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士大夫多双性恋:有人使用美男计引诱大员

某大员出使归来,途中在一处豪宅驻节。见庭中菊花盛开,就在花间徘徊赏玩。忽见一个小男孩隐映在竹林间,大约十四五岁,温雅靓丽得赛过美女,就招他过来,一问是房东的儿子。与之闲谈,对答非常聪慧。心生喜爱,就把手中的扇子赠他作见面礼。

明清士大夫多双性恋:有人使用美男计引诱大员

  某大员出使归来,途中在一处豪宅驻节。见庭中菊花盛开,就在花间徘徊赏玩。忽见一个小男孩隐映在竹林间,大约十四五岁,温雅靓丽得赛过美女,就招他过来,一问是房东的儿子。与之闲谈,对答非常聪慧。心生喜爱,就把手中的扇子赠他作见面礼。那童子流目送盼,渐渐露出亲昵的媚态,大员有点把持不住了,也语涉猥亵。那男孩立即下跪,拉着大员的衣裾说:大人看得起我,我也不敢相瞒。我父亲被人陷害,入了冤狱,得大人一句话就能活命。大人如肯援手,我当不惜此身。一边就从袖子里抽出判决书来。这时忽然狂风大作,冲开六扇窗子,几乎被屋里的随从人员们看见两人情状。大员省悟其中必定有缘故,急忙说,去罢去罢,明天再从容审议。随即匆匆登上归程。后来派人暗访,知道那案是一个土豪杀人入狱,审讯急迫,打听到大员过路,就贿赂有关官吏,引到自己宅中住宿,又收买男妓装成他儿子,再贿赂大员随从人员回避,就好行事。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冤魂示警,破坏了这个周密的“美男计”。裘文达公评论道:此公偶尔多事,几乎中了圈套。士大夫一言一行,不可不格外谨慎。要是当时你面如黑包公,他就无隙可趁了。见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俗谚“说得轻巧,吃根灯草”,纪文达公此言是也。据说行贿致腐之法,酒色财气等等之中,“色弹”威力最大。许多小说影视,也证此言不差。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人间能得几人!道理是明白的,事到临头就身不由己了。苏东坡弥留之际,惟琳和尚凑在他耳边大声说:“不要忘记西方极乐世界!”东坡说:“西方世界可能有,只是我这里著力不得。”语毕而终。美色当前,恐怕这里(心里、体内)更著力不得。

  某大员险中脱身,是他有相信鬼神的迷信观念。现代人彻底唯物,持无神论,狂风启窗,换个地方幽会就是,哪会引起警觉!何况金屋密室,讳莫如深,鬼风再大也吹不动。所以今官中计落马者多如过江之鲫,不足怪也。

  即或心中尚有因果报应之残余,也不防事。受贿十万八万,拿出三百两百香火费贿赂菩萨,即可心安理得,继续我行我素也。

  附带说明:看官读罢,一定会说此大员是同性恋。此话不错,也不全对。明清以来,士大夫“双性恋”成为公开的秘密,妓女与“鬼儿爷”并狎不悖。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