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家族VS独孤家族:北朝末年的漫长博弈

本 文 约 5100 字阅 读 需 要 13 min大名鼎鼎的独孤信被誉为史上最强老丈人,他的三个女儿,其中一个嫁了唐国公李昞,李渊的母亲。两个女婿和一个外孙,在三个不同的朝代当皇帝,三个女儿也均被(

大名鼎鼎的独孤信被誉为史上最强老丈人,他的三个女儿,其中一个嫁了唐国公李昞,李渊的母亲。两个女婿和一个外孙,在三个不同的朝代当皇帝,三个女儿也均被(追)封为皇(太)后。相比于杨坚和李渊,独孤信的长婿宇文毓运气要差很多。从知名度到寿命、政绩,远不及其他二人。但宇文毓和独孤信的活跃年代接近,故二人在政治上的关系更加紧密。
 
西魏末期,宇文泰与文武百官商议立嗣之事,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示:“孤欲立子以嫡,恐大司马有疑。”这个大司马说的就是独孤信。这次朝会,气氛紧张,竟到了有人拔刀而起的地步。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宇文泰与独孤信的矛盾已经公开化。
 
宇文泰作为西魏实际掌权人,有关他的立嗣之事是国家大事,独孤信是八柱国之一,拔刀而起的李远是十二大将军之一,故这里召集的“群公”,包括了西魏的诸多主要大臣。
 
昔日的独孤信与宇文泰是同乡,自幼相交甚密,而此时的宇文泰却当着朝廷重臣公开向独孤信发难,丝毫不做掩饰,毫不顾忌往日情分,足以看出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相当深且尽人皆知。
 
宇文泰把老朋友独孤信踢出局
确实,独孤信的背后有一股势力,且这个势力相当强大,甚至引起了西魏掌权人宇文泰的忌惮,西魏的元老重臣所表现出“皆默,未有言者”的态度,可以判断有些人与独孤信处于同一集团,希望宇文毓能成为宇文泰的接班人。独孤信作为国丈辅政,同时也有一些人畏惧独孤信,不敢直接提出不应该让宇文毓当宇文泰继承人的情况。此外,在包括宇文泰的大多数西魏重臣眼中,宇文毓也是独孤信势力中的一员。
 
有关宇文泰和独孤信关系的恶化,史书中没有明确记载。但根据有关独孤信事迹的记载可以大体推断,独孤信在西魏初年曾由于孤立无援短暂投奔了萧梁,后返回西魏,作为重要将领参加了沙苑、洛阳、邙山等战役,此后又有平定国内叛乱的功劳。到了大统十三年,宇文泰以防备柔然为由,派独孤信镇守河阳。有关河阳的位置,存在一定的争议。一般史书上最常见的河阳位于河南地区。但通过接下来的记载“信在陇右岁久”可以推断这个河阳不是中原的河阳,是偏远的陇右地区中的一座城。
 
《隋志》和新旧唐书的记载中,陇城在开皇初年被短暂地称为“河阳”,这里也是隋唐时代仅有的位于关陇地区的河阳。由此可见,这一段材料整理于开皇年间,且独孤信镇守的河阳当为陇城。
 

宇文家族VS独孤家族:北朝末年的漫长博弈

略阳郡、陇城所在位置示意图。来源/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

 
陇城位于陇右地区、隶属于秦州,大体位置在西魏西部。柔然地处蒙古草原,在西魏的北方,如果劫掠西魏边疆或发动南侵,首先遭殃的是夏州、灵州、凉州等北部地区,略阳郡所处的秦州,并不是常受柔然侵扰的地区,也无法与北部诸郡形成掎角之势,有效防备柔然的南侵。由此可见,宇文泰派独孤信镇守秦州并不能起到防备柔然的作用。以宇文泰的能力,不可能会出于失误而让一员大将闲置,此举定有其原因。
 
独孤信被派至陇右,这一去就是四年,期间独孤信曾多次请求还京。母去世后,独孤信是苦苦哀求宇文泰允许他回家守孝,这都没有被允许。再结合独孤信镇守河阳的疑点,可见所谓镇守河阳、防备柔然只是借口,宇文泰真正的目的在于将独孤信驱逐出政治中心长安。
 
