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年清朝海军收复日占东沙群岛并扣押日本工厂

  近些年来,东南亚有些国家不顾历史事实,不断宣称对西沙、南沙群岛拥有“主权”。早在1988年5月12日,中国外交部针对越南当局接连声称西沙、南沙群岛是越南“领土”,攻击中国不愿和平解决争端等就发表过备忘录,申明中国原则立场,通过大量事实证明西沙、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中国自古至今一直拥有对这些群岛的主权,并进行实际管辖。我的外祖父李凖,曾任清末广东水师提督,于二十世纪初率水师军舰踏勘这些岛屿。现遗有《任庵公年谱》《李凖巡海笔记》等历史资料,对此事记载甚详。

  我的外祖父李凖(1871-1936),字直绳,号默斋,别号任庵,四川邻水人,世为川东望族。其高祖、曾祖、祖父均为清廷诰赠光禄大夫。其父微庸,清光绪丁丑科进士,钦差督办四川矿务商务大臣,头品顶戴,三品卿衔。外祖父自幼随父官宦广东,青年入仕,累官至广东水师提督。追思外祖一生行状,尤以他在镇守海疆、驱逐入侵西江英军、收复东沙群岛及踏勘经营西沙群岛、维护祖国领土不受侵犯方面作出的贡献为其一生的闪光点。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李凖岛”,至今仍是西沙群岛属于我国的铁证。

  先外祖统率水师,巡阅南海诸岛,收复被日本人窃踞两年有余的东沙群岛及踏勘西沙群岛一事之史料,见于民国二十二年八月二十一日出版的《国闻周报》第十卷第三十三期所载之《李凖巡海记》及《任庵公年谱》、李氏《巡海笔记》等材料。核《国闻周报》原文,记先外祖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巡海。经查对多种资料,先外祖巡海之事实应在宣统元年(1909年)。现将《国闻周报》原文摘录如下:

  李凖巡海记

  “近因法占南海九岛,引起国际纠纷。据日前南京电讯,粤省电中央,认九岛为我最南领土,前清时曾派广东水师提督李凖至该岛调查,并鸣炮升旗云。李直绳先生亲来本社,与记者谈此事。谓彼于清光绪三十三年四月间(西历一九0七年五月间),奉两广总督张人骏之命,巡阅南海,发现十五个岛,各为勒石命名,悬旗纪念。缘是年春,李氏先巡海至东沙岛,见悬有日旗,经交涉收回。因思中国领海中尚有荒弃之地,乃更有南巡之举。有巡海记事一册。此外并有测绘之图,在辛亥革命时遗失。惟海陆军部及军机处尚有存案可稽也。据李氏之巡海记事,是年四月初四日(西历五月十五日)乘伏波、琛航两舰自琼州起碇。因避风,十一日(西历五月二十二日)始自榆林港放洋,翌午抵珊瑚岛,命名为伏波岛。继续巡行,共发现十五岛,各为勒石命名。二十三日(西历六月六日)回航。李氏自谓其地或即法国所占者。然以海程计之,大抵为西沙群岛。李氏笔记明言其地西人名之日‘伯拉洗尔挨伦’,自系PARACEL·IS之译音。笔记且有‘林肯岛’之名,经李氏易为‘丰润岛’,林肯岛固西沙群岛之一。李氏此记虽不能证法所占者即我领土,然西沙群岛固我之疆域无疑也。当今海疆多事,此记之价值乃显。大公报近曾刊露李氏笔记之一部分,兹并关于东沙岛者一并刊露之,洵珍贵史料也。”

  以上所录为《国闻周报》于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八月所刊载。在此之前,该报已陆续刊载先外祖巡阅西沙群岛笔记之一部分,后又将有关东沙群岛之笔记一并刊露。《国文周报》明言“近因法占南海九岛,引起国际纠纷。……当今海疆多事,此记之价值乃显”。此言足以说明东沙、西沙向来为外人所觊觎。

  外祖父年轻时即喜读爱国思想家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魏源的《海国图志》等历史地理著作,景仰为国捍蔽海疆的前任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1894年中日甲午黄海之战,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国势衰微,列强从此滋生觊觎侵凌之心。外祖父耳闻目睹这一切,深为堂堂中华疲弱至此而痛心。外祖父在研究祖国的历史地理时及在广东水师提督任上,深感清政府由于国运式微,故对沿海之中国岛屿,鞭长莫及,无力经营。他叹息朝廷“向不以领海为重,故于海面之岛屿……任外人侵占而不知也”。

  宣统元年春(1909年),外祖率“伏波”、“琛航”两巡洋舰,直驰东沙群岛。抵达后,见东沙群岛上各处高悬着日本的太阳旗。外祖即惊且愤,“此吾国之领海,何来日本之国旗?”旋又发现东沙群岛已被日本人西泽窃踞,易名为“西泽岛”。西泽在岛上经营工厂三家,建造轻便铁路十余里,兼有制淡水的机器,海上有汽船往来接济运输。工厂经营主要是取岛上千百年所积之丰富的鸟粪,生产磷质化肥,采取海带、玳瑁等水产品及开采探查周围各岛资源。外祖指挥水师官兵迅速登陆该岛后,立即将西泽抓捕审问。西泽辩称其占有此岛已两年有余,此岛为日本领土。外祖义正词严地对他说:“此乃吾国之领海,东沙群岛入中华版图已有几百年,属我大清惠州府管辖。东沙群岛之主权一直在我,尔等何得私占?”

