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实为反清 秦可卿影射崇祯

脂砚斋告诉我们:《红楼梦》笔法最高妙的技巧就是“一人两面法”。可卿的艺术形象主要“取材”于崇祯帝与董鄂妃,从可卿葬礼之隆重可见帝王后妃葬礼气势。

《红楼梦》实为反清 秦可卿影射崇祯

秦可卿画像

  脂砚斋告诉我们:《红楼梦》笔法最高妙的技巧就是“一人两面法”。可卿的艺术形象主要“取材”于

崇祯

帝与董鄂妃,从可卿葬礼之隆重可见

帝王

后妃葬礼气势。

  四王八公来吊孝,这是曹寅家族承受不起的,所以曹学派无法解释可卿葬礼谜团。

  对照《红楼梦》第一人贾母的结局草草了事,连个葬礼都不写,可见如果把贾母看成孝庄文

皇后

,就很明白《红楼梦》作者的反清立场了。

  屈原曾作《思美人》,其实想的不是

美女

,而是楚王,一部《红楼梦》,就是大明遗老的故国之思,而可卿美女,主要影射就是崇祯。

  (1)红楼数字化:可卿与崇祯死亡时间的偶合

  崇祯亡期于3月19日,而可卿亡期,就在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中隐写道:

  不知不觉已交三鼓,平儿已睡熟了。凤姐方觉睡星微蒙,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进来,含笑说道:“婶娘好睡!我今日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因娘儿们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婶娘,故来别你一别。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婶娘,别人未必中用。”凤姐听了,恍惚问道:“有何心愿?你只管托我就是了。”秦氏道:“婶娘,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庄妃),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常言‘月(明)满则亏,水(清)满则溢。’(张太医说可卿血亏,平儿给鸳鸯说凤姐血崩)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生悲,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江南)?”凤姐听了此话,心胸大快,十分敬畏,忙问道:“这话虑的极是,但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秦氏冷笑道:“婶娘好痴也!‘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所能保常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俱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永全了。”

  你看这3月19日的数字就在这一段里象活鱼乱蹦!“第十三回”“已交三鼓”“一程”“一别”“一件”“一日”“一世”“十分敬畏”“永保无虞““常保”“常保永全”。

  是吧,这里作者反复去点:3,3,1,1,1,1,1,10,9,9,9。

  作者还怕读者不明白,在最后来一组合:“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永全了”,2+1=3,呵呵,319全齐了!

  作者用心良苦地点出日期,是让你不要忘记这一祭祀的日期!

  (2)红楼数字化:林如海与崇祯死亡时间的偶合

  作者对林如海死期耍了一个花枪——在第十二回说:谁知这年冬底,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却为身染重疾,写书来特接黛玉回去。贾母听了,未免又加忧闷,只得忙忙的打点黛玉起身。

  接着写第十三回可卿死,接着写第十四回“林如海灵返苏州郡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突然插入一段话:

  正闹着,人来回:“苏州去的昭儿来了。”

  这个“昭儿”一闪就消逝,后面没有提到,可见是虚拟的牵线人,意思是“招儿”:林如海灵返苏州郡,崇祯回南京也!

  回前文看:苏州大火岂不是北京大火,可见争辨地点是没有意义的,大观园南京北京不要分,随园蕉园也不要争,那是文人闲气,空谈误国误小说!

  最让人笑的是:“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巳时没的。”这一句话,让各路红学家莫名其妙,至今没有一人彻底领悟,其实这里也是一个文字数字游戏:319全在“一”句话里!按照我刚才的解法就可轻松化解!

  可卿大殡,四王(死王)八公(八旗)来吊孝,谐音合起来是骂满清“王八”来吊孝也!

  但看【庚辰眉批:牛,丑也。清,属水,子也。柳拆卯字。彪拆虎字,寅字寓焉。陈即辰。翼火为蛇;巳字寓焉。马,午也。魁拆鬼,鬼,金羊,未字寓焉。侯、猴同音,申也。晓鸣,鸡也,酉字寓焉。石即豕,亥字寓焉。其祖曰守业,即守夜也,犬字寓焉。此所谓十二支寓焉。】

  这其中的“石即豕,亥字寓焉。其祖曰守业,即守夜也,犬字寓焉。”有很大深意,是说“缮国公诰命亡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

  “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祭拜,不在骂之列,为什么?

