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十年帝王,却被鬼魂吓死

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敲门。自从残忍地杀害了主子苻坚以后,姚苌的心病就落下了。

他几乎每晚都会做同一个噩梦——梦见苻坚的鬼魂率天官使者、鬼兵等,向他索命。

为此,这个后秦的开国之君不惜在梦中干起骗鬼的勾当。面对化身成厉鬼的苻坚,他跪地磕头,坚称对方惨死,全因自己的五哥姚襄的鬼魂作祟,他也是被迫听命行事,身不由己。

然而,这一场关于弑君的噩梦,他足足做了八年,始终未曾消解。

随着时间推移,噩梦中的厉鬼越来越多。以至于半梦半醒的姚苌下令,让宫中侍卫每晚持枪站于榻侧,只要他一做噩梦,侍卫们就负责帮他捉鬼。

结果,在一次慌乱的捉鬼行动中,宫中侍卫的长枪“误中(姚)苌阴,出血石余”。

《晋书》记载,姚苌惊醒后,“遂患阴肿,医刺之,出血如梦”。没过多久,姚苌自己便做了鬼。

01

01

姚苌的终局,作为一个开国之君,实属奇葩。不过,站在羌族崛起的角度,他的开局,却称得上“奋父兄之余烈”。

史料记载,姚苌出身在一个羌族首领世家,自幼聪明过人,且志向远大。他的父亲姚弋仲和哥哥姚襄皆是当时天下闻名的豪杰。

由于西晋末年诸王内斗,中原纷乱给了少数民族趁虚而入的机会。西晋永嘉五年(311),前赵皇帝刘聪率先发难,攻入洛阳,俘获晋怀帝,拉开了五胡乱华的序幕。

做了十年帝王,却被鬼魂吓死

北方少数民族首领纷纷自立称王、称帝,身为羌族首领的姚氏也不甘人后,但姚苌的父亲姚弋仲十分谨慎。经过一番审时度势,他还是作出了“缓称王”的决定,率部辗转各地,先后投靠前赵、后赵。

东晋永和八年(352),正在计划投降东晋的姚弋仲病逝。临终前,他选定姚襄为继承人,并告诫子孙,如今中原无主,姚氏实力不足,你们要老老实实忠于东晋,固守臣节,切记不要做乱臣贼子。

姚襄对父亲的话,将信将疑。毕竟姚弋仲腾挪一世,也没给羌人留下一块根据地。

就在姚襄犹豫下一步该何去何从时,扬州刺史殷浩却对其暗下狠手。殷浩不仅多次派人暗杀姚襄,更是公然挑起晋军与羌人的矛盾,逼姚襄造反。每及此时,姚苌总是力劝其兄凡事隐忍。

殷浩这么做,是因为他听闻姚襄文武双全,擅于笼络人心。他担心,此人的存在不仅会妨碍自己的仕途,更可能怀有狼子野心,准备随时颠覆东晋王朝。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之时,活跃在安徽一带的流民领袖郭斁,率上千人劫持了陈留内史刘仕,投靠姚襄。尽管郭斁的归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信服姚襄的人格魅力,但其叛降,却坐实了殷浩的猜疑和推测。

姚襄也迅速意识到了不同族群之间的猜忌与裂缝。为避免摩擦,他决定带着大部队北返。但姚襄的举动,又引起了桓温的误会。最终,人送外号“小霸王”的姚襄,与东晋大司马桓温展开殊死一搏。姚襄顶不住东晋部队的强大攻势,被迫抛妻弃子,率部西迁,打算回到祖源地关陇一带,寻求东山再起之机。

只不过,姚襄的运气实在差得很。就在他打算雄踞关中、以图来日逐鹿中原时,北方的前秦已经将关中大地视为龙兴之地。姚襄的突入,势必与前秦的崛起产生矛盾。于是,在经历了与桓温的大战后,姚襄、姚苌等人又迎头撞上了前来围追堵截的前秦大军。

