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锟治军趣闻:军士犯错 轻则打嘴巴重则打屁股

袁克文挥金如土,出手大方,乐善好施,凡有叫化子跟他伸手要钱,袁必予之。袁死后,除了有头有脸的人物来祭奠,还有几十号叫化子也来哭祭,“六爷呀,善人呀,你咋就死了呢?以后谁还给我们嫖妓的钱呐!”

曹锟治军趣闻:军士犯错 轻则打嘴巴重则打屁股

  袁克文老娘生他的时候基本上是在梦中,先是看见一只斑烂猛虎飞入怀抱,袁母大惊,醒来后,小袁便出生了。

  袁克文在上海混迹于十里洋场时,自号为“风月盟主”,逛了窑子逛赌场,逛了赌场逛窑子,好不自在。最后身上没钱了,就以卖字为生。

  袁克文挥金如土,出手大方,乐善好施,凡有叫化子跟他伸手要钱,袁必予之。袁死后,除了有头有脸的人物来祭奠,还有几十号叫化子也来哭祭,“六爷呀,善人呀,你咋就死了呢?以后谁还给我们嫖妓的钱呐!”

  陈宦被袁世凯任命为参谋次长,会办四川军务。陈离京赴四川前,曾对老袁说:“元首虽以大总统自居,而全国官民则皆奉为皇帝,元首一日不实行帝制,臣此去即一日不复返。”老袁大喜。等到帝制失败,老袁接到陈请他退位的通电,并称与老袁断绝个人关系,很快把老袁刺激死了。

  冯国璋听说袁世凯打算当皇帝,心里实在不爽。老冯暗自思筹:“如果老袁真的当了皇帝,肯定要让他的子孙去世袭。我老冯跪他老袁还嫌不够,还得跪他子孙?跪他子孙也就罢了,关键是他大儿子袁克定是个瘸子,娘的,哪儿有瘸子当皇帝的?”于是,冯国璋便站出来反对老袁当皇帝。

  周道如曾说:“我以后要是嫁人,非执掌大权之高等军官不嫁。”于是,老袁便将她介绍给年过半百的冯国璋,问她对冯感觉如何,周道如喜滋滋地说:“冯先生一表人材,老而不衰,吾喜也!”二人结婚时,在楼上挂一联:“天上神仙金相至质,女中豪杰有礼明诗。”横批为“大家风范”。

  袁世凯死后,冯国璋被任命为副总统。老冯这下可牛气啦,马上把督军府改为副总统府,装修得华丽无比,并让文武百官前来道贺。第二年,副总统府因电线漏电起火烧成灰烬,冯懊恼不已,痛哭道:“我的副总统府啊,花了我那么多钱,真他妈悲催啊!”

  曹锟出生的时候,天气异常寒冷,窗外大雪纷飞,屋内曹母拼命狂嚎。曹锟呱呱坠地后,他祖母皱着眉头掐指一算,忽然长叹一声,道:“唉,看这大冬天的,狗年就是不好,这不,又来了一条穷狗。”

  曹锟十六岁时,他老爹让他去学造船,曹锟不挣钱,不干;让他学做农活,嫌是体力活,下贱,还不干,他老爹气得再不理他。曹锟在家里晃荡了几个月,实在没事儿干,就跑去听人说书,当听了刘备从一个卖草鞋的穷鬼做到老大,曹锟兴奋得不行,于是便跑去卖布了。

  曹锟年轻时是个暴力狂,如有军士犯错,轻则打嘴巴,重则打屁股。有个小军官被人告发,说他营私舞弊,曹听了大怒,立马把小军官绑起来,打了几十军棒,疼得小军官直骂娘。后来才知道是被人陷害,遂把小军官叫到跟前,不好意思地说:“哎呀,之前我是听信别人的谗言,打了你的屁股,真对不住你。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俗话不是说‘越打越发’吗?我现在就升你的官!”小军官乐得直蹦,“老大,要不你再揍我一顿吧!”

