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罪恶不该忘:清朝三代“文字狱”

千秋罪恶不该忘:清朝三代“文字狱”

  “文字狱”在清康雍乾尤为恶劣,“盛世”的箫鼓难掩一个时代的腥风血雨,“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皆为稻粱谋”,清代进步文人龚自珍尚且沉痛指出。今天却有人曲意绕过这沉重一页。此乃完整的“清史”学术吗?大概只算凑凑热闹的“戏说”而已!

  清三代钳制言论、束缚士林的“书案”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且拿某清史“专家”匍匐膜拜、赞不绝口的康熙而言:1663年的庄廷■明史案,为康熙朝第一件禁书大案,牵连700家,斩首1000余人,发配的不计其数;戴名世的《南山集》言论,让康熙大为震怒,1712年遂以“大逆”罪,戴名世凌迟处死,弟兄叔侄斩首,妻儿充奴;作序的大名士方苞等人处以重刑,一并获罪,方孝标虽早已故去,仍要掘棺剉尸,生死无人逃脱;1728年发生的吕留良诗文案,更有大批生灵惨遭杀戮。这是一个文化幼稚的统治集团以一种幼稚的思想文化控制理论,转化为一道基本国策而恶性造成的一种急于求成的幼稚举动,不惜精心构筑一道恐怖的高墙,任何花卉奇葩都失去生存的空间,这同清初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一样,将诛杀持久地进行下去。说什么“文字狱维持了社会稳定”、“清兵入关掳掠,很难说悲,应该称喜”等等呓语,尚存一丝人性、一点人权观吗?满清遗老与日本勾结,在沈阳复辟“满洲国”,这大概也算“维持了社会稳定”。

  禁书的残酷代价,不仅导致千万人无辜死亡,而且成为中华民族深重灾难,可谓千古浩劫!由于社会发展滞后,自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在世界上长期处于被动挨打局面。封建末世的百科全书《红楼梦》,所深刻揭露、反映的正是所谓“康乾盛世”。在那几个大帝的漫长统治时期,巩固封建小农经济、压抑商品生产、全面闭关自守的儒家正统理论成为朝廷的圭臬。从社会氛围、思想状貌、观念心理到文化各领域,都相当清楚地反射出这种倒退性的严重交易!《红楼梦》揭示出“内囊却也尽上来了”的内在腐朽,看到的正是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糜烂、卑劣和腐朽,“悲凉之雾,遍被华林”。自诩“清史”专家,你敢面对“举家食粥酒常赊”的曹雪芹?

  “再造几千间茅屋,将在大宅子里仰慕尧舜的高士都拉出来,给住在那里面”(鲁迅语),这才可以“各得其所”。既然我们的清史“专家”鼓噪“剃发易服是民族文化的一种交流形式”,那么你为何不“剃发易服”,反而挟洋自重?大概是缺少了“一种交流形式”,所以老脸上才挨了一耳光,这一掌是否对“坛”有一点儿震撼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0年7月11日 19:56
下一篇 2020年7月15日 04:3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