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314-法国与非洲

作者:乞力马扎罗的雪

制图:板栗 / 校稿:朝乾 / 编辑:蛾

法国曾建立起一个仅次于英国的全球第二大殖民帝国,这个殖民帝国的“领土”主要分布在非洲,特别是19世纪以后建立的“法兰西第二殖民帝国”。

历史上的法兰西第二殖民帝国范围▼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20世纪初,法国将非洲殖民地整合成“法属西非”(AOF)和“法属赤道非洲”(AEF)两大殖民地。

前者包括塞内加尔、法属苏丹(今马里)、法属几内亚、象牙海岸(今科特迪瓦)共四个行政区域,毛利塔尼亚和尼日尔后来加入。而后者则主要包括加蓬、法属刚果、乌班吉-沙立(今中非共和国)、乍得等。

法属殖民地大部分在北非、西非地区

1913年非洲殖民地范围▼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如今,法兰西殖民帝国早已解体,但法国凭借货币发行权,长期以来左右着15个非洲国家的经济命脉。

法国版“布雷顿森林体系”

法国版“布雷顿森林体系”

1945年12月26日,法国批准布雷顿森林协定,并首次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平价。同时,法国政府宣布在各殖民地内使用殖民地法郎,其中非洲殖民地区的通用货币为“法属非洲殖民地法郎”。

1958年,法国总统戴高乐颁布了第五共和国宪法,采用“法兰西共同体”替代第四共和国的“法兰西联盟”,赋予了海外殖民地更多自治权,非洲法郎也从“法属非洲殖民地法郎”被重新命名为“非洲法兰西共同体法郎”。

1958年,戴高乐在非洲宣扬法共体设想

(图:壹图网)▼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1959年法共体范围▼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20世纪60年代末,法国又将“非洲法兰西共同体法郎”又分成了“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西非法郎)和“非洲金融合作法郎”(中非法郎)。

使用西非法郎的国家有贝宁、布基纳法索、多哥、科特迪瓦、马里、尼日尔、塞内加尔、几内亚比绍等8个国家;而使用中非法郎的国家包括喀麦隆、中非、刚果 (布)、加蓬、赤道几内亚和乍得等6个国家。

此外,非洲法郎区还有一个国家科摩罗,其发行的“科摩罗法郎”只有一国使用。

科摩罗,很小很小▼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非洲法郎由1959年设立的两家央行——西非国家中央银行(BCEAO)、喀麦隆和赤道非洲中央银行(后演变为中非国家银行)负责发行。

这两家央行里只有一半的管理者是非洲人,而且董事长都是法国人。几经斗争,两家央行的总部也从巴黎搬到了非洲,但法国依旧牢牢掌握着这两家央行。迄今为止,两家央行的总裁都由法国任命,三家央行(包括科摩罗央行)董事会中都有法国人任董事。

中非国家银行总部,位于喀麦隆首都雅温得

(棚户区映衬下的总部大楼,图:wiki)▼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西非国家央行的16名董事中有2人是法国人,但任何重大决策时必须一致通过;喀麦隆和赤道非洲中央银行的13名董事中3人是法国人,重大决策也需要一致通过,意味着法国人有“一票否决权”。而在科摩罗央行董事会中,8名董事中也有4个是法国人。

西非国家中央银行总部,位于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

(图:bceao.int)▼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法郎与非洲法郎之间实行固定汇率,通过这种操作,法国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外形成一套“法郎体系”。

通过与非洲殖民地的货币“合作”,法国既能抵消当时美国垄断国际金融对法国的影响,又能利用货币与金融工具有效控制掠夺法属非洲国家,还能影响这些国家的政治外交,一举多得。

高情商:货币“合作”;低情商:拿来吧你

(图:Flickr)▼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法国人的“非洲奶牛”

法国人的“非洲奶牛”

虽然非洲法郎对于法郎区国家的币值稳定有帮助,但对非洲国家而言,法国掠夺性的“货币合作”政策弊大于利。

法属非洲国家独立时,法国将“货币合作”作为独立的必要条件,控制了这些国家的经济金融命脉。以刚果(布)为例,在独立时签署的“合作协定”中规定:

刚果(布)必须与法国协调对外贸易、货币和财政政策;刚果(布)必须加入非洲法郎区;

刚果(布)从法郎区以外收入的全部外汇必须存入巴黎的法郎区帐户;

动用外汇时要经过法国与刚果(布)、乍得、中非、加蓬四国组成的一个“混合委员会”批准;

刚果(布)国库在与法国国库分开之前由法国管理。

刚果(布)所在▼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而法国国民可以在刚果(布)自由投资、居留、开矿、营业,享受刚果国民待遇;法国商品可以在刚果(布)自由流通,不纳关税并优先销售、享有贸易特惠权等。这简直就是不平等经济掠夺条约。

通过这些操作,法国赚得盆满钵满。由于非洲法郎区国家必须将其国家货币储备存入法国中央银行。法国财政部每年从非洲获得约5000亿美元的直接收入和利润。

全球化时代的西非普通人

很难想象数千公里外的国家敲敲键盘就把自己变穷了

(图:shutterstock)▼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非洲法郎与法国法郎实行固定汇率,大大便利了法国对这些国家的投资。法资主要集中在可可、咖啡、棉花、花生、木材、石油等领域,垄断了这些国家的资源收益。

由于这些国家高达65%的外汇储备都是法郎,因此非洲法郎区国家实际上只能从法国进口消费品。这就是典型的“新殖民主义”。

过去是炮舰殖民,现在是货币殖民

几百年过去,手段变了,本质没变

(西非法郎,图:壹图网)▼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通过掌握非洲国家的货币发行权,法国还获得了相当巨大的隐性收益——“铸币税”,而且通过货币绑定了比本土大的多的土地和人口,法国就像获得了一头源源不断供奶的“奶牛”。

法国通过货币发行抽血非洲财富,恶化非洲的治理。科特迪瓦前总统、非洲独立运动精神领袖菲博瓦尼曾公开警告:非洲人可能无法将财富留在非洲。由于法国和非洲法郎区之间的资本转帐毫无障碍,法国资本把在非洲获得的收益源源不断的汇回法国。

一些非洲领导人通过贪腐积累了巨额财富,很多借着非洲法郎的便利条件将这些不义之财转移到法国,下野后遁到法国当“寓公”,例如臭名昭著的中非“皇帝”博卡萨。

被法国扶植,被法国左右,被法国推翻

丧心病狂的博卡萨是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图:壹图网)▼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更有甚者,很多对卢旺达大屠杀负有直接责任的人正因法国的庇护,至今逍遥法外。还有那些通过洗钱、毒品走私以及与此相关的大规模资本外逃,目的地很多都是法国。其他一些非洲精英也喜欢在法国置业,将或“合法”或非法的巨额财富转移到法国。

这是卢旺达历史上的一场大浩劫(图:壹图网)▼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法国绑定非洲国家的货币,对非洲国家经济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西非地区的法郎区国家与原英属殖民地国家(尼日利亚等)经济一体化进程非常滞后,影响了区域经济的发展。

即使在法郎区内部,尽管“非洲金融共同体”国家地缘相近,但是在20世纪80年代,也只有7%的贸易是在西非地区内部进行的。

以马里为例,2020年该国的出口对象基本是域外国家

而西非邻国的占比很小▼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为了维持对非洲法郎区的控制,法国不择手段:多哥首任总统西尔瓦努·奥林匹奥曾决定多哥于1963年脱离法郎区,但是就在多哥货币独立前夕,他被前法国军团的一位中士暗杀

1987年,主张脱离非洲法郎区的布基纳法索传奇领导人桑卡拉被暗杀,法国也脱不了干系。

1962年,马里第一任总统莫迪博·凯塔决定退出非洲法郎区,同样被由前法国军团士兵发动的政变推翻等等。

法国大花臂是来维护非洲稳定的吗?