东晋升平元年(357),姚襄的部队在三原(今陕西三原)与前秦大军展开决战。姚襄寡不敌众,为苻坚所擒。姚苌阵前接棒姚襄,但自知独力难抗前秦,遂率部投降苻坚,以图东山再起。

姚苌的投降并没有得到前秦高层的宽谅。苻坚的堂哥苻黄眉力主杀了姚苌,斩草除根。所幸,在苻坚的力保下,姚苌得以幸免于难。

历史就是这么诡异,后来的事实证明,苻坚救姚苌,只是一则现实版“农夫与蛇”。

02

02

姚苌这辈子,可以说是成也苻坚,败也苻坚。

他投降苻坚时,对方还不是天王。当时前秦的王是人称“独眼龙”的苻生。

史载,苻生在位两年,几乎把能干的坏事都干完了。他嗜酒无度,以杀人为乐。由于“独眼”的生理缺陷,他对臣下言谈书写中出现的“少”“缺”“不足”之类的字眼特别敏感。只要谁不留神提及,那就难逃一死。此外,他气量狭小,无法容忍任何批评。

苻生的亲舅舅、光禄大夫强平对外甥的暴政看不过眼,多说了几句,苻生便命左右砸了强平的脑壳,屠光强氏全族。苻生的母亲强太后一气之下,绝食而亡。根据正史记载统计,苻生在位一年,后妃、公卿及以下至少有700人死于他的屠刀之下。

击溃姚襄的苻坚返回长安后就萌生了废立之念。对此,姚苌及其昔日部下权翼、薛赞等皆为苻坚谋划,劝其早做决定,行商汤、武王之事。

就在苻坚等人打算起事之时,某天夜里,苻生突然喷着酒气跟身边的侍女透露,他打算次日一早就把苻坚宣进宫杀掉。好在,这名侍女是苻坚安排的眼线。待苻生睡下后,苻坚便率人冲入苻生寝宫,将其勒死。

苻生死后,苻坚即位,姚苌事业上的“春天”随之到来。

凭借佐命殊功,苻坚一上任就让姚苌做了他身边的扬武将军。这个职位,三国时代的法正、魏延也做过,说明此时的姚苌已然成了苻坚的心腹爱将。而姚苌在前秦统一北方的过程中,也凭借攻灭西北前凉的大功,再度向苻坚证明了自己的忠诚之心。

03

03

苻坚称霸北方的同时,各部族如何共存的大问题也摆在了他面前。

长期以来,受“自古以来诚无戎人而为帝王者”的理念束缚,北方部族虽一直侵袭中原边界,却始终无人敢踏出逐鹿中原、称霸天下的步伐。自从前赵皇帝刘聪攻入洛阳、俘走晋怀帝后,北方各部族首领才开始意识到,自己与中原的帝王并无二致,他们能称王称霸,我也可以。

这种意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北方各部族文明的发展,但也给十六国时期各胡族政权带来了更多的不安与纷争。

做了十年帝王,却被鬼魂吓死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十六国的前赵与后赵。前赵灭亡时,后赵皇帝石虎坑杀前赵皇帝刘曜及宗室、百官、部族八千余人;而到了后赵灭亡时,冉魏的开国皇帝冉闵变本加厉,将屠杀范围扩展到胡人部族。此类大屠杀在短期内震慑住一帮部族首领的野心,但只要政权衰落,屠刀便随即架到了自己的后人及族群的头上。

为化解灭门灭族的循环,苻坚执政期间,主张“夷狄应合”,力主以高官厚禄笼络、感化那些被他征服的部族首领与降将。因此,除了姚苌之外,曾与之为敌的前燕遗族慕容冲、慕容垂等人也相继得到这位天王的重用。苻坚相信,优待被灭国的军功贵族,可让其他尚未归附前秦的政权了解他的宽大政策,这比自己手下拥有百万雄兵更具影响力。

