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嵬坡兵变真相:唐玄宗身边的两只替罪羊

安史之乱爆发当年,天宝十四载(755年),天下局势像紧绷的弦。

宰相杨国忠与藩镇安禄山斗得不可开交。

杨国忠向唐玄宗献计,召安禄山来京,夺其兵权,又派人包围了安禄山在长安的宅院,搜捕安禄山的门客,并将与其勾结的大臣吉温杖杀于狱中。

安禄山则企图以献马为名入京发动政变,并上书指斥杨国忠二十条罪状。当宦官拿着唐玄宗的手诏去见安禄山时,安禄山一反常态,高坐不拜,只问一句:“圣人安稳?”

身兼平卢、范阳和河东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犹如笼罩在帝国上空的乌云。但唐玄宗李隆基没有及时对两京、河北采取军事措施,仍然与杨贵妃“幸华清宫”,寻欢作乐。

十一月初九,安禄山在范阳起兵,率领15万大军趁夜出发,向西南行,到博陵(今河北定州)后鼓噪而进,杀声震天。“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唐玄宗从长安的盛世迷梦中惊醒,走向人生的最后时光。

马嵬坡兵变真相:唐玄宗身边的两只替罪羊

01

01

安禄山、史思明叛唐,是唐玄宗一手酿成的后果。而安史之乱的第一年,唐玄宗又在军事决策上接连失误,导致形势急转直下。

安史叛乱次月,唐玄宗下诏宣布将亲征,以为只要自己巡幸东都,就可以“翦除凶佞”。但还没来得及调兵,唐军在黄河以南设置的三道防线即被安史叛军攻破。

洛阳城下,唐军被安禄山的铁骑践踏冲击,又见飞矢如雨,皆“望贼奔散”。

一个月间,陕郡(今河南三门峡市西)、东都洛阳失守,唐玄宗只好放弃亲征的念头。

年过七十的李隆基,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锐意进取的年轻天子。

他一手打造开元盛世,将大唐帝国推向顶峰,却在此后走了下坡路,任用小人,轻信蕃将,声色犬马,好大喜功,对朝政亦不愿闻问,日渐抛荒。

盛世之下,危机乍现。

《旧唐书》对此评价道:

如山有朽坏,虽大必亏;木有蠹虫,其荣易落。以百口百心之谗谄,蔽两目两耳之聪明,苟非铁肠石心,安得不惑?……谋之不臧,前功尽弃。

前线溃败后,唐玄宗没有三省自身,反而听信谗言,处死了带兵的将军高仙芝封常清

封常清为大唐立功无数,此前多次上奏玄宗报告叛军情况,劝说其放弃轻敌思想,但玄宗不听。

被杀之前,封常清悲叹道:“讨逆无效,死乃甘心!”并呈上遗表,其中写道,临时募集的唐军在安禄山手下装备精良、身经百战的渔阳铁骑面前,不过是乌合之众。

封常清希望以自己的死,让晚年昏聩的唐玄宗看清事实:“臣死之后,望陛下不轻此贼,无忘臣言,则冀社稷复安,逆胡败覆,臣之所愿毕矣。”

天宝十五载(756年)正月,安禄山在洛阳自称大燕皇帝,随后向潼关进军。

潼关素有“天险”之称,是关中的门户,一旦沦陷,大唐都城长安岌岌可危。

唐玄宗依然执迷不悟,他任命尚在病中的哥舒翰率领临时招募的二十万军队镇守潼关,却急于求成,屡次派使者催促哥舒翰出关与安史叛军决战。

哥舒翰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将,他采取闭关固守的策略,多次打退安禄山的军队。

哥舒翰一向与安禄山不和,还曾被后者当面辱骂,但他抛开私人恩怨,以大局为重,始终认为:“贼远来,利在速战。王师坚守,毋轻出关,计之上也。”在哥舒翰的指挥下,唐军与叛军形成短暂的对峙局面。

然而,老糊涂的唐玄宗听信杨国忠之言,强令哥舒翰出关。

六月初四,哥舒翰实在被逼得没有办法,抚膺恸哭,率军出潼关,在灵宝大败。安史叛军将哥舒翰俘虏后,引兵西进,攻下潼关。

战前,哥舒翰、郭子仪、李光弼等将领已经向唐玄宗提出建议:潼关出师,有战必败。

唐玄宗却固执地迷信至高无上的权力,用一番谜之操作,亲手掐灭了翻盘的希望。

马嵬坡兵变真相:唐玄宗身边的两只替罪羊

02

02

天宝十五载(756年)六月初九,潼关失守的消息传来,安史叛军距离长安不过一步之遥。

此时,杨国忠把锅甩给唐玄宗,说这十年来,一直有人跟陛下报告安禄山要造反,您就是不信,现在走到这个地步,可不是我的错。他连后路都给玄宗想好了,说,咱们尽快逃离长安,去蜀地避避风头吧。