  “石即豕”,暗说“家”字,“守业”隐语“守家”,“豕”是“猪”,“石”在古代也有“石字旁的”的朱姓就是朱姓,南明朱王去北京吊孝可不是自投罗网,在江南守夜才是真实,当然也不在骂之列!

  脂胭斋也知道可卿是明主,哪里有曹家吊孝的身影!在大关节处,脂胭斋不糊涂!也不敢在灵前调戏人!

  (3)一字解红楼:珠

  还有石光珠的“珠”字,不是贾家所能附丽的,大家都知道元春见不得玉,更见不得珠也,要命也!贾珠含“珠”而早亡,珍珠也被宝玉改为袭人才得活命,宝玉知道!

  贾政就是想命宝玉为“贾石”,也不敢命名出来。宝玉一辈如贾珍等都是“王”字旁,是不敢带“石”字旁也!

  因为在玉石文化里,石为玉之母。

  宝玉是石头变化的,是贾石,假石头也,即使变成顺治的满清玉玺,也是假的玉玺。

  所以一部《红楼梦》,就是证伪满清玉玺非正统,是假玉玺。再推出一个“真宝玉”,就是甄宝玉为何后来“还玉阙”,暗喻大明复兴也。

  宝玉出家前“还玉”,也是暗喻顺治“交还中原”。

  即使是玉,作者也在关键处点名要害,譬如宝玉想命名大观园一处为“红香绿玉”,也被贾政大骂,被元春改为“怡红院”。

  能理解作者暗示这里“红”是大明之色,“绿”是满清之色,就明白作者不让满清和玉有粘连。

  妙玉与黛玉名字里有玉,因为他们是苏州人,是林如海的“家乡人”。

  宝黛有爱,那是小说情节的需要,宝黛没有

婚姻

结局,那是注定的,作者的意思很明白:满清与大明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同理,妙玉也与宝玉没有结局。

  而小红原名红玉,并且姓林,您就纳闷了,这可不是矛盾?

  林红玉犯了宝玉黛玉的姓名忌讳,改名小红,后来被凤姐相中,“真是讨人嫌得很!得了玉的益似的,你也玉,我也玉。既这么着,明儿我和宝玉说”后改为小红。

  对照开篇那句诗“白骨如山忘姓氏”,骂的是

吴三桂

等降清派。

  小红固然八面玲珑,《红楼梦》作者对她却是批判的态度,在“宝琴怀古”诗《蒲东寺怀古》里提名讽刺:“小红骨贱一身轻,私掖偷携强撮成。虽被夫人时吊起,已经勾引彼同行。”这个谜底是“满族红手帕”,用“勾引”二字显然是贬低,好比吴梅村在诗中骂吴三桂勾引满清入关:“全家白骨成灰土”。

  这“白骨如山忘姓氏”可不是化自吴梅村的“全家白骨成灰土”。

  脂砚斋批《红楼梦》作者有传诗,传的可不是吴梅村的史诗?

  (4)崇祯上吊与满清国葬崇祯

  公元1644年五月初二,多尔衮进北京,接受范文程建议贴安民告示,并在五月初六后三日为崇祯举行国葬。

  再看那书中说:

  因忽又听得秦氏之丫鬟名唤瑞珠者,见秦氏死了,他也触柱而亡。【甲戌侧批:补天香楼未删之文。靖侧批:是亦未删之笔。】此事可罕,合族中人也都称叹。贾珍遂以孙女之礼殓殡,一并停灵于会芳园中之登仙阁。小丫鬟名宝珠者,因见秦氏身无所出,乃甘心愿为义女,誓任摔丧驾灵之任。贾珍喜之不尽,即时传下,从此皆呼宝珠为小姐。那宝珠按未嫁女之丧,在灵前哀哀欲绝。【甲戌侧批:非恩惠爱人,那能如是?惜哉可卿,惜哉可卿!】于是,合族人丁并家下诸人,都各遵旧制行事,自不得紊乱。

 

  脂砚斋两句“惜哉可卿”,说尽崇祯死前只有一个太监殉葬,大失人心于不爱人,于是书中作者让“宝玉的知音”来补,是警示为君之道:在于爱人!