还是说,是来确保没有人敢反抗的?

(驻马里法军,图:Flickr)▼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无可奈何花落去

无可奈何花落去

除了控制货币发行权以外,法国对前殖民地国家的控制曾经无孔不入:法国被戏称为“非洲宪兵”,号称“非洲乱不乱,法国说了算”。

近年来,法国以“反恐”为名先后在非洲发动了“薮猫行动”和“新月形沙丘行动”两场大规模军事行动。仅在非洲萨赫勒地区就部署了5100多名军事人员,在全非洲部署了超过7000人。

萨赫勒地区介于撒哈拉沙漠与西非雨林之间

前些年,这里的恐怖主义势力一度猖獗▼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即将参与“新月形沙丘行动”的法军士兵

(图:shutterstock)▼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但法国对非洲的盘剥也激起了非洲人民的反抗。这些年,原法属非洲国家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反法热潮

马克龙上台时曾发誓要重塑法非关系。2021年10月,马克龙在法国南部城市蒙彼利埃召开“法非峰会”,没有邀请非洲国家的政治领导人,取而代之的是精挑细选的近三千名“民间社会”的代表人士。

但正是这些人,将这场峰会变成了一场对马克龙和法国的批判大会,指责马克龙“傲慢”“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他们还要求马克龙为法国占领罪行向非洲道歉,停止支持非洲大陆的“独裁”总统,并撤除驻扎在他们国家的法军基地

2019年,法国在非洲的军事存在▼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新一代非洲领导人正在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其他大国在非洲的存在也让法国如鲠在喉。

在经济上,中国已经成为非洲大陆的最大贸易伙伴,也是许多非洲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与非洲大陆国家之间的贸易额在2021年达到约2540亿美元,超过美国、印度和法国的总和。

在安全领域,俄罗斯的“瓦格纳集团”在非洲多国开展活动。在一些传统的法国势力范围,“瓦格纳集团”的军事人员为军队、特种部队和总统卫队等提供军事训练。连受法国控制最牢的马里也威胁要用“瓦格纳集团”替代法国军队进行反恐。

马里国内社会局势动荡,民族矛盾很尖锐

北方游牧民族还从利比亚内战中获得大量武器

所以该国政府很依赖外部大国的庇护▼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俄罗斯雇佣兵为中非共和国总统提供安保(图:wiki)▼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在政治和外交上,俄罗斯土耳其印度等都在非洲扩大影响力。一些传统的法国“势力范围”内的国家也积极投身这些新兴地缘政治玩家的怀抱。

2017年12月,西非地区著名的反殖民“斗士”凯米·塞巴被俄罗斯著名民族主义知识分子亚历山大·杜金邀请到莫斯科,把法国狠狠羞辱了一番,塞巴对非洲的反法舆论起到了很大作用。

塞巴(右)同杜金会面(图:INS)▼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布基纳法索、乍得等国则大量采购土耳其的军事装备,积极参加土非洲峰会,成为埃尔多安的座上宾。塞内加尔、马里等国还与土耳其签订了安全协议。土耳其在尼日尔、塞内加尔和马里等西非国家不断上升的活动,也引起了法国的警觉。

去年,埃尔多安访问的三个非洲国家中

就有两个国家位于西非,可见重视程度▼

法国,还想再剥削非洲一百年 | 地球知识局

这一切都表明,非洲的命运不再像以前那样掌握在法国人手中。

法国人在非洲造孽太深,曾经被法国殖民的国家对法国充满了怨恨。为了安抚非洲国家,马克龙在2019年宣布非洲法郎将寿终正寝,这是法国在非洲几百年统治走向瓦解的一个新标志。

参考资料: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CFA_franc

2.https://chinese.aljazeera.net/opinions/long-reads/2022/2/10

3.齐建华.非洲法郎的功能利弊和前景展望[J].中国投资(中英文),2021(ZA):90-92.

4.齐建华.非洲法郎的发展历史与运行机制[J].中国投资(中英文),2021(Z0):82-84.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