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历代帝王为何爱搞大型庆典

官员追求政绩,或为摆平“劣政”的负面影响,常常不惜血本,通过掏“封口费”来扫清舆论障碍。其实,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千年以前的宋真宗搞所谓“封禅泰山”大典,就给自己的宰相王旦掏了一笔不菲的“封口费”。

揭秘历代帝王为何爱搞大型庆典

  官员追求政绩,或为摆平“劣政”的负面影响,常常不惜血本,通过掏“封口费”来扫清舆论障碍。其实,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千年以前的宋真宗搞所谓“封禅泰山”大典,就给自己的宰相王旦掏了一笔不菲的“封口费”。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辽国20万大军南下,马不停蹄,攻城掠地,兵临澶州(今河南濮阳县),直逼京城汴梁(今河南开封市)。在宰相寇准等人的极力主张下,宋真宗御驾亲征,并登上澶州北城督战,顿时士气大振,“诸军皆呼万岁,声闻数十里,气势百倍”(《续资治通鉴》),人人冲锋陷阵,个个奋勇杀敌,辽军受挫,担心僵持下去于己不利,便与宋朝在澶州签订了停战协定,史称“澶渊之盟”。

  “澶渊之盟”缔结后,边境安宁无事,国内一片繁荣,沾沾自喜的宋真宗便飘飘然起来。人一得意就会忘形,就会自我膨胀,就想搞出些大动静,比如搞点政绩工程表表功,搞些大型庆典显显摆等等,这是历代帝王的通病,无非是想告诉老百姓,我是普天之下最英明的领袖!而下面那些擅长察颜观色的大臣,往往对皇帝的心思洞若观火,象副宰相王钦若,就对宋真宗的想法猜得个八九不离十。

  辽军攻打澶州时,王钦若是最张皇失措的大臣之一,他建议宋真宗迁都南逃,他算准了宋真宗害怕战争。只是,宋真宗拗不过宰相寇准那刚烈的脾气,硬是被他逼到骑虎难下,最后不得不勉强亲征。如今,王钦若又清楚地知道皇帝想闹大动静,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形式。于是,王钦若在皇帝耳边嘀咕,说:“唯有封禅泰山,可以镇服四海,夸示外国”(《宋史·王旦传》),动员宋真宗搞“封禅”大典。封禅,是我国古代帝王为祭拜天地而举行的大型典礼,然而,表面是祭拜天地,实际上却是夸耀政绩,自吹自擂,搞个人崇拜。试想,全民动员,全民参与,万人空巷,山呼万岁的场面,哪个皇帝不喜欢?尤其是宋真宗这种好大喜功爱搞“花架子”的皇帝。

  但让他有一丝犹豫的是,祭拜天地需要天降“祥瑞”,就是要有天意,不符合天意的“封禅”会让人闲话。王钦若何等精明,立刻说:“天瑞安可必得?前代盖有以人力为之者,惟人主深信而崇之,以明示天下,则与天瑞无异也”(《宋史?王旦传》),意思是前代所谓“天瑞”,那都是人造的,让某人从某地拣到一封信、一张符什么的,只不过君主们把它当成真的崇敬起来,昭示天下而已。宋真宗心领神会,正中下怀。

  尽管如此,宋真宗还是不放心,他担心宰相王旦不同意。虽然口无遮拦的寇准已被王钦若挤走了,但现任宰相王旦那一关也不容易通过。王钦若是宋真宗肚里的“蛔虫”,一看就懂,他说:“我转告王旦,这是陛下的意思,估计不会反对。”王钦若出面做王旦的思想工作,王旦同是同意了,但同意得很勉强,这让宋真宗愁眉不展。

  为了彻底封住王旦的口,让他在“封禅”工作中由后进变为先进,由犹豫派变为拥护派,由旁观者变成参与者,宋真宗决定亲自出马。他在皇宫里摆了一桌丰盛的宴席,单独宴请王旦,君臣二人频频举杯,开怀畅饮,让王旦满心温暖。酒足饭饱之际,宋真宗还让侍从抬出一樽酒送给王旦,说:“带回去同家人一起享用吧。”王旦回家一看,哪是什么酒呀,满满一樽全是珠宝。原来,宋真宗为了让王旦支持自己的“封禅”大典,给了他一笔昂贵的“封口费”。

  王旦受了“封口费”后,态度立刻为之一变,不但对“封禅”不再异议,而且坚决拥护,大力支持,全心投入,他率领文武百官、诸军将校、州官县吏、僧人道士、少数民族首领等24370人,连续五次上书请求宋真宗“封禅”,甚至与王钦若一起,伪造所谓“天书”,形成了“封禅”工作强大的舆论氛围。

  大中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10月,王旦亲任“封禅大礼使”,陪同宋真宗到泰山举行了“封禅”大典。此次“封禅”历时之长,耗资之巨,参与人数之多,堪称前无古人,但宋真宗如此折腾搞庆典,仅仅只为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所以,这既是一场精心导演的闹剧,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笑话。而一向头脑清醒的王旦,被皇帝一笔“封口费”就给收买了,最终把这场闹剧推向了高潮,这说明,“封口费”历来都是十分“给力”的。

  从此,在宋真宗面前唱赞歌、拍马屁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有市场,老百姓的负担便越来越重,以至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曾经辉煌于世的大宋王朝开始迈向了衰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