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月娘寂寞的贞节

面对“大奶”、“二奶”的尖锐斗争,没有哪个花花公子不羡慕《金瓶梅》中的西门庆,拥有吴月娘这样一位看上去贤良淑德的“大奶”。西门庆自己也很得意,包妓女也好,娶小妾也好,他的正房老婆吴月娘从不会阻拦。

吴月娘寂寞的贞节

 

    面对“大奶”、“二奶”的尖锐斗争,没有哪个花花公子不羡慕《金瓶梅》中的西门庆,拥有吴月娘这样一位看上去贤良淑德的“大奶”。西门庆自己也很得意,包妓女也好,娶小妾也好,他的正房老婆吴月娘从不会阻拦。

    吴月娘出身于一个小官吏之家,作为填房被娶进西门府。她的模样即使不如潘金莲、李瓶儿娇俏,但也称得上端庄清秀。在西门庆妻妾成群的生活中,她并非不得宠,受冷落。她最大的资本,就是身为正室。她时不时会语带双关地提醒西门庆的其他妾室,只有自己是以清清白白的女儿身,嫁给西门庆的,你们都有贞操污点。

    此外,吴月娘还管账。连李瓶儿不菲的家资,都在她掌控之中。毫无经济后盾的潘金莲根本就没有和她一较高下的资本。在当今社会,那些“大奶”完全可以吸取吴月娘的经验,任你东西南北风,我自稳坐“家庭一把手”宝座,手握财权,男人自然不会轻易“休妻”了。

    在西门府历次的“争宠”风波中,潘金莲折腾得最狠。而能压住潘金莲的,也只有吴月娘。她对潘金莲有生动的比喻:“如今这屋里乱世为王,九条尾狐狸精出世。”确实,因为潘金莲,导致了西门府的一系列变故,尤其是李瓶儿母子和西门庆的死亡,直接把西门府推向没落。西门庆生前无法无天,对吴月娘基本还是敬重的,作为一个男人,他还算知道好歹。

    吴月娘在《金瓶梅》中的形象,不是操持家政,就是吃斋念佛,偶尔流露出的小心眼和刻薄,让我想起《红楼梦》中的王夫人,而曹雪芹笔下的薛宝钗的外貌,竟与兰陵笑笑生写吴月娘用的是同一词:“银盘脸、杏子眼”,可以说,吴月娘和王夫人、薛宝钗是同一类的封建正统女性。

    吴月娘最狠的招儿,全是在西门庆死后亮出来的,烧李瓶儿的灵位,驱逐潘金莲、孙雪娥,借大姐之死将陈经济告上公堂,彻底搞臭陈经济,显示出其狠辣的一面。由此可见,潘金莲那点诡计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而真正深藏不露的高手,还是吴月娘。

    吴月娘坚守贞节,力拒殷天锡、王英、云离守等色狼的性骚扰,这无疑是作者大为肯定的女性美德。在坚守贞节这方面,吴月娘和《红楼梦》中的李纨有得一拼,两个孀妇都含辛茹苦地带大了孩子,原指望沾点孩子的光,没想到,吴月娘的孝哥儿15岁出家,李纨则在贾兰高中时就去世了,都没得到应有的回报。吴月娘平平安安地活到了70岁,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丈夫早逝,儿子又不在身边,孤零零地活了30余年,而当年自己最恨的那些“狐狸精”都烟消云散,寂寞的夜是那么漫长……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6年11月23日 22:35
下一篇 2016年11月24日 17:5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