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磺烧犯事妃子:太平天国妇女解放成童话

说起太平天国的“积极意义”,极“左”时代最爱渲染的就是《天朝田亩制度》中所规定的男女一样可以均分土地,还从演义传说中“钩沉”出“洪宣娇”、“苏三娘”以及女状元“傅善祥”啥的,并在各种文章中都引述洪秀全早期话语:“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

硫磺烧犯事妃子:太平天国妇女解放成童话

说起太平天国的“积极意义”,极“左”时代最爱渲染的就是《天朝田亩制度》中所规定的男女一样可以均分土地,还从演义传说中“钩沉”出“洪宣娇”、“苏三娘”以及女状元“傅善祥”啥的,并在各种文章中都引述洪秀全早期话语:“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何得存此疆彼界之私。”其实,《天朝田亩制度》,这一出自中国古代文献《禹贡》和“大同”思想的不切实际的文件,完全是美丽的梦呓,没有任何实际操作性。

“天国”的妇女,真的很幸福吗?时代,真的在“天国”中进步了吗?回答是否定的。

确确实实,太平天国中,有女营、女官、女试,但除了洪秀全利用客家大脚妇女守卫宫殿和迫使被占领城市的良家妇女从事男子一样沉重的劳役外,他们没有任何真正“妇女解放”的迹象。洪秀全天王府中他个人霸占的嫔妃侍女,多达一千多人,而同时代的“封建”

帝王

咸丰,宫中有名有份的仅仅18个嫔妃,两个人的

美女

拥有量是100比1。而且,太平军早期占领大城市后严厉施行的“女馆”制度以及强行劳动的制度,使得昔日弱不禁风的广大城镇乡村好人家的妇女,个个变成了挖沟、砌墙、搬运的“劳改犯”,严重摧残了太平军占领区的妇女身心健康。细细思之,令人发指。

先讲“洪宣娇”、“苏三娘”的神话。

太平天国还是“拜上帝教”时,花洲冲尾有女信徒胡九妹,特别虔诚,天天帮助会众来打扫屋子,奉献全部财物入会。为此,当时拜上帝教会门中有“男学冯云山,女学胡九妹”一说。拜上帝会初发难时,由于营中客家妇女不少,在男女别营制度下,这些人确实勇敢能战。而且,女性如果在精神上受到控制,对“组织”和“教门”的忠贞度远远高于男人。一路杀下来,直到南京,太平军中皆有大脚广西妇女的身影。

至于众口相传的“洪宣娇”,其人是否真有,确实很难说。

清朝

人在笔记中讲,洪宣娇又称为“萧王娘”,是西王萧朝贵的老婆。有人称是洪秀全之妹,也有人说是洪秀全认的“干妹”。但据瑞典人韩山文(Hamburg)在《太平天国起义记》(1854年)中所记,他称萧朝贵之妻为杨云娇,此人是杨秀清的妹妹或者堂妹。拜上帝会初起时,这个女人自称在道光十七年灵魂升天,看见一金发长老对她说:“十年后,有人自东方来,教汝等拜上帝。”所以,当时会众中也有“男有冯云山,女有杨云娇”之说。在当时穷乡僻壤的广西,人们最信灵魂附体等歪理邪说,所以,杨云娇特别受洪秀全器重,把她与自己并列为受过“上帝”接见的人。韩山文的著作,是根据“真人”口述写成,叙述者不是旁人,正是洪秀全的族弟,日后的“干王”洪仁?,所以,这一资料应该可靠。

那么,洪宣娇是不是杨云娇呢?

