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诺威王朝到温莎王朝:英国王室扯不断的德国情缘

回首大不列颠的历史, 很难找到一个纯粹英国血统的国王,英国王室的日耳曼血统则要追溯到近300年前,即乔治一世时代。时间回到公元1714年,英国女王安娜逝世后,没有后嗣,为了寻找一位新教徒的国王,议会请了安娜的表兄、德国汉诺威侯选之子乔治·路德维希·冯·汉诺威到英国即位,史称乔治一世。这就是英国汉诺威王朝的开始,也是英国王室日耳曼血统的开始。

    回首大不列颠的历史, 很难找到一个纯粹英国血统的国王,英国王室的日耳曼血统则要追溯到近300年前,即乔治一世时代。时间回到公元1714年,英国女王安娜逝世后,没有后嗣,为了寻找一位新教徒的国王,议会请了安娜的表兄、德国汉诺威侯选之子乔治·路德维希·冯·汉诺威到英国即位,史称乔治一世。这就是英国汉诺威王朝的开始,也是英国王室日耳曼血统的开始。

从汉诺威王朝到温莎王朝:英国王室扯不断的德国情缘

    温莎公爵和夫人(资料图)

    11月2日下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开始对德国进行为期3天的访问,行程包括柏林、波茨坦以及杜塞尔多夫。有意思的是,回首大不列颠的历史, 很难找到一个纯粹英国血统的国王,英国王室的日耳曼血统则要追溯到近300年前,即乔治一世时代。今天,这已是伊丽莎白二世第四次踏上这块祖先曾经生活的土地,继续她的寻根之旅。

    血统渊源

    时间回到公元1714年,英国女王安娜逝世后,没有后嗣,为了寻找一位新教徒的国王,议会请了安娜的表兄、德国汉诺威侯选之子乔治·路德维希·冯·汉诺威到英国即位,史称乔治一世。这就是英国汉诺威王朝的开始,也是英国王室日耳曼血统的开始。

    当年54岁的乔治很不情愿地离开位于德国北部的汉诺威,前往泰晤士河边的伦敦参加加冕仪式。他在位13年都不曾将英语学通。由于对英语的掌握非常有限,这位曾经的“英国国王”与大臣都是用法语进行交流,不能亲自主持也很少参加内阁会议,这使得内阁首相的作用开始变得突出起来。不仅如此,乔治一世作为统治者,大部分时间都在德国度过。1727年,他告别人世,长眠于德国。

    乔治一世使英国王室从此有了日耳曼血统,也使他的子孙们有了扯不断的德国情缘。他的儿子乔治二世和父亲一样,继位后仍经常出没于汉诺威,还在52岁的时候找了一个德国情妇。

    与祖辈父辈不同的是,乔治三世在英国出生并接受教育,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在执掌英国王位期间,他倒是从没访问过汉诺威,但却娶了一位德国公主做王后。乔治四世则为了得到国会协助还清巨债,迎娶了德国表妹卡洛林。

    乔治三世的孙女维多利亚女王是汉诺威家族的最后一位君王,由她而开始了一个新的朝代,即萨克森-科堡-哥塔王朝,但这并没有切断英国王室与德国的联系。恰恰相反,她的母亲、家庭老师以及作为监护人的舅父莱奥波德都是德国人,都来自德国的科堡家族,而女王自己也认为她是那个家族的成员之一。更重要的是,1840年她嫁给了她德国的表哥萨克森-科堡-哥塔家族的阿尔伯特王子。

    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女嫁给了日后的德皇弗雷德里克三世,她的儿子就是后来“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爱德华八世——温莎公爵。

