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差十七岁的姐弟恋:万贵妃掀起《后宫》血雨腥风

“臭汉、脏唐、宋埋汰、元迷糊、明邋遢、清鼻涕”这是对中国历代宫闱秘闻的一句戏谑的总结,而皇帝的后宫永远是各类稗官野史、小说笔记讲不完的故事,现在,这一载体又加上了影视剧。今年是后宫题材电视剧的扎堆年,其中,有一部电视剧以其“姐弟恋”、“太监结婚”等情节在饱受争议的同时却取得了不错的收视率,这部电视剧连名字都很爽快—

相差十七岁的姐弟恋:万贵妃掀起《后宫》血雨腥风 《后宫》剧照  

    “臭汉、脏唐、宋埋汰、元迷糊、明邋遢、清鼻涕”这是对中国历代宫闱秘闻的一句戏谑的总结,而皇帝的后宫永远是各类稗官野史、小说笔记讲不完的故事,现在,这一载体又加上了影视剧。今年是后宫题材电视剧的扎堆年,其中,有一部电视剧以其“姐弟恋”、“太监结婚”等情节在饱受争议的同时却取得了不错的收视率,这部电视剧连名字都很爽快——《后宫》。而剧中无论是皇帝对奸妃超出逻辑的爱,还是奸妃对宫女逾越人类底线的残害,这种“狗血”剧情,还真有历史史实的支撑,我们只能说,历史本来就是“狗血”的。

    朱见深被冷落时,只有万贞儿在身边

    《后宫》的大背景是明代成化朝,全剧没有涉及成化朝的政局,而是把笔墨全部集中在明宪宗朱见深的内廷之中,纠结于妃嫔之间的争风吃醋、勾心斗角。大部分剧情和人物都属虚构,但基本故事架构还是源于当时的史实。

    成化朝的后宫,最大的特点就是掌管内廷的万贵妃比自己的丈夫朱见深大17岁,而无论万贵妃是否年老色衰、是否生下皇子、是否慈爱天下……朱见深都对她一往情深、恩宠不替。探寻这对夫妻铁板一块的关系之由来,还得追溯到朱见深的父亲英宗朱祁镇的正统时代。

    朱见深生于正统十二年(1447),是明英宗的长子。正统十四年(1449)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率大军向明朝进攻,大同守军失利,塞外城池陷落。为解危局,朱祁镇在宦官王振的怂恿之下,仓促之间统兵亲征,在土木堡一战中,明军全军俱覆,英宗被俘。其后,蒙古军长驱直入,直逼北京。群臣以为国不可一日无君,而非常时期,宜立长君。当时朱见深只有三岁,而朱祁镇的弟弟�J王朱祁钰已经21岁,更适合出来应对危机。于是,朱祁钰出任监国,总理朝政,朱见深被立为太子。

    没过几天,为了让把朱祁镇当为要挟至宝的瓦剌死心,朱祁钰被拥立为帝,史称“景泰帝”,身陷敌营的朱祁镇被遥尊为太上皇。朱祁钰在于谦的辅佐之下打退了瓦剌,力挽狂澜的他坐稳了帝位,可太子不是自己的儿子心里总是不舒服。

    朱见深此时极为尴尬:当朝皇帝是自己的叔父,父亲是太上皇,自己却是太子。偏偏叔父有个亲生儿子朱见济比自己大,太子之位岌岌可危。其他人则觉得与太子交往会引起朱祁钰的不满。因此,贵为太子的朱见深其实颇受冷落。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一直伴在他身边,那就是后来成为万贵妃的万贞儿。

相差十七岁的姐弟恋:万贵妃掀起《后宫》血雨腥风

明宪宗朱见深像(资料图)

