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办人家眼中的义和团:一群乌和之众的胡闹

买办人家眼中的义和团:一群乌和之众的胡闹

  就在侯姓人家独享荣华富贵的同时,历史进入了1900年,1900年中国发生了两桩大事,第一件大事是义和团运动,第二件大事则是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使中国大地遭受了一场可怕的洗劫。

  关于义和团运动,我祖父一生于此耿耿于怀,他绝对不承认义和团是什么革命运动,他坚决认为义和团只是一些乌和之众的胡闹,对中国近代历史是一次大破坏。

  1900年。庚子。

  对于每60年轮迥一次的庚子年,中国人历来有一种恐惧感,远古时期不说,就是近百年来,每逢庚子,中国都要发生一次大的灾难。1840年这个庚子,爆发第一次鸦片战争,大英帝国愣用坚船利炮将一个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的中央帝国国门炸开,这时才令统治者明白这世上还有比我们横的,而到了1895年甲午海战,北洋海军又全军覆没。甲午战争的失败,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强国梦,中国强大的梦想,一下子被现实打得粉碎,中国必须变革,中国必须重生,第一次中国的知识分子感觉到了历史对中国的挑战。

  1900年又逢庚子,这一年的灾难,注定了满清王朝必然覆没的命运,至于这一年中国人蒙受的可怕灾难,那已经就是罄竹难书了。

  尽管人们预感1900年的庚子可能是个灾年,但这一年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变,那是谁也无法预料的。老祖父生前对我说,一进入庚子年,人们就觉得有些事情正在暗中发生着不可琢磨的变化,1900年,庚子,最初的感觉就是人心惶惶,中国人精神上动荡不安,人们在等待着不可逆转的灾难。

  果然,大难临头。

  义和拳开始传入天津,没有人将这看做是一个组织,最先只是听说天津西南郊区有许多农民聚众练拳,天津西南一带郊区,原来是南下北上的交通咽喉,历史上是一个盗贼横生的多事地区,天津土匪,举世闻名,有一道歌谣:“过了窦家庄,还有吴家桥,人过要留财,这要留毛,汉子不在家,婆娘也不饶。”可见当地土匪之猖蹶。

  有土匪,就有镖局,镖局就是专业的保镖,明代定都北京,江南学士到北京做官,一任朝令,天高三尺,每年都要往家里送回金银细软。当时北上南下的道路一条是水路,另一条就是旱路,无论水路旱路都要经过天津西南一带地区,为防土匪抢劫,就得雇用保镖,《三侠剑》里的胜英,还有土匪黄天霸,都是那一带地方的名流,从山东闹起来的义和拳,很快就在这带地区找到了生存的土壤。

  渐渐地义和拳传进了天津市区,最先,河东一带地方出现有人练习义和拳,河东一带居民多是下层贫苦居民,脚行、苦力居多,贫苦民众需要自卫,都要有一身的硬功,这就使义和拳传入天津找到了民众基础。

  民众习武,对于任何人都不构成威胁,也没有人把义和拳看做是一种势力,但渐渐地山东的义和拳发展成了义和团,有了组织,有了政治口号,而且寻衅闹事,制造了许多起事件,破坏了人们的正常生活秩序,甚至形成了一种强大的力量,呼风唤雨,一呼百应,由是,人们开始感到可能要出大事了。

  义和团的出现,确实如后来所说的那样引起了社会恐慌,但这种恐慌是一种负责任的恐慌,当时天津由著名教育家严复主办的报纸《国是报》,就将义和拳称为是拳匪,《国是报》更在《论拳匪》一文中称义和拳是“愚人之法”,是“直乱世界之匪徒”。《国是报》的看法代表了大多数正直中国人的看法,帝国主义欺压中国是实,但由义和拳出来以不负责任的偏激行为“灭洋”,只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天津义和团势力日益壮大,他们的行为越来越无法阻止,满清政府企图利用这股愚昧的民众势力抵御列强对中国的欺压,义和团势力借助满清腐败政府的支持更加发展壮大起来,最后终于形成了一股无可阻挡的洪流。

