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官场上的迷信:粪桶能退敌 自焚能祈雨

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杨芳,15岁从军,身经百战,是个打仗好手。他一生最辉煌的业绩是在道光初年平定张格尔之役,是役他率兵穷追,擒获张格尔,押解到北京。

晚清官场上的迷信:粪桶能退敌 自焚能祈雨

    求神保佑、算卦占卜、风水看相等,在中国历史上可谓绵延不绝;

    而晚清的官场更是将战争胜负、官运升迁或权力的明争暗斗,都寄托在厌胜之术、讲求风水上……

    1

    杨芳以粪桶对抗英军

    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杨芳,15岁从军,身经百战,是个打仗好手。他一生最辉煌的业绩是在道光初年平定张格尔之役,是役他率兵穷追,擒获张格尔,押解到北京。

    因此道光帝给了他一大堆奖励:加太子太保、授御前侍卫、绘像紫光阁等等。所以,杨芳在1841年3月来到战争中的广州时,人们对这位已戎马55载的老将充满了期望,如大旱之望云霓。

    杨芳到来之后,采取添造炮位、军器、木排等防御措施。但显然船坚炮利的英军是他未曾遇到过的对手,在无法得到有效信息的情况下,他认为洋人的枪炮实为邪器,只有以臭秽之物才可制之。

    于是,他设计了一套以邪制邪的战术,在全城收集粪桶、纸扎草人,并进行建道场、祷鬼神等活动。摆好架势之后,因两国议和,这些马桶没有派上用场,但留下了笑柄。

    粤人作诗嘲之曰:“杨枝无力受南风,参赞如何用此公?粪桶当年施妙计,秽声长播粤城中。”

    2

    木兜冲给曾国藩的运气

    徐一士的《凌霄一士随笔》里收录了一封信,则显露了曾国藩对风水的迷信。在1849年致诸弟书中,曾国藩祝贺九弟曾国荃喜得贵子,并以此认为1846年冬其祖母葬在木兜冲之后,曾家运气开始变好。

    曾家已添了三个男丁,曾国藩升礼部右侍郎,曾国荃进学补廪等等。曾国藩遂认为木兜冲乃吉祥之地,“已有明效可验”。他并认为“福人自葬福地,非可以人力参预其间”。他在信中称自己笃信“山环水抱”、“藏风聚气”的说法。

    不仅是家书,曾国藩在公牍中亦提及风水。1866年,他在批给道员王勋湘呈请在湘乡建造城垣的的文件上写道:“湘乡本无城池,相安已久,今忽欲办此数百年未有之事,本部堂不甚以为然。”

    而其不以为然的原因乃是,湘乡现在人杰地灵,风水正盛,“不知修城是否有碍风水,本部堂亦不敢主张也”。

    3

    曾国荃发誓自焚以祈雨

    我国久以农业立国,遭遇旱灾时祈雨,是地方官员的要务之一。祈雨很平常,但是以自焚来祈雨的官员却不常见,曾国藩的九弟曾国荃即是其中一个。

    陈康祺《郎潜纪闻》记载,曾国荃就任山西巡抚时,正值山西大旱,晋省饿殍遍野,赤地千里,前任巡抚无所作为,“噤不以闻”。曾国荃下车伊始,即向朝廷上奏折告急,请求朝廷筹款筹钱赈山西之旱灾,得到朝廷的救灾物资后,“晋民始苏”。

    但靠朝廷救济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无奈老天还是滴雨不落,曾国荃遂作了一个悲壮的决定,下令治下的官吏以及晋省自禀生以上的绅士,聚集于堆满柴薪的庙前祈雨。他发誓如果明日不下雨,就自焚以谢晋省父老。

    神奇的是,雨“果应时至,晋父老感涕讴歌”,山西大旱遂解。也许山西父老感念他为民的拳拳之心,把这事传得神乎其神。

    4

    慈禧砍白果树破光绪皇气

    胡思敬《国闻备乘》载,慈禧太后在光绪生父醇亲王奕�X的墓园中游玩,让擅长堪舆之术的英年,相一下该园的吉凶。英年作出惊骇的样子说这里地气很旺,“再世为帝者,当仍在王家。”

    戊戌政变后,慈禧太后和光绪帝的关系达到冰点,朝野皆知。因光绪无子,为防止帝王再出现在醇亲王府,慈禧不顾内外压力,已立端王载漪之子溥�y为大阿哥,作为光绪的继任者养在宫中。

    慈禧听了英年的说法后颇为诧异,反问道:“天下已有所归,得毋言之妄乎。诚如卿说,当用何法破之?”英年指着园中一株巨大的白果树,说白果树的“白”字下面加一个“王”字就是“皇”字,“伐此则气泻,是或可破也”。

    慈禧回宫即命内务府中人立即去砍树。此树坚硬如铁,“斧锯交施,终日不能入寸,而血从树中迸出。”在慈禧的亲自督工下,树终于被砍倒,“中毙一巨蛇,小蛇蠕蠕盘伏无数,急聚薪焚之,臭达数里”。

    5

    砍倒的仅仅是恩义情分

    王照《方家园杂咏纪事》载,光绪闻此事后,对内务府人言:“尔等谁敢伐此树者,请先砍我头。”如此与慈禧相持月余。

    一日退朝,内侍告诉光绪,太后一早已带人去砍树,光绪赶紧出城奔赴生父墓园,但为时已晚,“奔至红山口,于舆中嚎啕大哭,因往时到此即遥见亭亭如盖之白果树,今已无之也。连哭二十里”。

    巨树倒地那一刻,光绪与慈禧间的最后一点恩义情分,亦归于尘土。长眠在陵墓之中的奕�X,生前亦曾风光无限,此时连坟头上的一棵树都保不住,会不会无声啜泣?

    庚子变后,中西议和,端王载漪被当做“祸首”,发配戍边,其子溥�y不久也被撤去大阿哥名号,责令出宫。1908年光绪帝和慈禧太后双双驾崩,入承大统的正是奕�X之孙溥仪,监国摄政王是溥仪的生父、光绪帝的亲弟弟醇亲王载沣。

    机关算尽的慈禧,并没有改变醇亲王一脉的所谓“王气”,历史是如此“迷人”而吊诡。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8年6月10日 17:46
下一篇 2018年6月14日 18: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