  回头看那灵牌:至天明,吉时已到,一般六十四名(八旗的八倍数)青衣(

清朝

方面)请灵,前面铭旌上大书:奉天洪建兆年不易之朝【庚辰眉批:“兆年不易之朝,永治太平之国”,奇甚妙甚!】诰封一等宁国公冢孙妇防护内廷紫禁道御前侍卫龙禁尉享强寿贾门秦氏恭人之灵柩。

  “奉天洪建兆年不易之朝”中“奉天承运”是

明朝

的圣旨开头语,也是首开记录,“洪建”是“洪武”“建文”创业二帝,一武一文为一僧一道,作者认为从此二帝开创明朝君主,是不认可明成祖之篡位也,如探春所言家灭从自杀开始,也是批判公元1399年

朱棣

火烧南京故宫。

  很多人说“兆年不易之朝”有“万历”年号,是字面意思!

  崇祯之宁死不屈与南明弘光帝投降成鲜明对照,所以后世尊敬崇祯也!也得到了满清的表面的猫哭老鼠的祭奠。

  (5)真实的如丧考妣的祭奠

  再说可卿淫的一面,那就是写董鄂妃的了。

  在不关键处,脂砚斋也跟着作者去煽风点火,不住地说“淫极”!

  让人看可卿以淫的眼光,却又抓不住一点证据,你看那第五回“开生面梦演红楼,立新场情传幻境情”真是花团锦簇让人目不暇接: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秦太虚的芳气笼人是酒香……

武则天

的宝镜……飞燕的金盘……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寿昌公主的榻……同昌公主的联珠帐……西子的纱衾……红娘的鸳枕。

  无非告诉你这是帝王后妃之所居,哪里是曹家能有的。

  再看:

  秦氏便吩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朱旁:细极!墨旁:寓言。朱笔眉批:文至此,不知从何处想来?】

  可不是暗喻争风吃醋?想一想顺治为争弟妹董鄂氏而打了弟弟一巴掌,弟弟一气就自杀了。

  “猫儿狗儿打架”,这句话真得昆曲骂人之妙处也!

  如果把珍大爷看成顺治的另一分身,就明白第十三回:

  贾珍哭的泪人一般。【甲戌侧批:可笑,如丧考妣,此作者刺心笔也。】

  作者分身写之,批者煽风点火,众人眼花缭乱,乐坏了红学家,好像找到了证据也!不足为凭也当莫须有!可见俗红学之恶劣!其实“如丧考妣”这一哭,是顺治哭董鄂妃也,其失真爱之痛心疾首!

  宝玉看十二钗册子,刘心武也跟着看。刘心武说妙玉排名第六美,就不会看看仙姑说可卿是兼美,比冠军亚军钗黛还要美得多!

  可卿压卷,实在是第一美人!不但没有描绘她的美,还制造矛盾:

  后面又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其判云: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前句说的是董鄂妃与顺治的

清宫

蜜史,后句则批判明朝历代帝王之不务正业,并且从家里杀起,南京一把火,明成祖篡位,赶走仁德的建文帝!

  新红学认为前八十与后四十回矛盾多多,咋不见此判词里写可卿“自缢”,而结局是“病死”?从一人两面法来看,可不是很简单:“自缢”的是崇祯,“病死”的是董鄂妃!

  相对应的《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甲戌侧批:深意他人不解。】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甲戌双行夹批:是作者具菩萨之心,秉刀斧之笔,撰成此书,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少。】

  脂砚斋在此又正襟危坐,不敢调笑了!“箕裘颓堕皆从敬”更是对嘉靖

皇帝

的血泪规劝和悔悟!

  (6)顺治是

爱情

至上主义者

  再往下面看宝玉与可卿的梦中云雨,你就明白,那不是作为崇祯的可卿,而是另一段孽情,而这一段孽情和仙姑的引导有很大关系!可卿在这里也摇身一变成了董鄂妃!

  历史是这样的:在一次孝庄文皇后举办的侍宴上,顺治一眼看中了族弟的媳妇董鄂氏,后来人们发现宴会上少了这一对男女,更让人们惊奇的事情是皇上要娶她!

  就蒙满生活习惯和文化礼仪,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嫂子嫁弟没有什么奇怪的!庄妃与其姐“同事”一夫,而庄妃与其姑也“同事”一夫,那个皇帝就是皇太极!

