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台湾红色女特工朱枫60年后魂归故里

1950年6月10日下午4点30分,一阵枪声划破了台北马场町刑场的上空。当年轰动一时的“吴石、朱谌之间谍案”的四名主角倒在血泊中。这四人中,有以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身份向大陆传递大量绝密军事情报的吴石,有与吴石密切联系,负责情报传递的宁波镇海人朱枫(即朱谌之)。

潜伏台湾红色女特工朱枫60年后魂归故里

朱枫骨灰到达镇海革命烈士陵园。

潜伏台湾红色女特工朱枫60年后魂归故里

1950年6月,朱枫于台北马场町刑场就义。

  60年前,她牺牲在台湾;60年里,她的遗骸始终下落不明

  去年,她的骨灰终于重见天日;昨天,“潜伏者”朱枫魂归故里

  “凤将于月内返里”,这是1950年1月14日,身在台湾的朱枫写给丈夫的最后一封信,信里只有短短的七个字。

  而这竟是朱枫与亲人最后的诀别。

  1950年6月10日下午4点30分,一阵枪声划破了台北马场町刑场的上空。当年轰动一时的“吴石、朱谌之间谍案”的四名主角倒在血泊中。这四人中,有以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身份向大陆传递大量绝密军事情报的吴石,有与吴石密切联系,负责情报传递的宁波镇海人朱枫(即朱谌之)。

  就义后,朱枫的遗骸去向不明。60年来,她的家人以及海峡两岸的热心人士,一直苦苦找寻。直到去年,朱枫的骨灰才被找到,迎接回大陆。

  经过多方努力,昨天早上朱枫家属从八宝山公墓捧出朱枫烈士骨灰,下午烈士终于魂归故里。

潜伏台湾红色女特工朱枫60年后魂归故里

1949年10月,朱枫赴台前于香港留影。

潜伏台湾红色女特工朱枫60年后魂归故里

  国家派包机送朱枫烈士“回家”

  昨天下午3点05分,从北京起飞、由国家安全部门所包的专机,缓缓地降落在宁波栎社国际机场。

  5分钟后,朱枫的外孙女徐云初手捧朱枫遗像,外孙女婿李扬抱着覆盖着党旗的朱枫骨灰盒,先后从飞机上走下。

  朱枫女儿朱晓枫、儿子朱明,及其他家属都已早早等候在机场。

  “外婆回家了。”徐云初把遗像交给母亲时,眼圈都红了,李扬则把骨灰盒郑重地交到朱明手中。

  在宁波栎社国际机场,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朱枫骨灰交接仪式后,朱枫烈士的骨灰被护送至镇海革命烈士陵园。

潜伏台湾红色女特工朱枫60年后魂归故里

朱枫家属从刘添财手中接过烈士骨灰。

  女儿朱晓枫:母亲终于可以安息了

  朱枫的骨灰安放到灵堂后,朱枫之子朱明说,在机场,看到母亲的遗像和骨灰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他的心情非常激动,和母亲最后一别的画面浮现在眼前。

  1949年9月,开国大典前夕,当时在香港工作的母亲把他送上了去青岛的船,说:“告诉爸爸,妈妈过些日子就回来了。”不想这一别成了永诀。

  母亲,他整整思念了61年。

  朱枫之女朱晓枫说,母亲终于回归故里了,她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烈士骨灰明天安放进烈士陵园

  除了女儿朱晓枫、儿子朱明,朱枫的孙子、孙女、孙女婿、外甥女等家人也从武汉、北京等地赶了过来。

  根据相关部门发布的方案,今天,社会各界代表将祭奠朱枫烈士。7月14日,镇海区将在镇海革命烈士陵园举行朱枫烈士骨灰安放仪式。

  此后,在位于镇海主城区入口处的枫园,举行朱枫烈士铜像揭幕仪式,并在朱枫故居举行国家安全教育基地命名及揭牌仪式。

潜伏台湾红色女特工朱枫60年后魂归故里

  红旗出版社出版的《我家的史诗》一书中刊登了有关朱枫的文章,本报记者将书送给朱枫儿子,他非常开心。

  朱枫子女细读《我家的史诗》

  为了庆祝建党90周年,从今年5月份开始,省社科联、红旗出版社和钱江晚报共同启动了一组名为“我家的革命史”的特别报道,陆续推出了一批鲜活的红色报道。

  6月,“我家的革命史”这组报道汇编成书,这本书,名叫《我家的史诗》。

  6月28日,《我家的史诗》在杭州首发,在这本书里,《回忆我的母亲——朱枫》是首篇。

  昨天下午,记者将随身带的两本《我家的史诗》分别赠与朱晓枫和朱明,拿到书后,他们仔细地端详起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