唐玄宗听杨国忠的话,悄悄转移到长安城北边的禁苑,命禁军龙武大将军陈玄礼备好900匹战马待命。

几天后,东方泛白,唐玄宗带着杨贵妃、太子李亨以及其他妃嫔、皇子、公主,还有宰相杨国忠、宦官高力士等人从禁苑的西门逃出了长安城。

唐玄宗一行人出长安城,奔波了一上午,到达咸阳望贤宫,派人通报当地官员安排食宿。等半天没人出来接驾,原来地方官一听说安史叛军来势汹汹,早就逃跑了。

皇帝的大队人马不久便吸引了当地群众。唐玄宗只好屈尊问他们:“你们家有饭吗?不管粗细,只管拿来。”关中的老百姓当然希望唐室早日平叛,自己也能过上太平日子,于是箪食壶浆,献上食物。

皇室成员、王公大臣饥不择食,看到老百姓送来的粗粮,争相用手抓着吃。

大家看皇帝一家都这么惨了,忍不住哭泣,唐玄宗也掩面而泣。

皇帝和百姓抱团一起哭的场面难得一见。更罕见的是,此时来了一个叫郭从谨的老汉,他走到玄宗身边,直言不讳道:

“安禄山包藏祸心,已非一日,以前有人向朝廷告其逆迹,陛下却不信,致使他阴谋得逞,陛下流离失所。我还记得宋璟为相时,每进直言,天下太平。在那之后,大臣们却忌讳直言,一味阿谀奉承,故宫外之事,陛下一概不知。我等在野之人,早就知道会有今天,但宫闱森严,无法上达天听。事不至此,我又怎能当面向陛下痛诉!”

史书将郭老汉这番肺腑之言记载下来,但是,如果没有这场动乱,唐玄宗可能永远听不到这些话,这些无名之辈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见到唐玄宗。

他们共同缔造了一个盛世,却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唐玄宗听完郭老汉的话,惭愧地说:“此朕之不明,悔无所及!”随后,又一场危机向他逼近。

马嵬坡兵变真相:唐玄宗身边的两只替罪羊

03

03

六月十四日,唐玄宗的銮驾到达马嵬坡(今陕西兴平市西),宰相杨国忠身着紫袍,趾高气扬地指挥队伍,而随从护驾的禁军将士经过一天劳顿之后,饥困交加,早已对这个祸乱朝纲的奸相心怀不满。

这些禁军都是长安人,将一家老小留在家中,自己跟着皇帝大老远跑去蜀地,本来就不乐意。

更何况,在他们看来,安禄山不就是杨国忠逼反的吗?潼关失守不就是因为杨国忠劝唐玄宗催促哥舒翰出战吗?

愤怒的将士们恨不得杀了杨国忠泄愤,场面逐渐失控。

禁军将领陈玄礼担任护卫多年,经验老道,深知若无法安抚将士们的情绪,将引发哗变。然而,诛杀宰相这么大一件事肯定需要有一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支持,这里除了唐玄宗,平时最有话语权的就是杨国忠本人了。

陈玄礼转念一想,不对,还有一个人——太子李亨

安史之乱爆发时,45岁的李亨已经做了近二十年的太子。

二十年来,李亨常年生活在恐惧之中。当初他之所以被立为太子,是因前任太子李瑛遭武惠妃诬陷,与另外两个兄弟被玄宗赐死。李亨这太子之位坐得一点儿都不安稳,宰相李林甫、杨国忠先后对其处处打压,太子党的李适之、韦坚、王忠嗣等文臣武将被一一翦除,他还要忍受父亲的猜忌,整日提心吊胆。

唐朝太子,实在是一个高危职业。

李亨对杨国忠恨之入骨,更恨早已死去的李林甫,而与他那个在各方势力之间制衡、不管自己死活的父亲李隆基,关系也十分微妙。

陈玄礼找到了李亨,将杀杨国忠的计划全盘托出。李亨的态度很谨慎,史书记载,“太子未决”

在这节骨眼上,不反对就是赞成。

正当禁军将士怨恨之际,有二十多个随行的吐蕃使臣饥不得食,围住杨国忠的坐骑诉苦。禁军看准机会,向杨国忠亮出兵器,并大声喊话:“杨国忠与胡虏谋反!”

据唐人姚汝能所著《安禄山事迹》记载,为首的是骑士张小敬,他“先射国忠落马”,众将士才一拥而上,杀死杨国忠。

杨国忠被安上“谋反”罪名,他的儿子以及杨贵妃的姐姐韩国夫人都死于乱兵之中,虢国夫人出逃到半路被追杀,自刎而死。情绪失控的将士们甚至把杨国忠大卸八块,用枪挑起他的首级,悬挂在驿站门外示众。

唐玄宗一听事态紧急,赶紧拄着拐杖走出驿门,慰劳将士,劝他们各自归队。将士们一动不动,剑拔弩张。

玄宗慌了,让高力士去问将士们还有何要求。将士们齐声说:“贼本尚在。”

陈玄礼替他们向玄宗解释说:“国忠谋反,贵妃不宜供奉,愿陛下割恩正法。”杨国忠因杨贵妃得宠而受到重用,所以将士们一定要将她斩草除根。

唐玄宗愣住了。杨贵妃与他相伴多年,如今弃京逃难,不忍将她抛弃,只好说:“朕当自处之。”

大臣韦谔见唐玄宗犹豫不决,上前连着磕了几个头,血流满面,劝谏道:“今众怒难犯,安危在晷刻,愿陛下速决!”