    废太子朱见深的恋母情结

    万贞儿生于宣德五年(1430),山东诸城人,四岁就被选进宫,侍奉英宗生母孙太后。朱见深被立为太子后,20岁的万贞儿被孙太后派去照料比她小17岁的朱见深。

    朱祁镇在瓦剌待的时间不长,景泰元年(1450)从漠北返回京城。但这时朱祁钰已经在朝臣的拥戴下做了快一年的皇帝,“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弟弟将哥哥以太上皇的虚名囚禁于南宫。景泰三年(1452),朱祁钰废太子朱见深为沂王,同时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这一年朱见深只有六岁,他的母亲周皇后去南宫陪伴朱祁镇了,朱见深基本上见不着父母的面,形同孤儿。

    这还不是最惨的,在中国历史上,废太子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汉武帝废掉的刘据、隋文帝废掉的杨勇、唐太宗废掉的李承乾都是不得善终的前车之鉴。更悲惨的情况是,以上三位都是被亲爹废掉的,朱见深是被叔父废掉的,恐怕在当时人的眼里,六岁的朱见深已经半截入了黄土。

    朱见深虽然还不明白政治,但绝对体味得到人情的炎凉与险恶。史书记载他虽然年幼,但已经成熟得像个大人,而且不苟言笑。朱见深还有个先天的毛病——口吃,这个缺陷再加上命运多舛却无力改变、家庭的缺失等等因素,造成他性格上的自卑。

    朱见深既无父母的疼爱,又无童年的欢乐,宫女太监们也没有谁敢对他表示丝毫的关怀。他生活得艰难而孤独,周边充满着恶意和危险。只有万贞儿对他不离不弃,用自己母爱般的照顾帮助朱见深度过了充满坎坷的童年时代。孤苦伶仃的朱见深在这个时间对万贞儿产生母亲般的依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朱祁钰极为郁闷,景泰四年(1453),他唯一的儿子朱见济竟然夭折了,不过好在他还在壮年,子嗣的问题还不用太发愁。景泰八年(1457),朱祁钰忽然身染重病,朱祁镇在石亨、曹吉祥等人的拥立下攻破南宫门,升奉天殿复辟,史称“夺门之变”,不久,朱祁钰病逝,被以亲王礼葬在北京西山。

    朱见深重新当回太子了,不过他依旧没有感受到父爱,太子位也坐得不稳当。这也难怪,父子俩从“土木之变”到“夺门之变”八年没见过面,确实没什么感情,朱见深严重的口吃也不讨朱祁镇的喜欢。朱祁镇曾动过废掉朱见深的念头,但在首辅李贤的劝阻下没有实施。

    对于万贞儿来说,虽然照料了朱见深十几年,有母亲之实却连个奶娘的名分都没有,如果要想让自己今后的后宫生活得到保障,最佳方案就是把又像养子又像弟弟的朱见深变成丈夫。也就是在这个时段,朱见深和万贞儿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变化,成了事实夫妻。

    吴皇后被废,王皇后守活寡

    天顺八年(1464)正月,明英宗朱祁镇驾崩,朱见深即位。在去世之前,朱祁镇留有遗诏,让朱见深百日后完婚。朱祁镇曾经为儿子选过太子妃,挑中王氏、吴氏、柏氏三人留于后宫,未定名分。朱见深当然想立万贞儿为皇后,但由于地位低微和年龄相差悬殊,他的生母周氏和英宗皇后钱氏坚决不准,在朱见深以退位为要挟之下,最终皇太后们同意封万贞儿为妃。

    太后们挑中吴氏为皇后。大婚后,新媳妇吴氏发现,二八芳龄的自己根本竞争不过半老徐娘的万妃,皇帝到自己这里来都不来。她仗着自己六宫之主的身份,数次训斥万妃,最后还把万妃杖责了一顿。然后,一个月的包办婚姻在十几年的自由恋爱面前败下阵来,朱见深一纸诏书把吴氏给废了。

    史书上归结万妃受宠的理由是,人机警,善于奉迎。这显然把问题简单化了,对此,朱见深自己有一番解释。吴氏被废以后,朱见深旧事重提,要立万妃为后,周太后坚决不同意:“她有什么漂亮的?你这么喜欢她。”朱见深答:“在她的抚摩之下,我才能安下神来睡着,不是为了容貌。”和电视剧《后宫》中的美艳形象大不相同,万妃的外貌可以用丰满、粗壮来形容。这明白无误表明了朱见深在残酷宫廷斗争中的安全感缺失,万妃是他的保护伞,这不是年轻貌美就能取代的。

