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正史

荒诞的正史
1592年形势图
01
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刚刚终结日本战国时代的丰臣秀吉,派出小西行长、加藤清正、黑田长政等人率二十万大军出征朝鲜,妄图以朝鲜为跳板入侵中国。
4月13日,日本人在朝鲜釜山登陆。
此时朝鲜国王宣祖李昖耽于享乐,朝廷大臣也是文恬武嬉,全国基本属于不设防状态。
所以日本打的异常轻松,一个月之内,朝鲜八道尽丧。
李昖一溜烟跑到了鸭绿江边,向宗主国大明打报告,请求内附。
其实就是请求朱翊钧在辽东给自己拨块地,这辈子他也就不指望能回去了。
大明朝廷一开始以为是朝鲜和日本联合起来搞欺诈,让辽东和山东、南直隶等地严加防范。
后来经过多方探查,获知朝鲜人并没有说谎,才开始讨论援朝事宜。
到七月份,明廷援军才由辽东副总兵祖承训(祖大寿的爹)率领,入朝参战。
两军在平壤城下打了一仗,结果祖承训大败,一个人跑了回来。
日本人来了二十万,祖承训有多少兵力呢?
3000人。
这也太不拿日本人当盘菜了。
祖承训的失败,让明朝不再那么托大,开始全国性征调军队去掐架。
但因为此时“万历三大征”的第一仗——平宁夏哱拜之乱还没打完,暂时凑不到很多人投入到朝鲜战场。
所以兵部尚书石星只能想点别的点子,先应付求援的朝鲜使者。
比如,贴出告示寻找民间高手,期望能有一些能人先去到朝鲜打探打探情况,看看有没有能延缓战争脚步的可能。
别说,还真有。
下面,欢迎万历朝第一大忽悠沈惟敬登场。
《明史·外国传三·日本》载:
七月命副总兵祖承训赴援,与倭战于平壤城外,大败,承训仅以身免。八月,中朝乃以兵部侍郎宋应昌为经略,都督李如松为提督,统兵讨之。当是时,宁夏未平,朝鲜事起,兵部尚书石星计无所出,募能说倭者侦之,于是嘉兴人沈惟敬应募。星即假游击将军衔,送之如松麾下。
荒诞的正史

沈惟敬剧照

02
这位沈惟敬是什么人呢?
在自愿趟浑水之前,这个人没有任何功名在身,只是浙江嘉兴城里一个卖药的。
因为年轻的时候跟着老爹出海做生意,学会了日语。
如今年纪大了,也不干什么正经营生,整天在街面上忽悠人,混碗饭吃。
估计是人道主义精神爆棚,这么个街溜子竟然自告奋勇前往朝鲜。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沈惟敬的外表很有欺骗性,人快70岁,一副仙风道骨的做派。
加上嘴皮子滑溜,兵部尚书石星当即拍板,就是你了!
说干就干。
沈惟敬进入朝鲜后,单骑直入日军大营,点名要找日本第一军统帅小西行长。
听到明廷来人了,小西行长拿不准这其中的虚实,也不敢轻举妄动,就让人大张旗鼓的整队,想诈诈明廷来人。
看到日军大营忽然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沈惟敬心下雪亮,日本人并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这就好办了。
沈惟敬拉起明朝这张虎皮,反将小西行长一军:“我们大明这次派了很多军队,人数是你们好几倍,你们要是敢滋事,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别说,小西行长心里真有点儿露怯了,就随便编了个瞎话,想划价:“幸亏两军没造成什么摩擦,我们马上就撤兵啦!敬告大明尊使,我们希望和朝鲜以大同江为界,西边归还朝鲜,至于东边日本就正式接管了。”
言外之意,朝鲜我们吃定了。
听完小西行长的需求,沈惟敬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先来个缓兵之计:你提的要求,已经超出我的权限范围,我必须请示我们大明大皇帝陛下。你放心,以我对皇帝的了解,他一定会答应这个事。但为了表示日方的诚意,日朝双方休战先五十天,一切等我从北京回来再说。
沈惟敬说的都符合规矩,小西行长也没多想,那就等信儿吧!