  义和团势力在天津的胡作非为已经到了荒唐的地步了,满清政府的官员腐败无能的确激起了民众愤怒,但义和团不可能认识到满清政府官员的腐败的深层政治原因,只是对满清政府官员极尽侮辱之能事,假民众势力煞官府威风,地方政权完全瘫痪,好好的一个天津变成了义和团的天下,他们为所欲为,实现了他们愚昧的社会“理想”。

  义和团势力在天津最光辉的政治行动,也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但义和团不把皇帝拉下马,他们打出扶清灭洋的口号,自然也就表示了他们的政治立场,那就是维护满清王朝的政治统治地位,而只是消灭洋人势力,以闭关锁国的政策,使中国永远与世界隔离。

  义和团不反清,只以打倒地方官员为能事,天津府道台大人,也是封疆大臣了,乘轿走在路上,被义和团团民识出,立即一涌而上,强行把天津道台拉下轿来,众人围上去,七嘴八舌地破口大骂,道台自然不敢反抗,似是颇知要正确对待群众运动。义和团人多势力众,又得到满清王朝的支持,一个道台,怎么敢对抗呢?天津府道台大人只好俯首听候民众责骂,更为甚者,义和团弟兄要道台大人向民众低头谢罪,直到义和团弟兄于精神上得到最大满足之后,才放道台大人过去,真也是造反有理了。

  义和团运动最“伟大”的壮举:杀二毛子,什么人算二毛子?一切和洋人接触的中国人都是二毛子,信洋教的,开洋行的,在洋行做事的,外国办事机构的中国雇员,甚至于连留过洋的新潮学子都被视为是二毛子,都在被杀之列。

  义和团杀人如麻,他们杀人不需要调查审问,其实就是私刑。据老祖父生前对我们说,只要有一个人指着一户人家说是二毛子,义和团立即冲进院里见人就杀,连吃奶的孩子也不放过,斩草除根。

  义和团杀二毛子,确实也是有的二毛子行为恶劣,洋教开始传入中国,更直接地说,就是开始传入天津,曾经受到天津人的抵制,早在十九世纪初叶,一位到天津传教的教士就曾向他的上级报告说:“这座城市的教徒为数不多,尚有成千上百的人需要归化,但是要想打动这里民众的铁石心肠,非有一个会行奇迹的人不可,他们心中对外国人充满了蔑视,对我们不是当面辱骂,就是吐痰表示轻蔑,他们对洋鬼子成见极深。”一连多少年,洋教在天津没有寻找到立足之地,直到十九世纪中期,教会才找到一个“会行奇迹”的传教士,将他派到天津。这位传教士来到天津,很快就发展了一大批教徒,洋教很快在天津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势力。何以这位传教士就马到成功在天津发展起来洋教势力呢?原来他也没有什么“会行奇迹”的本领,他的“奇迹”,就是将一大批社会渣滓发展为教徒,这些人的胡作非为得到教会保护,他们成了一个无法无天的社会群体,于是一些地痞流氓,再有一些好逸恶劳的社会闲杂,都成了教民。这些教民在天津做尽了坏事,激起了天津市民的愤怒,但人们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地受不法教民的欺侮。

  义和团组织的迅速发展,也是受欺压的中国人反抗教会势力的正常要求,但义和团运动没能得到正确的引导,而且恶性发展,他们没有社会理想,没有纲领,只有对洋人和二毛子的仇恨,再加上满清政府对义和团运动的利用,义和团运动一未能扶清,二未能灭洋,最后必然引起更大的灾祸,酿成一场历史浩劫。

  义和团杀二毛子,不需要任何证据,公开的教民人家自然难得幸免,杀到后来,义和拳拳民可以随意拦住路人,不经询问,只要说这个人是二毛子,立即就格杀勿论。

  义和团发展的极盛时期,在天津市区、郊外,设立了许多坛口,每一个坛口是一个基层组织,在这个坛口活动的拳民听从这个坛口领导者的指挥,坛口的领导,被称为是大师兄,去杀哪一个二毛子,怎样一个杀法,都由大师兄说了算,大师兄有了生杀大权,行使这种权利一不需要请示,二不需要调查研究,由此,杀二毛子就成了一场大规模的社会流血灾难。

