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

  • 揭秘越南政改“官民蜜月期”正在终结?

    英国《经济学人》2012年3月发文,指出不久前越南还是发展中国家的佼佼者,而现在它陷入严重停滞,2011年通胀率一度超过20%,为亚洲最高,但当局要求媒体不要报道和炒作这一话题。

    2017年12月27日
  • 欧洲文艺复兴时色欲横流:修女教士姘居淫乱

    种种恶习,甚至加在一起,都赶不上罗马教会主要在文艺复兴时代表现出来的纵欲。文艺复兴时代的色欲横流,在修道院的历史条件中正好找到了极有利于纵欲的土壤.谈到这个问题,我们处处感受到上面说到过的不便——在这个问题上,最难的是掌握分寸,适可而止。但是我们也不能泛泛地一笔带过,僧侣的纵欲,开始其实是完全健康而正常的对独身制的抗议。我们已经谈过禁婚绝色的历史起源。它的结果对我们同样重要

    2017年12月25日
  • 埃及浸染在历史的长河中

    当公元前3700年,埃及统一,形成集权统治时,我们中国正徘徊在三皇五帝的上古传说时代,而欧洲还处于茹毛饮血的蛮荒年代,美洲大陆更是一块未发现未开垦的处女地。当现代人发现的一件件精美绝伦的文物在见证古埃及的同时,也无声地述说着它的辉煌和故事

    2017年12月24日
  • 诗人莎士比亚原来是个打手?

    貌似温文尔雅的莎士比亚曾经是个打手兼恶棍?据美国《史密森尼杂志》近日报道,加拿大学者莱斯利·霍森从英国档案馆故纸堆中得出的研究成果,在这位令人钦佩的文坛巨匠的肖像上,添上了与众不同又令人大跌眼镜的一笔。

    2017年12月23日
  • 沙俄重臣眼中的李鸿章:受到侮辱后即刻展开报复

    与中国官员打交道,最重要的是不要显露一点急躁,因为对方认为那是一种很坏的习气,办事必须从容有礼。在沙俄财政大臣任上,李鸿章恰好是我接见的第一个外宾。

    2017年12月20日
  • 揭秘希特勒唯一亲自下令执行死刑的美国女性

    米尔德里·菲西是一个皮肤白皙的金发尤物。1943年2月16日,德国柏林的普劳茨恩斯监狱成了她生命的最后一程。一架断头台使得她身首异处,从档案记录来看,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深爱着德国。”

    2017年12月13日
  • 俄罗斯百年来“超国家”梦想的兴衰

    1919年3月成立、1943年6月解散的第三国际与第三罗马有很多相同之处,换用现在流行话语,“共产国际”是“第三罗马”意识形态的升级版,是用社会主义语言包装的“第三罗马2.0”版本,是用意识形态语言包装俄国的国家安全战略的阶段。

    2017年12月10日
  • 罗马查理曼大帝为何不让美丽女儿出嫁

    自克洛维王朝开始,宫宰(宫廷首相)开始逐渐掌握大权,而担任此要职的丕平家族也开始崭露头角。丕平二世之子卡尔(查尔斯)于720年成为整个法兰克王国的宫宰,并于732年在普瓦提埃战役中击退了入侵高卢的撒拉森人。人们说他破敌如用金锤(发音为“马尔特尔”),于是称他为“卡尔·马尔特尔”。

    2017年12月9日
  • 少年希特勒曾暗恋“犹太美女”绑架未遂意欲自杀

    众所周知,希特勒二战期间曾对600万犹太人进行过种族清洗,不为人知的是,少年时代的希特勒竟然曾暗恋一位美丽富有的奥地利犹太美女。

    2017年12月8日
  • 德国的赎罪之路如何走:新生代逼父辈道歉

    除了敌人,最大的压力便是来自于德国的新一代。必须要承认的是,德意志是一个执着和勇敢的民族,两次战败将国内最后一点民粹主义击打得粉碎,理性思潮占了上锋。对于二战善后的工作,德国尽管效率不高,却从未停止。更为人称道的是,即便是在冷战那样一个对德国相对宽松的国际环境下,他们也没有篡改历史。他们会巧妙规避,但绝不抵赖。

    2017年1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