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蒋介石宋美龄夫妇婚姻中的两次重大危机

蒋介石的个性极为强硬,在夫妻生活中亦体现出相当多的“大男子主义”,其首任夫人毛福梅,曾经饱尝其老拳痛打。蒋经国在苏联时期曾写信痛斥蒋介石之家庭暴力,写蒋介石曾经动手打毛福梅,并将后者从楼梯上推下去。在蒋介石日记中,亦记载有“与我对打,实属不成体统”之语,则毛福梅之强悍也不逊于蒋。

揭秘蒋介石宋美龄夫妇婚姻中的两次重大危机

  1927年,蒋介石宋美龄缔结百年之好,开始了婚姻生活。

  蒋宋两人的家庭生活经历了相当长的磨合期,也曾如凡夫俗子一般吵架、冷战。而出轨等事件也曾让他们经历婚姻危机。

  蒋介石的个性极为强硬,在夫妻生活中亦体现出相当多的“大男子主义”,其首任夫人毛福梅,曾经饱尝其老拳痛打。蒋经国在苏联时期曾写信痛斥蒋介石之家庭暴力,写蒋介石曾经动手打毛福梅,并将后者从楼梯上推下去。在蒋介石日记中,亦记载有“与我对打,实属不成体统”之语,则毛福梅之强悍也不逊于蒋。

  夫不夫,妻不妻,这是尊崇儒家的蒋介石难以忍受的,所以在母亲逝世后他迅速与毛福梅离婚。蒋介石之家庭观,新旧夹杂。他曾自述:能修其身,所以立一家之风;能治其家,所以立一乡之风。并认为,一个成年人的社会和政治生活要从他的家庭生活做起。

  “没有美龄,蒋会变得更糟糕”

  在经历三段有失败、有成功的夫妻生活后,蒋介石与宋美龄的夫妻之路从1927年开始。蒋介石曾为他们的结合岁月撰写《我们的今日》,在结婚感言中有一段话是蒋介石的心声:余第一次遇见宋女士时,即发生此为余理想中佳偶之感想。

  理想佳偶自然应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宋美龄之家世、容貌和学养,显然是蒋介石全部中意的内容。

  但两人的家庭生活亦经历了相当长的磨合期。在美国胡佛研究所新公开的蒋介石日记中,大量记载了蒋宋婚后的一些情形。他们并非没有争吵,1928年1月28日,蒋介石日记记录称:“午餐后假眠,后往下关迎三妹,到后知其皮肤病甚剧,精神亦衰弱,心甚不安。”在婚后前三年中,这种记录屡见不鲜,两人吵架一如凡夫俗子,宋美龄吵架后动辄回上海娘家,而结局也必定是蒋温言劝回。其中一则日记颇有意思,吵架后两人和好,蒋记称:“彼甚以不自由为病,复劝余以进德,心颇许之。”

  宋美龄觉得婚后过于不自由,而要求蒋在修养上有所提高,蒋的态度是明显的。

  两人情感之渐入佳境,则是1934年夫妇共行新生活之际,到1936年共患西安之难为顶点。“妻侍病护疾,忧劳异甚,其诚切实过于割肉疗疾也。”蒋介石在一则日记中记录了他对宋美龄难以言说的亲密,不借用典故来夸张。日记中对宋美龄的生日亦都有记载,1934年3月28日,他在日记中记述,“本日为阴历二月十二日,即妻之诞辰也”。1936年3月5日,又提到相同的内容,“本日为旧历二月十二日妻之诞辰,精神甚好,乐焉融融”。蒋介石甚至因为宋美龄晚上睡不好觉,说梦话而“不胜忧惶”。两人情爱一至于此。

  蒋甚至认为:“夫妻相爱之切诚能消愁去忧,在苦痛患难中,惟此足以自慰耳。”1938年全面抗战开始之后,宋美龄的关爱对于处于重重压力中的蒋介石来说,确是一剂良药。

  曾强烈反对宋美龄与蒋介石结婚的宋庆龄,1940年在香港时,对美国记者斯诺说过一句颇为公允的话,她说,蒋和宋的婚姻,“一开始并无爱情可言,不过我想他们现在已有了爱情,美龄真心诚意地爱他,蒋也真心诚意地爱她。如果没有美龄,蒋会变得更糟糕”。

  宋美龄难产蒋介石外遇

  蒋宋之婚后曾经历两次婚姻危机。1941年,蒋宋之间第一次出现危机。蒋介石对宋美龄讲“夫妻之道”。据学者杨天石考证,婚姻危机,系由蒋纬国归国引发。

  蒋介石似乎未能说明蒋纬国之出身来历,而宋美龄对这来历不明的儿子心里感到窝火。此次危机持续到1943年方告解决。此年3月27日,蒋纬国对宋美龄进行“叩拜”之认母礼节,蒋在日记中记称:“十四年来之家事,一朝团圆,完满解决,寸衷之快慰,殊有甚于当年之结婚时也。”