后人查寻洪秀全家族的族谱,并未见有“洪宣娇”之名。而讲过洪秀全早期活动的《太平天日》中,也只有其姐洪辛英之名。最有可能的是,由于杨云娇见过“上帝”,自然与自己是“兄妹”,洪秀全便认下这个“干妹”,杨云娇即成了洪宣娇,经后人渲染,就成为一位叱咤风云的巾帼英雄。

其实,太平天国的“巾帼英雄”们最出彩的时候,是当“天京事变”之时。洪秀全唆使韦昌辉杀掉杨秀清。借刀杀人后,他又要杀韦昌辉给石达开消气。这位“北王”气急,领部下欲攻入“天王府”,负责守卫的千余大脚客家女舍生忘死,抡刀捉枪冲杀,誓死保卫洪秀全,最终迫使韦昌辉及其手下遁走。有人可能会问,天王宫中没有太监吗?没有!洪秀全曾经让手下在南京精挑细选了80个十岁以下的俊俏男童,阉割他们,想用于

后宫

内充当宦者役使。但是,他们不知道,阉割是件高难度的技术活儿,太平军阉牲口一样残割男童,80个孩子死了77个,制下三个活的还成了废人,下半身严重溃残。

至于传说中的太平天国“女英雄”苏三娘(或萧三娘),基本就是个演义人物,正史中根本找不见此人踪影。据当时的清朝士人笔记记载,最有可能的是太平军装神弄鬼吓唬人,以一个男戏子男扮女装,常常率数百大脚女兵招摇,一为厌胜,二来惑人眼目。太平军将官中有不少人好男风,“苏三娘”的存在也不足为奇。

最能反映太平天国不尊重妇女和洪秀全丧心病狂的文字,当属这位教主洋洋洒洒的500首《天父诗》。

这部厚厚的宣传册子,完整本藏于伦敦不列颠博物院。但据《天朝田亩制度》印制本所附诏书的“总目”看,《天父诗》又称《天父圣旨》,恰似《原道救世歌》改为《原道救世诏》,《太平救世歌》改为《太平救世诏》一样,都是日后为尊显洪秀全的进一步造神运动的一部分。

《天父诗》在小封面上虽题为“天父在茶地题”,其实只有约十首是冒充天父之名在茶地所作,其余均为日后洪秀全在南京宫中“创作”。最开始的十首诗,很可能是杨秀清假托天父下凡所作的政治恐吓诗,当时在茶地、永安遭受围攻,部分拜上帝会会众动摇,所以“天父”才显灵:“天父下凡事因谁,耶稣舍命代何为。天降尔王为真主,何用烦愁胆心飞!”(其三)等等皆如此类,一是恐吓,二是鼓气。除此以外,其余的490首滥诗,皆是“洪天王”在宫中吓唬、“教诲”嫔妃的“诗”,十足俗俚,十足浅白。我们看毕天王这方面的“文学创作”,就会明白洪秀全为什么四次考试都考不上。以他的水平,考四十次也肯定不会中举。

《天父诗》中的这些类似民俗口谣的“诗”,洪秀全严格命令嫔妃们背诵,以为她们宫中的“行动指南”,其间有不少客家土语和狗屁不通的修辞,着实引人发噱。

花团锦簇的天王府内,可以想见,这位一边大纵其淫一边道貌岸然对女孩们进行精神控制的洪教主,是多么的虚伪。巫山云雨之间,时时疾言厉色;遍采鲜花之余,终日寡言默语。如此花县一个穷酸,真是会扮神扮鬼骗好人。

在诗中,洪教主总把自己比拟成“太阳”、“日光”,把他所有的嫔妃比拟成“月亮”。由于洪秀全诡称他“上天”时曾娶天帝之女为妻,所以就把梦遗的那个对象称为“正月宫”——正后皇娘。而他的原配妻子赖氏,反而成为“又正月宫”,排行第二了。

老洪本人后宫有正式名号的嫔妃88人(显然是广东人,总离不开吉利数字),统称为“副月宫”。同时,内廷设有女官,有“统教”、“提教”、“通御”,下面有众多“理文”、“理靴”、“理袍”、“理事”等称谓,皆由嫔妃们“兼职”。所以,洪秀全的私生活,比起“封建天子”咸丰帝“丰富”许多许多。

