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的赶考保健

揭秘古代的赶考保健

 

    为体现科举选士的公开与公正,自唐至清,不论是两级考试还是三级考试,每级考试都要做到统一时间、统一内容、集中考试。此项规定,首先给应试者带来了一个难题,那就是要远离家乡,千里迢迢去参加考试。且不说唐宋的省试、明清的会试,要集中全国举子赴京师,就是明清的乡试,士子们云集省城,就够他们奔波的了。难怪古人用“赶考”来描绘这一历程。“赶”字确实道出了应试者的千辛万苦。

    清人龚炜曾作《赴考》一文,描绘自己以孱弱之躯,赴考路上中暑、晕船,最终只能半途返回,甚至因此“绝意名场”;清初湖南士子须赴武昌考试,途经洞庭湖,甚至“屡遭覆溺”。

    《名医类案》载“许元公入京师赴省试,过桥坠马,右臂臼脱”,本已昏迷,幸遇一良医为之调治,“五日复常,遂得赴试”。虽然只是意外,却可见长途跋涉之风云难测。

    又载:“刘君乡试入都,长途冒暑,气已伤矣。复日夜课诵,未几,壮热头疼,咳嗽干哆,不寐,神疲……”不仅旅途疲劳,还须时时温习课业,其辛苦自不待言。

    当历尽长途辛劳,终于到达考场时,等待士子们的还有更多考验。据载,无论科举制初创的唐代,还是制度完备的明清时期,用于考试的场所都比较简陋。所谓“寒余雪飞,单席在地”;“数百人夹坐,蒸熏腥杂,汗流浃背”……都是用于描绘考场环境的语句。科举考场中考生之席舍叫做号或号房。一位不堪科场之苦的士子所作《别号舍文》,文中描述了临近厕所的“底号”、狭窄不堪的“小号”、临时搭建的简陋“席号”,“凡此三号,魑魅所守,余在举场,十遇八九,黑发为白,韶颜变丑”。在这种号房待三天、考三场,自然极易受湿。难怪俗语云:“三场辛苦磨成鬼,两字功名误煞人!”

    为应付恶劣的考场环境,古人亦有某些保健措施。如在临考时服用玉屏风散,以抵御寒邪。

    乡试,又叫秋闱,在农历八月举行,此时天气已凉。考生们常服人参、饮枣酒,这些均属自我保健的做法。人参益智强记、大枣养血安神,且参、酒皆助火暖身,可御风寒,对考试都有好处。

    有趣的是,古人还知道白果(银杏果)缩尿之功颇著,可以防止考场上内急。虽然廷试在宫内举行,卫生条件尚可,但“天子下帘亲自问”,是皇帝亲自主考,如此殊荣、如此隆重场合,自然不允许随便小解,故而举子们常预先做好保险措施,廷试前煮食白果,其用心可谓良苦。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