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奇闻:大禹是从死去的男人肚子里蹦出来

前不久,一则新闻报道成了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个很多人中,当然也包括我,以及我的家人。其实我与家人跟普天之下的很多人一样,对新鲜的事物,怀着同样的好奇。这茶余饭后的谈资,是我们当地报纸转载的英国《泰晤士报》的一则报道:男人生了孩子。

远古奇闻:大禹是从死去的男人肚子里蹦出来

  前不久,一则新闻报道成了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个很多人中,当然也包括我,以及我的家人。其实我与家人跟普天之下的很多人一样,对新鲜的事物,怀着同样的好奇。这茶余饭后的谈资,是我们当地报纸转载的英国《泰晤士报》的一则报道:男人生了孩子。

  这件事当时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现在的科技真的发达,男人也能生孩子。但仔细看了报道后发现,原来那个生孩子的男人,其实是一个变性人——由女人变性而来,他的肚子里,其实藏有生育孩子所必需的器官,他有子宫。

  我在报纸上看见了那个生孩子的男人照片,一脸的络腮胡,却挺了一个大肚子,找不到滴滴儿的孕妇感觉,倒是一五大三粗的男子汉挺了一硕大的啤酒肚,实在想象不出那里面不是男人的肥膘,而是藏有一欢蹦乱跳的孩子。这使我想起我们上古时候的传说,因为这个传说也是男人生子。只不过这个男人生下孩子的时候,没有子宫……也许有,只不过上古那个时代,科学技术肯定无法与今天同日而语,就算真有子宫,当时的同志,也恐怕没有能力知道它长于何处!最为出奇的地方是,这个男人生出孩子的时候,已经去世了很久。

  这个男人就是:鲧。

  在上古的传说中,鲧是黄帝的孙子,按今天的说法,也算高干子弟也。就是在尧舜的那个时代,他也是贵族之一。在当时那个时代,他应该是尧在位时候的朝廷大臣,而且,自己也是一方部落首领。

  他的死,与水有关。

  在我中华历史上,有一条着名的伟大河流,被我们誉为:母亲河。

  因为它孕育了炎黄世系包括炎黄子孙的整个中华民族,它就是黄河。

  那个时候,我们伟大的母亲河脾气可有点儿暴躁,动不动耍大小姐脾气,顷刻便雷霆万钧,浩瀚汹涌的洪水瞬息之间铺天盖地。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房屋、庄稼,乃至于腿脚不够快的生命,无论是人的生命还是动物的生命,顷刻都是无影无踪。

  一旦母亲河发脾气,我们的最高统治者即坐不住矣。

  普天之下的劳苦大众在水生火热中垂死挣扎,如果最高统治者没有解决的办法,那么劳苦大众的矛头自会指向他屁股下面的那把象征权力的座椅。

  所以,我们伟大的圣人孔先生说:“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君以此思危,则危将焉而不至矣?”李世民同志也说了:民为水,君为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大水一发,就算被我们后世誉为最伟大君主的尧,也深感火烧屁股,岂能稳稳坐于交椅之上?他即刻召开部落联盟会议,会议推举鲧负责治理泛滥的洪水(四岳推举,奉尧命治水),鲧领命。

  这个世界,解决水患的办法,永远都有两种:一种是“堵”,另一种就是“引”。

  鲧治水,就采取了第一种办法,他堵。

  这个办法简单,而且见效快。洪水涨一尺,我就将拦水堤修高两尺,洪水涨一丈,我就把拦水堤修高两丈……殊不知这洪水一直涨上来,拦水堤来不及修不说,还会使水积得更多,压力也更大,一个没有留神,便将已经修好的堤坝彻底冲毁,造成更大的灾难。

  老百姓流离失所不说,更是怨声载道。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