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新中国最大谣言:“毛人水怪”致百人丧命

盐城滨海县东坎镇新建大队一位姓刘的村民晚上起来上厕所,周围都是茅草屋,他睡眼惺忪地走在其间,正准备返回家中。不成想,不知谁喊了一声:“毛人水怪来了!”就见周围很多村民冲出,黑暗中也不容分辩,一阵乱棍扑面而来,刘竟被活活打死。

揭秘新中国最大谣言:“毛人水怪”致百人丧命

  盐城滨海县东坎镇新建大队一位姓刘的村民晚上起来上厕所,周围都是茅草屋,他睡眼惺忪地走在其间,正准备返回家中。不成想,不知谁喊了一声:“毛人水怪来了!”就见周围很多村民冲出,黑暗中也不容分辩,一阵乱棍扑面而来,刘竟被活活打死。

  在盐城市档案馆见到80岁的姜为起老人时,姜老回忆起1953年“毛人水怪”谣言盛行时人们的疯狂。这也佐证了该馆珍藏的一份档案提及的内容,这份珍贵档案的题目是《平息“毛人水怪”谣言情况及今后意见的报告》。

  “毛人水怪”谣言发生在新中国诞生之初,是当代中国最大的谣言之一。循着这份报告,扬子晚报记者追溯这起谣言发生的前因后果,其中种种对于当下不无启迪。

  1

  传言中的“毛人水怪”啥样

  脚三尺长,浑身长毛,专挖人心扒人脸

  1953年夏,姜为起在响水粮食公司上班,主要负责粮食购销。因而也常常和来自全国各地的粮食贩子打交道。

  一天,一个粮食贩子神色慌张地说,在灌河北边,居然有“毛人水怪”出没。这是姜为起第一次听到“毛人水怪”的名谓。当时年轻气盛的他,没想到这个词其后竟发展成为人人闻之色变、避之不及的“怪物”。

  那个粮食贩子绘声绘色地描述:“毛人水怪”脚有三尺长,跨一步就有五六米,这个浑身长毛的巨型怪物专“挖人心、扒人脸”。其后,有关“毛人水怪”形象的说法越来越丰富,越传越恐怖。

  在1953年9月11日,中共江苏省盐城地委形成的《平息“毛人水怪”谣言情况及今后意见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汇聚了起初各地老百姓对“毛人水怪”的说法:专要人眼人心、妇女乳头、小孩的生殖器以及不见天的胎儿。

  如此形象的“毛人水怪”自然令人不寒而栗。姜为起因为年轻不怎么相信,但因为社会上越传越邪乎,心中不免有些嘀咕。

  第二次“接触”“毛人水怪”是他在单位站岗时,当时就听见南小街有人喊:“毛人水怪来了”,不多久便看见一群人拿着木棍,呼啦啦往粮食公司方向冲来,走到跟前“水怪”已不见踪影,有人便向姜打听“水怪”往哪儿去了。

  姜说没看见,但有人说可能是“往西跑了”。结果这群人,又簇拥着往西边杀去。

  尽管谁也没见过“毛人水怪”究竟长什么样,但各种玄而又玄的说法,已彻底改变人们尤其是农村群众的生活作息习惯,在盐城不少农村,每到晚上,一个庄子的村民选择集中睡在一起,为防“毛人水怪”突袭,还安排村里的青壮年彻夜巡逻。

  而单个住户的地方,晚上睡觉时,丈夫也会大义凛然地睡在外面,以保护睡在里面的女人。在“毛人水怪”的传说下,人人如同惊弓之鸟。不少农民甚至不敢下田耕作,即使有胆大者,每到下午5点多钟便早早收工回家。

  姜为起介绍,尽管当时的城市受影响相对较小,但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当时走在街上的人都很少,尤其临到晚间,整个城市的街道上空空荡荡的,临街商铺早早关门歇业,呈现凋敝零落之态。”

  《报告》称,“毛人水怪”的谣言传播范围跨越江苏、安徽和山东三省,涉及几十个县,上千万人口,从谣言的大规模爆发到结束,延续的时间超过一年,有百余人因此丧命,上千人被捕。

  2

  谣言是如何传起来的?