  西泽百般狡辩说东沙一直是无主之岛,并非私占,其在国内已经注册云云。外祖秉性刚烈,一闻此语,义愤填膺,即将西泽暂时扣押并派兵并监视工厂,不许日本人再行生产及探取,库存产品也予以封存。另一面与两广总督张人骏相商后,认为此事须先经外交途径解决为好。于是会衔致电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即今外交部之称谓),要求与日本交涉,收回此岛。交涉应有海图为证,而此时航海所用的海图是外国人测绘的,将东沙群岛称为“布那打士”(PRATAS),日本人据此不承认东沙为中国领土。时外祖父帐下任观察之职的王雪岑,建议外祖父查阅《海国闻见录》一书。

  此书乃乾隆年间高凉总兵陈伦炯所著,书中所载证实东沙群岛历来为中国领土,其名东沙群岛,亦为我中国人所命名。在事实证据面前,也由于当时各列强不愿日本独享在华利益而对日本施以压力,更由于我水师官兵已占领此岛,严阵以待,日本人不得不同意交还东沙。但日本公使又以西泽经营此岛耗银数十万两为由索要补偿。外祖父针锋相对地顶了回去:日本人盗取此岛之磷质肥料,物产资源不知多少,此间工厂、房屋、机器、铁路、汽船等物盖为抵偿品,不允索还。后来,外祖父将此产业交广东劝业道经营,招募中国工人从事生产。每月由外祖父派“广海舰”送生活资料至岛并运回所出产品。至此,向为中国领土的东沙群岛正式宣告收复。

  东沙群岛收回祖国以后,外祖父复思粤中海岛的状况类于东沙者必不少。另有情况报告说,1840年,英国侵略者用炮舰打开中国大门后,于1844年首次窜入我国西沙群岛进行非法测量。1867年至1889年间又到南沙群岛进行了勘察测绘并掠走大量资源。这一段时间德国也在觊觎西沙群岛,多次派员前往西沙。鉴于形势严重,外祖父极为担心此岛复蹈东沙覆辙,遂请命于清廷巡阅诸岛。宣统元年四月初二日,外祖父率海军官兵及一批工程师、测绘专家、化验师、医生、工匠等分乘“伏波”、“琛航”二舰,沿琼岛南行,前往西沙群岛。

  吴敬荣为“伏波”舰管带,刘义宽为“琛航”舰管带,林国祥为舰队左翼分统,另有德人无线电工程师布朗士、礼和洋行二主布斯域士以及一批道府官员随行。途中经历多处地方,皆登岸查勘,详细记载该处民俗风情、地理形胜、各项物产。航海期间,艰险备尝。四月十二日,驶抵西沙。外祖父于是日所记笔记中,极言宝岛的物产丰富,秀丽风光。官兵人等登岸后,发现该岛“椰树及石上,多外人刻画之字,皆西历一千八百五十年前后所书也”。此岛为勘察的第一个西沙岛屿。外祖父命人镌字于石上日:“大清宣统元年广东水师提督李凖巡阅至此。”复又以自己所乘“伏波”舰率先抵达该岛,故勒石立碑,命名为“伏波岛”。此外命工匠在岛上建木屋若干间,屋前竖起一根五丈余高的白色旗杆,在庄严肃穆的鸣炮赞礼声中,第一面中国国旗——黄龙国旗高高升起在西沙岛上。

  是夜,外祖父及众官兵等人均宿于岛上。在熊熊的篝火旁,外祖父写下了当日日记。内中除表述了他对收回祖国领土的喜悦心情外。另有一段趣事,似可从一侧面说明宝岛物产之丰富:“夜宿岛中,黄昏后听水中皙皙有声,国祥(左翼分统,负责航路气象)日:此海中大龟将上岸下蛋也,从此不忧乏食矣。率众各将牛眼打镫(此句存疑),反光怀内,候于岸上,月下见大龟鱼贯而上,为数不可胜记。群以灯照之,龟即缩颈不动。水手以木棍插入龟腹之下,力掀之,即仰卧沙上,约二十只。国祥日:可矣,足敷吾辈数百人三日之粮矣。国祥又引水手,持竹箩,在椰树下拨开积沙,有龟蛋无数,其色浅红,而圆大如拳,壳软而不硬,拾两大箩筐。归后,烫以开水,撕开一口,吸而食之,其味厥美。又有极大如鸵鸟之卵。壳坚如石,了不可破,后携至省垣,在大新街嘱刻象牙之匠人,开天窗,镌山水人物形,作陈列品。所获之龟尚留八只,不许宰割,抬于舢板或扒艇上,运之上船,以起重架起之,始得上。八龟已将官舱前面隙地占满,至水手工人无休息食饭处,众即于龟腹上围坐而食,且于此斗牌焉。”