宇文家族VS独孤家族:北朝末年的漫长博弈

影视剧中的宇文泰。来源/电视剧《独孤天下》截图

 

之所以选择在大统十三年实施驱逐计划,因为在这一年,东魏丞相高欢去世。高欢在世时,两魏之间爆发了五次大战,宇文泰需要任用独孤信抵御高欢的进攻。随着高欢去世、侯景叛乱,东魏陷入内乱,外患逐渐平息,内部矛盾则成为主要矛盾。
 
独孤信“风度弘雅,有奇谋大略”而又“为百姓所怀,声振邻国”,能力出众又深得民心,难免受到宇文泰的猜忌。加之东魏抓住独孤信曾短暂投奔萧梁一事实施反间计,宇文泰和独孤信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深。
 

成了儿女亲家反而更加水火不容

此时二人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是独孤信能力出众、功高震主,并没有上升到集团。如果独孤信甘心在陇右孤独终老,二人之间的矛盾可能会逐渐缓和,宇文泰出于二人少时交情,也不会太难为独孤信。但独孤信可能出于对自己被闲置的不满,或野心的驱使,又做出了一系列举动,使他与宇文泰的矛盾上升为集团之间的矛盾。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举动是将其长女许配给宇文泰庶长子宇文毓为妻。
 
宇文毓在娶独孤氏之前,深受宇文泰器重。宇文泰在嫡子宇文觉出生后,依然大力培养宇文毓。宇文毓年少时,先后担任京兆地区华州、宜州的刺史,掌握长安附近的北雍州、东雍州军政大权,同时被授予开府仪同三司,是宇文泰诸子中唯一在西魏年间受封此职之人;在与西魏相对立的东魏政权中,高欢诸子也仅有他的长子和接班人高澄被授予开府仪同三司。
 
宇文家族VS独孤家族:北朝末年的漫长博弈

宇文毓深受父亲喜爱,最终却被权臣所害。图源/电视剧《独孤天下》截图

高澄在高欢掌权时,同样被封为京畿大都督,掌握东魏国都周围的军政大权。由此可见,宇文毓在西魏的地位与高澄在东魏的地位相似,同时可以判断出宇文泰有立宇文毓为自己继承人的意图。   
                                                              
但宇文毓在地方任职期间,未经宇文泰许可,娶独孤信之女为妻,这一举动使独孤信成为准外戚。在西魏之前,外戚专权非常常见。早已与宇文泰貌合神离的独孤信忽然间成为潜在的外戚。如果宇文泰去世,宇文毓成为西魏掌权人乃至皇帝,那么身为国丈的独孤信必然会受到皇帝重用,掌握大权。这与宇文泰在西魏的地位相似,距离皇帝只有一步之遥。
如果独孤信有野心,他成为新一代权臣甚至皇帝可怎么办?
 
独孤信在西魏朝中的势力是很大的。因此,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同时,宇文泰将目标对准了与独孤信交好的大臣,或剥夺他们权力,或对他们拉拢,意在打压、分化瓦解独孤信的势力。宇文泰在提防独孤信的同时,也开始压制宇文毓。独孤信镇守陇右时,东魏不断散布“信据陇右不从宇文氏,仍云无关西之忧,欲以威梁人也”的谣言,终于使宇文泰把独孤信调回京城、担任位高权虚之职。镇守陇右的任务,则交给了宇文毓。此举意在防止他们翁婿见面联系,同时减少宇文毓与朝中重臣的交往,使他失去成为皇帝的大臣基础。
 
在宇文泰看来,宇文毓属于独孤信集团,即使他是自己的儿子,也要进行打压。此时,宇文泰和独孤信之间的矛盾从个人冲突上升为集团利益斗争,宇文泰不遗余力压制包括宇文毓在内属于独孤信集团成员,同时积极培养自己的心腹,使他们成为未来可以信任的大臣。如此,嫡子宇文觉毫无争议地成为宇文泰的继承者。
 

