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美国《生活》杂志网站近期公布了一组希特勒地下碉堡的绝密照。这些之前未公开的照片是《生活》杂志记者威廉在1945年柏林被攻陷后拍摄的。

  美国《生活》杂志网站近期公布了一组希特勒地下碉堡的绝密照。这些之前未公开的照片是《生活》杂志记者威廉在1945年柏林被攻陷后拍摄的。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1945年的柏林:死城

  1945年4月,为了夺取德国首都柏林,德国和苏联部队进行激烈的巷战。那时,联军取得欧洲战役的胜利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朗。持续两周的战役结束后33岁的美国《生活》杂志摄影师威廉(WilliamVandivert)来到柏林,拍摄了柏林被攻陷后的景象。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阿道夫·希特勒地下碉堡内景

  威廉是柏林沦陷后,第一位进入希特勒的地下碉堡——“领导人庇护所”的西方摄影师,关于地堡和这座遭毁灭城市的许多照片都刊登在《生活》杂志1945年7月刊上。其中一些照片在此再次刊登,大部分的照片从未发表过。以上图片是希特勒地下碉堡的指挥中心,这里的一些物品被撤退的德国士兵烧毁,一些贵重物品则遭苏联人洗劫。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遭窃物品

  这张照片从未发表过,不仅记录了1945年时希特勒地下碉堡的混乱状况,还记录了纳粹控制期间贪婪和强盗行迹。这张16世纪的油画是从米兰的一家博物馆中抢夺而来。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摄影师威廉的笔记:“被炸,被烧,像地狱一般”

  这是威廉向《生活》杂志在纽约的编辑传回的20多张笔记中的第一页,不仅描述了每个胶卷中的照片,而且记录了他在检查希特勒地堡和纳粹总统府时的心情和环境。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摄影师的拍摄手记

  摄影师威廉在短暂的时间里描述了希特勒和他情妇爱娃结束生命的地点:这张照片是传闻中希特勒和爱娃射死自己的沙发。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地堡中的血迹

  战地记者仅靠蜡烛照明检查地堡内希特勒和爱娃射死自己后留在沙发上的血迹。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壕沟

  在这张从未发表的照片中,《生活》杂志战地记者Knauth(左)正在检查地面的碎片。希特勒和爱娃自杀后被烧的遗体很有可能就埋在这里。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党卫军的骷髅头帽子

  一位纳粹党卫军的军官帽,上面臭名昭著的骷髅头骨徽章隐约可见。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洗劫

  “奸淫掳掠”听起来像是中古世纪的词儿,但是在形容那些数不尽的苏联士兵进入沦陷的柏林之后的行为是再也合适不过的了。历史上没有部队可以抵御“战利品”的诱惑,就像有句话说的“胜利者想拿什么都可以”。苏联士兵洗劫希特勒地堡,也不算什么新鲜事。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地堡之上:没有活物

  《生活》杂志的摄影师威廉报道称,“(柏林)几乎所有的著名建筑物都成了废墟。在城镇的中心走过好几个街区,也看不见活物,除了死寂的你什么也听不到,除了腐烂的味道你什么也闻不到。”图片是未发表过的被攻陷后柏林鸟瞰图。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空洞的敬礼

  德国在1945年5月投降之后,联军对柏林完全占领。但是他们并不能享受胜利的喜悦。纳粹失败后的数月,为了给废墟般的城市重新建立秩序,需要艰苦的工作和责任,而疲惫的士兵想要的仅仅是回家。这张图片之前从未发表过,拍摄了美国兵道格拉斯·佩奇在没有屋顶、被炸成废墟的柏林体育馆内,做着带有讽刺性的纳粹敬礼姿势。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坠落的鹰

  这张照片从未发表过,苏联士兵和平民尽力移开大型铜质纳粹党鹰雕塑,这只雕塑曾置于柏林帝国总理府门前。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涂鸦

  这张照片之前从未发表,描述了士兵几世纪以来的一贯行为:涂鸦,用来纪念逝去的同志,或者仅仅是宣布:我曾来过这里,我还活着。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永远的柏林?

  这张从未发表的图片——描绘1945年4月最后数周的具有象征意义的柏林。拍摄于纳粹总理府门外,图中有一个残损的地球仪和置于石子和垃圾之中的希特勒半身像。

希特勒地下碉堡未公开照

工作中的摄影师威廉

  威廉曾为《生活》杂志担任摄影师,他卒于1992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8年1月11日 11:15
下一篇 2018年1月20日 01:5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