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274-心灵的隐秘角落

作者:令狐小跑

校稿:辜汉膺 / 编辑:蛾

在武侠小说《鹿鼎记》中,有这么一个桥段:韦小宝的好兄弟茅十八被判处斩。行刑当天,韦小宝掏出了一套绣着春宫图的手帕,“每块帕子上所绣的人物姿态愈出愈奇,有一男两女者,有二男三女者”。

这些手帕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韦小宝趁机使了一招“李代桃僵”,成功将茅十八换走。

法场看色图,脑回路确实清奇▼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鹿鼎记》并非孤例,在众多文艺作品中,春宫图要么作为角色淫猥的证据,要么作为转移注意力、拉近关系的工具,其作用大多与小黄书类似。

不过,春宫图并非只是单纯的“黄书”,春宫图不仅描摹了猎奇香艳的房中春色,也反映了中国性学、艳词、明清小说、绘画版画、婚姻习俗等文化侧面。它滥觞于秦汉,成熟于明清,游走在“养生”“性教育”等正经用途与淫猥之间的灰色地带,性质极为复杂。

谁还没年轻过?老祖宗们都是过来人

其实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刻板拘谨

(汉代画像石拓片)▼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房中春色:从养生到辟邪

房中春色:从养生到辟邪

自宋代开始,社会整体对于贞操的重视、对性生活的羞耻愈演愈烈。这其中,固然有理学的导向,也与靖康之难等事件中大量妇女遭受凌辱,所引发的社会讨论有关。

这种观念在明清时期达到顶峰,人们谈性色变,对性生活讳莫如深,这使得西方人对神秘的东方性文化浮想联翩。荷兰汉学家高罗佩曾在著作中提到这一现象:

“由于中国人对性的避而不谈,十九世纪,在中国的西方观察者,毫不负责地假定中国是性扭曲的深渊,这种错误观念被西方著作广为传播。”

其实,中国古人在这方面还是很会玩的

(“戴上帽子,做好措施”,图:wiki)▼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然而事实上,中国古人所提倡的性生活不仅不扭曲,甚至十分健康科学,乃至形成一种养生理论

秦汉开始,便有以阴阳和合的房中术来养生的著作问世,其中成书于两汉的《素女经》以及后来的《洞玄子》等房中书,不仅对性行为的节奏、姿势、次序等作出指导,还关注到了男女双方的快感体验。

传说活了几百岁的养生专家彭祖讲话了:

这不是光吃药就能解决的,你得懂实际操作

(图:shutterstock)▼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如《洞玄子》就曾特意提到,孕妇不宜进行激烈房事,甚至对孕妇的饮食起居都有着清晰的指引。这些房中书多以文字理论为主,但偶尔也会配图说明,春宫图的雏形由此诞生。

时至明代,虽然道学对人的束缚极多,但作为家族繁衍避不开的话题,正当的性生活并不是罪恶,只是不再被人公开谈论而已。

程朱理学,挡不住古人对知识姿势的渴望

(明代春宫图,图:wiki)▼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很多大家族中存在着内部流传的家训,指导新婚子弟的婚后生活。比如,一份万历年代流传的家训就曾对子弟的“性暴力”进行约束,认为“以闺门为刑房”是一种“害彼害我”的行为。

在夫妻行房时,也会用到春宫画册。小说《肉蒲团》中就曾提到,未央生为妻子的过分正经大为头疼,便邀请妻子一同观看元代画家赵孟頫所绘春宫册子,以增添情趣、学习技巧。

《肉蒲团》是西方读者口中的“伟大的情色经典”

这本一看就没少被人翻阅,边缘都破损了▼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明清时期,新妇嫁人流行以春宫图、春宫雕像作为“压箱底”或“嫁妆画”。由于往往放在新娘嫁妆箱子的最底层,因此得名。这些物件不仅有性启蒙、催情功能,而且还带有一定的迷信色彩。

在当时的观念里,春宫图歌颂性爱,有求子的作用,还可以辟邪安宅。年画之乡——杨柳青镇,就曾流行以春宫为题材的祈福画作,当时还出现过绣着春宫图样的儿童肚兜,人们认为这可以为孩童驱邪避灾。

“想要二胎,但又怕长子/长女不开心”

古人会不会也有这种顾虑?(图:壹图网)▼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明清时期的人们认为,引起火灾的神明也是一位女性,而当她看到春宫图的时候,会感到羞臊而退避。因此不少文人会在书房中放置春宫图册,或者在书页中夹着春宫图,认为这样就可以防火

