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最近的电影市场上,有3部港产片最值得关注。一是正在热映的,由刘青云、林峰主演的《神探大战》;一是8月5日上映的古天乐、刘嘉玲、刘青云主演的《明日战记》;还有一部就是《七人乐队》。

《七人乐队》是一部多段式历史剧情片,罕见集结了香港七大导演洪金宝、许鞍华、谭家明、袁和平、杜琪峰、林岭东、徐克共同执导,每位导演各自抽签一个年代,执导一个与香港有关的故事,奏出浓厚的香港情怀。

该片原名《八部半》,是为致敬费里尼的同名经典,早于2014年开始拍摄。原定从1950年拍到2020年,八个十年,八部短片,但吴宇森因身体原因退出,影片便以新名《七人乐队》于2019年重新立项。

《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七人乐队》共分为七个篇章:洪金宝执导的《练功》,回忆了上世纪50年代自己初学武术的过程;许鞍华的《校长》,讲了一位60年代安贫乐道的校长;谭家明的《别夜》,写80年代香港“移民潮”中被迫分离的情侣;袁和平的《回归》,讲的是90年代二代移民与老香港人打破隔阂的过程;杜琪峰的《遍地黄金》从2003年拍到2008年,讲次贷危机前香港的无限机遇;林岭东的本世纪初篇章《迷路》是外国回流香港人的心曲;徐克《深度对话》是疯狂的未来篇。原本由吴宇森负责的七十年代则悬空。

整部电影缘起于杜琪峰“致敬胶片时代”的概念,参与项目的导演们坚持用全胶片的拍 摄手法完成了制作。每人十来分钟篇幅,但个个风格明显,几乎不用字幕提醒,只消一两场戏 ,大概就能精准猜出每段是谁拍的。

洪金宝执导的《练功》最具自传色彩,讲述的正是“七小福”的故事。50年代物质生活匮乏,穷家子弟拜师学艺是一门出路,当年洪金宝拜在京剧名师于占元门下,于占元则是出名的严师。洪金宝特地邀请了一批正在受京剧训练的小孩子参与《练功》演出,戏中的扎马与翻筋斗全是货真价实,儿子洪天明饰演师父,洪金宝更现身说法,铭记天台练功岁月给他的磨练。

《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洪金宝执导的《练功》最具自传色彩,讲述的正是“七小福”的故事。

《校长》依旧是熟悉的许鞍华味道,永远有一种“温吞之美”。作为新浪潮的代表人物,擅长人物感情与细腻表达的她,带着上世纪60年代风格的《校长》与洪金宝的师承主题无缝衔接。

《校长》描述的是另一种师生关系,场景也是在天台。天台小学在那个年代很普遍,学生多数是住在徙置区,短片展现了经济腾飞之前的香港,一座尚且朴素的城市和质朴的师生关系,那种烟火气息的市井生活和人与人之间的细腻温馨。

《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校长》讲述了一个教书育人的温暖故事。

香港近代历史与“移民”有密切关系,《七人乐队》中就有三个故事都涉及移民。《校长》简而不凡的故事结束后,香港进入了80年代。当时的中国和英国就香港前途问题谈判,“一九九七”成了香港人的“大限”,面对前途问题,有人选择离开。同为新浪潮旗手的谭家明,执导的《别夜》讲述了一对学生情侣面对移民,被迫分离的故事。《别夜》里是有谴责的,虽然很克制;也是有愤怒的,虽然一扫而过。最后男女主人公一个去了英国,一个留在了香港。

《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别夜》讲述了一对学生情侣在香港“大限” 时,面临的抉择与离别。

踏入90年代,移民在外的第二代青少年回港,与祖父辈同一屋檐下。袁和平的《回归》,请来了元华,却没拍自己熟悉的功夫片。片中的元华,依旧是一个高手,可在留学归来的孙女看来,功夫注定是过去时。一老一少的生活习惯、文化差异、代沟问题,在这个特殊的情景中发了强烈的冲突。从点滴摩擦到彼此理解,再到互相尊重,《回归》里的时间、故事表征,与香港和内地的关系同步投射。在结尾,英国孙女的回家,也紧扣了主题“回归”,表达了亲情的温暖。

《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回归》里有着文化差异和代沟的一老一少,从摩擦到理解、尊重、回家,紧扣着主题“回归”。

时间来到千禧年,一切发展都进入了快车道。

2000年前后,随着中国“入世”,香港作为金融中心、资本王国、贸易港的地位愈加重要,新时代港人对于财富的渴求与心态的膨胀,被杜琪峰形象地刻画在《遍地黄金》中。

《遍地黄金》,是七部短片中结构最完整的一个,也是戏剧技巧最充沛的一个。他用三段式结构,阐述了香港昔日弯腰捡钱的胜景,股市、房地产、互联网三股浪潮,奔涌而来。影片以小见大,拍出了世事的无常,以及小人物在无法预料的历史洪流中,永远摆脱不了贪婪和恐惧。

《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遍地黄金》设置极为精致,表面轻松,内核惊心动魄,戏剧张力十足。

有人走了,之后又回来,香港故事在循环,林岭东的《迷路》讲回流的香港人与家人在中环相约,但在这个混凝土森林中迷路,戏中的任达华有林岭东的影子,九十年代移民外国,老了回到香港,有种兜兜转转终回家的感叹,林岭东在完成拍摄后于2018年因病离世,更显得这段寻根过程的感觉十分沉重。

《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迷路》显得有些暴力而说教,这就是林岭东导演的标准风格。

现实难以预测,不如寄予无限的想象,徐克拍摄《深度对话》,风格与其他六部作品截然不同,由精神病院中医生与病人的对话展开,一如既往的天马行空和荒诞不经,这非常徐克。

医生:你是谁?

病人:我是许鞍华。

医生: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病人:许鞍华当然是女人唠,莫非你觉得女人不能当导演,你在性别歧视?

医生:我没有这么说,那我再问一遍,你是谁?

病人:我是张曼玉。

到底谁是病人,谁是医生,谁是看客,没有统一的答案,正如未来的不确定性一样,引人深思。

《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深度对话》是个荒诞剧,也是《七人乐队》立场的一种总结。

就是这样,七个故事,七个时代,七个被这个城市滋养成长、极具风格化的导演,分别用各自擅长的手法去描述七段人生,在时空变幻、经济、文化的发展中,独立成章且又首尾相连地串联起我们熟悉的香港故事。

遗憾的是,《七人乐队》终究是一部受众有限的迷影电影,它在内地与《独行月球》同一天上映,几乎没有生存空间。7月29日首日票房收入才39万元,上映7天仅收200余万,预计总票房想超越400万都会困难重重。

但其实票房也不那么重要了,像《七人乐队》这种合作非常罕有,7位导演中,有6位超过70岁,正如杜琪峰所说的,“拍摄《七人乐队》的初衷和目的,仅是一帮老友聚在一起致敬胶片这个主题。每个导演的作品,都是自己的一种表达。所以,观众从电影中会有自己的理解,不必强求和期许。”

《七人乐队》: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七人乐队》的六位导演,为香港电影节的宣传站台。因为戴着口罩,所以不是正式的宣传照,看起来也有点滑稽,反而有真实记录时代背景的味道。

编辑丨东方

东方财经杂志 东方文化杂志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东方文化杂志(ID:dfwh_hk)

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