在乱斗中默默崛起的杨忠杨坚父子

宇文泰因病去世,尽管宇文觉年幼,宇文泰依然没有让正当壮年又能力出众的宇文毓回京辅政,而是托孤给他的侄子宇文护。很快,宇文护逼迫西魏恭帝让位,改魏为周,自己也成为北周权臣,相当于宇文泰在西魏的地位。同时,由于他是宇文泰的顾命大臣,他也得到了宇文泰心腹大臣的支持,继承了宇文泰的势力。
 
当时,八柱国还剩下五位:于谨、李弼、赵贵、独孤信还有侯莫陈崇;这里一直受宇文泰信任的于谨和李弼在宇文护掌权时选择臣服宇文护,也受到了宇文护重用,得以参议朝政。不服的赵贵、独孤信则准备反击,他们密谋诛杀宇文护不成,反遭其害。保持中立的侯莫陈崇后因冒犯宇文护,被逼自杀。
 
宇文护掌握大权十余年间,先后拥立宇文觉、宇文毓、宇文邕为帝,权倾朝野。当宇文泰时代的旧臣大多去世后,他又拉拢这些重臣的后人。连宇文泰五子、擅长用兵的宇文宪也为他所用。宇文护继承了宇文泰势力,成为北周前中期政治的主要力量。
 
但朝中文武并不都是宇文护的亲信。独孤信在北周建立的当年就被逼自尽,家属也被流放,原先由独孤信推荐的一些大臣,如贺若弼的父亲贺若敦也被宇文护逼死,但仍有许多独孤信的至交、部下和亲属在朝中,形成了一个隐藏的势力。最重要的成员有三人——韦孝宽以及杨忠、杨坚父子。
 
韦孝宽作为西魏、北周名将,经历了多位君王。早年曾在荆州地区任职,与独孤信相交甚密。玉璧之战斩杀东魏军七万,最终间接杀死高欢。在玉璧之战后近十年间,被宇文泰处于闲置状态,直到萧梁政权爆发侯景之乱后,他才作为于谨、杨忠的副将南下江陵。北周建立后,宇文护掌握大权,韦孝宽依然得不到重用,但由于宇文护军事才能平庸,不得不依靠韦孝宽在边疆御敌。但韦孝宽仅能作为副将、协同其他将领出征。
 
杨忠很早就与独孤信相识,在独孤信避难萧梁时,杨忠跟随之。后随独孤信回归西魏,受到宇文泰器重。按理说,独孤信与杨忠共同作战多年,相互熟悉、配合默契,应当让二人继续共同领兵,但宇文泰却令二人分别领兵。在设立六军时,杨忠作为十二大将军之一,被派遣到宇文泰的心腹李弼手下,希望通过李弼的领导,杨忠能与独孤信逐渐疏远。
 
宇文泰在世时,杨忠失去与独孤信正式交往的机会,但依然保持着亲密的私下交情。宇文泰刚去世,独孤信就把幼女独孤伽罗许配给杨坚,结合时间点可以看出,独孤信、杨忠此举很可能是在对外表示二人依然处于同一阵营。不久,独孤信被逼自尽,杨忠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牵连,宇文护“以其不附己,难之”,让他远离政治中心。杨忠去世后,杨坚袭爵,也继承了杨忠的政治地位和影响。
 
宇文家族VS独孤家族:北朝末年的漫长博弈

后来的隋文帝杨坚。图源/电视剧《独孤天下》截图

宇文护对待杨坚则是打压与拉拢并存。既有“尤忌高祖,屡将害焉”的记载,也有封他为右小公伯,试图拉拢他。杨坚则保持着一种不远不近的态度,既保护自己不被宇文护加害,又不加入宇文护阵营。
 

人算不如天算:宇文家还是被外戚夺权

等到北周武帝宇文邕诛杀宇文护,事情出现了转机。宇文邕在夺回宇文护手中大权后,励精图治、重用贤才。宇文宪等原先被宇文护重用之人和韦孝宽、杨坚等属于独孤信集团的大臣,均在此时成为朝中重臣,辅佐宇文邕振兴北周、灭亡北齐。
 