  正午时分继续开行,约三十海里,又至一岛,约长十余里,宽六七里,步行两三小时,尚不能环游此岛。岸边海水极清,可见树树珊瑚,千姿百态。岛上林木雀鸟极多。风景秀丽。见此茂盛的林木,外祖父思岛上必有淡水,命人掘之,不过丈余,果获甜水。大众欢呼雀跃,群议此岛应命名为“甘泉”岛。于是外祖父手书“甘泉岛”三字,由工匠镌于石上。又以石为墩,竖杆升旗,鸣炮赞礼。离岛时,留“牲畜之种山羊水牛各数头”于岛上散放,想其因水草丰足,定能繁衍。但事与愿违,该岛地面之水皆为咸水,淡水必须掘井而得,所留牲畜无人为之汲水,故未能存活下来。此岛对岸,是一个稍小于甘泉岛的岛屿,纵横约八九里。因该岛上的珊瑚比甘泉岛上更多,故命名为“珊瑚”岛,也勒石悬旗,放养牲畜于上。

  下午开船回行,约二十海里,又至一岛。上岸阅视一周,情形与各岛大同小异,名之为“琛航”岛,同样勒石升旗,是夜即宿于岛上。第二天在岛上观光一日,采集若干标本,第三日继续开行,约十余海里,来至一岛。登岸后发现此间停泊着一艘渔船,一些渔民在海边忙碌。经询问,原来他们是广东文昌凌水的渔民,每年均到此处采集玳瑁、海参、海带等海产品。他们将采集到的玳瑁及捕到的大龟蓄养于海边浅水处,以小树枝插于水内围之,俟够一定数量后即捞起返回。外祖父问渔民们饮食如何解决,他们说食物取之于大海,有龟肉、龟蛋、雀蛋、雀肉、鱼、虾可以充饥,但由于船小所携淡水有限,多以岛上盛产的椰子取水解渴,所以每次均来去匆匆。外祖父告诉他们不远处的甘泉岛上已打出淡水,渔民们闻此非常高兴。此岛情形与前几个岛相同,物产极为丰富。外祖父以此岛临近甘泉岛,自己的家乡为四川邻水,故给此岛命名为“邻水”岛,也镌石记载、立杆升旗。后来又至几个岛,情况大体相似,均照前例办理。各岛皆以随行诸官员之籍贯命名,抄录如下:

  “有名日霍丘岛者,以裴岱云太守为霍丘人也;有名归安岛者,以丁少荪太守为归安人也;有名乌程岛者,以沈季文大令为乌程人也;有名日宁波岛者,以李子川观察为宁波人也;有名为新会岛者,以林瑞嘉(国祥)分统为新会人也;有名为华阳岛者,以王叔武为华阳人也;有名日阳湖岛者,以刘子怡大令为阳湖人也;有名为休宁岛者,以吴敬荣为休宁人也;有名为番禺岛者,以汪道元大令为番禺人也;尚有一岛距离较远,约六十海里,其岛长二三十里,向名日林肯岛,改名为丰润岛,以安帅(即两广总督张人骏)主持大事也。”

  四月二十三日船队回航,历四十八小时抵香港,次日即回省垣。此次巡海,历时二十余天,共踏勘西沙十五个岛屿。每经一处,皆令海军测绘生绘制成图,呈于海陆军部及军机处存案并昭告中外。

  外祖父勘察西沙群岛时,广泛采集珍稀物产,带回广州举办展览。并以亲身经历和见解著有《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一书,1910年出版。同时还奏请清政府开发西沙群岛办法八条,得到清政府嘉许。后因革命军起,满清覆亡,此事遂搁置下来。

  三十年代初期,日本、法国侵占西沙、南沙群岛,公然宣称对群岛的占有,国民党政府曾对这些侵略者进行严重交涉。外祖父此时已人人生迟暮,体弱多病,初闻此信,不觉怒火中烧,义愤填膺。他强支病体,亲自整理发表了当年任广东水师提督期间几次查勘巡视南海诸岛的报告、公告及上奏清廷的奏折底稿,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西沙、南沙及最南端的曾母暗沙,从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7月5日 00:49
下一篇 2021年7月7日 05:1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