眼见姚苌在统一北方的过程中尽心尽力,苻坚打算将他树立为典型。于是,在大规模伐晋之前,苻坚升时任兖州刺史的姚苌为龙骧将军,督益、梁、宁州诸军事,并加封益都侯。

要知道,前秦的上一任龙骧将军,正是苻坚本人。据说,苻坚的大伯父苻健当年建立前秦时,曾经梦到过天神派遣使者下凡,手持令旨册封苻坚为龙骧将军。苻健梦醒后,就让苻坚终身担任龙骧将军一职。后来苻坚化身成真龙,龙骧将军一职也就搁置了。

在授职仪式上,苻坚又一次以此事激励姚苌,希望其带领麾下的羌人,冲锋在最前面。

可姚苌对苻坚的勉励,却有着不同的见解。正如他后来向苻坚忏悔时所言,苻坚既能以龙骧建业相托,那必然也有将江山托付于他的隐晦表达。

在场的其他人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当苻坚授予姚苌龙骧将军的话脱口而出时,在他身旁的将军窦冲赶紧劝谏苻坚:“王无戏言,此不祥之征也。

但,伐晋行动迫在眉睫,苻坚显然没工夫搭理这些神神鬼鬼的说法。

04

04

苻坚伐晋注定是要失败的。这一点,前秦的首席谋士、丞相王猛在临终前便已言明。

做了十年帝王,却被鬼魂吓死

王猛认为,晋朝虽偏安江南,但说到底还是华夏正统。最主要的是,东晋上下安和,大家对司马氏称帝都没有异议。如果贸然发兵攻打东晋,吃亏的必然是前秦。

王猛的观点可谓一针见血。姚苌、慕容垂等归降者与苻坚的关系再好,都很难绕开杀兄屠弟的血海深仇,始终无法与他们名义上的主公保持“一条心”。前秦帝国当时的现实也很残酷,羌人追随前秦统一北方的进程,已经布满了关陇一带,而河北、辽东以及河南北部、山西东北部、内蒙一带的慕容鲜卑和拓跋鲜卑也在蓬勃发展。另一方面,无论北方战事如何焦灼,汉人人口始终占据主导地位。

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苻坚提前启动了统一中国的宏大计划。

公元383年,苻坚发起了针对东晋的总进攻。大军出发前,苻坚对群臣做了总动员,但除姚苌、慕容垂等少数与他有旧仇的贵族外,多数朝臣对此次前秦大规模南下都抱持否定态度。作为这场战役的前敌总指挥,苻坚的弟弟苻融更是告诫哥哥:“鲜卑、羌虏,我之仇雠,常思风尘之变以逞其志,所陈策画,何可从也!”姚苌、慕容垂等人极力推动前秦伐晋,意在挑起战事,造成前秦动荡,他们才可以趁乱实现复国啊。

苻坚没有听从弟弟的良言,他命苻融督张蚝、慕容垂等率领步骑二十五万为前锋,自己则和龙骧将军姚苌兵分两路出发。此战总计约投入戎卒六十余万、骑兵二十七万。

结果却是,东晋天才宰相谢安抓住前秦兵力严重分散的弱点,愣是以八万步兵战胜了对方的八十万部队。前秦前锋统帅苻融死于乱军之中,苻坚自己也被流矢射中,落荒而逃。

做了十年帝王,却被鬼魂吓死

05

05

淝水战败,对历史而言,是错失了一次提前南北一统的机会;对苻坚及其前秦帝国而言,却是毁灭性的打击。

战败后不久,丁零的翟斌率先发难。紧接着,慕容垂以复国为旗号起兵河内,自称大将军、燕王,建立后燕政权,势力迅速席卷关东各地。慕容垂的侄子慕容泓、慕容冲在得知叔叔起兵成功的消息后,也召集各路鲜卑人自华阴、平阳起兵,加入反秦大潮。

慕容泓占据的华阴,南靠华山,西面就是潼关,距离长安不过200余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苻坚顾不得眼下的窘迫,立刻采纳谋士权翼 “遣重将讨之”的建议,下令让皇子苻睿、苻熙兵分两路,讨击慕容泓、慕容冲,并让姚苌、窦冲分别辅弼之。