  拳民拦截路人,如何判定这个人是不是二毛子呢?无需任何甄别,完全是听天由命。过去奠祭死者,有一种仪式,天津地方民俗,叫烧封筒,我看见过的,就是用黄纸帛折成一个长方形空筒,烧的时候将黄纸筒吹起来,使里面充满空气,这样一烧起来封筒就会爆出一个大火团,由此表示死者虽然去了,但把好日子留给了后辈。但赶上天气潮湿,封筒烧起来就不旺,也不喷火球,这样就是不吉利,表示后辈一定有什么对不起死者的地方,死者不肯将好日子留给子孙。

  拳民辩认二毛子,也使用烧封筒的办法,他们将过路人拦住,让这个人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只大盘,大盘上立起一只封筒,拳民将封筒燃着,燃烧的封筒喷出火球,好人一个,立即放行,而且还受到拳民敬仰,封筒燃烧的火苗不旺,没有出火球,二毛子无疑,立即杀掉。

  义和团运动所以能够得到迅猛发展,一个原因是满清政府的利用,第二个原因是义和团弟兄自认为有正义理想,义和团在揭帖中宣言:“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劝奉教,乃霸天,不敬神佛忘祖先,不下雨,地发干,全是教堂止住天。”义和团将人们的仇恨转移到教堂和教民的身上,并提出扶清灭洋的政治口号,做为他们的最高目的。义和拳弟兄敢于杀洋人,杀二毛子,他们自信练就了一身刀枪不入的功夫,他们不畏洋枪洋炮,只要“8千10万神兵起”,立即就“扫灭洋人世界新。”

  除了刀枪不入,拳民们还练就了真金不怕火炼的本领,据我的老祖父生前对我们说,稍稍有一点常识的人也知道人体是经受不起火焰燃烧的,但拳民们确实在公众面前表演过烈火烧身的真功,其实那不过就是在身上涂上酒精燃烧罢了,酒精的燃点极低,我们小时候都玩过抓火的游戏,在酒盅里倒满烧酒,点着之后,升起火苗,用手去抓,一点感觉也没有。

  再至于刀枪不入,就更是一种骗局了,表演刀枪不入的壮汉,不过就是有一点肌肉收缩的功夫而已,关键在于向他耍枪耍刀的人,要表演得非常到位,类如今天的戏剧武功表演,无论是拳是脚,都要表演得出神入化,力量要用到位,但不能伤着对方,此中是有许多技术的。

  其实在天津卫,侯六爷才是地地道道的二毛子,侯六爷为三井洋行服务,帮助日本财阀掠夺中国财富,三井洋行表面上只是一个商业洋行,但暗中代表日本政界和中国做金融生意,满清政府向日本政府贷款,一切都经过三井洋行的商业渠道,所以三井洋行绝不仅仅是一个贸易机构,它带有半官方机构的性质,它的经济活动都带有政府色彩。

  说到杀二毛子,杀侯六爷一家那是不容置疑的,杀侯六爷的全家,虽然那时候连我父亲都没有出生,但杀了侯六爷,杀了我祖父,后来也就没有了我父亲,当然也不会日后再有我出来兴风作浪了。

  义和团弟兄既然不是天兵天将,血肉之驱,本乡子弟,都是喝海河水长大起来的,老门老户就不可能没有一点通融。

  那时的侯家大院地处大王庄积庆里,积庆里义和团弟兄自然都是积庆里一带居民,家住积庆里,没有人不知道侯家大院,知道侯家大院,就更知道大名鼎鼎的侯六爷侯春源侯大人的,而且侯家大院还是有名的六块匾侯家,侯春源大人更是一方贤达,积庆里有名的善人。