他万万想不到,沈惟敬根本没法儿代表大明,也见不到皇帝,他说的话也都是不作数的。
《明史·外国传一·朝鲜》载:
惟敬至平壤,行长绐曰:“天朝幸按兵不动,我不久当还。以大同江为界,平壤以西尽属朝鲜耳。”惟敬以闻。廷议倭诈未可信,乃趣应昌等进兵。而星颇惑于惟敬,乃题署游击,赴军前,且请金行间。
03
按说,沈惟敬入朝任务已经完成,该功成身退了。
可他没有。
从日军军营出来,沈惟敬先去朝鲜国王李昖那儿混吃混喝了几天。
跟朝鲜君臣保证,大明马上派人过来,你们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他还在等一个人。
当时,李如松刚刚平定宁夏之乱,就立刻被派到朝鲜灭火。
荒诞的正史
李如松
沈惟敬就不请自来,找到李如松。
只是,李如松在听完沈惟敬的汇报之后,不但没有给他好脸色,还直接让人绑了沈惟敬。
沈惟敬大呼冤枉,自己明明是功臣,给大明争取了50天时间呢!
好说歹说,李如松还是要杀他。
理由很充分:“如果不是你沈惟敬大舌头,日本人怎么知道我们出兵了?不仅如此,你还擅自和日本人议和,严重践踏了朝廷的脸面。”
沈惟敬有点无语:我不报大明的名号,怎么吓唬小西行长?我来和谈的目的就是拖延时间,你李如松会不知道?
沈惟敬在街面上混了一辈子,明白自己的大限到了。
妈的,果然还是朝廷最流氓!
这是卸磨杀驴啊——自己去日军大营,以后难免会被人挖出来,擅自和谈这个大帽子砸下来,李如松一定不背,现在把我杀了,后面什么罪过都能推干净!
不过,就在沈惟敬两眼一闭等死的时候,李如松又刀下留人了。
因为李如松又想到了个鬼点子……
04
李如松看沈惟敬和小西行长谈的还挺好,决定将计就计,派出少量军队随同沈惟敬来到平壤城北面的肃宁馆,对外装成外交使团,继续忽悠小西前来接受册封。
实际上是准备趁小西没有防备的时候一刀结果了他。
小西行长得知消息,大喜过望,想着沈惟敬真是太靠谱了,有机会要好好谢谢他。
于是就派了20人的小分队去肃宁馆先期接洽,和明朝“使团”搞搞联谊。
日本人到地方一瞧,没看见笑脸,只看见了屠刀。
沈惟敬还没说话,一旁的明军暴起,把毫无防备的联谊小分队砍的只剩下3个溜得快的逃回去了。
这就麻烦了。
现在日本人一定知道了沈惟敬在骗他们,而此时去攻打日军,损伤一定很大。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让沈惟敬继续去忽悠日本人!
李如松:“你去和小西行长解释一下吧。”
沈惟敬:“你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
“不去,你现在就得死。”
于是,沈惟敬第二次来到日军大营。
沈惟敬的嘴有多厉害呢?
见到小西行长,沈惟敬先发制人,责问:“你派去的联谊小分队怎么带着刀去和谈呢?也不说明来意,我们的人还以为你们是来打架的呢!”