首先,让我们先共同欣赏一下洪天王狰狞毕露、对嫔妃们喊打喊杀的恐吓诗:

十四

天兄耶稣曰:右眼惑尔,则挖尔右眼。左眼惑尔,则挖尔左眼。

宁双眼上天堂,好过双眼落地狱千万倍也。

十七

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起眼看丈夫,三该打。

问王不虔诚,四该打。躁气不纯静,五该打。

十八

讲话有大声,六该打。有喙不应声,七该打。

面情不欢喜,八该打。眼左望右望,九该打。

三十三

练好尔条性,顾稳尔条命。

若不练好性,怕会害了命。

七十七

心有些恶害死尔,心有些邪上帝知。

心有些假天难瞒,今时不醒到何时。

七十八

朕弟朕妹,莫被鬼害。身宁受刀,莫犯天条。

九十三

眼邪变妖眼该挖,不挖妖眼受永罚。

挖去妖眼得升天,上帝怜尔眼无瞎。

九十四

喙邪变妖喙该割,不割妖喙凡不脱。

割去妖喙得升天,永居高天无饥渴。

九十五

心邪变妖心该刳,不刳妖心发大麻。

刳去妖心得升天,心净有福见爷妈。

九十六

手邪变妖手该断,不断妖手祸多端。

断去妖手得升天,尔手仍在无苦酸。

九十七

脚邪变妖脚该斩,不斩妖脚鬼且阚。

斩去妖脚得升天,永随上帝脱危险。

(谁缠足就砍脚,老洪审美观爱大脚丫子。)

一百零十

奉天诏命尽势打,乱言听者不留情。

一百零十一

乱言讲者六十起,敢者亦杖六十尔。

已醒即道要尔好,不醒反说天父恃。

一百二十三

几多因为一句话,五马分尸罪不赦。

一言既出马难追,天法不饶怕不怕。

(五马分尸的刑罚,不是吓唬,是真干。)

一百九十七

起眼看主是逆天,不止半点罪万千。

低头垂眼草虔对,为得丈夫敬倒天。

(洪教主真大恶之人,嫔妃正眼看他也是罪。)

二百三十四

一些恶样看不得,一些恶声听不得。

一些鬼心容不得,一些鬼计宽不得。

二百六十四

扇密密拨眼密洁,格外虔诚方为得。

半点怠慢不容情,莫怪尔主性?盍摇?

三百二十

一个作怪要打多,错在无心不用苛。

想脱痛苦速练好,狗子条肠见爷哥。

三百二十一

千祈千祈莫讲偏,讲偏一句是瞒天。

瞒天速认该何罪,逆命双重糯饭泯。

(千祈,客家话,千万,一定。)

三百三十一

设谤冒渎五马分,鬼人心缠听不闻。

心内谤渎罪更大,想上高天赶早遵。

三百四十三

不打不骂还过得,惹打惹骂要道虔。

不欢不虔逆双重,莫怪满天尽亮延。

三百四十四

面情善好是人面,面情不好是鬼面。

声气善好是人声,声气不好是鬼声。

三百五十五

手不顾主该斩手,头不顾主该斩头。

些不顾主些变妖,周身顾主福已求。

三百五十八

天情道理莫嫉妒,嫉妒最惹爷义怒。

天情道理要敬主,毁谤骨渎真可恶。

三百七十八

只有媳错无爷错,只有婶错无哥错。

只有人错无天错,只有臣错无主错。

(绝对权威,绝对的话语权。)

四百零一

别样或留邪无留,天条犯七定斩头。

爷爷圣旨单留正,想上高天落力修。

四百八十一

打千打万因大胆,大胆莫怪天法严。

杀千杀万因奸心,奸心云中雪难堪。

四百八十二

问尔怕打不怕打,怕打莫练曲恶假。

问尔怕斩不怕斩,怕斩心莫邪半点。

(如此打油诗之威胁,也是一绝。)