  曹锟是个戏迷,在保定时曾将关帝庙改为“曹锟戏园”,常邀戏剧界的名角来演出。张勋复辟失败后,老曹得了个兼署直隶省长的官,高兴之余,便邀梅兰芳来演出。为了表示对梅兰芳的尊重,老曹亲自备了几辆马车到保定城北迎接。结果,梅兰芳竟是乘汽车来的,老曹觉得很没面子。没多久,便命人高价买了几辆汽车,常乘车穿行于保定的大街小巷,老曹觉得很爽。

  1921年,曹锟为了给广大劳动人民提供就业的机会,便将大清河两岸六百多亩地建一座大花园。无论男女老少,只要能干活,就有饭吃。于是,一时间,整个保定无数人都带着家小前来干活讨饭吃。穷人大赞老曹威武,媒体则大骂老曹败家。两年后花园建成,老曹常去花园散步打拳,而且还允许百姓免费进园游览。

  1923年5月,老顽固康有为到清西陵路过保定时,曹锟为老康接风洗尘。老康听说王森然此时正在保定推行白话文的课程,不禁大为愤怒,便对曹说:“王森然是个什么玩意儿?他就是个小桐城,我知道他是桐城派倒戈的,不能让他在保定待下去,得赶他走。”曹说:“我也正有此意,他最近还写文章骂我呢,那我就以防‘赤化’为名,把他给抓起来!”老康催促道:“快,快!”最后,王森然还是跑了。

  冯玉祥搞北京革命时,曹锟被软禁于延庆楼,自号“乐寿老人”,每天以画梅花取乐。而吴佩孚却像个落水狗一般,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两年后,二人在郑州见面,抱头痛哭。曹常对人说:“子玉要是离了我,他啥也搞不定。”

  李彦青是曹锟的御用搓澡人,老曹每次洗澡时,便派人去通知李:“总统已披浴巾,请你速去勿延。”不管李当时做什么,都撂下不管,屁颠屁颠地跑去给老曹搓澡。

  李彦青在曹家一手遮天,凡有来访者,无论是谁,都得先过他这关。有一次,时任内阁总理的孙慕韩来找曹谈国事,李将其挡在门外警告道:“你见三爷可以,但是最好别谈政治,近来三爷心情不好,以防让他生气。”孙没好气地说:“我不谈政治,还谈些什么?再说了,我们谈什么,用得着你来管吗?你算什么东西?!”

  曹锟有个兄弟叫曹锐,哥儿俩关系很好,曹锟当政时,曹锐掌握着老曹家的财政大权。冯玉祥搞北京政变时,命人将曹锐抓了起来,本来是想让他把贪污的赃款都交出来报销军费,结果曹锐以为要弄死他,吞鸦片自杀了,老冯很无语。

  王士珍出门喜欢坐马车,一辈子从来没坐过汽车。曾有人劝老王,说:“你也不是没钱,至于那么抠门连辆汽车也舍不得买吗?”老王怒道:“滚你妈的,我买不买关你屁事!崇洋媚外的狗东西!”

  王士珍平时很闷骚,但干起事儿来却极圆滑。老王发达后,就开始拼命捞钱。先是在西单、前门买房子、炒地皮,又在天津、正定买了几处房产,这还不满足,还在老家正定牛家庄盖房子、盖庙、盖小学,在正定城内买了二十多亩地造王氏宗祠和公馆,老王真厉害!

  袁世凯逼清廷退位时,王士珍这个老顽固仍对清廷之恩念念不忘,段祺瑞致电内阁“立定共和政体”,老王对此极为不满,马上致电老段,称:“皇恩浩荡,清廷曾对你不薄,你怎能发如此大不敬之电?”不久,便退居乡里不问政事。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5年10月29日 01:22
下一篇 2015年10月30日 09:5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