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薛岳禁赌公务员打麻将判死刑 赌风仍猖獗

“搓麻将”是许多人业余休闲的首选,没事呼朋引伴地摸上几把,可谓快哉!然而在民国时期的长沙,打麻将却要冒着被杀头的危险。

民国薛岳禁赌公务员打麻将判死刑 赌风仍猖獗

  “搓麻将”是许多人业余休闲的首选,没事呼朋引伴地摸上几把,可谓快哉!然而在民国时期的长沙,打麻将却要冒着被杀头的危险。

  开端:麻将随妓女流入长沙

  麻将起源于江浙一带。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后,麻将从江浙传到北京。1900年八国联军攻进北京,次年签订《辛丑条约》后,麻将风靡北京,并流向全国。

  1912年(即民国元年)5月编印的《湖南民情风俗报告书》中有:“麻雀(即麻将)牌,以竹头及骨为之。十年前,湘中尚无此戏。盖近年由宦、商,及苏、扬娼家传来,而流行日广,省城(即长沙)及湘潭、常德三处商业繁盛,妓馆林立,此风盖尤甚也……”

  禁赌:1935年正月抓赌犯千余人

  然而打麻将等赌博的盛行,使长沙弊害百出,时人“废时失业,倾家荡产……青年子弟,被其诱惑,甚至自寻短见……”基于此,长沙从1929年开始明确禁赌,1935年、1936年是打击赌博较严厉的年份之一。报载:1935年2月4日(即阴历正月初一)至2月16日,在长沙城内共抓获1138名赌犯,并对部分人采取游街、张榜、拘留等惩罚,但就在13名赌犯游街的第2天晚上,警方再次在长沙市区抓获赌犯102名。

  一些赌徒赌兴难抑竟与警方大玩“老鼠与猫”的游戏。像警方破获太平街唯一袜厂赌窟,此处赌窟设有两道门禁,并且设置有“新生活”与“俱乐部”的口令,但两个口令均被破获。北门司马里(西起蔡锷北路,北至三公里)一处公馆内高墙高房,警方最初无法进入抓赌,后借来安有喇叭用来送电报的摩托车,谎称送电报,骗开大门,再一拥而入抓获大批玩麻将的赌徒。

  治赌:省粮食局局长之侄被处死

  尤其在1939年第一次长沙会战后,薛岳主湘时期,更是严厉禁赌。当时长沙市区及湘省所属各区县均张贴布告称:今后发现军人、公务员打牌赌博者,一经抓获,经军法判处死刑;市民罚劳役5至10年;自公布之日起实施。当年就有湖南省粮食管理局谢铮局长之侄、省粮食局二科科员谢铁成偷偷跑到邻居家打麻将,当晚12时谢铁成被巡警抓获,经文艺路第九战区长官部军法处审判后,当即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此案轰动一时。

  然而,不论是1930年代的运动式禁赌,还是薛岳时期的铁腕治赌,直到1949年,长沙城内一到春节,仍然赌风猖獗。还好,今天的麻将活动更多的是被人们当做一种娱乐消遣活动。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