随后送上了李如松的亲笔信,约定下次继续找地方搞和谈。
把小西行长唬的一愣一愣的,还真以为自己派的人不懂事惹到了明军。
当时,李如松人已经亲自到达平壤城下准备开打了。
小西行长认为这是明军派来和谈的,还派人穿上过节的服装去欢迎明军。
就这样,一场奇袭过后,明军连续收复平壤和开城。
但接下来,由于朝鲜君臣传递了假情报,让李如松判断失误,明军在汉城与开城之间的碧蹄馆附近中了埋伏。
3500名辽东铁骑被十倍于己的日军包围。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载:
二十七日,去王京七十里,朝鲜人以倭弃王京遁告。如松信之,将轻骑趋碧蹄馆,去王京三十里,驰至大石桥,马蹶伤额,几毙。倭猝至,围之数里。
不过这场战役明军超水准发挥,不但冲出了日军包围圈,还让日军付出了巨大的伤亡。
此战过后,日军没胆子和明军硬碰硬了。
明军也因为梅雨季节,机动能力被削弱了不少,后勤补给十分困难。
双方都打不动了。
自然就又要谈判了。
沈惟敬也就又有了用武之地。
05
沈惟敬带领着使节团到了汉城(此时的汉城还在日军手里),向小西行长传达了李如松的要求:
第一、日本放弃汉城,并从朝鲜撤兵;
第二、日本要放回之前抓过去的两位朝鲜王子;
第三,在归还完所有朝鲜领土之后,日本要向大明递交国书谢罪。
答应了这三个条件,大明从朝鲜撤兵,并册封丰臣秀吉为日本国王,同时可以考虑开放宁波港和日本人通商。
小西行长上了这么多次当,自然明白沈惟敬有多不靠谱了。
但碧蹄馆一战,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只有选择继续和谈。
荒诞的正史
小西行长(左)和沈惟敬
这次他学聪明了,表示:全面撤兵的事情太大,自己不好决定,你去日本找丰臣秀吉谈吧。
而且为表示诚意,日军先行撤出汉城,并留下四万石大米送给明军。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载:
东师议款。初,我师捷平壤,锋甚锐。转战开城,势如破竹。及碧蹄之败,久顿师绝域,气益索。经略宋应昌急图成功,于是惟敬之款始用。而倭刍粮并烬,行长亦惩平壤之败,有归志。因而封贡之议起。经略既得请于朝,赦不穷追。且得倭报惟敬书,乃益令游击周弘谟同惟敬往谕倭,献王京,返王子,如约纵归。倭果于四月十八日弃王京遁。如松及应昌整众入城。所余米四万余,刍豆称是。
双方一团和气,和平似乎指日可待。
不久之后,沈惟敬出发前往日本面见丰臣秀吉。
可见到丰臣秀吉的时候就傻了。
因为丰臣秀吉直接以胜利者的姿态,向明朝使臣提出了七个条件:
一、明朝必须派出一位公主,与日本天皇和亲;
二、恢复双方的贸易路线;
三、 明日两国永誓盟好;
四、朝鲜将东四道割让给日本;
五、朝鲜送一位王子到日本做人质;
六、日本释放两位被俘虏的朝鲜王子;
七、朝鲜宣誓永不背叛日本。
这种条件别说大明不会答应,就连朝鲜也不可能答应。
谈成这个结果回去,朝廷上下不得把自己给活劈了才怪呢。
所以,沈惟敬一边稳住使团的人,一边找机会溜回朝鲜去找小西行长。
06
小西行长也郁闷。
他清楚,丰臣秀吉提出的这七点要求,明朝一定不会同意。
可日军现在士气衰弱,补给困难。
仗打成这个样子,他也不敢把朝鲜的真实情况报告给丰臣秀吉。
更要命的是,这时候,丰臣秀吉的淀殿(织田信长的侄女)生下了丰臣家的继承人丰臣秀赖,丰臣秀吉大喜过望之下,决定从朝鲜撤一部分兵力回来,用来给儿子祈福。
丰臣秀吉要是知道了,有充足的理由送小西行长去见天照大神。
而沈惟敬也抓住这个机会,对上面汇报说日本人已经认输,正在撤军,不久将派人前往北京送上投降书。
有关丰臣秀吉的七个条件,他一个字也没提。
消息传到北京,朱翊钧以为朝鲜大局已定,发出指示:只要日军撤出朝鲜,丰臣秀吉向明朝上书谢罪,大明就给丰臣秀吉个面子,封其为日本国王。
沈惟敬找到小西行长,小西行长就找人伪造了一份谢罪表。
小西行长为什么敢和沈惟敬勾搭到一起去呢?