四百九十

跟主不上永不上,永远不得见太阳。

面突鸟骚身腥臭,喙饿臭化烧硫磺。

(这不是作诗的比拟和修辞需要。“烧硫磺”是洪教主一种刑罚,如同“煲糯米”一样,是把人活活闷煮。也就是说,“烧硫磺”是以硫磺火药等物洒满犯事妃子身上,点火燃之,类似“点天灯”。)

四百九十一

醒一样睡又一样,一时一样假心肠。

假心肠定赏假福,贱人那得永荣光。

(洪天王要求真是太严,要求嫔妃当面背后以及睡前睡后都要效忠他。)

恫吓威胁之余,洪秀全还有一本正经的、婆婆妈妈的、不厌其烦的说教,仔仔细细告诉嫔妃们如何侍候好他这位宫中“太阳”:

十九

不得大胆,不得瞒天。

不得逆旨,不得歪心。

三十二

耳莫乱听,喙莫乱讲。

眼莫乱望,心莫乱思。

九十

行条路一步一步,出句言谨静悠然。

举下眼要正要善,起下心莫奸莫淫。

一坐装正直端方,一立企正身正仪。

手一动看天从容,脚一踏天情要合。

一百十七

朝晚拜爷拜在心,心先拜敬道理深。

心拜更真身拜假,各练真真贵如金。

一百十九

敬我天父要好心,敬我天兄要好心。

敬我天王要好心,为尔丈夫要好心。

一百五十一

每夜内殿正朝门,出入闹锁旨当遵。

一出一入有不锁,不晓提防有处分。

一百五十三

醒来洁眼理泉茶,须嚏周时洁无差。

千年万载同半刻,不开过口记清些。

一百六十六

拨扇虔诚莫已由,当轻当重心对夫。

亮红举手须虔洁,水凉救好亮方乌。

一百七十

日夜琴声总莫停,停声逆旨处分明。

天堂快乐琴音好,太平天下永太平。

一百七十一

理文洗身后洗帕,笔墨金帽理莫差。

颈钏扇插虔理好,好坐殿游苑敬爷。

一百七十七

帕拨飞虫离五寸,一些挨着不殷勤。

榨底飞虫来则扑,乱挨风大有处分。

(观上述诫嘱,洪爷真是“魔鬼在细节”,完全给嫔妃制订服务手册。)

一百七十九

新帕换二共八条,四洗四洁莫差毫。

黄帕三十白绉十,扇各七烂换夜朝。

一百八十一

洗身茶后朝摄裳,文袍行先理朝堂。

见有草涩除净净,放正灯草对太阳。

一百八十八

礼毕统锁宫巷门,化奏看响鼓声匀。

朝夜理文奉帕扇,三十白十扇七分。

一百九十二

无事莫到洗身宫,晏后凑徒遵玲珑。

去不遵旨有责罚,文袍靴茶一样同。

二百二十二

天王旨到响金锣,立即跪接呼声和。

一个不接是逆天,又贬又斥不是苛。

二百二十四

帕匙换教带玲珑,须面手汗帕不同。

须面用新洁手旧,汗帕换开立锁对。

二百二十八

越为得多越大份,各为尔主要殷勤。

今日积福后来享,锁匙带紧得入门。

二百三十七

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

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

(洪教主对人太苛求,嫔妃正眼看他都是罪过。)

二百五十

不使得性速减性,不是校笑早当知。

天兄圣旨争半点,从今好醒莫鬼迷。

二百七十二

日夜拨扇扇莫停,草拨榨底要记清。

拔由已不拔由已,大胆逆天不成人。

(人不是电扇。洪教主比周扒皮还周扒皮。)

二百八十二

早朝统看袍靴茶,加先整容插好花。

头回锣响出前殿,灯草对夫即对爷。

二百八十四

颈额额角共眉毛,永远不准扯一条。

不准扎脚讲妖话,不准同姑话言交。

(如果眉如远黛,眼如秋波,不知天王如何以水平来衡量。)