宇文邕统治后期,是原先的宇文势力和独孤势力均被重用的一段时间,但两派的矛盾并未消失。如宇文宪曾向宇文邕秘奏:“普六茹坚相貌非常,臣每见之,不觉自失。恐非人下,请早除之。”希望宇文邕除掉杨坚。尽管杨坚可能确有野心,但当时北周仍然面临着北齐、突厥和南陈的威胁,宇文宪在外敌仍然强大时提出诛朝中重臣,目的显然不止于除掉潜在的野心家。尤其当时独孤信的家属回到京城,居住在杨坚的府邸,杨家成为独孤势力的聚集地。去除独孤信集团的剩余力量,可能是宇文宪更主要的目的。
 
但宇文邕在灭亡北齐后不久英年早逝,长子宇文赟继位。杨坚之女杨丽华成为皇后(之一),杨坚也一跃成为国丈。宇文宪由于功高震主,被宇文赟杀害。两股势力的力量也发生了变化。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宇文赟的骤崩,杨坚以新皇帝外祖父的身份临朝辅政。虽然朝中文武也大多臣服,但还是有宇文泰的外甥尉迟迥起兵反叛,结果被杨坚迅速镇压。平定尉迟迥之乱的两大功臣韦孝宽和高颎,一位是独孤信的旧友,另一位是独孤信的旧部之子。一年后杨坚终于改周为隋,登基称帝。
 
话说独孤集团的大佬韦孝宽,他即使帮助杨坚改朝换代成功,也不能获得太多额外的好处,如果杨坚失败了,他的晚节难保。韦孝宽又以谋略见长,不会想不到这些,他帮助杨坚定事出有因。
 
韦孝宽是北周重臣,在宇文邕和宇文赟当政时均被重用,战功显赫位极人臣。按理说这种将领即使选择支持杨坚,杨坚也会再三提防。但杨坚在掌权后立即任命韦孝宽代替尉迟迥镇守相州,杨坚给予了充分的信任。能获得以猜忌著称的杨坚的信任,不外乎两种原因:利益和感情。史书没有记载韦孝宽和杨坚在此前有无任何交往,两人之间缺乏感情基础,故只能是共同的利益。韦孝宽能通过杨坚掌权获得的利益之大,使杨坚相信韦孝宽不可能背叛自己,因而给予他充分的信任。
 
这种信任的基础是,韦孝宽能通过杨坚获得的利益是家族的安全和显赫。
 
韦孝宽自玉璧之战之后到宇文护被诛杀之前长达二十余年的不被重用,让他感受到不论何时,独孤信集团这个身份始终在他身上,如果宇文集团当政,他就要面临被打压、甚至身家性命不保的风险,即使他能够谨言慎行得以善终,又如何保证后人和家族的安全。赵贵、独孤信、贺若敦、侯莫陈崇等人都是前车之鉴。韦孝宽已经年过古稀,自己的子女基本是平庸之辈。同属于独孤集团的杨坚却年轻有为,如果他能成为天子或权臣,韦氏家族方能得到无忧;因此即使韦孝宽和杨坚没有共同领兵作战、镇守地方的记载,却能在关键时刻相互信任。
 
韦孝宽虽在杨坚继位前去世,但他的儿子在隋朝继承了他的爵位,多与杨家通婚。京兆韦氏也成为日后隋、唐两朝的豪门大族。杨坚也在这些属于独孤信集团的文武百官的拥护下,成为隋朝天子,权力从关陇贵族中的宇文氏集团手中,转移到独孤集团。此时,距离独孤信去世已经二十余年。他的后人在隋朝身居高位,做到生荣死哀,独孤家族也成为隋唐两代的望族。独孤信也成就了三朝的国丈身份,成为一代传奇。

 

参考资料:

[北齐]魏收《魏书》

[唐]李百药《北齐书》

[唐]令狐德棻《周书》

[唐]魏征、令狐德棻 等《隋书》

[后晋]刘昫《旧唐书》

[宋]欧阳修《新唐书》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

独孤信墓志

独孤藏墓志

梁满仓 《杨坚与北周政治》

周双林《北周赵贵、独孤信事件考论》

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

宇文家族VS独孤家族:北朝末年的漫长博弈
END
者丨孙雪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