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总统曹锟调妓女到总统府玩乐

冯国璋听说老袁羞死后,马上跑到院子里召集家人开会,兴奋地说:“真真是一件大喜事啊,老袁死翘翘啦!”又命家人于院外大放鞭炮,还摆了几桌宴席加以庆祝。

大总统曹锟调妓女到总统府玩乐

  冯国璋听说老袁羞死后,马上跑到院子里召集家人开会,兴奋地说:“真真是一件大喜事啊,老袁死翘翘啦!”又命家人于院外大放鞭炮,还摆了几桌宴席加以庆祝。

  黎元洪任内务总长时,孙丹林欲让黎把位子让给自己。王宠惠劝黎:“好人不跟鸟人斗,你不如就把内务总长的位子让给他就是了。”黎大摇其头,愤怒地说:“我不,我偏不!我就是不让,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奶奶的,之前就是他们硬把我推上台的,原来是叫我来活受罪!善了个哉的!”

  总统不是楼花,但投资不善确实真赔钱。黎元洪在直系军人的拥护下,复任总统。某次宴会,黎感慨地说:“你们是不知道哇,这总统真他妈不是人当的,上个月我就赔了三万,一年就需要赔三十多万啊!”冯玉祥问:“总统是旅长出身,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啊?”黎说:“存的啊!”冯说:“旅长每月不过数百两银子,如何存的那么多钱?”黎无语。

  1916年9月,康有为是坚定的保皇派,可惜找不到好保子。他鼓动张勋搞复辟:“挟旧君即以安中国,将军其有意乎?”张勋很有意,但很没头脑。当然失败了。张勋搞复辟前多次去以请安的名义动员溥仪当皇帝。一天,溥仪听说张又来“请安”了,很挠头,就问陈宝琛:“我该怎么办呢?”陈说:“他若再提复辟,您就跟他说‘既然如此,我勉为其难吧!’”张来后,给溥仪一个复辟的折子,又劝说了一通,溥仪最后说:“既然如此,我勉为其难吧!”

  张勋复辟失败后,溥仪躲在宫里不出去。小太监跑来说:“张勋的军队打了胜仗,段祺瑞被打败啦!”溥仪大喜,仰天长笑,晕了。醒来后,内务府来报说:“张勋被打败逃到荷兰使馆去了。“溥仪捶胸顿足大哭片刻,又晕了。康有为跑到美使馆躲了起来,写书咒骂:“中国若仍行民主……终遂灭亡。”后来,被革命党人揍了一顿。

  1923年6月,黎元洪被赶下台后,曹锟想当大总统,向大批议员行贿被选上后,吴景濂屁颠屁颠地跑到保定给曹送总统证书。然后,又屁颠屁颠地搞了一部“宪法”,本以为老曹能给他个内阁总理当当,结果老曹最后把内阁总理给了亲信高蔚凌,气得老吴大喊受骗。

  曹锟贿选当上总统后,每天不问国事,晚上从京城各大妓院抽调大批妓女到总统府玩乐,张宗昌听说后非常吃惊:“老子怀疑这老家伙体力还行吗?”转而却又不屑地说:“他曹锟再牛,也没有我的姨太太多!我张宗昌才是姨太太之王!”

  1923年10月9日,胡适写了一句沉痛的话:“一觉醒来曹锟已当选总统了。”

  曹锟贿选当上总统后,陈焕章被聘为总统府顾问,拍曹的马屁说:“大总统躬膺天眷,新正大位,不知者以为议员选之,焕章则以为是天选之。”

  马屁无法延长曹锟的总统梦,很快他就下台了。冯国璋当总统后更糊涂。新任塞北关监督林摄进府见冯,老冯问:“你从哪儿来的?”林说:“我久住京城。”老冯问:“你现在做什么事?”林答:“新被派塞北关监督,特来谢委。”老冯问:“谁派你去的?”林答:“总统。”老冯问:“哪个总统,是我吗?”林急了:“总统,你可别不认账啊!明令都已经发表好几天啦!”

  军阀混战时期,民国的大总统也确实不好做,因为各地税收很少有正常解送中央的,而开口问中央要钱的却多如牛毛。冯国璋入主中南海后,派人将湖中的鱼一网打尽,然后命人在市场上高价卖出,一时间北京各处都在叫卖“总统鱼”,而所售之款尽入冯国璋的私人腰包。当时有人写了一个对子嘲讽说:“宰相东陵伐木,元首南海卖鱼!”

  冯玉祥的国民军撤出北京后,曹锟又想当总统。他通电全省,说冯军已撤出京城,北京安静得很,你们再拥护我吧!吴佩孚说:“三爷这个人在前台是唱不好的,我看还是请他在后台待待吧!”曹锟大失所望,对身边的人说:“子玉这狗娘养的,他的眼里已经没有我啦!”

  1919年4月11日,驻日公使章宗祥带着他老婆回国,在东京火车站上车时,许多留学生手持“卖国贼”的旗帜前去送行,并高声呼道:“章公使,章宗祥,你既然卖国,何不先卖你老婆?!”章说:“我怕老婆。”

  五四运动时,章宗祥被学生打得鼻青脸肿,住进了医院。章非常委屈,“……借外债……我不过奉命行事,首当其冲,现在竟因此指我卖国,真是太冤枉了。……我姓章的无兵无勇,太好欺负了,实在令人痛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6年9月15日 03:50
下一篇 2016年9月16日 15:3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