二百九十四

因何当睡又不睡,因何不当睡又睡。

因何不顾主顾睡,因何到今还敢睡。

(伺候洪爷太难,早睡晚睡都不行,嫔妃们肯定精神高度紧张中。)

二百九十六

捧茶不正难企高,拿涎不正难轻饶。

万样都是正为贵,速练正正福滔滔。

(涎,痰桶。茶,茶杯。)

二百九十七

天寒洁身最紧关,起身帕到草莫奸。

四条燥帕何候便,闲手不顾个个难。

(客家人爱干净,苦了嫔妃们。)

三百零三

嫂在洗宫姑莫进,姑理洗水嫂莫进。

嫂还为嫂姑还姑,见有混杂奏秉正。

(洪教主管得真宽。)

三百三十六

旧果放盘到明日,新果来时平匀食。

新果未来有乱食,同从奏出有重责。

(可见出洪天王的小农出身。红薯屎未拉尽,仍有悭吝的积习。)

三百三十七

着袍离颈转面前,穿开袍袖乃雨边。

自今一个不遵旨,重责不准带金钱。

三百三十八

左边左领右牵袖,右边右领定肩头。

左袖转前轻放颈,企前向后两边悠。

(又是洪秀全的“魔鬼细节”,连穿衣服都定标准操作。)

三百五十一

爷圣旨万样节俭,一饭一丝当悭廉。

今日悭廉积上天,积福多多万方沾。

三百六十九

当食就要像食样,当睡就要像睡样。

万样遵旨要像样,天父专诛带歪样。

(恰似小店主训伙计。)

三百七十九

千祈莫明知故犯,千祈莫逆令双重。

千祈莫同人瞒天,千祈莫假草不忠。

四百十二

三分人才四分扮,成人仪容要好看。

爷哥不恤陋容人,从今好醒好打算。

四百三十六

宫内代代莫乱行,金鼓云板响大声。

见有偷闯当奏出,逆旨瞒天责不轻。

四百五十八

后宫各字莫出外,出外母鸡来学啼。

后宫职份服事夫,不闻外事是天排。

四百九十六

子女幼细不用扇,宁可热些要遵夫。

自古成人不自在,遵守天条万万年。

(如此要紧的下一代教育,洪天王关键该讲的都不讲,只说不要给小“天王”扇风。)

在恐吓和安排嫔妃琐细生活之外,洪天王自然也是发挥他传销老鼠会头目的甜言蜜语,大晃胡萝卜,给后宫的女人们指出把“爷”侍候好的美妙前景:

二十

遵旨得救逆旨难,天王旨令最紧关。

想做娘娘急放醒,各为丈夫坐江山。

二十一

尔不顾主有人顾,尔不扶主有人扶。

为主即是为自己,做乜不遵天令书。

(乜,什么)

