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夫妻如何“秀”恩爱

东汉的梁鸿给人打工,干的是舂米之类的体力活。每天下班后,妻子孟光早早地就备好了晚餐,用托盘托着,高高地举到眉毛的高度,进献给梁鸿食用,同时又“不敢于鸿前仰视”,一副温顺的样子。这也就是成语“举案齐眉”的本事。

古代夫妻如何“秀”恩爱

 

    东汉的梁鸿给人打工,干的是舂米之类的体力活。每天下班后,妻子孟光早早地就备好了晚餐,用托盘托着,高高地举到眉毛的高度,进献给梁鸿食用,同时又“不敢于鸿前仰视”,一副温顺的样子。这也就是成语“举案齐眉”的本事。

    如今“举案齐眉”已经被用来形容夫妻间相敬如宾。

    西汉的张敞是官宦子弟,曾做过地方行政长官,豫州刺史,也做过京官,京兆尹。但是他为后世所乐道的,并非是其政绩,而是他的闺帏秘闻。《汉书·张敞传》载:

    (敞)又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有司以奏敞。上问之,对曰:“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上爱其能,弗备责也。

    身为堂堂首都最高行政长官的张敞,居然在家里给夫人画眉,而且画就画了罢,这事还传弄得京城里无人不知。皇帝只好垂问弹劾是否属实,而张敞不仅不讳言,更是直白地说:夫妻之间在闺房之内所做的事,还有比画眉更亲密的呢。那言下之意是,如果给夫人画眉也是一种罪,那与夫人行床笫之欢就更是罪不可赦了,从而以归谬法含蓄地指出了卫道者的荒唐。

    为妇画眉也成为夫妻亲密恩爱的象征。

    魏晋“竹林七贤”之一的王戎和妻子也异常恩爱。《世说新语·惑溺》记载:

    王安丰妇,常卿安丰。安丰曰:“妇人卿婿,于礼为不敬,后勿复尔。”妇曰:“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遂恒听之。

    王夫人经常不直接喊王戎老爷,而是喊他“卿”,如同今天的“亲爱的”,这让王戎觉得有点肉麻,于是便拿礼教为幌子,说这样喊不合礼制,要夫人改口,而夫人却振振有辞,说:我是因为爱你,才喊你亲爱的,如果我不能喊你亲爱的,那谁喊?

    《世说新语·惑溺》中还记载了一段透着悲戚的夫妻恩爱故事——

    荀奉倩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妇亡,奉倩后少时亦卒。

    荀奉倩就是曹操重要谋士荀��的儿子,他的夫人具体的名字已经不可考。夫人冬天里生病,浑身发热,荀奉倩就跑到院子里冻冷全身,而后回屋,以自己冰凉的身体为夫人驱热。夫人最终不治身亡,荀奉倩不久也去世了,他的死因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思念亡妻而悲伤过度。

    北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十七岁的李清照嫁给了太学生赵明诚。李清照在《金石录·后序》中,详细地回忆了与丈夫赵明诚“赌书饮茶”的生活细节:

    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

    清朝的纳兰性德(字容若),十七岁与卢氏结婚,夫妻感情甚笃。不幸的是,婚后三年卢氏即去世了。纳兰性德曾写有多篇词作,怀念亡妻,其中的一篇《浣溪沙》下阙有两句: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第一句化用的是南宋程垓《愁倚阑》词句:“昨夜酒多春睡重,莫惊他”,写的是一位女子对夜来醉酒的情人的细心呵护,想让他在早上多睡一会儿,因而交代婢女们不要惊醒了他。第二句化用的就是上述李清照的典故。从纳兰性德的这两句词里,约略也可看出当初他与妻子卢氏在人生情趣上是如何地相投,在生活细节上又是如何地互相关爱。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