尽管慕容泓在反叛的过程中打出了“西燕”的旗号,但他手下都是拖家带口的鲜卑人,战斗力自然无法与整装待发的前秦军相提并论。因此,当得知苻睿大兵压境,慕容泓撒丫子跑路,率众出走关东。苻睿年轻气盛,又立功心切,见状,便想突发重兵在慕容泓东出的路上设伏,将其一网打尽。

这时,一向谨慎的姚苌极力谏阻:“鲜卑上下皆有回归故土之心,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离开关中大地,不要派兵阻拦,以防他们走投无路,狗急跳墙,与我军鱼死网破。

这个建议展现了姚苌在军事谋略上的智慧。然而,姚苌的智慧,苻睿理解不了。

公元384年,苻睿出兵华泽,为慕容泓所杀。

苻睿身死沙场,姚苌怕苻坚秋后算账。他先派军中长史赵都和参军姜协去给苻坚请罪,顺带试探苻坚的态度。正在气头上的苻坚直接将两人杀了。这令姚苌更加坚信,他若不造反,唯有死路一条。无论如何,此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趁苻坚与慕容氏斗得水深火热,姚苌率部出走渭北马栏山区,与长期生活在那里的羌人商议下一步行动计划。在那里,姚苌不仅顺利召集了往日旧部,还得到了从前不受苻坚重用的西北豪族的重视。短时间内,他便在西北称雄。

正所谓“师出无名,非惟不胜”,姚苌想造反,还需要合理的口号。于是,西北豪强代表尹纬建议姚苌,打出为哥哥姚襄报仇的旗号,如此也算师出有名了。

但,这个理由,姚苌觉得难以说服天下人。毕竟,当初若不是苻坚阵前搭救,他岂有这数十年的荣华富贵加身。更何况,“兴衰自有天命”,姚苌需要一个更加高大上的理由来撑起他那无边的篡位计划。

经过多番商议,姚苌为“将军威灵命世,必能匡济时艰,故豪杰驱驰,咸同推仰”的理由所打动,决定以身相托,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万年秦王,大赦天下,建元白雀,史称后秦。

至此,后秦问世,距离淝水之战结束尚不足半年。

做了十年帝王,却被鬼魂吓死

06

06

姚苌公然反叛,苻坚岂能安居长安?在应对慕容氏威胁的同时,苻坚御驾亲征,率两万部队向姚苌杀来。

面对秦军的攻势,姚苌并不慌张。他一边遣使向慕容冲求和,把儿子姚崇送去给鲜卑人当人质,一边转战北地、新平、安定等地,“厉兵积粟,以观时变”。

不久,因慕容冲大军兵临长安城下,出师未果的苻坚只能回朝,死守长安。

由于鲜卑人的攻势异常激烈,苻坚返回长安城不仅没有起到积极作用,反而使偌大的都城迅速陷入断水断粮的窘境。苻坚只能另寻出路。

当时,长安城中童谣盛传:“坚入五将山长得。”之后,又有守城的士兵巡逻时捡到一本古书,上面也依稀记载了“帝出五将久长得”的字句。种种怪事被汇报给苻坚,苻坚不得不相信这是上天给他的警示。他对长安城进行了最后的部署,把一切政务丢给太子苻宏,自己率领少股部队朝五将山而去。

实际上,“帝出五将久长得”,正是姚苌给苻坚安排的谶言。所谓“久长得”,也就是“姚苌得”。姚苌的“苌”,跟谶言里的“长”,是一个读音。而“久”有遥远之意,遥即姚也。

苻坚刚踏入五将山(今陕西岐山东北)地界,在此等候多时的姚苌就派人将其擒拿,押往新平。

一代枭雄沦为阶下囚,这场景苻坚和姚苌都很熟悉。近三十年前,姚苌也曾被人献俘给苻坚。如今,彼此调了个儿。

然而这一次,宽容以待的剧情却无法重演了。姚苌毫不客气,上来就让苻坚交出传国玉玺,并要苻坚禅位给他。苻坚到底是见惯大场面的人——面对姚苌的逼迫,苻坚干脆先杀了自己一家老小,然后对姚苌发起灵魂咒骂:“禅让,乃圣贤之间的事。姚苌一介叛贼,也有脸提这个?至于你们要的玉玺,朕这没有,都给了晋人。朕顺带告诫你一句,五胡排位做皇帝,朕没意见,惟你们羌人,给朕提鞋都不配!

