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废帝完颜亮:亲自给孕妇堕胎后发泄淫欲

金废帝完颜亮:亲自给孕妇堕胎后发泄淫欲

  宋王宗望的女儿寿宁县主什古;梁王宗弼的女儿静乐县主蒲刺、习捻;太傅宗本的女儿混同郡君莎里古真、余都;宗磐的女孙郧国夫人重节;海陵母亲大氏的表兄张定安的妻子奈刺忽;丽妃的妹妹蒲鲁胡只等,除了什古的丈夫已死,其他的都有丈夫。海陵王不管这些,派高师姑、内哥、阿古等召她们入宫,一一淫遍。史称凡妃主宗妇被私幸的,都分属诸妃,出入位下。于是,奈刺忽出入元妃位,蒲鲁胡只出入丽妃位,莎里古真和余都出入贵妃位,什古、重节出入昭妃位,蒲刺、师姑儿出入淑妃位,后宫简直成了一大淫窟。

  在这群有夫之妇中,海陵王最宠爱的是习捻和莎里古真,她们二人也因之恃宠而骄,竟恃势笞决其丈夫。海陵王召习捻的丈夫稍喝押护卫直宿,召莎里古真的丈夫撒速在近侍局值宿。海陵王对撒速说:“你妻子年少,遇你直宿,不可让她宿在家里,让她宿在妃处。”撒速除非不要命,只有点头。一个丈夫最悲哀和耻辱的莫过于是妻子被辱。可海陵王不仅要辱人妻,还要在淫其妻子时让其丈夫在室外值宿望风!

  最为可悲可气的是,海陵王幸过了习捻和莎里古真,还要在其丈夫的眼皮下,温柔多情。每次召她们来,他总是提前在廊下恭候,显得极其殷勤。有时,恭候得久了,不免腰酸腿痛,海陵王就坐在高师姑的膝上,等候两位美人。高师姑调笑说:“天子何必劳苦如此?”海陵王美滋滋地回答:“我以为天子易得,这等期待,难能可贵。”海陵王认为约会难得,很是可贵,实际上,吸引他并令他愿意恭候的是两位美女能满足他的淫行,畅快其淫心。

  海陵王玩乐的美女太多,自然满足不了莎里古真的旺盛的淫欲。莎里古真便在海陵王之外另行淫乐。海陵王发现以后,勃然大怒,质问莎里古真:“你爱贵官,难道有贵过天子的吗?你爱才,难道有像我这样文武兼备的吗?你爱娱乐,难道有比我伟岸的吗?!”说得气塞咽喉,以致说不下去。海陵王放不下莎里古真,爱幸不够,哪里忍心下毒手?一会儿以后,海陵王怒气全消,又转过来抚慰莎里古真,让她不要惭愧,并让她在宴会时要行立自如,不要让他人猜度,以免贻笑。后来海陵王依旧屡屡召她入宫行乐。

  余都是牌印松古剌的妻子。海陵王喜爱余都,用他自己的话说:余都相貌不扬,但肌肤洁白可爱。在这群美妇中,什古年高色衰,海陵王觉得她还有风韵,在乐过以后又常常以其色衰为笑乐。海陵王淫过了这些美妇以后,一一封授名号:蒲剌封寿康公主、什古封昭宁公主、莎里古真封寿阳县主、重节封蓬莱县主。

  海陵王淫乐美女,独占美女,不容他人染指。他严诫宫中,不许使男子。凡是在妃嫔身边使役的仆从一旦有人举首正视,他便命剜去其双目。在宫中出入时不许独行,最少得四人一同出入,由所司执刀监护,不从规定路径行走立斩。太阳落山以后,下阶砌行走者处死。告密者赏钱二百万。男女仓猝间误相接触,先声言的赏三品官,后声言的立即处死,同时声言的一同获释。

  女使癖懒本已有夫,海陵王喜其色,召入宫中,想封授县君,然后行淫。可是,癖懒已经有了身孕。海陵王对孕妇也不放过,他亲自给她堕胎,强迫她喝麝香水,自己用力揉她隆起的腹部。癖懒痛苦不堪,哀求他不要这样做。海陵王根本不听,最终还是弄掉了胎儿,肆其淫欲。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