二十二

尔对夫主心常真,金砖金屋住尔身。

尔对夫主心常假,难上高天难脱打。

二十四

一眼看见心花开,大福娘娘天上来。

一眼看见心亮起,薄福娘娘该打死。

二十六

练好道理做娘娘,天下万国尽传扬。

金砖金屋有尔住,永远威风配天王。

二十七

心虔口虔头面虔,手虔身虔衣服鲜。

六虔一鲜事夫主,威风快活万千年。

二十八

好心有好报,歪心有歪报。

尔门做娘娘,要识天理道。

三十七

狗子一条肠,就是真娘娘。

若是多鬼计,何能配太阳。

四十六

悠然定叠莫慌忙,细气妖声配太阳。

月亮不同星宿样,各练长久做娘娘。

四十九

一个遵旨得上天,一个逆旨有免牵。

成人头要遵旨令,方可享福万千年。

七十九

为人千祈想长远,切莫鬼迷顾眼前。

眼前极好后难过,长远威风万万年。

一百四十

尔们不晓主悠然,那得夫主甚悠然。

尔们个个真悠然,何愁夫主不悠然。

一百四十一

悠然悠然得上天,悠然悠然福万千。

悠然悠然无免牵,悠然悠然万万年。

一百八十四

一好好到无底好,一了了到无底了。

问尔想好还想了,不是同尔作笑校。

二百

洗身穿袍统理发,疏通扎好解主烦。

主发尊严高正贵,永远威风坐江山。

二百二十三

天情道理莫眼青,爱人如己心放平。

姊妹多多都一样,巴望水涨船高行。

三百八十五

朕妻朕儿行真道,真道出自爷教导。

遵爷圣旨得常生,好心定然有好报。

四百九十五

尔想爷哥夫主惜,好心遵旨就会惜。

今朝遵旨今朝惜,永远遵旨永远惜。

读洪秀全这些狗屁诗,俚俗可笑之余,可能不少读者会发现“千祈”、“几”、“乜”等等奇怪的字词,这些皆是客家话。我到深圳十余年,听懂全部广府话(白话),一半客家话(深圳从前是客家人聚集地),但潮汕话完全不懂。广府话与客家话许多词一样,但发音天壤有别。

最早,清朝的张德坚在编辑《贼情汇纂》中,以为太平军文告和文件中的许多语言是“隐语”和“暗号”,其实因为他不懂客家话之故。客家话中,除本身特点外,留有不少古汉语痕迹,加上变音,所以会让人觉得如堕云雾。

现摘些太平军文告和宣传品中常用的词汇:

几(多么,多少)、千祈(千万)、乜(什么)、人侪(别人)、过刀(被刀杀)、?睿ㄕ狻⒄庋?)、肚肠嫩(经验不多)、硬颈(不服从、倔强)、企(站立)、炼速速(快快修炼)、悠然悠然(闲适自得)等等。

天干地支方面,客家话中“丁”与“癫”相同,改为“天”,所以“丁酉年”为“天酉年”;“卯”同“没有”,改为“荣”;“亥”同“害”(也是广府话中女阴的意思),改为“开”。

由于客家人好“山歌”,所以上至洪秀全谕旨,下至一般宣传单,常常打油诗一样内容多多,以致于当时各省的读书人及官员,都觉得这些宣传类的东西特别荒唐,甚至在《天情道理书》这样的“圣谕”中会出现这样的词句:“打鼓求得雨,高山好开田……食烟食得饱,放屁好肥田。”鄙俗词句,琳琅满目。入南京后,由于军中裹胁的读书人日多,太平军对外正式谕令和文告才逐渐“文学化”和“书面化”。

洪教主在金碧辉煌、穷奢极欲的天王府玩弄女人写歪诗之外,他在“天京”干出的最大一件“正”事就是杀杨秀清。(连锁而发的是杀韦昌辉以及逼石达开出走)

而后,洪秀全一边写歪诗,一边又胡乱批注《圣经》,弄出本《钦定旧前遗诏圣书批解》。他亲手“批解”的地方真不少,前前后后80条,基本分为以下几大类:

其一,神化洪秀全本人和“太平天国”。他把《马太福音》中原来讲世界末日、耶稣再来的情景——“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堕落”——批解成:“朕是太阳,降世为人,则天空变暗矣;朕妻月亮降世为人,则(月亮)不发光矣;天将天兵是星宿降世为人,则(星宿)自天坠地矣。”《创世纪》中讲上帝同挪亚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立约的征兆是“有虹现在云彩中”。洪秀全把“洪”、“虹”二字如此批解:“爷立永约现天虹,天虹弯弯似把弓。弯弯一点是洪日,朕是日头故姓洪。”完全是牵强附会,狗屁不通。