  十四年,应当是回溯到了1928年,在蒋宋大婚后第二年。此一年的关键点不在蒋介石一统中原,而在于宋美龄此际怀孕在身,却因为有刺客行凶受惊而致流产。此后宋美龄终生未育,这成为蒋宋婚姻之最大憾事。

  为了使宋美龄不论在名义上,还是在家庭中都有足够的地位,蒋介石曾经在1934年和1936年两立遗嘱,嘱咐他的两个儿子,他俩只有一个母亲———宋美龄。

  1934年7月5日,蒋介石在日记中记载了他给宋美龄的第一份遗嘱:“本日在舰中与妻常提家事,并念如余死后之家事约记如下,以代遗嘱:一、余死后,不愿国葬,而愿与爱妻美龄同葬于紫金山紫霞洞之西侧山腹之横路上。二、余死后,凡武岭学校以及不属于丰镐房者全归爱妻美龄管理。三、余死后,经国与纬国两儿皆须听从其母美龄主教训,凡认余为父者只能认余爱妻美龄为母,不能有第二人为母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以尊崇儒家为道统的蒋介石看来,这是对宋美龄最大的安慰。

  1944年春天,重庆党政高层突然盛传蒋介石有了“外遇”,各种谣言纷至沓来:有的说新欢陈颖是陈立夫的侄女;有的说陈颖是护士,又有人说她是教员;有的说陈颖也许是陈布雷的女儿;有的说宋美龄发现蒋有“婚外情”后,两个人打了一架,蒋的头部被花瓶击中而挂彩;有的说宋美龄把一双从未见过的高跟鞋从卧室扔出窗外时,打中一名警卫的头;有的说蒋给陈颖50万美元让她出国。美国驻重庆外交官谢伟思把这些花边谣言传回国务院,华府以好奇、疑惑的目光密切注视“中国第一家庭”的“绯闻”。另一个说法是蒋与下堂妻陈洁如重燃旧情。隐居在上海法租界的蒋介石前妻陈洁如,1941年12月在上海街头偶遇老友、汪精卫的妻子陈璧君。陈璧君力劝陈洁如到南京汪精卫政权任职。陈洁如婉言相拒,后只身秘密离开上海前往大后方,辗转来到江西上饶。顾祝同派人护送她到重庆,将她安置在吴忠信家里。蒋获悉后常去吴家与陈洁如幽会,尽管十分保密,仍被宋美龄探悉。不管是陈洁如或是陈颖,蒋宋婚姻起风波则是事实。

  双双辟谣 显示真正感情

  学者杨天石在研究蒋氏日记及相关资料后,认为宋曾察觉蒋、陈之间“新”的关系。但此次婚姻危机实际上只有一个月,在一番冷战后,最终仍由蒋向宋表白心情,说清此事后两人方重归于好。关于另一则传言,蒋氏夫妇则显示出前所未有的重视态度。1944年7月5日,蒋介石约集各院院长及各部会高级干部与欧美友好,计共60人,举行茶会,为宋美龄饯行。

  蒋介石夫妇对谣言公开做出了回应。

  此事亦记载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档案馆收藏的《史迪威文件》中。蒋称:“这个谣言说我的个人行为不光明,说我和一个女人有不正当关系,说我和一位护士有非法关系,并且生了一个儿子。”

  蒋随后郑重声明这是一个严重的事件,这是一个阴谋,这是诽谤和耻辱。在蒋发言后,宋美龄的讲话更像是表白。“委员长提到的谣言已经遍传重庆。我已经听到这些谣言,收到许多就这一问题写给我的信。不是作为妻子,而是作为真诚的爱国者,我觉得使委员长知道这些谣言是我的职责。但是,我希望说明,永远不可能让我为这些谣言低首弯腰;我也不会向他询问这些谣言是否真实。如果我怀疑委员长,将是对他的侮辱。我相信他是如此正直,相信他的品格和他的领导。我不能为任何事情侮辱他。我和他结婚已经17年。我和他共同经历了所有危险,严重者如西安,所以我了解委员长性格的每一面,他在世界上独一无二。了解他的性格,我完全相信他的正直。我希望,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些恶意的诽谤。”

  这件事情显示了蒋宋之间真正的夫妻感情,在上流社会中公开这样的谣言需要勇气。

  蒋宋夫妻的“假危机”,显露出的则是国民党政府的危机,关于最高领导人的花边绯闻在上层社会的流传,正是一个失去活力的族群的表现。

  流落孤岛后,蒋宋夫妻中政治的一面逐渐淡化。现在流传于世的诸多闲适而自在的家居照片中,写书作画,散步野餐,下棋饮酒,蒋介石的每一步,也都有宋美龄的脚印。纽约《镜报》于1963年选出世界六对“天定良缘”佳偶,蒋介石与宋美龄之结合列为首选。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