    继位为后的王氏显然学乖了,她对万妃淡然处之,朱见深去她那里,她尽到皇后的责任,不去,她也不恼怒。她和朱见深做夫妻二十多年,朱见深临幸她不超过10次。朱见深带着后妃们游西苑,万妃的车走在王皇后前,过年过节的各种朝见,万妃也不向王皇后行礼。这些王皇后都忍了。有一次朱见深得病,王皇后在旁料理起居很辛苦,朱见深握着王皇后的手说:“皇后,我怠慢你太多了。”

    儿子夭折,万贵妃成“胎儿杀手”

    成化二年(1466)正月,37岁的万妃为朱见深诞下一子。这是朱见深首次尝到做父亲的滋味,他大喜过望,派太监大祀山河。万贞儿也因此获得了仅次于皇后的名分——贵妃。因为万贵妃所生的是皇长子,按照明朝规定,只要皇后在几年内没有儿子,那么皇长子就可以被立为太子。母凭子贵,万贵妃很有可能最终登上太后的宝座。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皇长子于当年十一月夭折,连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而万贵妃也再不能生育。

    然而,朱见深的爱一如既往。

    皇帝无后是国家大事,皇帝不急急坏了大臣,大学士彭时劝导朱见深,说皇帝殿下有那么多妃嫔,但还是没有子嗣,那肯定是因为爱得太专一,而所爱的这个人又过了生育期。所以希望皇帝为了社稷,把爱分配得平均点。朱见深答,这是我的家事,我自己有主意。

    从结果上看,朱见深还是听了彭时劝。成化五年(1469),柏妃为朱见深生了第二个皇子。这个孩子被万贵妃收养在自己的昭德宫,三岁时被册立为皇长子,起名朱�v极,没几天又夭折了。有一种说法,朱�v极是被万贵妃毒死的。但是,皇帝不追查事情的底细,别人谁又敢多言?

    之后的万贵妃似乎和朱见深达成了某种“默契”:万贵妃不阻拦朱见深临幸别的妃子,每次等朱见深去别的妃嫔宫里时,她身着戎装,骑马前驱,无疑是在告诉被临幸的妃子:我盯着你呢!因此,妃嫔们谁怀上龙种都逃不过她的眼睛,随即,还没成形的胎儿就被堕胎药打掉,这样的事情在成化朝的后宫里不知道发生了多少。

    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变成“胎儿杀手”,朱见深不闻不问。

    一次“艳遇”得皇子朱�v樘

    成化十一年(1475),朱见深一早睡醒,对着铜镜忽然感叹起来:“老将至而无子。”旁边侍候他梳头的太监张敏忽然跪倒:“老奴死罪,老奴欺君,万岁已有子也。”朱见深愕然:在哪里?张敏说,老奴说出来就是死路一条,还要皇上给皇子做主啊。皇帝给自己的儿子做主还要太监提醒?这是什么世道。

    看朱见深还在将信将疑中,地位极高的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发话了:张敏说的是,皇子养在西宫那边,一直不敢告诉陛下,今年已经六岁了。

    朱见深这才想起了自己当年的一次“艳遇”。成化初年,广西湖南交界一带的瑶族不堪压迫,起而反抗。明廷调动大军征剿,瑶民被镇压。被明军掳掠的瑶民,年轻男性被阉割后当宦官,年轻女性入宫当宫女。在这些宫女中,有一个当地头人的女儿,姓纪,由于她聪慧美丽,精通汉文典籍,被分配管理宫中图书。有一天,朱见深找书看,和纪氏聊了几句,随后临幸了纪氏。然后,朱见深把这事忘到了爪哇国。