其二,抨击“三位一体”。《马可福音》上讲“上帝是一位”,“是独一的主”。洪秀全则为了证明他自己“上天”时见的神多,批解道:“缘何朕上天时将见天上有天父上帝、天母老妈,又有太兄基督、天上大嫂,今下凡又有天父天母天兄天嫂乎?”如此胡说,几近诞妄,与日后的义和团胡排神仙有的一比。《马可福音》又说上帝“是活人的上帝”,洪秀全“批驳”耶稣上天后与上帝合一之说,他认为:“误解基督即上帝,上天合为一。缘何大辟之前太兄来,生得见上主语太兄乎?”以自己的胡乱理解理直气壮反诘正统基督教教义。

其三,他把“太平天国”神奇化。《启示录》上讲“圣城新耶路撒冷”是从“上帝那里从天而降的”,为此,洪秀全批解为:“天上地下一样。新也路撒冷,今天京是。上帝基督下凡,带朕暨幼主作主,开创天朝天堂。上帝天堂今在人间,验矣!”《使徒行传》上讲:“我要回来,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叫余剩的人,就是凡称为我名下的外乡人,都寻求主。”洪秀全把这则原本描述耶稣设立教会的事,批解为:“今上帝基督下凡,再建上帝殿堂在天京天朝矣,普天下合一均求上主矣。”《启示录》讲:“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为此,洪秀全自然把基督教的“天国”替换到他自己的“天朝”上,批解道:“上帝基督带朕及幼主管理,世世靡暨矣。今验矣!”……

总之,洪教主深宫无聊之余所有这些“批解”,满纸荒唐言,一把离奇意,与其说是神学“新解”,不如说是政治作秀,高举宗教的幌子麻痹属下。

看到他这些豪壮的谎言,真不知正宗基督教教徒看后会有何感想了。

下面,仅从清朝当时人所写笔记中,摘取太平天国三个有关妇女的记述,可以想见“太平天国”妇女的地位和当时状况:

其一,赵碧娘。赵碧娘,良家好女子,年仅十五六岁,神姿秀美。太平军攻略江南时掳入军中。她被掳时,三日不食,有同被掳之妇女相劝:“我辈忍死,或可日后与家人相见。不要自苦如此,待贼人疏忽可伺机逃脱。”赵碧娘始进食。不久,她被选入女匠绣馆,为太平军首领作精制冠帽两个,暗中衬以污秽之布(可能是月经布),希望以厌胜之法咒死对方。不久,同馆女工向东王杨秀清告发。杨秀清裂冠见到污秽的布条,大怒,立刻派兵士逮捕赵碧娘,并准备转天“点天灯”示众,以儆效尤。赵碧娘半夜苏醒,趁人不备,自缢于树,以免惨遭焚刑。东王大怒,遂杀其同馆女工数十人以泄愤。

其二,傅善祥。傅善祥,金陵人,自幼习学文史。太平军陷江宁,掳入军中,见其习书善写,用为女书记,一直在东王宫中掌文书。傅善祥貌美得东王宠,恃宠而骄,批阅文牍,屡骂诸首领猪狗不如。东王杨秀清侦知傅善祥语侵及己,大怒。即以傅善祥吸食黄烟为罪,逮之枷于女馆示众。情急之下,傅善祥亲笔作书于东王,备极哀怜。东王怜之,遂释其罪。傅善祥得间逃去。东王派人大索,不得。

其三,朱九妹。自傅善祥逃去,东王府中无人合意主掌文书。有湖北女朱九妹,年十九,慧艳能文,为太平军一女百长所庇。东王多次公告选人入宫,百长怜朱九妹柔弱,不以之应选。东王常佯作天父下凡言某事,以神其说。知有朱九妹此人后,东王遂作天父下凡状,指出九妹藏身之所。于是,兵卒搜得,逮朱九妹及女百长齐入东王府问讯。东王问九妹:“汝识字否?”对曰:“不识。”又问:“百长藏汝否?”九妹曰:“女馆中人众多,何得藏我!”东王怒,命兵士杖之。大杖数折,朱九妹浑身鲜血,昏绝于地。于是,东王下令,将女百长挖目割乳,剖心枭首,称是天父降罚,以儆余众。朱九妹被拘于东王府月余,创伤稍平,暗中结纳一王娘,将以砒霜毒杀东王。谋泄,朱九妹惨遭“天灯”之刑,同时被杀九人。

