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忽然之间,秋意已经浸染了北京这座千年古都,北国之秋,已然美得不似人间。

北京的四季中,春天过于干燥,又多发沙尘暴;夏天过于炎热,景色平平;而冬天干冷,常常要下雪又不下,相比之下,最美最舒适的莫过于秋天了,山有红叶可见,湖有芦苇飘荡,路有银杏遍地金黄,院内有菊花齐绽芳姿……似乎只有在这个短短的、弥足珍贵的时节,北京像时光倒流七十年一样回到曾经北平的样子。

古往今来,文人们亦从不吝惜溢美之词,为他们所留恋的那处京城秋韵留下了动人的篇章。

今天,让我们一起,跟着那些玲珑剔透的文字,去寻找、去体验北京秋色之美。

老舍

|买菊吃蟹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天 堂是什么样子,我不晓 得,但是从我的生活经验去判断,北平之秋便是天堂。 论天气,不冷不热。 论吃食,苹果,梨,柿,枣,葡萄,都每样有若干种。 至于北平特产的小白梨与大白海棠,恐怕就是乐园中的禁果吧,连亚当与夏娃见了,也必滴下口水来! 果子而外,羊肉正肥,高粱红的螃蟹刚好下市,而良乡的栗子也香闻十里。 论花草,菊花种类之多,花式之奇,可以甲天下。 西山有红叶可见,北海可以划船——虽然荷花已残,荷叶可还有一片清香。 衣食住行,在北平的秋天,是没有一项不使人满意的。 即使没有余钱买菊吃蟹,一两毛钱还可以爆二两羊肉,弄一小壶佛手露啊! ”

——摘自老舍《住的梦》

鲁迅

|故宫赏月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秋天的月,无论是瘦弱的,还是丰满的,总是最明亮的……俯瞰北京古城的色彩。 紫禁城的红墙、金色的琉璃瓦、深红的廊柱、墨绿的古柏、汉白玉的雕栏……这些色彩总是异常分明。 ”

——摘自鲁迅《北京的秋天》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林语堂

|银杏大道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我所爱的是秋林古气磅礴气象,是秋扇,是红叶,是荒林,是萋草……不足为奇,其色淡,叶多黄,有古色苍茏之慨,不单以葱翠争荣了。 这是我所谓秋的意味。 秋天的景色,更华丽,更恢奇,而秋天的快乐有万倍的雄壮,惊奇,都丽。 ”

——摘自林语堂《秋天的况味》

郁达夫

|陶然芦花、西山虫唱…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在 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 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去吧,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 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 从 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像喇叭似的牵牛花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够感觉到十分的秋意。 ”

——摘自郁达夫《故都的秋》

梁实秋

|良乡栗子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在北平,每年秋节过后,大街上几乎每一家干果子铺门外都支起一个大铁锅,翘起短短的一截烟囱,一个小利巴挥动大铁铲,翻炒栗子。 不是干炒,是用沙炒,加上糖使沙结成大大小小的粒,所以叫做糖炒栗子。 烟煤的黑烟扩散,哗啦哗啦的翻炒声,间或有栗子的爆炸声,织成一片好热闹的晚秋初冬的景致。 孩子们没有不爱吃栗子的,几个铜板买一包,草纸包起,用麻茎儿捆上,热乎乎的,有时简直是烫手热,拿回家去一时舍不得吃完,藏在被窝垛里保温。 ”

——摘自梁实秋《栗子》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冰心

|晒太阳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秋天在北平是最适宜于游人享乐的季节,没有风,没有雨,太阳整天暖融融地照着;苍穹是那么高,那么澄清;浅灰的云,追逐着雪白的云,有时像在缓缓地散步,有时又像在相互拥抱。 中午的太阳虽然也会晒得少女的脸上,泛起两朵红霞;一到傍晚,一阵阵凉风吹来,使你感到又舒服,又有点微寒。 ”

——摘自冰心《北平之恋》

史铁生

|北海赏菊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又是秋天,妹妹推我去北海看了菊花。 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正开得烂漫。 ”

——摘自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林海音

|西单暮色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秋天来了,很自然地想起那条街——西单牌楼。无论从哪个方向来,到了西单牌楼,秋天,黄昏,先闻见的是街上的气味。炒栗子的香味弥漫在繁盛的行人群中……抱着一包热栗子和一些水果,从西单向宣武门走去,想着回到家里在窗前的方桌上,就着暮色中的一点光亮……”

——摘自林海音《城南旧事》

莫言

|香山红叶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北京的秋天最为著名的地方就是香山,而香山的名气多半是因为那每到深秋就红遍了山坡的树叶。 长红叶的树木多半是枫树。 我猜想,当年曹雪芹曾经爬上过香山观赏过红叶,纳兰性德也上去过,许多达官贵人、社会名流也上去过。 周作人在那附近的庙里住过很长时间,写出的文章里秋气弥漫,还有一股子树叶的苦涩味道。 ”

——摘自莫言《北京秋天下午的我》

最美不过北京的秋?凭什么?

看尽文学大师笔下的万千秋色,方能体悟潇洒浪漫的初秋。 秋天,你该来北平看一看。

东方财经杂志 东方文化杂志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东方文化杂志(ID:dfwh_hk)

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