  自从积庆里一带有了义和团,侯六爷就留心哪一个是这一带义和团弟兄的首领,很快,侯六爷就得知积庆里义和团的大师兄,原来就是一个挑水的人夫,天津话叫“挑水的”,叫张二。自然,当上了义和团大师兄,他也就不再挑水、而成了专职义和团首领,虽然没有俸禄,却也有饭吃了,而且不必出卖劳动力,或者套个后来的词汇,叫做“提干”了。

  挑水的张二做上了大师兄,积庆里一带民众再不敢唤他张二了,叫什么呢,按照天津人的习惯,称他是“爷”吧,只怕他自己也不好意思点头,再叫他张二吧,大家又觉得不为恭敬,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想出了一个合适的称呼,人们不约而同地就叫他是张二哥了。

  据老祖父对我们说,天津义和团拳民多是下层民众,这个阶层因为社会地位的制约,在心理上有一种自卑感,即使他们成了拳民,再譬如像张二哥那样做上了大师兄,但从精神上他们绝对不会膨胀到觉得自己就是历史创造者的程度,张二哥当上了大师兄,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当地乡绅、大门大户人家疏通关系,而且以确保当地乡绅和大门大户人家的平安为条件换取存在的合法性,说起来也应该是一种默契了。

  侯六爷侯春源大人再平易近人,再天性善良,再没有架子,他也不会屈尊和张二哥对话,张二哥担着两只水桶走在路上,看见侯六爷从对面走过来,张二立马得侧着身子给侯六爷让路,还要将一对水桶横过来靠着墙壁。唯恐溅侯六爷身上水珠儿。如今就算是张二哥提干了,做上了义和团的大师兄,但到底他也忘不了自己的身份,绝对不像后来的造反派那样,胳膊上一挎上红箍就六亲不认,嘴巴上喊着“舍得一身剐,敢将皇帝拉下马”,真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张二哥做上了大师兄,很快就有人给侯家大院捎到了信儿,张二哥禀告侯六爷,只要他在这一带地方“主”事,就绝对不会错待了侯姓人家,外面无论怎样杀二毛子,义和团也不会到侯家大院来打扰。张二哥让人带信儿说,如今天下大乱,外面无论什么应酬,就请侯六爷嘱咐家人免了,出门走在路上,万一遇见什么意外,他张二哥说不上话,只怕就要吃亏了。

  有了张二哥的话,侯六爷也很大方,让人转告张二哥,侯家大院腾过一道小院,给义和团立个“坛口”,一切费用,侯姓人家全包下来了,而且对于主持坛口的大师兄,另外还有一份酬谢。

  坛口,是义和团的基层组织,按八卦分支,设有乾、坤、震、巽、艮、兑等不同的级别,立在侯家大院里的坛口是最低一级的坛口,成员约80人。在侯家大院设立坛口,就意味着这个坛口全体成员的活动费用由侯姓人家包下来了,一个坛口的活动经费是多少?义和团没有规定,而且拳民们的生活费用义和团也不负责,无论演练,参战,都是无偿自愿行为,连后来通行的劳务费都没有,如此也就更不知道什么是津贴,资金了。

  每个坛口有百多名弟兄,相当于后来一个连的成员吧。上面有什么“指示”,由坛口负责向下传达,外面有什么行动,坛口负责招集弟兄,或是参战,或是演练,每个坛口就是一支小队伍。

  民家设立坛口,实质上是一种赞助行为,侯家大院立了一个坛口,除了对大师兄有一点点表示之外,对于这个坛口的义和团弟兄也要有些表示,用个规范词,就是施以小恩小惠,每个拳民多少都得到一点点好处,如此侯姓人家也就会得到这一带坛口弟兄们的关照了。

  我曾经向我的老祖父问过,你看见过坛口祭香吗?