洪秀全在议事殿内,铸有一巨大的白银鸟笼,内中有一个大绿鹦鹉,会讲话。只要有人,它就会用客家话叫嚷:“亚父山河,永永崽坐,永永阔阔扶崽坐!”(上帝的江山,天天来坐,永永远远天王坐!)相比这只大鹦鹉,即使锦衣玉食的后宫嫔妃,仍然远不如它快乐。

自古叛逆,从无妇女并掳者,亦未闻行军以千万妇女随行而可制胜者,贼之初意,不过欲以众胜寡耳。况广西妇女赤足强有力,尽可用为伍卒。逮陷湖北、江南,所得妇女何止数十万,要皆膏粱脆弱,即属村妇亦不敌广西贼婆之凶悍,择美丽者充妾媵,余者无用,故役使工作,磨折以死者不可胜计。于是知妇女不可用而不掳,且憎已掳之妇女为累(赘),减其粮,日给米四两。

(太平军)多设女馆,以女官领之。其各贼目之眷口悉充伪王府女官,皆隔别不令共处。倘(太平天国男女)私约就宿,则谓之犯天条,男女皆杀。伪冬官副丞相陈宗扬竟因夫妇同宿骈首就诛。

各伪王盛置姬妾,而使群下绝人伦之源,且始之曰:天下一日平定,方许完聚,未娶者方准婚配,功高者始准置妾。往往杨贼(杨秀清)议奏某官功高,应先准娶妻,其实并未见准。其犯天条得用之贼之又恒贷之,罚以将来大家娶妻之日迟娶三年及不准多娶一妻,其意谓男女人之大欲,以此诱之,实以此迫之也。现无淫欲之事,既可保人人精壮,许以事定得妻,庶诸恶少舍死战斗,以冀一朝遂愿耳。然稍有知识者未始不知事不可成,妻不可得,甚至己妻转为所得,安得不痛恨而深衔之,特徒恨无益,且因无益灰心,亦渐忘其恨已。(采程奉璜说)

湖北武汉,江南江宁、镇江、扬州等处多富商大贾,士文民逸,享受承平之福二百余年,其骄奢淫佚恣情暴殓,匪夷所思,莫可穷诘,故此数处受害最久,被祸尤惨。至可怜者,莫过阀阅子女,锦衣玉食,不离保姆,一旦仓皇被掳,男或用为“公子”、“老弟”,犹可偷生,妇女则概归妇女馆,隔绝亲人,分与有壳之谷,令其舂煮。有援引者或入绣锦衙,余者迫令放足,役使挑砖、背盐、挑濠沟、削竹签,要皆梦想不到之苦,一朝受之,其不死也几希。及其死也却有数等:上等烈妇闺秀不待入馆,先即自裁;其次或勉强入馆,知事不可为,乘间就死;又其次则忍辱偷生,因不耐磨折,不服粗犷,挫折而毙;至下则苟延一息,甘为役使,甘受捶楚,甚至有背盐美妇行烈日中,卤汗交流,肩背无皮,如著红衫者。嗟乎,天地间至惨安有此耶?然亦以见人之一死,实非易事,罪业未尽,真求死不能也。(据王福兴、李丕基等说)

江宁城内又有一妇背负婴儿,被贼驱逐入馆。此妇迟回不行,贼骂之,妇亦回詈(骂),贼遂挺矛戮杀。此妇压儿于肩下,呼娘不绝,呱呱乱啼,而不知其母已死。一妇行于道,怀抱数月之儿,且走且泣,忽袖出一剪将欲自刺其吭,复以泪眼熟视抱中儿,遂大哭掷剪于地,仍向前行。贼之残虐致天地间有此惨境,真不忍下笔矣。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7年3月17日 18:24
下一篇 2017年3月22日 03:5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