大型渔船,将其改造成“海盗母船”,后又高价买来数十艘快艇,分派给各艘“海盗母船”。

“海盗母船”每天轮流出港游弋。一旦发现“猎物”,伪装成渔船的“海盗母船”就马上放下快艇,向“猎物”包抄过去。面对全副武装的海盗,船员们往往只能束手就擒。

埃弗亚很讲“规矩”:只要船东愿意支付赎金,他就不伤害人质。在讨价还价期间,埃弗亚会根据所劫获船只的价值和船员的国籍来确定赎金。

据透露,精通国际洗钱手法的埃弗亚,靠劫持船只、勒索赎金,每年至少有3000万美元的“收入”。他将其中一部分金钱用于“论功行赏”,为他本人和手下购买豪华轿车和别墅,妻妾成群,

美女

在怀,并注巨资贩卖一种提取自阿拉伯茶树的自然兴奋剂“柯特”,过着挥金如土、花天酒地的生活;剩下的大部分钱则用于购买更好的快艇、更先进的通信设备以及更高级的武器。据说,埃弗亚的海盗队伍甚至已经装备了肩扛式便携导弹!邦特兰省居民描述说,他们几乎等同于“社会名流 ”。海盗在当地是不少年轻人向往的职业,是女孩们梦寐以求的“另一半”。

埃弗亚深知民众与地方官员支持的重要性。因而,他还拨出一部分赎金给当地的穷困渔民,或者向地方官行贿。为了让自己的海盗行为显得不那么卑劣,他甚至设立了“新闻发言人”,对外宣称:“因为索马里政府无力维护海洋权益,外国船舶悍然侵犯我们的领海主权,抢掠索马里的渔业资源,向他们要钱不过是给我们的补偿。我们是索马里的海上保卫力量!”

心狠手辣,曾杀害过中国船员

目前,在中国登记注册的远洋船只有1000余艘,而有中国背景或中国海员的船只则远不止这个数字。索马里海域也是中国远洋船只和中国船员的必经之地。如此一来,埃弗亚带领的海盗团伙,也不可避免地盯上了中国船舶与船员。

2006年4月4日,韩国“东源628”号渔船在距索马里海岸线200公里的海域捕鱼时,被埃弗亚手下的哈桑等8个海盗劫持。他们坐在船上,扛着一枚火箭弹。经过长达4个月的艰苦谈判,在船东交了80万美元的赎金后,包括3名中国船员在内的25人才得以获释。

仅 14天后,在索马里沿海作业的台湾“庆丰华168”号渔船又遭到埃弗亚手下劫持。同年5月25日,由于与台湾船东的谈判陷入僵局,埃弗亚让手下杀害了辽宁船员陈涛。吉林厨师薛垂彬则被一颗子弹击中背部,所幸只造成擦伤。海盗控制渔船后,将其驶向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东北方大约400公里的沿海城镇哈拉代雷,停靠在港内。自1991年索马里政府垮台,国家陷入###后,哈拉代雷逐渐成为索马里海盗在陆上的主要据点之一。船东和埃弗亚整整谈判了7个月,最后支付了150万美元赎金后,才让在海上囚禁了长达半年的10余名船员回国。

2007年5月15日,两艘坦桑尼亚籍渔船在距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近400公里的海域遭到埃弗亚劫持。船上共有24名船员,其中中国籍船员10名。次日,一艘台湾渔船也在索马里海域被埃弗亚手下劫持,船上有8名大陆船员、4名台湾船员。

国际船东养肥了这帮海盗

“劫持一艘船舶就能

成功

要到赎金,这简直就是对他们的纵容!”驻肯尼亚的索马里外交官穆罕默德愤怒地说,“这不是索马里的问题,而是国际问题。因为国际船东的纵容,埃弗亚和他的海盗团伙被养大、养壮了。”

被劫船只的船主通常都不愿配置武装警卫,而愿意支付高额赎金,“花钱买平安”(类似于中国民间的“破财消灾”),以避免船员受到伤害。这助长了海盗的气焰,也使得更多穷困的索马里人加入海盗行列。正因如此,如今的索马里,海盗营生已经成为一种颇为成熟的“产业”,江洋大盗们被“养”得甚是肥大,生活实在很是滋润。

但这也可以理解。前文也说过,一则,武装警卫必须身手不凡,但索价不菲;其次,注册国不准船只配备武装警卫;第三,许多港口不准船只携带武器,进港前若有武器,必须投入海里;第四,如果公海上的每艘货船都必须雇用武装保镖,而且是一些未受严格训练的杂牌军,那公海上岂不更是处处危机?

不过,随着国际社会加大对索马里海盗的打击力度,埃弗亚纵横索马里海域的日子应该不会太久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