饱受苻坚人身攻击的姚苌最终用一根绳索勒死了苻坚。可怜一代大帝没能等来四海归心,却孑然身死。

07

07

苻坚死了,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姚苌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由于苻坚威望甚高,他的猝然死亡,直接导致前秦残部变成一个“复仇者联盟”。在众多打着替苻坚复仇的军队中,姚苌遇到了他此生最大的敌手苻登。

此人是苻坚的远房族孙,但年龄与苻坚相仿,且打仗很有一套。当时,前秦残部普遍都遇到缺衣少食的问题,唯有苻登是个能承诺部下顿顿吃肉的猛人。苻登吃的肉,不是别的,正是人肉。

姚苌的后秦军在面对这群食人魔时,士气屡屡受挫。为了尽快击溃姚苌,苻登甚至打出“早上打仗,晚上吃肉”的旗号,鼓舞将士们多杀敌。

苻登的举动,令姚苌害怕极了。为了泄愤,他竟将苻坚的尸体挖出,鞭打数百下,再命人脱光他的衣服,挖个土坑埋了。姚苌“辱尸”的行为,实在卑鄙。消息传出后,世人对姚苌的评价就界定在“穷凶肆害,毒被人神”之间。

苻登令人在军中设下苻坚的牌位,每次大战前,总要焚香祷告,对着苻坚启奏完自己的作战意图后,再行兴兵。对前秦的残部,这一招很管用。当时,苻登的部队满打满算只有五万余众,无论实力还是谋略都不如姚苌,可这支部队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直折磨到姚苌断气。

无奈,姚苌也只能学习苻登,在军中给苻坚立雕像,并虔诚地祷告,希望这位老主子看在过往的情分上,保他一统天下。

苻坚当然不会保佑他。

自苻坚神像立于后秦军前开始,姚苌的部队在对峙苻登的过程中,就“战未有利,军每夜惊”。搞得姚苌自己也神经兮兮地认为,这是苻坚的鬼魂在作祟。除了每夜按时祷告外,姚苌也时不时在苻坚的灵前将当初逼杀他的罪责,全数推给兄长姚襄,并以龙骧建业为由,再次澄清自己夺位的合法性,以此来稳定军心。

然而,一切已无济于事。随着年纪增长,此时已年过花甲的姚苌也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最后的时刻,为了彻底消弭关中子弟对苻坚的崇拜,姚苌将苻坚雕像的头砍下,派人送到苻登军中,以此表明自己不会为苻坚的神明所蛊惑。

公元393年年末,背叛前秦十年的姚苌抵达长安,除夕夜,暴毙于永安宫。

姚苌死后半年,苻登败亡于姚苌之子姚兴之手。至此,反姚势力得到遏制。在姚兴的统治下,后秦兴办儒学,奉行节俭,协助鸠摩罗什完成佛法的东传。关中迎来短暂的好时光,成为中原文化残喘所托命之地。

做了十年帝王,却被鬼魂吓死

在厚重的历史面前,回看姚苌之死,不过轻如鸿毛。即便他曾称王称帝。

参考文献:

[唐]房玄龄:《晋书》,中华书局,2000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2009

李磊:《中华认同与后秦盛衰》,《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2期

李磊:《淝水战后关陇地区的族际政治与后秦之政权建构》,《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6期

许涛:《十六国姚秦政权建立因素之综合考察》,《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4年第4期

崔一楠:《华阴之战与姚苌叛秦》,《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3期

做了十年帝王,却被鬼魂吓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