  老祖父自然是看见过的,老祖父对我们说,坛口活动也并不隆重,就是大师兄一个人按时到坛口来,焚上一柱香,再煞有介事地东瞧瞧西望望,说是看上苍有什么指示,再看人间有什么灾殃,由此再决定义和团应该采取怎样的行动。每天的例行公事,大师兄就是做些表演罢了,焚香之后,我家自然有人会和张二哥打交道,据老祖父对我们说,反正每天大师兄走的时候,都要带走一蒲包食物。

  蒲包,是当时天津人用来放食物的包装袋,那时候没有塑料袋,卖食品的商贩,就用蒲包来装东西,鲜货铺,一蒲包水果大约有2公斤吧,最大的蒲包可能在3~4公斤之间。小时候亲戚朋友到家里来,平常日子大多都带一蒲包水果,也说不上是送礼,就是一点点表示罢了。

  张二哥每天从侯家大院带走的一蒲包食物,有馒头,有大饼,自然更离不了酱肉,有时候还有条大鱼,反正足够张二哥一家人的一日三餐了。再过些日子,侯家大院平平安安,侯家大院于一只蒲包之外,还有一个小纸包儿。“买包茶吧。”送小纸包的佣人对张二哥说着,张二哥义和团之后,又出现了红灯照,距离天津60华里的杨柳青,有名的杨柳青年画,就是杨柳青镇的传统产品。义和团在天津日益壮大,杨柳青镇上一个叫林黑儿的女人,摇船来到天津,将船停靠在天津城北归贾胡同北口的南运河上,以此为据点,林黑儿发展一些天津城内的女子,自称是红灯照组织,大显神通,很快就成了义和团的一个派生组织。

  红灯照,顾名思义,自然就是天上升起红灯,以照耀天下了。参加红灯照的女子,必须

  是未婚女子,而且还得是经期没有开始的黄花女子,用天津话说,就是未来天水的童女,更必须是缠足女子。这类女子参加红灯照之后,她们就被赋予了魔法,每天晚上脚上悬着两盏红灯升到天上,而且“红灯升起,歼灭敌人”,无论是什么洋兵洋将,红灯只要升起在夜空里,他等就被消灭了。红灯照的本领比义和团还大,义和团还要操练功夫,什么“下天门”呀、“掐诀”呀、“顶仙名”(刀枪不入)呀等等等等,那是要付出一定体力的。而红灯照则不然,她等只要升到天上,立即敌人就被消灭了,由此扶清灭洋的伟大使命也就愈来愈完成了。

  我的老祖母生前对我说,她看见过红灯照,据老祖母说,那景象是非常壮观的,夜半三更,就是为了等着看红灯照,老祖母每到入夜便坐到院里仰望夜空,有时候自然也是看不到红灯照,赶到红灯照显灵的时候,夜空中真是这里两盏红灯,那里两盏红灯地在夜空上飘飘浮浮,相信义和团、红灯照的市民看见夜空中的红灯飘浮,立即跪地焚香嗑头,而且每到红灯照升起的时候,整个一个天津城就要沸腾起来,满城的人都向天上仰望着,祈祷红灯照消灭洋人,保佑大清江山万世不衰。

  稍有一点知识的人也不会相信义和团、红灯照这类的鬼话。一个未出嫁的女子体重再轻,也总要在30公斤左右,凭籍着什么力量她们就能升到天上去呢?而且只要她们脚下系着两盏红灯,不须任何武器就把洋人消灭了,直也是太荒唐了。

  我的老祖父崇尚新学,每说起当年义和团、红灯照旧事,他总是愤愤地对我们说,那是骗人的鬼话,什么刀枪不入?后来在八国联军洋枪洋炮面前,刀枪不入的鬼话,不知道葬送了多少愚昧的中国人,再至于红灯照,那就更是骗人了,所谓的女子升天,其实就是放风筝,夜半三更将风筝放到天上,风筝下系着两盏红灯,如此便是红灯照了。

  义和团时代,红灯照就是一个活广告罢了,给乱哄哄的社会添加点热闹气氛,乱世多妖言,民众对朝廷丧失了信心,妖言就有了市场,一旦妖言也成了一种信仰,社会就会随之变得疯狂。

  义和团开始传入天津,天津知县阮国祯曾经明令严禁,阮国祯满城贴出告示,严禁“习拳”滋事,而且“有违立惩,决不姑宽,分别首从,锁押下监”。但阮国祯远没有朝廷的权威,北京义和团得到朝廷支持,有恃无恐地恣意横行,义和团更是无法无天,他们置天津县的严禁于不顾,阮国祯看到事态已经无法收拾,只好自己逃走,从此天津成了一个不治之城,没有法律,没有秩序,天津城完全瘫痪了。