  一有风吹草动就以为是“毛人水怪”闹的

  “毛人水怪”的谣言究竟从何而起?在盐城市档案馆、滨海县档案馆的帮助下,扬子晚报记者查阅到一份《专署公安处周刚、孙孝庆二同志关于“毛人水怪”谣言平息情况的报告》,这份报告的行文日期是1953年10月24日。

  根据周刚、孙孝庆两人调查,“毛人水怪”由“淮阴专区、灌云县传来”,首先在滨海县响水镇一带流传,以后逐步蔓延发展,陆续波及滨海、阜宁、淮安、射阳、建湖等5个县540个乡镇,“此起彼伏地闹了近70天”。

  追寻谣言的传播路径,记者发现“毛人水怪”呈现病毒式扩散的特点。先是一个地方出现谣言,接着引起群众怀疑恐慌集中住宿守夜,集中后人多嘴杂,神情紧张,一有风吹草动,都会变成“毛人水怪”,开闹不休。

  加上有人从中渲染扩大,各式各样的“毛人水怪”越传越广、越闹越大,一庄一村如此,邻庄邻村也会迅速被传染,于是谣言如病毒般,迅速向四周扩散。

  姜为起介绍,当时在对“毛人水怪”的巨大恐惧之下,农村中几乎草木皆兵、人人自危。在三坝村,有两个村民自备了土枪,安排在村口值守。当夜,其中一个人起夜小便,没料到另外一个人意外惊醒,看见黑夜之中竟然有一个黑色的人形阴影,一下给吓得魂飞魄散,以为是真正的“毛人水怪”来了,举枪便射,没想到打死的竟然是同伴。

  据中共江苏省盐城地委形成的《平息“毛人水怪”谣言情况及今后意见的报告》统计,类似“毛人水怪”造成群众误会打枪有5起,伤人40起。类似这样的事故,被掐头去尾,成为新的“毛人水怪”出没的“例子”,而被二次传播,谣言越传越真,越传越重。

  报告也称:“不管是当地发生的还是外地传来的大小事故,如不及时查明交代,都会成为不解的疑团,无法平息,平息了遇有新的事故,便又会重新闹开。”

  警方人员调查发现,谣言的蔓延,一般是通过亲朋好友的关系,逐步推向四周。但也有谣言是跳跃传播的,有的一件事情跳跃百数公里,以别的面貌出现。而传播这些谣言的人,大多是商贩或者长途旅客。

  3

  谁制造了“毛人水怪”?

  曾经抓到一个,结果是当地一个富农装扮的

  经历“毛人水怪”事件后,姜为起后来在滨海县财政局工作,并在该单位退休。时至今日,80岁的姜老仍然对“毛人水怪”作怪的情形记忆犹新,“我也很奇怪,没有一个人真正见到过‘毛人水怪’,但为何这个谣言竟然传得那么广?”

  和姜老年纪相仿的曹晋杰老人能够回答这一答案。“毛人水怪”闹得最凶时,他作为盐城县乡下工作队的一员,正在尚庄区一个乡工作。当时,他听说在射阳与滨海交界的一个村子里,老百姓抓到了一个“毛人水怪”。

  后来才弄清楚,这个“毛人水怪”竟是当地的一个富农装扮而成,这位富农曾经当过伪军,害怕新政府追算旧账,于是想趁着“毛人水怪”的谣言兴风作浪。一天晚上,他反穿农村的蓑衣,把眼睛涂红,准备扒在窗口上吓人,被警惕的村民给当场抓获。

  据专署公安处周刚、孙孝庆两人调查发现,“毛人水怪”的谣言从一开始就大大超越了一般迷信的范畴,谣言神怪化,如说“水怪”是铜指甲、走路一步跨很远等;而且极其恐怖,比如“毛人”专挖人眼、人心,割小孩生殖器、妇女的奶头,挖孕妇的胎儿等。

  “因而谣言在群众文化科学水平还很低、平时就有很多人恐惧鬼神的情况之下,自然就极易在群众中流传,而且极易引起恐慌。”周刚、孙孝庆在报告中如此写道。

  谣言给江苏、安徽、山东等地造成的损失巨大。《报告》披露,仅盐城一个地区,阜宁县有一千亩早稻,怕“毛人”未及时收割,飓风中损失一万多斤。滨海县响水区未成熟的玉米砍掉二十亩。六套区二十一乡估计损失巨大。有些群众把口粮甚至种子卖光了买电筒,办大刀、长矛,修理土炮。

  与之相对应,就在周围各乡有关“毛人水怪”的谣言此起彼伏之时,在滨海县响水区文广乡,所谓“毛人水怪”的谣言一直没有闹起来。周刚、孙孝庆深入调查后发现,这与该乡乡支部及时介入、公开透明有关。

  “数以千计的群众在相互惊扰的大小事件中,过去都被当做是确有‘毛人水怪’的根据,此时都被迅速查明,并且对群众公布。一批造谣惑众、制造事件的反动地主、反革命分子、管制分子、不满分子、惯偷等等,也被群众检举出来,在群众大会上去坦白,其中情节严重的317人被逮捕法办。”

  文广乡的经验迅速被推广,后来谣言所涉及地方,各级政府深入宣传、并召开群众大会及时公开调查结果,“毛人水怪”谣言也因之偃旗息鼓、迅速被平息。时至今日,“第一时间介入”、“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开真相”,仍是与谣言斗争最佳之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