唐玄宗还是不忍心,说:“贵妃常居深宫,安知国忠反谋?”

此时,侍奉玄宗多年的高力士也说话了:“贵妃诚无罪,然将士已杀国忠,而贵妃在陛下左右,岂敢自安!愿陛下审思之,将士安,则陛下安矣!”高力士不愧是宫里的老干部,这番话切中要害。如果不杀贵妃,将士们恐怕连玄宗都不放过。

唐玄宗爱杨贵妃,但他更爱自己的生命和皇位。

与杨贵妃诀别后,唐玄宗痛心地下令将她处死,命人用白绫将爱妃缢死在佛堂前。正如白居易《长恨歌》所写: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事后,高力士命人为贵妃遗体裹上锦衣,放上香囊锦袋,草草埋葬。

杨贵妃未必是红颜祸水,却被作乱的男人们当成了罪魁祸首,而那个昏聩的老皇帝已经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将痛彻心扉的记忆留在了马嵬坡,同时也意味着权力的消逝。

马嵬坡兵变真相:唐玄宗身边的两只替罪羊

04

04

马嵬坡之变后,唐玄宗让众臣讨论銮驾去向问题。

有的人劝唐玄宗转向前往太原,有的人劝唐玄宗远上朔方,还有的人请唐玄宗继续南下入蜀。

短暂踟躇之后,唐玄宗还是选择入蜀避难。

没走多远,当地老百姓将皇帝的车驾拦下来,说:“宫阙,陛下家居;陵寝,陛下祖墓。今舍此,欲何之?”

唐玄宗一时羞愧难言,可还是拉起辔头,往蜀道的方向渐渐远去。当年一代英主的影子,再也抓不住了。

唐玄宗走后,太子李亨也被群众围住,他们喊道:“至尊既然不肯留,我们愿率子弟跟随殿下东破贼,取长安。如果殿下也要入蜀,中原百姓还能奉谁为主?”

面对百姓的挽留,李亨起初婉拒了,说父皇即将踏上漫漫征途,做儿子应该朝夕在他身边服侍,以尽孝道,说罢拍马就走。

这时,李亨的儿子广平王李俶(后改名李豫,即唐代宗)和东宫宦官李辅国将太子的车马一把拉住,劝说道,如今逆胡犯阙,四海分崩,若不顺应民心平叛,哪里还有复兴的希望?等我们入蜀,贼军要是把栈道烧了,朝廷就只能困守蜀地,到时中原的大好江山就要拱手让人了。殿下还不如到西北调兵,和众将齐心合力,讨伐逆贼,克复两京,削平四海。何必在乎区区父子间的温情?

李亨一听,不再推辞,他派李俶[chù]向唐玄宗禀告,与父亲分道扬镳,向西北进发。

当了近二十年太子,李亨终于摆脱父亲的控制。从马嵬驿的沉默,老百姓的挽留,再到身边人的劝说,这些偶然事件是否为太子导演,实在是耐人寻味。

唐玄宗在不远处等到李俶来报,太子被众人留下,不走了。玄宗无奈,只好继续上路,并对孙子李俶说:“太子仁孝,可以奉宗庙,你们要尽力辅佐他。”

走到半路,蜀地进贡的十余万匹春彩运到,唐玄宗大方地将全部春彩铺在院中,赏赐给禁军将士,说:“朕老来昏聩,所托非人,导致逆胡作乱,只好先避其锋芒。知道你们仓促间随朕南下,都不能与一家老小好好道别,太过劳苦,朕深感惭愧。蜀地道阻且长,人马可能无法全部到达,你们各自回家吧,让朕独自与子孙、宫人入蜀就好。今日将这些春彩赏给你们作为资粮,若能回去,你们代我向长安父老问好。”说完,皇帝泪流满面。

禁军将士原本满腹牢骚,但第一次见唐玄宗如此自责,不禁心生怜悯。禁军将士也流着泪说:“臣等誓死跟随陛下,不敢有二心!”军心遂定。

马嵬坡兵变真相:唐玄宗身边的两只替罪羊

参考文献:

[唐]郑处诲:《明皇杂录》,中华书局,1994年

[后晋]刘昫:《旧唐书》,中华书局,1975年

[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中华书局,1975年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2009年

(英)崔瑞德:《剑桥中国隋唐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

赵剑敏:《大唐玄宗时代》,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

蒙曼:《蒙曼说唐·唐玄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