  在义和团控制天津的时候,侯姓人家真的能逃过这一场劫难吗?一切只有靠天保佑了。好在侯家大院立着坛口,有了什么消息大师兄会出来保护,但事态恶性发展到最后,侯家大院也受到威胁了。

  一天深夜,侯家大院早早地熄灭灯火,大家都早早地睡下了。大概到了后半夜时分,前院里值更的老佣人匆匆跑到后院来,急急火火地敲着侯六爷的窗户,轻轻地向侯六爷禀告说:“老太爷,你老出来看看吧。”

  老佣人请侯六爷出去看看,那就是说有“情况”了,什么情况呢?自然是义和团杀上门来了。

  匆匆忙忙,侯家大院所有的人都惊醒了,男人们都跑到前院听外面的动静。女人们更是护着孩子,唯恐出现什么意外。

  院外,喊声震天,而且愈来愈近,已经就响在耳际了。侯六爷带着全家男子一起跑到前院来的时候,外面的火光早已照得漫天通红了,据老祖父后来告诉我们说,那天夜里向侯家大院涌来的义和团弟兄不在万人之下,众人一起喊叫着“杀二毛子呀”,举着火把,就向侯家大院涌过来了。

  侯姓人家的男人们都吓坏了,也没有人说应该祷告上天,侯姓人家的男人们一起跪了下来,没有人出声,也可能是大家都站不住了,跪在院里等杀头,只好听天由命了。

  大难临头了,跪在院里,侯姓人家的全体男子吓得全身打颤,天知道这些男子汉们在想着什么?是想他的妻女?还是想着他自己的罪孽?似是一切都来不及想了,人们只等着义和团拳民闯进院来,一个个把侯姓人家的男人全杀光。

  “噔噔噔。”已经听见踏上大门台阶的脚步声了,火光更照得侯家大院如同白昼,据老祖父后来对我们讲,当时他也跪在大院里,他的几个弟兄已经有人吓得尿裤了。

  也是千钧一发,就是在拳民们眼看就要冲进侯家大院的时刻,就听见院外有人大喊了一声:“停下!”果然,向院里冲过来的脚步声就收敛住了。

  “不要骚扰民宅!”在院门外面,只隔着一道大门,侯家大院门外台阶上似是站上了一个人,拦住向侯家大院冲过来的拳民,大声地向人们喊着。

  也不说什么,将蒲包和小纸包一起带走,心照不宣,也就是了。

  “杀二毛子!”被喝住的拳民似是有人向喝止的人申辩。

  “你怎么说这户人家是二毛子?”那个拦住拳民的人质问着。

  “阿弥陀佛!”跪在院里的侯六爷到这时才念了一声佛,他似是看到一线希望了。

  谁会挺身出来为侯姓人家说话呢?明明侯姓人家就是二毛子,他还拦阻拳民不可骚扰民宅。

  这时,看门的老佣人俯身到侯六爷的耳边,小声地向侯六爷说,此时此际立在门外台阶上拦阻拳民的,正就是侯家大院坛口的大师兄。

  拳民自然不服从大师兄的阻拦,人们在侯家大院门外相互质问,据老祖父对我们说,他听到相互对质到互不相让,大师兄向拳民们说,这户人家姓侯,门外立着善人牌坊,天津卫有名的六块匾侯家,这样的积善人家怎么会是二毛子呢?

  大师兄的理由非常勉强,拳民们绝对不会轻信,但义和团还有纪律,拳民服从大师兄的指挥,不可轻举妄动。

  也是天保护侯姓人家了,就是在拳民和大师兄争执不下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什么消息,就觉得院外拳民们发疯一般地喊着匆匆跑去了,那喊声响彻夜空,可以听出来似是一桩什么事情使拳民们愤怒不已,他们已经顾不得杀二毛子,而是一涌而上迎击更凶恶的敌人去了。

  终于,侯姓人家逃过了一场劫难,听得拳民们走远了,侯六爷吩咐就在院里摆设香案,全家人叩拜苍天,积善人家必有余庆,子子孙孙切切记住不可造孽呀。

  是什么事变帮助侯姓人家怎么逃过了那场劫难呢?

