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张之洞:手法霸道蛮横 一点不像读书人

清末,封疆大吏中以袁世凯与张之洞声望最重。袁世凯曾经这样描述两人的差别:“张中堂是读书有学问人,仆是为国家办事人。”简单说,老张有才华,适合做学问,老袁没学问,只能办具体事。看上去是自谦,其实是最阴损的贬彼扬己。官场是做学问的地方吗?中国传统观念里,读书人简直就是不明事理和迂腐的代名词,等同不称职。官员的内心深处,不担心你说他像个官僚,就怕说他像读书人,尤其是在上司面前。

官场张之洞:手法霸道蛮横 一点不像读书人

  清末,封疆大吏中以袁世凯与张之洞声望最重。袁世凯曾经这样描述两人的差别:“张中堂是读书有学问人,仆是为国家办事人。”简单说,老张有才华,适合做学问,老袁没学问,只能办具体事。看上去是自谦,其实是最阴损的贬彼扬己。官场是做学问的地方吗?中国传统观念里,读书人简直就是不明事理和迂腐的代名词,等同不称职。官员的内心深处,不担心你说他像个官僚,就怕说他像读书人,尤其是在上司面前。

  但跟袁世凯比起来,张之洞的确有点理想主义色彩。他在任上大力支持洋务运动,支持维新,还给康有为等人的强学会捐过款。当时的知识分子们也愿意把他引为同类,看作做学问的总督。不过,胡思敬著《国闻备乘》中记述了张之洞两件小事,其霸道、蛮横完全是个官场老手,一点也不像读书人。

  其一,张之洞任两广总督时,潮州府出缺。张提名一人,交给主管民政工作的广东布政使司游百川,而广东巡抚(相当于省长)也提名了一个人。游百川采用了后者的意见。张之洞大怒,即日传见游百川,厉声问,你胆子不小啊,竟敢藐视本督而谄媚巡抚!游百川答,谁敢小瞧您老人家。但是按惯例,总督分管军事,巡抚分管政务,我就是个副手,一个儿媳妇上面有你们俩婆婆,只能按规定办事啊!张之洞说,巡抚归总督节制,地球人都知道。既然你有此一说,请马上找来文字材料,我当按你的材料告知朝廷,免得朝廷怪我不问吏事。

  这个游百川也是笨人,回去居然真的检索大清《会典》,而且居然真的没找到。连忧带吓以致呕血,遂称病辞职,逃离了是非之地。从此广东政事均归总督,巡抚成了摆设。戊戌变法后,朝廷下旨:“督、抚分管兵政、吏治,虽同居一城,各有所司……”正如游百川所说。其实从明朝到清朝,总督和巡抚各管一摊儿,的确是惯例,但中央政府始终没有明确给出过指示。张之洞并非不懂规则,而是抓住漏洞,以势压人。这也给后人启示,无论什么职位,哪怕是出于互相牵制的目的,也应尽量明确各自的管理范围,免得闹得太过,无法收拾。

  其二,张之洞任湖广总督时,湖北提学使黄绍箕任用了一名学堂监督,委任状刚刚发下去,张之洞就把学使找来,训斥道,你一个小小教育厅长,应当受督、抚节制,你算干什么吃的,当你是钦差吗?黄绍箕又惊又怕,垂头丧气而出,不久抑郁而终。

  两件事,都不大,但作为上司对下属的威压态势毕现,哪里有读书人应有的敦厚和委婉?张之洞完全可以据此反驳袁世凯,你说谁是读书人?你才是读书人呢,你们全家都是读书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