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青楼奇女子:为断丈夫反清之忧抽刀自刎

明末文人骚客游览秦淮,交往名妓是当时的风尚。像那些腰缠万贯,俗不可耐的大老板们即便拍出的银子再多也往往被名妓拒之门外。而举止风雅,有气节的才子才是名妓中意的客人,是以东林士子和复社名流多是青楼佳宾。所谓“福慧几生修得到,家家夫婿是东林”正是当时的写照。

明末青楼奇女子:为断丈夫反清之忧抽刀自刎

    长久以来,世人眼中的青楼女子都是见钱眼开之流,被贴着伤风败俗的标签,然而这不适用于明末青楼中的那些奇女子。

    明末文人骚客游览秦淮,交往名妓是当时的风尚。像那些腰缠万贯,俗不可耐的大老板们即便拍出的银子再多也往往被名妓拒之门外。而举止风雅,有气节的才子才是名妓中意的客人,是以东林士子和复社名流多是青楼佳宾。所谓“福慧几生修得到,家家夫婿是东林”正是当时的写照。

    张岱在《陶庵梦忆》中曾讲述过一位叫王月生的名妓,她才貌俱佳,为人却“寒淡如孤梅冷月,含冰傲霜,不喜与俗子结交”。被迫接客时,也只像一块木头,对狎客毫无反应。有一个富家子曾出大价钱与月生同寝食半月,月生始终一语不发,直到有一天突然口唇蠕动,下人见状连忙报告富家子说:“月生要说话啦!”于是众人“哄然以为祥瑞”。那公子巴巴的跑去恭候月生开口,只见月生低头颔首,踌躇不言。公子再三力请,姑娘只说了两个字:“家去(回家吧)。”这段子就此传为佳话。

    名妓之所以如此并不是为了自抬身价,只因她们心中也憧憬着美好和忠贞,却无奈何身不由己。余怀在《板桥杂记》中写过一位叫李十娘的名妓,她善鼓琴清歌,风度翩翩。很多人都艳羡十娘的风采,而十娘却常称病谢客。只有二三知己能在她家做诗文之会,而会上宾主也都秩序井然。后来十娘改名叫贞美。余怀逗她说:“你美是美,贞字就未必称得上喽!”这本是一番戏言,不想却引得十娘哭道:“君知儿者,何出此言?儿虽是风尘贱质,然非好淫荡检者流……苟儿心之所好,虽相庄如宾,情与之恰也;非儿心之所好,虽勉与同席,不与之合也。儿之不贞,命也!如何?”这一番话可谓是许多青楼女子的心声。

    电影《金陵十三钗》热映,片中那一群风尘女子舍生取义,着实令观者动容。而在明末的历史中也有着青楼巾帼,她们虽不幸沦落教坊,身份低贱,但在明清易代时的家国巨变中,她们所体现出的气节和献身精神,令人可敬可佩。

    当时有位青楼女子曾主演了一出别样的“冲冠一怒为红颜”。有个反复无常的武将叫李成栋,他先是农民起义军,后降了明,又降了清。此人打仗是把好手,他作为清军南下的急先锋,双手沾满了百姓的血。后来李成栋受到清廷的排挤,心中抑郁,再加上看到许多志士保家卫国,杀身成仁,自己多少良心未泯,内心有所摇动。而促使他反正的导火索,却是其爱妾赵氏。赵氏看出李成栋的心思,于是朝夕鼓励他反清,李成栋一直置之不理。一天晚上赵氏给李成栋侍酒,又提反清之事。李成栋却担心家眷安全而踌躇。赵氏道:“丈夫不能割爱乎?请先死君前,以成君志!”一下子抽刀自刎在李成栋的面前。李成栋抱尸大哭:“我乃不及一妇人!”于是举兵反清。这位弱女子就此令一向朝秦暮楚的武将从此为明朝效力,直至战死沙场。而史书《明季南略》中对赵氏的描述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松江妓也”。时人感叹,做《赵夫人歌》赞之。

    古人云仗义每从屠沽辈,像这样出身卑下的市井女人,虽然出卖过身体,但没有出卖心灵。她们不知要比同时代那些学富五车,却一身媚骨,毫无气节的士大夫强出多少倍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7年5月16日 06:54
下一篇 2017年5月16日 10:4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