  洋鬼子攻过来了。

  义和团弟兄和八国联军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在八国联军向北京进发的时候,天津义和团弟兄包围了火车站以阻止八国联军的侵略行为。

  在反击八国联军的战斗中,义和团弟兄表现出了世人难以置信的勇敢,义和团弟兄自称天兵天将,他们手中的武器只有土枪长矛,刀枪不入的自信使他们变得无畏无惧。而手持洋枪洋炮,并且乘坐火车,开着炮舰的八国洋兵几乎毫不需要瞄准就可以一炮杀死一排排的义和团弟兄。面对如此凶恶的八国联军洋兵洋将,义和团弟兄不肯屈服,他们在战争中表现的勇敢令他们的敌人都为之震惊。

  后来,一个参加过八国联军的洋鬼子在述说他的参战经历的时候,不无感动地写道:“义和团面对着来福枪和机关枪秋风扫落叶似的射击,还是勇猛冲锋,真是不能想象世界上还有比他们更勇敢的人了。”另外一个侵略兵在参加了廊坊战役之后回忆说:“他们(义和团)在训练上所缺少的东西,却由他们的勇敢来补足了,中国人并不像我迄今为止所想象的那样,他们很少怯懦,而更多的却是爱国心的信念。”确确实实,义和团的勇敢,使帝国主义侵略者闻风丧胆,发生在天津的几起战争虽然最后都以义和团弟兄的全军覆没为结局,但义和团弟兄给历史留下了不屈的英雄诗篇。

  最大的遗憾,诗篇是不能救国的。

  老祖父对我们说,八国联军逼近天津,义和团弟兄开赴战场,城里的义和团活动日渐冷清了。

  光绪26年6月18日,西历1900年7月14日,八国联军终于攻进天津城,义和团也终于最后惨遭毁灭性打击,一场扶清灭洋的乌托邦彻底地失败了。

  直到6月18日的下午,张姓大师兄还到侯家大院坛口来祭过坛,据老祖父回忆说,那一天也怪,大师兄开始祭坛之后,香火怎么也点不着,蜡烛也是点不着,大师兄草草地祭过坛后,匆匆地就离开了,临行前大师兄还留下话,转告侯六爷早做打算,大难就要临头了。

  关于八国联军入侵天津的种种纪录,史书已经有了详细的记载,不只是八国联军杀义和团,曾经支持义和团活动的清政府,更是帮助八国联军杀义和团,当时的天津城,城墙上一排排义和团弟兄的尸体没有人收拾,没有几天的时间满天津城充溢着腐尸的恶臭。天津城里家家惨遭八国联军抢劫,八国联军强盗以杀人为儿戏,他们竟然将大炮横倒下来,对准城内民房,肆意屠杀民众,城外的海河,河道被浮尸堵塞,天津城已经成了一座死城。

  天津城惨遭洗劫,天津人为了保护自己,家家户户在大门外贴了一个“顺”字,沿用中国人于改朝换代之时对于新政权的归顺。原来在洋行做事的二毛子们,自然就有了安全保障,洋行发给二毛子人家保护证明,使在洗劫之时得到安全保证。我们侯家大院自然有日本人势力,八国联军入侵天津之后,侯家大院门外贴上“日本国保护”的字条,就避过了这场浩劫。

  义和团运动的失败,八国联军的入侵,以及北京皇帝和太后的“西狩”,宣布了长达几千年中国封建势力的最后崩溃,清朝政权虽然以出卖义和团换取到了几年苟延残喘的最后时间,但对于中国知识分子来说,清朝政府已经灭亡了。未来中国是个什么样子,人们心里还没有清醒的认识,但大清的天下完了,天下要大变了,历史在人们的心间揭开了新的篇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0年5月20日 15:51
下一篇 2020年5月21日 19:1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