那是因为,日本并不是大一统的国家,天皇只是个吉祥物,关白(丰臣秀吉)也不能直接管理所有的土地。
日本真正掌握实权的是各地的大名,拥有土地和家臣。
他们对关白宣誓效忠,一有战事,就率领军队出战,而且不仅要出人,连武器和粮食都是自筹的。
本来小西行长等人来朝鲜是抱着发财的心态,但是跟明军打了几仗之后,见占不到便宜,就想直接撤了。
但是这个心思却不能和丰臣秀吉说,本来打朝鲜就是丰臣秀吉的一石二鸟之计,赢了,他将在日本流芳百世;输了,他派到朝鲜的基本都是反对派,死了正好减少自己在国内的压力。
造完谢罪表,小西行长向丰臣秀吉打报告:明朝已经同意了你的要求,快派使者来做最后的谈判吧。
好巧,丰臣秀吉派出的这位使者,刚好是小西行长的老熟人小西飞。
既然是熟人,自然就方便动手脚。
在小西行长的授意下,小西飞在北京递交了伪造的谢罪书,只字不提丰臣秀吉的七条协议。
至此,在沈惟敬和小西行长的通力合作下,明日双方都对“结果”感到很满意。
大明上下以为日本已经服软;丰臣秀吉也以为大明已经投降。
07
纸里终究包不住火。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十二月,大明派临淮侯李宗城为正使偕同沈惟敬正式携带国书,渡海册封丰臣秀吉。
临行前,沈惟敬特意跑了一趟釜山找小西行长商量后面怎么办,他觉得这件事终究要露馅。
小西行长拍着胸脯告诉沈惟敬,他已经买通了读国书的人,会把那些扎眼的话跳过不读。
丰臣秀吉也得到消息——大明来人手持答应他统治朝鲜的国书,马上就到大阪。
高兴坏了。
为了让全日本都知道他有多牛,把所有能请来的权势人物全部请到了大阪,一同见证即将到来的“光辉时刻”。
可等到大明使臣下了船,光辉时刻就成了现眼时刻。
因为诏书是这么写的: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圣仁广运,凡天覆地载,莫不尊亲帝命。溥将暨海隅日出,罔不率俾。昔我皇祖,诞育多方。龟纽龙章,远赐扶桑之域;贞珉大篆,荣施镇国之山。嗣以海波之扬,偶致风占之隔。当兹盛际,咨尔丰臣平秀吉,崛起海邦,知尊中国。西驰一介之使,欣慕来同。北叩万里之关,肯求内附。情既坚于恭顺,恩可靳于柔怀。兹特封尔为日本国王,赐之诰命,于戏!龙贲芝函,袭冠裳于海表,风行卉服,固藩卫于天朝,尔其念臣职之当修。恪循要束,感皇恩之已渥。无替款诚,祗服纶言,永尊声教。钦哉!”
这份诏书从头到尾洋溢着大明特有的臭屁味儿,根本就没有一块地方能省略不读,小西行长事先的谋算落空了。
丰臣秀吉直接把诏书摔在地上,跳脚骂:“老子想当‘日本王’不会自己当吗?还轮得上你来册封?”
说着拔剑就要杀了小西行长,被人死死拉住才罢手。
明朝使团被逐出日本。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
最终朝鲜得知了有关“秀吉七条”的内容,立即对大明朝廷提出交涉。
08
至此,沈惟敬精心编织了一年多的谎言全部漏了底。
朱翊钧大怒。
荒诞的正史
明神宗朱翊钧
沈惟敬的保荐人石星下狱。
沈惟敬被押送到京,和石星关在了一起。
石星的本意只是想让沈惟敬去朝鲜探点情报回来,哪知道他捅了天大的篓子。
石星悲愤交加,没几天就病死在狱中。
沈惟敬也就此结束了自己光辉的忽悠人生,被推出去,一刀砍了。
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在沈惟敬和小西行长的努力下,中日两国双双被激怒,同时出兵朝鲜。
战争持续了近七年之久。
虽然最终以中朝两国的胜利而结束,但三国都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来源: 历史教师王汉周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1日 23:46
下一篇 2022年5月22日 11: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