此时,春宫图的内涵得到了极大拓展

一些比较搞怪的作品应运而生(图:wiki)▼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日本人也画过不少搞怪类型的春宫图

顺带展示一下,兴风作浪的八岐大蛇(滑动)▼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才子笔下,春光乍泄

才子笔下,春光乍泄

春宫图不仅在功能上并非单纯的“小黄书”,而且也不乏文学、艺术价值颇高的作品。

在格式上,春宫图受诗笺的影响很深,一般以24或36图为一套,每张图往往都带着一首艳词。这些艳词有些是三流文人所写,有些则干脆誊抄明清小说,只改动一些细节,但也存在不少上乘之作。

图文并茂,内容详实,属实精品▼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比如在唐寅的一套春宫图中,就有这样一阕词:

吴营新宴起。唤两队娇羞,粉营红垒。阿平(陈平)轻掉苏家(苏秦)舌,旋把灵犀(传说中的犀牛角,也有聪慧之义),参透兵符半纸。

本词表达的意思露骨香艳,但用辞委婉,比喻、联想、用典等写作手法被运用得炉火纯青,以军事战阵来暗示闺房之乐,更是妙绝。

肉身上阵,短兵相接,冲杀进出,喊声震天

几轮下来,敌我筋疲力尽,只剩一片狼藉▼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关于这阕词,还有过一件趣事:清代的收藏家卞永誉将它真当成了战阵描述,将它作为军事家孙子的“妇人战阵”,誊抄在了《式古堂书画汇考》中。荷兰汉学家高罗佩在《秘戏图考》中对卞永誉的错误加以更正,并感叹道:

“像卞永誉这样的学者,也会造成如此错误,这说明正统学者们面对与性相关的事物时,是多么地稀里糊涂。”

在一些春宫配词中,对唐宋时期的诗词也有所借鉴,如《花营锦阵》的第八图题辞,就曾化用贾岛的诗作意象:

好一似桅杆趁风,鸟宿池岛,僧敲月下,道人夜撞金钟。

婉约诗词配劲爆插图,或许这就是古人的情趣吧▼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而从绘画艺术来看,明清时期的不少春宫图,有着极高的鉴赏价值。在众多春宫图相关画家中,以明代仇英、唐寅二人最为知名。

仇英的画作汲取了前人界画、院画的养分,文徵明曾评价其画作“精工灵活,极尽潇洒绚丽之能事”。仇英尤其擅长绘画宫廷场景,在他的《汉宫春晓图》中,美人们长裙曳地、衣带随风飘飞,在精致美丽的宫廷中悠闲地玩乐。

她们肤色白皙,面目端庄,身材细弱如杨柳,在建筑背景的衬托下,如仙女一般美好。据说,仇英还曾画过一套“十荣图”,具体描摹了十种行房姿势,但现在早已失传。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明 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与仇英同为院派三大家的唐寅,则擅长以工笔重彩,描绘性感秀丽的美人。他笔下的仕女遵循明代的主流审美,娟秀清瘦,但并非一味的瘦弱,而是显得骨肉匀称,同时保留了唐妆的“三白”,即在额头、鼻尖和下颌打上白色粉妆,独具特色。

明 唐寅《王蜀宫妓图》(局部)▼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值得注意的是,唐寅笔下的美人有着不同寻常的生动姿态,这在少有人体模特的明清时代,是极为难得的。这也令唐伯虎的春宫图,具备了天然优势。

正因如此,唐寅的春宫图受到了热烈追捧,以致于后来春宫图的版画往往以唐寅的画作为蓝本,或干脆将不相干的作品,谎称出自唐寅之手。

唐寅,字伯虎,以字行于世,故称唐伯虎

(图:《唐伯虎点秋香》剧照)▼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其中最为知名的,当属根据唐寅《竞春图》印制的木刻板春宫图——《风流绝畅》。本套图中,男女或弄箫唱和,或相互调情。窗户、屏风等遮挡将画面切割成圆形或方形,有一种窥探感,而庭院树木等景致的烘托,让画面也充满了风雅的生活气息。

以《风流绝畅》为代表的版画传入日本后

对浮世绘版画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图:wiki)▼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在明代后期,版画技术达到了巅峰,套色、线描技术臻于成熟。在晚明,已经出现了四色甚至五色套印的春宫版画。这些精致的版画中,不仅有男女交欢的场景,还有着丰富的生活场景、生活器具的展现,如茶杯、香炉、花瓶、花草、假山等等。

