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们“无厘头”:胡适日记记录打牌和遗精

胡适留学时写下一本日记,内中颇为有趣:“二月廿日:连日似太忙碌,昨夜遗精,颇以为患。今日访医,询之,云无害也。四月九日:至沈君处打牌,十二时始归。四月廿九日:天时骤暖至八十度以上,不能读书,与沈、陈诸君打纸牌,又与刘、侯诸君打中国牌。”

大师们“无厘头”:胡适日记记录打牌和遗精

  我们一直以为,学识渊博的大师,做人著文就应该是一丝一板,不苟言笑,端庄严肃。大师也是人,也有“无厘头”的一面。

  明末清初文坛奇才金圣叹,在文学批评上造诣甚高,但他生性幽默,参加科举考试,题目为“吾四十而不动心。”金圣叹在试卷上连写了39个“动心”。

  主考官追问原因,他答曰:“孟子曰四十不动心,则三十九岁之前必动心矣。”主考官大怒,结果可想而知。

  鲁迅看上去一脸清苦、刚直,骨子里却也透着俏皮,看他的文集名字就知道:《而已集》、《三闲集》、《南腔北调集》诸如此类,便透着好玩劲儿。

  而在《野草集》中,有一篇《秋夜》,先生这般写道:“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看到这里,方能明白他的幽默。而在这部文集中,他还破例写了一首打油诗,叫《我的失恋》:

  “我的所爱在山腰;想去寻她山太高,低头无法泪沾袍。爱人赠我百蝶巾;回她什么:猫头鹰。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如若在今天,直接发到网上,也许谁也不相信是他的大作啊。

  金石考古学家马衡,曾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按理,做考古的学者都很严肃,其实不然。他在北大讲金石学,带学生去故宫看青铜器。学生问他,何以知道是真的?

  答:“要知道什么是真的,先要知道什么是假的。”学生又问,那么,又何以知道什么是假的呢?答:“要知道什么是假的,先要知道什么是真的!”

  胡适留学时写下一本日记,内中颇为有趣:“二月廿日:连日似太忙碌,昨夜遗精,颇以为患。今日访医,询之,云无害也。四月九日:至沈君处打牌,十二时始归。四月廿九日:天时骤暖至八十度以上,不能读书,与沈、陈诸君打纸牌,又与刘、侯诸君打中国牌。”

  仔细统计,只是7月,他在日记中出现“打牌”的记录,多达11天。大师这个月差不多有一半的日子在打牌。生活琐事,包括遗精这样的事,都记录在其中了。

  巴西诗人卡洛斯·安德拉德,造诣之高,实非三言两语所能表达,光看他出现在巴西钞票上的肖像就可知。按说这样的大师,应该形象端正,言辞严肃。他有一诗叫《在路中央》:

  “在路中央有一块石头/有一块石头在路中央/有一块石头/在路中央有一块石头……我不会忘记在路中央/有一块石头/有一块石头在路中央在路中央有一块石头。”

  今天,估计大家也难看出什么头绪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6年8月8日 01:11
下一篇 2016年8月9日 10:3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