  可问题不是乱伦,也不是因为董鄂妃是已经有夫的秦罗敷,而是她不是孝庄文皇后的蒙古嫡系血统!这恰恰是庄皇后的心病,也造成了顺治的婚姻悲剧!

  因为本来的皇后与妃子都是孝庄文皇后的嫡系血统,可是顺治让他们吃冷香丸,偏给董鄂妃吃暖香丸!

  汤若望在笔记中记录了一个有趣的事实,那就是顺治一个巴掌从族弟的手里抢走了小美人,但是性情多疑善变的顺治在一次偶然的误会中怀疑小美人参与后宫的“对食”,并且打了她一巴掌,就是这一巴掌出了人命,小美人死了,顺治也闹出家。而《红楼梦》中“冷二郎一冷入空门”与“宝玉出家”就是暗示此意。

  (7)“更衣遗簪”与可卿药方

  现在回头看小说:宝玉与可卿的性幻想,实际影射顺治与董鄂氏的初次邂逅在孝庄文皇后的后宫,你现在明白为什么可卿的房间像皇宫了吧,那是孝庄文皇后的后宫!

  现在你也明白为什么可卿死,宝玉“如今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戮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

  那不是为了崇祯,而是为了董鄂氏!但你看着批语,岂不可笑,但你想想,他敢说这是因为董鄂氏吗?所以大多批语,你不要认真!大多是误导你!

  还有那“更衣遗簪”,看我来正解:崇祯帝十分勤政,对嫂子很敬重,也不恋色,但就是多疑,十几年换了二十几个首辅大臣,譬如先是信任袁崇焕,后又将他凌迟!

  这一病在第十回有记录:

  贾珍道:“可是这孩子也糊涂,何必又脱脱换换的。倘或又着了凉,更添一层病,还了得?任凭什么好衣裳,又值什么呢,孩子的身体要紧,就是一天穿一套新的,也不值什么……”

  尤氏说:“婶子,你是知道那媳妇的: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今儿听见有人欺负了他兄弟,又是恼,又是气。恼的是那群混帐狐朋狗友的扯是搬非,调三惑四的那些人(文人争闲气,结党派),气的是他兄弟不学好(江南弘光帝不争气),不上心念书,以致如此学里吵闹。他听了这事,今日索性连早饭也没吃……一个个都是听着人的口气儿,人怎么说,他也添几句文话儿(崇祯:文人该杀)说一遍。可倒殷勤的很,三四个人一日轮流着倒有四五遍来看脉。他们大家商量着立个方子,吃了也不见效,倒弄得一日换四五遍衣裳,坐起来见大夫,其实于病人无益。”

  其实那药方可卿(崇祯)在凤姐(庄妃)梦中已经给她说了:回到长白山,多读读书!其实是“一道圣旨”:

  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不是生理病,更不是可笑的“喜”病说!是心病,少动气就好,不能“一气就不吃饭”)

  人参(圣)二钱白术(主)二钱土炒云苓(令)三钱熟(收)地四钱

  归(归)身二钱酒洗白(白)芍二钱炒川(川)芎钱半黄(还)芪三钱

  香附(赴)米二钱制醋柴胡(胡)八分怀山(山)药二钱炒真(朕)阿胶二钱蛤粉炒

  延(言)胡索钱半酒炒炙(至)甘草八分

  引用建(鉴)莲子七粒去心红枣二枚(崇祯的朱印)……

  先生(张友士)笑道:“大爷是最高明的人。人病到这个地位,非一朝一夕的症候,吃了这药也要看医缘了。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东也)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春分是二月龙抬头,过了春分可不是三月崇祯“龙低头”,“好了”就是“完了”),就可望全愈了。”

  合起来就是一道圣旨:圣主令:收归白川,还赴胡山,朕言至鉴(崇祯的朱印)。

  所以,用脂砚斋指导的一人两面法来解读可卿,就明白:淫的是董鄂妃,不淫的是崇祯!

  “老吏判案”,只是判断正误,一解也!而《红楼梦》判案,大都是葫芦案,糊涂案也,大都是二解或者多解。

  刨根究底解读历史,是可以的,《红楼梦》是小说,会意就可,否则就是《红楼梦》文末所言:刨根究底就等于缘木求鱼胶柱鼓瑟!

  当然,以上只是我个人的推断与观点。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的人肯定有不同的看法,因此如果有人不同意我的观点也是很正常的事。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