    但据近年来逐渐解密的官方文件显示,爱德华八世离位的主要原因是“美人”沃利斯·辛普森支持纳粹,使英国无法面对美法盟国。在放弃王位后,温莎公爵1937年还在慕尼黑会见了阿道夫·希特勒。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对温莎公爵夫妇的亲纳粹倾向非常担心。在夫妇俩流亡国外的日子里,英国和美国的情报部门都曾对他们的行踪进行监视。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嫁了多半血统为德国人的菲利普伯爵。这位伯爵不仅能说流利的德语,而且与德国有着很深的渊源。他曾在德国上过一年学,他的4个姐妹全部嫁给了德国人。

    血统风波

    来自德国的萨克森-科堡-哥塔家族的英国王室在200多年前就曾宣布具有日耳曼血统。直到20世纪开始前,英国王室都一直在德国贵族中寻求伴侣,和亲政策对他们来说不但不陌生,而且可说是王室生存的一种方式。但是两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的作为却让他们有失体面,于是开始在姓氏上改头换面,并对血统的问题谨言慎行。

    一战时,英国民间反德情绪强烈,英伦三岛上的人们痛恨所有带有德国印记的东西,甚至包括面包。为了表示对德皇维廉二世的讥讽和不恭,英国人将Wihlelm的昵称Willy用作口语上指称男性生殖器的某一部位。

    英国王室对血统的说辞也变得小心翼翼。为了体面,也为了表示与臣民共同反对德国的决心,英国王室认为有必要寻找出一个正宗英国的姓氏。1917年,英王乔治五世就宣布放弃家族名字中“萨克森-科堡-哥达”一节,杜撰出听起来更加英国化的“温莎”姓氏,温莎王朝从此开始。

    到了他的儿子乔治六世在位时(1936-1952年),更是不惧德军轰炸呆在白金汉宫,表现出与德国的疏离。他的妻子,即谢世不久的伊丽莎白王太后一生都未能改变对德国的某种敌意。直到临终,她也没有改变把德国人称为“匈奴人”的习惯。他们便是当代伊丽莎白二世的父母。

    德国之旅

    对于父母对德国的敌意以及母亲对德国人的蔑称,伊丽莎白二世不以为然。虽然这名女王于1940年亲眼目睹了德国空军对白金汉宫的轰炸,但她却不将这笔账整个算在德国头上。

    1958年,伊丽莎白亲自在温莎宫设宴欢迎来访的德国总理阿登纳。阿登纳事先得知这样的安排后,临时跟着女秘书勉强学了几句英语,便于急用。英国首相麦克米兰也在场,他是这样记录当年的那一幕的:“年迈的总理坐在两位女王之间(女王和其母亲),容光焕发,谈兴十足。”

    1965年,女王第一次访问联邦德国。当时,德英双方都认为那是一次成功的外交活动。但对伊丽莎白女王来说,当她在柏林遇到一大批欢呼的群众向她高呼“伊丽莎白!伊丽莎白!”时,这一很不英国式的做法让她感到有些诧异。

    当时英国外长斯提沃特(Stewart)后来解释说:“我想,她可能感到有些过分了。”这类呼喊令她回忆起德国人当年对纳粹致敬时的呼喊。

    1978年,女王第二次访德。

    1992年,菲利普陪同伊丽莎白女王第三次出访德国时,借机促成了一次家庭大聚会。这类访问已成了一种礼尚往来的形式。美中不足的是,那两次访问时,英国的经济都处在萧条时期。

    而在第四次访德时,女王表示,在德国访问的3天使她对于发展英德两国的友谊“重新充满了信心”,她希望两国的年轻人能够加强相互之间的交流,不仅要牢记过去,更要展望未来。

    据美联社11月4日报道,伊丽莎白二世在德国的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访问时指出,紧密的经济合作使二战后两国关系不断缓和。她说:“我们当然不能忘记过去,更不能忘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两国人民所遭受的痛苦。这一切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脑海里。但是,在过去60年里,我们已经走过了一段相当长的路。我相信,两国之间存在着深厚的友情。在21世纪里,我们的友谊对彼此至关重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7年7月22日 11:01
下一篇 2017年7月31日 15: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