    纪氏就此怀孕,这当然逃不过万贵妃的眼睛,先是命心腹宫女去堕胎,纪宫女喝了两勺就扔了;纪氏的小腹一天天隆起,张敏向万贵妃解释说:那是一种怪病。孩子生下来后,纪氏让张敏把孩子溺死。张敏说:“皇帝还没有儿子,怎么能就这样丢弃呢?”孩子就被张敏偷偷养起来,后来,被废的吴后也加入进来,抚养这个孩子。

    当朱见深派人接孩子时,纪氏抱住儿子哭泣:“儿去,吾不得生!”在为孩子穿上新衣服后,母亲嘱咐道:“儿见黄袍有须者,即儿父也。”当时小孩连胎发都没剃过,一直垂到脚边,头上有一块秃顶,据说是堕胎药打的。当朱见深把孩子置于膝上抚摩良久后,喜极而泣:“这是我的儿子,他像我。”给孩子钦定名为朱�v樘。

    没了万贵妃干预,朱见深又生了11个儿子

    万贵妃得知消息后几近崩溃,多年的严防死守毁于一旦,她日夜啼哭,连说:“群小无状,不使我知。”她想把朱�v樘领过来抚养,外朝的大臣哪里能让她再次得逞,上疏说皇子还是要由生母养。朱见深喜得贵子,对纪氏也很感激,多次邀纪氏一同饮酒,这又大招万贵妃嫉恨。

    在儿子得见天日一个月后,纪氏忽然死了,对她的死因,《明史》也莫衷一是:一说是被万贵妃毒死,一说是自缢。许多史书记载张敏也吞金而死,但是根据最新发现的福建同安县《张氏族谱》,张敏因为护养太子有功而平步青云,当到司礼监太监,成化二十一年(1485)才死,他死后朱见深还派专人去祭奠。

    显然,朱�v樘的人身安全问题指望他爹是不靠谱的,关键时刻,朱见深的亲妈周太后站出来要求抚养朱�v樘。恐怕紫禁城能挡住万贵妃下毒手的,也只有老祖母的怀抱了。万贵妃见状似乎想改善与小皇子的关系,主动向周太后请示,要朱�v樘到她宫里吃饭。周太后教朱�v樘:“儿去,无食也。”万贵妃给朱�v樘食物,小皇子说:“已饱”。再进羹。朱�v樘说:“疑有毒。”万贵妃大为愤恨:“这个孩子小小年纪就这样,他日必定鱼肉我!”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万贵妃不再当“胎儿杀手”了,她鼓励朱见深多多临御其他后妃,多生皇子,这样她就有废掉朱�v樘的机会。所以,成化后期,那个曾经对两任皇后都兴趣不大的朱见深竟然和首辅万安探讨起房中术,而这个万安能当上首辅,一是因为他和万贵妃攀上了亲戚,二是因为他进献春药讨得朱见深的欢喜!

    没有了万贵妃的干预,朱见深生育能力的真实面貌也展现出来,在朱�v樘后,他又有了11个儿子。最受他宠爱的是朱�v�z。万贵妃勾结宦官梁芳,极力怂恿朱见深废�v樘、立�v�z。正巧,泰山连续发生地震,钦天监认为是东宫不安之象,朱见深深畏天变,打消了废掉朱�v樘的念头。

    “万侍长去了,我亦将去矣”

    成化二十三年(1487),万贵妃暴毙于安喜宫,享年57岁,关于她的死因,流传最广泛的说法是体态肥胖的她鞭打宫女时,用力过猛,被痰阻塞气绝身亡。朱见深知道后说了一句颇为感人的话:“万侍长去了,我亦将去矣。”他主持贵妃的葬礼一如皇后之例,并辍朝七日。

    当年八月,年仅40岁的朱见深撒手人寰,追随着那个既是母亲、又是姐姐、更是妻子的人而去。他们因为出生的年份相差太大而备受非难,能在同年离开人世,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

    朱�v樘即位,年号弘治,他一扫父祖给大明带来的乱象,史称“弘治中兴”。值得一提的是,朱�v樘的一生只有一个妻子——张皇后,两人同起同卧,读诗作画,听琴观舞,谈古论今,朝夕与共。

    朱�v樘的后宫,再无血腥与变态的阴霾。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