这些细节令春宫版画不再是单纯的性爱展现,一切都发生在浪漫雅致香艳的氛围中,使观者忍不住浮想联翩,心生向往。

比如这幅,薄纱帐里度春宵

朦胧间若隐若现,情调拉满▼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图像背后的野史艳情

图像背后的野史艳情

关于春宫图的得名,流传最广泛的说法是因其描述的是“春宵宫闱之事”。可见,春宫图与野史艳情有着密切关系。

在春宫图流行的明清时代,古典白话小说的分支——艳情小说,也进入了黄金时期。为了增加趣味性,作者往往将剧情与历史典故、宫闱秘闻联系在一起。比如《株林野史》,就取材于春秋五霸时期的夏姬之乱。

这些古典艳情小说影响巨大,比如图中这本

当其漂洋过海到日本后,还衍生出了漫画版▼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更有趣的是一部名为《昭阳秘史》的艳情小说,其中讲述了一个“神反转”故事:

一只雌性狐妖修炼时需要采集元阳,而一只雄性燕妖则需要元阴。双方均化为人形,互相欺瞒苟合,最终狐妖成功夺取燕子妖的元气。燕妖气恼之下,率领群燕与群狐开战,引得玉皇大帝震怒。

于是玉皇大帝将两妖贬入人间,还恶趣味地安排两妖成为姐妹、共事一夫——燕妖便成了赵飞燕,狐妖则成了赵合德。

现在,这就叫“历史架空题材”的魔幻情色小说

名字也可能改成《重生之权媚妖女争宠记》▼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狐妖的故事传到日本后,有了全新版本

而且更简单粗暴了,狐妖都不用幻化成人形▼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这些艳情小说中的诗词,成为了春宫图配词的重要来源。与此同时,小说情节与典故、野史联系的套路,也被春宫图保留了下来。昭阳宫赵飞燕姐妹的故事,就是春宫图的“热门主题”之一。

除此之外,元顺帝修炼密宗演揲儿法的事迹,也是知名的春宫图题材,演揲儿法是一种双修之法。据明代流传的说法,元顺帝修习演揲儿法后,还曾召集十六位美人表演淫舞“十六天魔舞”(十六天魔舞为淫乱之舞的说法,很可能带有一定的夸大成分)。

一面绘制于元代的密宗壁画

画中的主尊怀抱明妃,呈双身结合状

(图:nature)▼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在众多与历史题材挂钩的春宫图中,《熙陵强幸小周后图》当属一个有趣的特例。小周后本是李煜的皇后,在南唐被灭后,与李煜一同被俘入京,被宋太祖封为国夫人。

而在明代传闻中,却流传着“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的故事,还传得相当具体,说是赵光义强幸小周后的时候,命画师在一旁作画记录。这幅“写生画”流传下来,便是春宫图《熙陵强幸小周后图》了。

不仅占尽了噱头,还模糊了真实与杜撰故事的界限,令一幅创作于明代的春宫图,摇身一变成为了宋代香艳传闻的证据,古人的营销思路让人不得不佩服。

除了宋太宗和小周后,杨贵妃和唐明皇也是热门题材▼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春色满园遮不住,春宫图的形式不仅限于图画,古人的文房、雕塑、床榻装饰,甚至使用的盖碗等物品,都是春宫的载体。

著名春宫《江南销夏图》,便有着特殊边框,极有可能是床榻装饰的图纸;而一些“压箱底”的物件,外表看似只是简单的蔬果,打开后,才能看到里面相拥缠绵的小人。

器物表面一本正经,背地里玩很大(图:wiki)▼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春宫之所以在明清时代流行,与欲望的压抑密切相关。人的性欲是与生俱来的,越是在明面上压抑,越是会在暗处不断滋长。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无论故事背景在什么朝代,明清春宫图的女子极少赤足,即使全身衣衫尽除,也会好好地穿着那双鞋。

大家可以往回翻翻,看看是不是都这样?▼

春宫图,性与人性 | 地球知识局

这令人不得不感叹:时代对人的影响是无处不在的,即使在如此隐秘的春宫世界中,人们依然会遵循着某种自我禁锢。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1)
上一篇 2022年8月5日 12:10
下一篇 2022年8月5日 16: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